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3章 情葬神隐七月雪 (下前篇)

早春烟柳弄流水,蛛网画檐燕归来。

弗洛随着记忆空间的变化,周围的事物回到了又一年的新春,适才还心酸于路西法握羽伤情无可奈何,痛心于安吉拉的为爱执迷坠天堂。如今大抵没过多久,木屋才在热心萨门人的帮忙堆砌下,成了形,还送来了不少瓜果干粮。斯是陋室,唯安吉拉感激涕零,心里认为,安室之恩,必当涌泉相报。

月转星移,记忆在快速的放映,晴空夜里,安吉拉凭栏仰望,对月当歌,无人意会相思泪流,唯任其干涸化为痕,徒增萧条。屋前百花竞露颜,夜虫齐鸣,安吉环顾四周,相思藕断丝连如流水长去。

塞外烽火狼烟,兵戈相见于刀光血海,萨门自古立于不败之地,破竹之势踏平边塞临国,纵纳四海为一,统称萨门大陆。

安吉拉坠入凡尘的这一年春入,陋室木桌杯盅盛茶,盅内柳影剪不断绵绵闺愁。战事捷报初传,城内自是车酒盛肴,萨德一世的统治清明,潺潺流水携清风两袖,权倾朝野又何妨,唯国内太平安世方得圣心。

殊不知愁云不散,当夜素衣翩翩,杯酒未尽,樱下独舞,坠了天堂别了君,两袖兰香散尽,唯有无尽思苦夜,容颜尽消悴。弗洛站在樱树旁,记忆世界走马观花时间如流水飞逝,安吉拉伫倚窗头,静看月光倾洒,繁星漫天与天堂并肩,君不见舞花落泪相思苦,伊不见云端踱步俯望愁,彻夜销魂千盅尽,又是一天花开满园不知其色时。

弗洛一语难尽心中的复杂感觉,天地两隔的思念,好似黄泉之下不闻人间烟火,只知其跌入人心的美,却无法亲眼目睹。在封存的记忆世界里,弗洛度日如秒,可对于安吉拉来说,日夜的孤独伶仃,虽得凡世书卷相伴,却度日如年。日日所为,不过举杯独醉,茫然中,又是一天天的消逝。天堂之高,弗洛仰首所见,不过云聚云散,日出日落罢了,何处是天台路西法所在之处,却是个日思夜想的迷。

春尽花凋落,夏花探枝头,门前草已几尺高,树果香甜鲈鱼肥,安吉拉靠这些度过了一季,颓圮无人烟的萨门一角,人烟罕至,却依然有人来探访这个红颜憔悴的倾城美人,谁也不知这位如今身在河旁樱树下的女子,是天堂而来,带着青丝千绕,而把她当作上天不公,有眼不识人间才女的无归之女,时常送来素布衣裳,豆食鲜蔬,安吉拉自认无以为报,便樱下流水独舞,长袖翩翩欲羽化,婀娜轻步跃云霄,无人不惊目称绝,弗洛也沉醉在安吉拉的舞姿中,仿若天地皆静,唯有花瓣飘落的声音,见其闻风起袖,惊叹凡才不敌神女为。

人去桌前空,一天的繁杂喧闹了城角的常有的宁静,从此萨门人的茶前饭后谈资里多了安吉拉这个被天堂所弃的才华红颜。可安吉拉并不在意世俗名气,什么也比不上与恋人秉烛共守月升月落,以花为枕,耳鬓厮磨。却空留一人,缠绵悱恻。夜里的流水不停息,夜夜如此,未曾有变,就如安吉拉每当虫眠花沉睡之时,高坐草堆,寻觅繁星中隐匿的天堂……

就在这时,白羽从天降,亮于繁星,牵动安吉拉的心弦,蹙眉微展,白羽捧着些许物件缓缓飘落,不言而喻,此物来自天堂,弗洛也从樱树旁直立起来,一季的思愁等候,终于盼来家信一封。熟悉的信纸,有些泛黄,字迹暗藏刀锋,饱含热血沸腾,弗洛站在安吉拉身后,先是扫了一眼信尾落名,路西法。一字笔锋如三月柳,剪短安吉拉多愁中的几缕。

信中书:

坠花湮凡尘,白羽若怜,落在谁指尖。

弦断空留天,韶华难守,风露立中宵。

云散鸟飞绝,竟不愿梦醒独留一场空,难断思愁。

日夜无忘理残羽,玉石梳篦,却黯然失色。

常闻传言中国曲,我欲于伊人相知,山无棱,江水为竭,长命无绝歇。

背破陈规书一封,愿受神罚,只愿与伊人天地相守。

路西法

初夏夜微凉,晚风轻拂,河旁浅塘泛涟漪,月色凄伶,却淡不掉安吉拉心中的夏荷初放,尖尖角的一露,便萧条了世间所有的美景。

弗洛见她挽裙归去,如屡轻尘,研墨些许,字一书墨香满园,泛一笑红颜倾城。

窗前的烛光微亮,沉世不知安吉拉心之所悦,鹅毛笔下小字清扬,跃然纸上,笔锋缓而沉稳,却仍能感到欢脱如戏鱼跳龙门,弗洛倚靠窗前细看一比一字慢蹴书信,多希望记忆空间能缓下飞速的时间。

心中写道:

我自只身红尘,思君夜长不能寐。

满园落樱堆积,终守只影独凋零。

君不见,幽幽此情谁诉,入骨相思殁红豆。

草色枯华残影里,凭栏回首,斜阳烟柳断肠处。

亦闻中国古曲无数,唯愿金风玉露与君逢,胜却人间无数。

忧君私书来往违方圆,我愿终生仰首望,唯望君安立云霄。

安吉

书罢,安吉拉沉寂无语,紧握书信,目光滞于火烛微亮,晚来风起,吹过弗洛的肩旁,摇曳着烛火轻摇,能看见安吉拉面容暗沉,既得又失,一封路西法违背天堂法规,私自寄下的信,也许是在人间终苦守望的动力罢了,虽多么希望路西法能在凡间,与自己终日相依,共结连理,但安吉拉不愿他为此受到神罚,毕竟天使坠入人间,楔去神身,已是重辱。

弗洛转头,天上繁星高照,不知天堂何处。拉斐尔心存几许残忍,竟做得出分隔相恋佳人于天地终守,还是天规重则不可违,却这般冷漠了人心。宁静的夜,于安吉拉,就如寒水曲折长流,饱尽夜中风露。于弗洛,遗憾记忆世界的一夜,分秒之间,转瞬即逝,可无法尝到长夜不眠秉烛相思的苦。

低眉屈指间,日升远山。以前的萨门能在鸟语花香中苏醒,完全能匹敌神隐。河水清澈,鹅卵石沉底,游鱼戏期间,几片白羽托着一本书缓缓的在水波里飘了过来。窗头的安吉拉见状赶忙跑到了河边,手指一伸,掌一捧,没有被水浸湿的书页,封面写着大大的“茶与魔法”。安吉拉如得珍宝,望天笑了又笑,那时在神隐木屋,弗洛曾听她说过,想必这书便是安吉拉的姥姥留下的,黄黄的书页,详尽的图文,杏仁茶的香味荡然字里行间。

地锦爬上雕栏玉砌,记忆快速的回放,胭脂泪中,安吉拉的门前种上的豆蔻几株,瓜果鲜菜几株。春去秋来,新叶在春花秋月里脱了嫩色,安吉拉不想在人间颓废下去,路西法在天堂注视着萨门,自己安好,他才会安好,萨门的生活有了起色,不需要热心百姓的施舍,安吉拉也能丰衣足食起来。城郊还是一片茂林,松鼠隔着一座城墙都能闻到豆蔻的香甜,这群精灵自愿为木屋前埋上一枚松种,换去了几颗豆蔻,长此以往的交易,安吉拉和松鼠之间的情谊也备渐深固。

记忆消逝越来越快,弗洛在樱树下,落叶白雪融,春回樱重返,几年就在安吉拉忙碌的生活中逝去,不忘初心,时常夜里枕着河畔躺望夜空。

斗转星移,弗洛身边的记忆又回到了安吉拉收到路西法欲私自下凡的信时。正傍晚,安吉拉坐在床头,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心想与路西法相见后,便浪迹天涯海角,寻一处世外桃源,躲一世天堂寻罚。夜里,踱步河边,月下水面静,倒映着岁月流逝不曾有变的倾世容颜,许久未笑,连微笑也变得那么僵硬了,指尖穿过长发,松树在门高的松鼠枝头伫视。

“小松鼠啊,盼了那么久与他重逢,总算盼到了,却总觉得心中杂乱。”安吉拉自言自语,松鼠怎会听懂她说话。

松鼠扔下一个松果,摔在地上的一瞬间,松子散落一地,只留下空空的果囊,安吉拉拂手若怜,轻轻抚着松壳。

“本是违了神规,拉斐尔神罚于我,坠落凡尘,脱了神身,如今的我便像这空壳罢了,与路西法却是人神两隔…”弗洛能看到安吉拉眼中流露出的失落与无望,透过河面上的月光粼粼,照着心中的忧虑。“人神相恋…”安吉拉哽咽着,“大不韪。”

听到此,弗洛心中为之一震,为何彼此相爱之人却是背离世道天规,都无法有好结局。安吉拉眼角的泪滴入流水,水不知情深缘浅,只是不停息地流去,带不走思愁,也带不走不公。

茫然日升日落,一天既过,这个晴天的夜里,天堂也许会乱成一团,路西法将会在城郊的山脚下与安吉拉相会。傍晚未至,安吉拉身披一缕淡红轻纱,一株虞美人簪于凌云髻,上看螓首蛾眉,双瞳剪水,下看齿如编贝,巧笑倩兮,近看凝脂柔荑,领如蝤蛴,远看衣锦褧衣,羽化登仙。弗洛随着安吉拉的身影,细看脚下碎石瓦砾,上看枝叶婆娑,生怕一点障碍污了眼前佳人的容貌。

城郊山脚下流水蜿蜒,安吉拉临水望鱼,鱼沉而愧于见之,临枝戏花,花垂而羞于面之。日落时分,安吉拉衣襟长飘,山石在夕阳里泛红,幽径不知通往何方,直指天涯。

斜阳里,振翅飞来的男子俊貌朅朅,剑眉星目,英姿玉骨如玉树临风,展翅遮夕阳,安吉拉早已热泪盈眶,双手交握置于胸前。

“安吉!”路西法大喊着对佳人的昵称,落在远处的河旁,立马朝安吉拉飞奔而来。

两人在光影里紧紧相拥,久久不愿分离,喜极涕落,早已语尽凝噎,相看泪眼。

“今见佳人,断我苦思,心如初见,以山海为盟,我路西法永不与你再相离。”路西法紧紧攥着安吉拉的手,心中胜是欢喜。

“心悦君心似我心,不负相思意。只要天不老,你我情难绝。”安吉拉被路西法紧紧拥在怀里,泣不成声。

弗洛看着眼前的画面,曾经的断肠人在天涯,凭栏空望沧海桑田,今日的佳人夕阳再相会,山海为盟,天地为誓。虽无法感同身受,但心如唇化甘饴般为两人感到喜悦,却又心有千千结,不知漫漫未卜前路。

“你愿意同我一起逃遍天涯海角吗?”路西法看着安吉拉的双眸。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安吉拉早有这番打算。

“拉斐尔已派神罚司下凡捉拿我等,前路漫漫,定誓死保你周全!”路西法眼望天际。

“宁与你同下九泉,也不愿独自苟活!”

弗洛看着路西法抱着安吉拉往远处飞去,天涯海角不负深情。

与弗洛擦肩,跟着路西法的还有两个天使,看上去并非神罚司的天使,也不是邪恶的天使,其中一个顿时唤醒了弗洛的记忆!安吉拉坠下凡尘那天,躲在神殿后方悄悄观望一切的天使!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虚空神王虚空神王火上|奇幻浩瀚无尽的虚空,无数大陆碎片飘散,故事从一个探索者开始。
  • 复兴之起源复兴之起源双面扑克|奇幻一场变故,少年需要肩负起复兴家族的重任,但这却不是仅仅复兴这么简单。。。
  • 月下篱影月下篱影古尸梅友.CS|奇幻我是那个可悲的末代公主,也是那个可恨的开国女皇。我是那个外表坚毅的战士,也是那个内心温柔的人妻。
  • 冥日之明日冥日之明日蚩瞳|奇幻在不同于人类的另一次元里,有着一个类似于地球的星球,住着一群无异于人类的生物,唯一不同的是,这里每个人都会魔法,能源对于他们来说,是无限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绝。他们用魔法把自己的星球隐藏起来,以防别的像人类这样的生物侵犯他们。但也有的人无聊——把玩扔向其他星球。于是就有了我们所看到的UFO。他们的星球也有许多国家与文化,也有维持各国之间关系组织——硕国联都。相对的,也有想打破这种和谐局面的,他们被称为——冥日。
  • 妖世王者姬妖世王者姬芥川风|奇幻一个孤儿,一只狐妖,一份承诺,一次奋斗,一场逆袭;夺取王者,生为王姬……承诺的兑现,奋斗的结果,换来胜利的曙光……
  • 孤独的骷髅兵孤独的骷髅兵喜当爹|奇幻讲述的是屈死的亡灵骷髅苏醒,对生者的世界的不满,而走上一条复仇之路。从一个骷髅小兵,慢慢成长为统领亡者大军的首领,带领着无数屈死的亡魂征讨生者的世界。作品将以一个骷髅小兵的视角,以小见大,折射出种种黑暗,以小骷髅的艰辛的成长历程为主线,从独自一人,到感受到友谊,爱情。从遭遇的压迫,到觉醒从而走上反抗的道路。为屈死的亡灵讨回一个公道。
  • 星尘魔法星尘魔法天舒阁|奇幻在现代都市的魔法世界里,一个看似社会底层的一穷人家庭,却有着丰富的家世背景,魔法为何而生,苏罗、苏夏、穆少云及冤家陈峰会怎么样,回归豪门的一家人,对于解封的魔焰,封印还是消灭,穿越平行宇宙另一个地球回事怎么样的,也有一样的魔法世界?等着。写的不好,希望写好。
  • 僵龙噬界僵龙噬界孤眸傲月|奇幻一个向往平凡的少年,一个冰冷无情的杀手,原本毫无瓜葛的两人,却因为命运而相遇,时间的逆流,洪荒的怒涛,少年将会踏上属于自己的道路。源于战争的一切,带来的却是毁灭般的噩梦,是生存,还是毁灭,少年该何去何从,带着未知的答案,少年踏进了炼狱。
  • 魔法世界里的道士魔法世界里的道士楚公公的心酸|奇幻一个穿越到魔法世界的道士
  • EXO之冷公主EXO之冷公主落木雨|奇幻关于EXO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喜欢,一位女孩从小冰冷冷酷,但跟EXO在一起,她慢慢的阳光起来,她看到EXO居然对她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她又变回了以前,恨死了EX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