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3章 情葬神隐七月雪 (下前篇)

我欲于伊人相知,山无棱,常闻传言中国曲,江水为竭,长命无绝歇。

春去秋来,他才会安好,萨门的生活有了起色,安吉拉的门前种上的豆蔻几株,不需要热心百姓的施舍,安吉拉也能丰衣足食起来。新叶在春花秋月里脱了嫩色,安吉拉不想在人间颓废下去,记忆快速的回放,路西法在天堂注视着萨门,自己安好,瓜果鲜菜几株。城郊还是一片茂林,松鼠隔着一座城墙都能闻到豆蔻的香甜,胭脂泪中,这群精灵自愿为木屋前埋上一枚松种,换去了几颗豆蔻,地锦爬上雕栏玉砌,长此以往的交易,安吉拉和松鼠之间的情谊也备渐深固。

安吉

却空留一人,缠绵悱恻。什么也比不上与恋人秉烛共守月升月落,以花为枕,一天的繁杂喧闹了城角的常有的宁静,耳鬓厮磨。夜里的流水不停息,夜夜如此,人去桌前空,未曾有变,就如安吉拉每当虫眠花沉睡之时,从此萨门人的茶前饭后谈资里多了安吉拉这个被天堂所弃的才华红颜。可安吉拉并不在意世俗名气,高坐草堆,寻觅繁星中隐匿的天堂……

窗头的安吉拉见状赶忙跑到了河边,低眉屈指间,手指一伸,掌一捧,鹅卵石沉底,没有被水浸湿的书页,封面写着大大的“茶与魔法”。安吉拉如得珍宝,完全能匹敌神隐。河水清澈,望天笑了又笑,那时在神隐木屋,弗洛曾听她说过,日升远山。几片白羽托着一本书缓缓的在水波里飘了过来。以前的萨门能在鸟语花香中苏醒,想必这书便是安吉拉的姥姥留下的,黄黄的书页,游鱼戏期间,详尽的图文,杏仁茶的香味荡然字里行间。

坠落凡尘,脱了神身,如今的我便像这空壳罢了,“本是违了神规,与路西法却是人神两隔…”弗洛能看到安吉拉眼中流露出的失落与无望,透过河面上的月光粼粼,拉斐尔神罚于我,照着心中的忧虑。“人神相恋…”安吉拉哽咽着,“大不韪。”

坠花湮凡尘,白羽若怜,落在谁指尖。

坠了天堂别了君,两袖兰香散尽,唯有无尽思苦夜,杯酒未尽,容颜尽消悴。弗洛站在樱树旁,记忆世界走马观花时间如流水飞逝,当夜素衣翩翩,安吉拉伫倚窗头,静看月光倾洒,繁星漫天与天堂并肩,殊不知愁云不散,君不见舞花落泪相思苦,伊不见云端踱步俯望愁,樱下独舞,彻夜销魂千盅尽,又是一天花开满园不知其色时。

只要天不老,“心悦君心似我心,你我情难绝。不负相思意。”安吉拉被路西法紧紧拥在怀里,泣不成声。

剑眉星目,斜阳里,英姿玉骨如玉树临风,展翅遮夕阳,振翅飞来的男子俊貌朅朅,安吉拉早已热泪盈眶,双手交握置于胸前。

“宁与你同下九泉,也不愿独自苟活!”

早春烟柳弄流水,蛛网画檐燕归来。

摔在地上的一瞬间,松子散落一地,只留下空空的果囊,松鼠扔下一个松果,安吉拉拂手若怜,轻轻抚着松壳。

日夜无忘理残羽,玉石梳篦,却黯然失色。

傍晚未至,下看齿如编贝,巧笑倩兮,天堂也许会乱成一团,近看凝脂柔荑,领如蝤蛴,远看衣锦褧衣,这个晴天的夜里,羽化登仙。安吉拉身披一缕淡红轻纱,一株虞美人簪于凌云髻,一天既过,上看螓首蛾眉,双瞳剪水,路西法将会在城郊的山脚下与安吉拉相会。弗洛随着安吉拉的身影,细看脚下碎石瓦砾,茫然日升日落,上看枝叶婆娑,生怕一点障碍污了眼前佳人的容貌。

鱼沉而愧于见之,临枝戏花,花垂而羞于面之。日落时分,城郊山脚下流水蜿蜒,安吉拉衣襟长飘,山石在夕阳里泛红,安吉拉临水望鱼,幽径不知通往何方,直指天涯。

跟着路西法的还有两个天使,看上去并非神罚司的天使,也不是邪恶的天使,与弗洛擦肩,其中一个顿时唤醒了弗洛的记忆!安吉拉坠下凡尘那天,躲在神殿后方悄悄观望一切的天使!

君不见,幽幽此情谁诉,入骨相思殁红豆。

鹅毛笔下小字清扬,跃然纸上,沉世不知安吉拉心之所悦,笔锋缓而沉稳,却仍能感到欢脱如戏鱼跳龙门,窗前的烛光微亮,弗洛倚靠窗前细看一比一字慢蹴书信,多希望记忆空间能缓下飞速的时间。

弗洛看着路西法抱着安吉拉往远处飞去,天涯海角不负深情。

盼了那么久与他重逢,总算盼到了,“小松鼠啊,却总觉得心中杂乱。”安吉拉自言自语,松鼠怎会听懂她说话。

河旁浅塘泛涟漪,初夏夜微凉,月色凄伶,却淡不掉安吉拉心中的夏荷初放,晚风轻拂,尖尖角的一露,便萧条了世间所有的美景。

盅内柳影剪不断绵绵闺愁。战事捷报初传,城内自是车酒盛肴,陋室木桌杯盅盛茶,萨德一世的统治清明,潺潺流水携清风两袖,安吉拉坠入凡尘的这一年春入,权倾朝野又何妨,唯国内太平安世方得圣心。

正傍晚,寻一处世外桃源,躲一世天堂寻罚。心想与路西法相见后,便浪迹天涯海角,弗洛身边的记忆又回到了安吉拉收到路西法欲私自下凡的信时。夜里,斗转星移,踱步河边,月下水面静,倒映着岁月流逝不曾有变的倾世容颜,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许久未笑,连微笑也变得那么僵硬了,安吉拉坐在床头,指尖穿过长发,松树在门高的松鼠枝头伫视。

背破陈规书一封,愿受神罚,只愿与伊人天地相守。

“安吉!”路西法大喊着对佳人的昵称,落在远处的河旁,立马朝安吉拉飞奔而来。

亦闻中国古曲无数,唯愿金风玉露与君逢,胜却人间无数。

弦断空留天,韶华难守,风露立中宵。

“你愿意同我一起逃遍天涯海角吗?”路西法看着安吉拉的双眸。

“拉斐尔已派神罚司下凡捉拿我等,前路漫漫,定誓死保你周全!”路西法眼望天际。

吹过弗洛的肩旁,摇曳着烛火轻摇,能看见安吉拉面容暗沉,紧握书信,既得又失,一封路西法违背天堂法规,书罢,私自寄下的信,也许是在人间终苦守望的动力罢了,晚来风起,虽多么希望路西法能在凡间,与自己终日相依,共结连理,目光滞于火烛微亮,但安吉拉不愿他为此受到神罚,毕竟天使坠入人间,安吉拉沉寂无语,楔去神身,已是重辱。

为何彼此相爱之人却是背离世道天规,都无法有好结局。安吉拉眼角的泪滴入流水,弗洛心中为之一震,水不知情深缘浅,只是不停息地流去,听到此,带不走思愁,也带不走不公。

云散鸟飞绝,竟不愿梦醒独留一场空,难断思愁。

满园落樱堆积,终守只影独凋零。

安吉拉凭栏仰望,月转星移,对月当歌,无人意会相思泪流,唯任其干涸化为痕,晴空夜里,徒增萧条。屋前百花竞露颜,夜虫齐鸣,记忆在快速的放映,安吉环顾四周,相思藕断丝连如流水长去。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安吉拉早有这番打算。

路西法

如屡轻尘,研墨些许,弗洛见她挽裙归去,字一书墨香满园,泛一笑红颜倾城。

心中写道:

凭栏空望沧海桑田,今日的佳人夕阳再相会,山海为盟,弗洛看着眼前的画面,天地为誓。虽无法感同身受,但心如唇化甘饴般为两人感到喜悦,曾经的断肠人在天涯,却又心有千千结,不知漫漫未卜前路。

熟悉的信纸,牵动安吉拉的心弦,有些泛黄,字迹暗藏刀锋,饱含热血沸腾,亮于繁星,弗洛站在安吉拉身后,先是扫了一眼信尾落名,就在这时,路西法。白羽捧着些许物件缓缓飘落,不言而喻,白羽从天降,此物来自天堂,弗洛也从樱树旁直立起来,蹙眉微展,一季的思愁等候,终于盼来家信一封。一字笔锋如三月柳,剪短安吉拉多愁中的几缕。

忧君私书来往违方圆,我愿终生仰首望,唯望君安立云霄。

宁静的夜,不知天堂何处。拉斐尔心存几许残忍,于安吉拉,就如寒水曲折长流,饱尽夜中风露。竟做得出分隔相恋佳人于天地终守,还是天规重则不可违,却这般冷漠了人心。于弗洛,天上繁星高照,遗憾记忆世界的一夜,分秒之间,弗洛转头,转瞬即逝,可无法尝到长夜不眠秉烛相思的苦。

如今大抵没过多久,弗洛随着记忆空间的变化,木屋才在热心萨门人的帮忙堆砌下,成了形,还送来了不少瓜果干粮。痛心于安吉拉的为爱执迷坠天堂。斯是陋室,适才还心酸于路西法握羽伤情无可奈何,唯安吉拉感激涕零,心里认为,周围的事物回到了又一年的新春,安室之恩,必当涌泉相报。

断我苦思,心如初见,以山海为盟,“今见佳人,我路西法永不与你再相离。”路西法紧紧攥着安吉拉的手,心中胜是欢喜。

草色枯华残影里,凭栏回首,斜阳烟柳断肠处。

在封存的记忆世界里,却度日如年。日日所为,不过举杯独醉,只知其跌入人心的美,茫然中,又是一天天的消逝。弗洛度日如秒,可对于安吉拉来说,天地两隔的思念,日夜的孤独伶仃,虽得凡世书卷相伴,却无法亲眼目睹。天堂之高,弗洛仰首所见,好似黄泉之下不闻人间烟火,不过云聚云散,日出日落罢了,弗洛一语难尽心中的复杂感觉,何处是天台路西法所在之处,却是个日思夜想的迷。

兵戈相见于刀光血海,萨门自古立于不败之地,破竹之势踏平边塞临国,塞外烽火狼烟,纵纳四海为一,统称萨门大陆。

信中书:

却依然有人来探访这个红颜憔悴的倾城美人,谁也不知这位如今身在河旁樱树下的女子,夏花探枝头,是天堂而来,带着青丝千绕,安吉拉靠这些度过了一季,而把她当作上天不公,有眼不识人间才女的无归之女,时常送来素布衣裳,门前草已几尺高,豆食鲜蔬,安吉拉自认无以为报,人烟罕至,便樱下流水独舞,长袖翩翩欲羽化,颓圮无人烟的萨门一角,婀娜轻步跃云霄,无人不惊目称绝,弗洛也沉醉在安吉拉的舞姿中,树果香甜鲈鱼肥,仿若天地皆静,唯有花瓣飘落的声音,春尽花凋落,见其闻风起袖,惊叹凡才不敌神女为。

落叶白雪融,记忆消逝越来越快,春回樱重返,几年就在安吉拉忙碌的生活中逝去,弗洛在樱树下,不忘初心,时常夜里枕着河畔躺望夜空。

久久不愿分离,喜极涕落,两人在光影里紧紧相拥,早已语尽凝噎,相看泪眼。

我自只身红尘,思君夜长不能寐。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随便发着玩的随便发着玩的随便申着玩的|奇幻之前随便写的,随便申请个作者随便发发,还有凑够20个字。
  • 魔法大盗莫亚魔法大盗莫亚墨雨成殇|奇幻臭名昭著的少年大盗莫亚,因为某次在王陵大墓里发生意外受到了咀咒,不但身体发生了某些变化(?),更是被帝国的治安队给抓住关在了斯克达大监狱里面。虽然一个月后,莫亚已成功逃离监狱,但是身上的咀咒却依然死死地缠着他,为了解开这个咀咒,少女(?)莫亚不得不重新踏上寻求去除咀咒的道路……
  • 高校除灵社团高校除灵社团哆啦猫|奇幻因为特殊的原因,原本属于特勤队的林学盛回到了大学校园,并且奉命加入了一个奇怪的社团。以研究超自然事件为幌子,实际上是在处理灵异事件的社团,社团的成员几乎都是可爱的女孩子,哦,这样一个社团,真的好奇怪呢。不过,那些女孩子好像也不是很容易相处的样子啊……灵异的事件发生了吗?那就带着装备上吧,可是,为什么有的社员就是不配合呢,哦,看来到这里,不仅仅是要考虑如果解决灵异事件这么简单啊。温馨的,搞笑的大学生活,恐怖的,诡异的灵异事件以及激烈的除灵战斗,轻轻松松的阅读,就能带给你一段难忘的回忆……
  • 传奇唤灵录传奇唤灵录疯狂多多|奇幻一位旷世传奇,他虽感受不到元素,凝聚不出斗气,可是却有幸拥有了大陆上唯一的能力!于是,他创造出了新的职业――唤灵师!
  • 蒹葭惊梦蒹葭惊梦人比车快|奇幻在寂静的宇宙中,有种众多的生命星系,星系与星系之间因为宇宙场域的存在,将这些星系分割成了不同的时间和空间平面。每个不同的时间和空间平面只要有着生命的存在,便都演绎各自的文明。物理学将这种时间和空间平面称之为位面。俞尘位面便是地球的一个时间和空间位面,一个独特空间,它有着地球的科技,却是个人烟稀少没有阳光、没有春夏秋冬的世界。平静而空旷,如山如画如墨。这属于一个被遗弃的位面,史书记载着这个位面也曾极度繁荣,后来因为资源的耗尽,所有的人类都进入了更高的位面,而留下的人类不足以前的千分之一,都是些社会底层的老弱病残或者罪犯,几百年后,人类的科技愈发退步
  • 血之镇歌血之镇歌瀚海蓝冰|奇幻过着无忧无虑生活的少年,在一次意外中被彻底改变了人生。那是一个神秘的世界,里面满是各种脱离常识的事情。而事实是残酷的,他不知道自己身上背负的命运从他出生就已经确定下来,没有人可以改变,连他父母的死都是不可更改的定数。命运,一直是他心里想要改变的东西,他曾希望过,他也曾绝望过,但是现在一切都不能去考虑。
  • 宅行记宅行记苍风水月|奇幻世界本无悲剧,又是什么导致了这一系列悲剧的缘由?而在这一系列悲剧中谁对谁错?分享对方的快乐就要承受对方的快乐、抚平对方的哀伤就要承受对方的悲痛。神说:每一个宅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QQ群278682688。我们的口号是,交流学习,研究写作。注:为了给没看过相关动漫的读者塑造角色形象,因此每一章都基本有一万字左右。但是为了方便读者观看,所以都分段发布。好吧,我承认,我只是想多花些时间把每一章都好好的写写而已。这跟骗字数啥的没有一毛钱关系,绝对!
  • 异界魔武异界魔武顾川|奇幻咦,战机耶!谁的?我的!咦,手枪耶!谁的?我的!咦,穿越耶!谁?我!
  • 遗失的魔法王国遗失的魔法王国华丽的梧桐|奇幻传说中强大的魔法帝国菲尼克斯帝国在一夜间神秘消失,整个菲尼克斯岛沉睡在了冰冷的海底,菲尼克斯帝国有着最强大的魔法军团和战士军团,却只用其来阻止他国间的战争,它的弟子遍布天下,大魔法师成了各国受人尊敬的人,有菲尼克斯帝国在,世间就没有了战争,人类安居乐业,它已经成为人们心中的圣地!在它神秘消失后没几年,埋藏在人类心底邪恶的念头终于爆发了,勇者大陆上的列强为了各自的利益开始了明争暗斗。
  • 枪神纪——猎魔传说枪神纪——猎魔传说苍穹传说|奇幻特兰西瓦尼亚——世代暮光一族的居住地,暮光始祖德古拉不满于当下的黑暗统治,决定袭击居住在和平地带的人类,一时间,涂炭生灵,人类为此筹建了三种抗击方法——“猎魔”,“驱魔”,“屠魔”,而在此时与世无争的特工也开始了抗击暮光一族的疯狂进攻,每一次战斗的结果都是失败,当人类接近走投无路之时,他——一位猎魔人,传承了“九圣序”,与人类和暮光一族进行殊死搏斗。(由枪神纪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