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5章 截拦

一阵马蹄声在奎城中响起,这里顿时灯火通明。街道两旁的窗户全部打开了,从里面伸出了一把把擦的雪亮的长刀。“别看了,别看了,是二当家带消息回来了,睡觉,都去睡觉去。”一个打更的敲了敲铜锣。

长刀缩了回去,窗户又熄灭了下来,奎城又恢复了寂静。“哈哈哈,二哥,紫姑娘你们回来啦,有没有打探到什么消息。”蛇头霸站在府门口打笑道。“消息到有,大哥呢?”飞羽霸摇了摇扇子问道。

“大哥在大堂内。”烈元霸微笑着指了指府内,“咱们进屋说。”飞羽霸点了点头便向里走去,紫月天面无表情的走过了蛇头霸身前。蛇头霸迷惑的看着飞羽霸,飞羽霸无奈的笑了笑。

“怎么样,二弟有消息了吗?”烈元霸似乎在打瞌睡。“羽兄弟的踪迹我们已经找到了,不过他被灵霜使抓走了。”飞羽霸看了一眼旁边面无表情的紫月天。

“那个臭女人!”烈元霸低着头,双拳青筋暴起。“大哥,我们顺着灵霜使的踪迹找到蜃楼,也能救出羽兄弟,从而一举推倒蜃楼。”飞羽霸冷冷的说道。烈元霸用手撑着额头,血红的头发在那火烛的照耀下越发的红耀。

“连夜通知奎城上下,明日向蜃楼复仇!”烈元霸猛的站起来挥舞起方天画戟。飞羽霸抱拳退下,他要去准备明日追踪的事,紫月天没有走,看着烈元霸。“紫姑娘你放心,羽兄弟是我们的兄弟,我们拼死也会救出他。”烈元霸见紫月天没走,轻声说道。

紫月天点了点头,走出了房门。一阵剧痛,羽文轩醒了过来,他看着提着他魂,一脸的冷漠。他只感觉自己的脖子后面非常的痛,而且自己也用不出任何力气,感觉身体像被抽空了一般。“哟,醒的还挺快的吗。”魂发现羽文轩醒了过来。

羽文轩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他开不了口,随后目光移向了前面的那个背影,他的眼里涌出了许多复杂的情绪,似乎发觉了有人在看自己,灵霜使转过头来,对上了羽文轩的双眼,她只是冷冷的一撇,便从新回头敢路。

“嘿嘿,很好,又让我碰上了,先祖留下的产物。”在一坐沙丘背后,欧阳天一脸的兴奋。魂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向欧阳天的藏身之地看来,欧阳天马上屏住了呼吸。魂的耳朵微微颤抖。

“发现什么了?”走在前面的灵霜使站定问道。魂皱了皱眉头,便提起羽文轩继续赶路。“或许是我听错了。”魂淡淡的说道。灵霜使突然停了下来,“听错了,不相信自己感官的人最先死。”说着,掏出银针,向欧阳天的方向射来。

“哼,九针绝。”只见欧阳天从怀里掏出一个圆球,放到了面前的沙地上,银针飞到圆球上方时。向是失去的冲力,纷纷掉了下来。“什么人!”魂丢下羽文轩抽刀向沙丘劈去,一道红色的刀芒将沙丘划为两半。

一个黑色的人影从里面跳了出来,“哈哈哈,狂傲刀法,你是血刀门的人。”欧阳天看着身后被劈成两半的沙丘大笑道。“什么血刀门,我是蜃楼的魂。”又一道红芒飞向了欧阳天。欧阳天举起那机械手臂,将那红芒吸了进去。

“这刀气不是血刀门是什么,不知道为何你不承认,不过,你们手上的那小子我收下了。”说完,欧阳天双手化炮,对着魂就是一炮。魂一声怒吼,将射来的光线一分为二。

“小子,血刀门已经不存在了,你还有心思替蜃楼做事。”欧阳天见奈何不了魂开口道。听了欧阳天的话,魂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可他看到灵霜使时,却慢慢平静了下来,对,只要得到这个女人,这个天生眉骨的女人,自己的功力就会大增,到时候,蜃楼算什么。

想到这,魂慢慢握紧了刀。“啧啧,天生眉骨,怪不得。”欧阳天见魂的模样,又看了看一旁守着羽文轩的灵霜使,一脸的不削。羽文轩躺在地上听到欧阳天的话后,他望了一眼灵霜使。在那银白色的面具下,你到底还记不记得我。

“哼,你敢阻拦蜃楼,就凭这一条便是死罪。”魂垂低手上的刀,冷冷的说道。“哟哟,蜃楼啊,死路一条啊,真的是能吓死我。”欧阳天一脸阴阳怪气叫到,能看到魂漏出的那半脸在不停的抽出,握刀的手也在颤抖。

“不过,就算你们是蜃楼的人又如何,这小子,我要定了。”欧阳天的脸又变得无比狰狞。“你这杂种,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魂提刀向欧阳天怒冲而去。红芒大涨,只见魂一刀将面前的欧阳天劈成了两半。

“哈哈哈~这就是你小瞧蜃楼的下场。”魂看着被自己劈成两半的欧阳天大笑不止。“你这个白痴!”灵霜使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当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哈哈哈~没想到蜃楼的人是如此没脑子。”欧阳天飞快的冲向了地上的羽文轩,一把抓向了他。

就在刚要碰到羽文轩时,一把白色的剑飞了过来,欧阳天以手化盾挡住了飞来的白剑。又一道白色的掌气飞了过来,欧阳天吐血飞了出去。“太素卷,哈哈哈~他们居然让你练了太素卷,可笑,可笑。”欧阳天嘴角流血的大笑不止。

地上动弹不得的羽文轩听到后,双眼大睁。他知道什么是太素卷,传言修炼了这太素卷的人功力大增,到了后期,就会记忆消失,沦为一个躯壳,而且还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人鼎。

羽文轩的双眼瞬间充满了血丝,他想动,可他后颈的魔心锁越陷越深。他的嘴角不停的开始流血,“我……不……甘!”羽文轩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道,没人听得懂他说了什么,血水充满了他的嘴里。

“哈哈哈~灵霜使,魂,你们都不过是一个个笑话而已,你们这些人的命运只不过是掌握在别人的手中,也不过是一颗颗棋子。”欧阳天抹掉嘴角的鲜血仰天大笑道。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天空下天空下攓汀洲兮|武侠一本书,是一个世界,历史不能随意,因此我不写历史,但我的思想却不受着天地束缚,因此我写我的思想,书中的世界或许并不完美,但只要我努力了,写出了我心中所想,就已经足够了,写,是我的爱好,是我的兴趣所致。
  • 倚剑寻鸯记倚剑寻鸯记东泰|武侠江湖纷争。武林大乱。问鼎武林。谁为至尊。
  • 武行天下录武行天下录莫下饭|武侠因父母强行安排婚事,山村少年武秋决定以实际行动反抗——跑。他觉得应该对自己负责,于是以闯荡江湖为名,决定要去寻找真爱,岂料正逢幽冥圣教入侵中原……当远离村庄后,等待他的又将是怎样的遭遇……
  • 楚香帅传奇楚香帅传奇暴雨梨花糖|武侠他至少已经跟别人解释了二十七次,他真的不认识楚留香。他叫香帅只因为姓楚名香帅,就好像叫楚霸王的人并非是项羽,楚香帅也不是楚留香,好像连半点关系都没有。但香帅实在太有名了,不管谁叫了这个名字,就注定要有江湖上最难缠的对手,陷入最阴险的圈套,当然,也有最好的朋友,最美的女人。香帅这两个字本身,就已是传说。
  • 琴剑行琴剑行山海神经|武侠弹剑作歌,歌声直抒凌云志;抚琴弄曲,一曲尽可诉衷情!剑胆琴心,江湖绝响,琴鸣剑啸,神鬼辟易!汉家儿女,侠骨柔情,无惧刀山血海,纵横天下,惩凶锄奸,快意恩仇,挥剑如电要在那黑暗的天空划出一道缝隙,鸣琴放歌只为叫起混沌的太阳,让黎明的晨曦开始驱逐无边的夜色!说不尽的传奇,道不完的风流,尽在《琴剑行》!
  • 灵犀梦晓迟灵犀梦晓迟来者何人|武侠自从十岁时,她第一次遇见了她,此后,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更加靠近他。她为了他练习书法,练到两人字迹如出一辙,可以以假乱真;她为了他勤练武功,短短五年内从普通人变成绝世高手;她为了他离开故土,屈尊为学徒;她为了他几经生死、受尽委屈……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她得到的,是比不爱更深的伤害。郁小迟只想做个平凡的姑娘,简简单单去爱,但秘密的身世,叵测的江湖人心,将她推向了风口浪尖……
  • 飞龙啸骞志飞龙啸骞志墨飞穹|武侠本书主要描述了宋太宗帝年间两名年轻的少侠黄破穹、黄炜鸿为报杀姊之仇,走上复仇之路,一步步揭开大辽王子耶律炀侵犯宋朝的阴谋,与红颜知己爱恨纠缠,阅尽世间门派纷争,并最终成长为一代武林大家的故事。
  • 秦淮河的歌声秦淮河的歌声冥冥居士|武侠三十三离恨天怨气沉积,离天鬼王惊世一战,震动江湖。
  • 神武英雄传神武英雄传人自愁|武侠南宋末年,金兵来犯,百姓受虐,这时的南城,正发生着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 红衣白马红衣白马茶酒小|武侠苏叶之人,潇洒不羁,醉酒爱剑,闲散脾性但又心藏玄机、一心向北,手中之剑,直指京都,沉浮之间历尽世间情仇、……国破家亡、兵荒马乱,苏叶提剑而行,不顾一切阻拦,回头只是道、……纵是身死、也要屠落下个辰星、还世间一份明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