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5章 截拦

长刀缩了回去,窗户又熄灭了下来,奎城又恢复了寂静。“哈哈哈,二哥,紫姑娘你们回来啦,有没有打探到什么消息。”蛇头霸站在府门口打笑道。“消息到有,大哥呢?”飞羽霸摇了摇扇子问道。

“发现什么了?”走在前面的灵霜使站定问道。魂皱了皱眉头,便提起羽文轩继续赶路。“或许是我听错了。”魂淡淡的说道。灵霜使突然停了下来,“听错了,不相信自己感官的人最先死。”说着,掏出银针,向欧阳天的方向射来。

一个黑色的人影从里面跳了出来,“哈哈哈,狂傲刀法,你是血刀门的人。”欧阳天看着身后被劈成两半的沙丘大笑道。“什么血刀门,我是蜃楼的魂。”又一道红芒飞向了欧阳天。欧阳天举起那机械手臂,将那红芒吸了进去。

地上动弹不得的羽文轩听到后,双眼大睁。他知道什么是太素卷,传言修炼了这太素卷的人功力大增,到了后期,就会记忆消失,沦为一个躯壳,而且还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人鼎。

“哈哈哈~灵霜使,魂,你们都不过是一个个笑话而已,你们这些人的命运只不过是掌握在别人的手中,也不过是一颗颗棋子。”欧阳天抹掉嘴角的鲜血仰天大笑道。

“大哥在大堂内。”烈元霸微笑着指了指府内,“咱们进屋说。”飞羽霸点了点头便向里走去,紫月天面无表情的走过了蛇头霸身前。蛇头霸迷惑的看着飞羽霸,飞羽霸无奈的笑了笑。

“嘿嘿,很好,又让我碰上了,先祖留下的产物。”在一坐沙丘背后,欧阳天一脸的兴奋。魂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向欧阳天的藏身之地看来,欧阳天马上屏住了呼吸。魂的耳朵微微颤抖。

想到这,魂慢慢握紧了刀。“啧啧,天生眉骨,怪不得。”欧阳天见魂的模样,又看了看一旁守着羽文轩的灵霜使,一脸的不削。羽文轩躺在地上听到欧阳天的话后,他望了一眼灵霜使。在那银白色的面具下,你到底还记不记得我。

“哼,九针绝。”只见欧阳天从怀里掏出一个圆球,放到了面前的沙地上,银针飞到圆球上方时。向是失去的冲力,纷纷掉了下来。“什么人!”魂丢下羽文轩抽刀向沙丘劈去,一道红色的刀芒将沙丘划为两半。

“哈哈哈~这就是你小瞧蜃楼的下场。”魂看着被自己劈成两半的欧阳天大笑不止。“你这个白痴!”灵霜使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当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哈哈哈~没想到蜃楼的人是如此没脑子。”欧阳天飞快的冲向了地上的羽文轩,一把抓向了他。

就在刚要碰到羽文轩时,一把白色的剑飞了过来,欧阳天以手化盾挡住了飞来的白剑。又一道白色的掌气飞了过来,欧阳天吐血飞了出去。“太素卷,哈哈哈~他们居然让你练了太素卷,可笑,可笑。”欧阳天嘴角流血的大笑不止。

“哼,你敢阻拦蜃楼,就凭这一条便是死罪。”魂垂低手上的刀,冷冷的说道。“哟哟,蜃楼啊,死路一条啊,真的是能吓死我。”欧阳天一脸阴阳怪气叫到,能看到魂漏出的那半脸在不停的抽出,握刀的手也在颤抖。

一阵马蹄声在奎城中响起,这里顿时灯火通明。街道两旁的窗户全部打开了,从里面伸出了一把把擦的雪亮的长刀。“别看了,别看了,是二当家带消息回来了,睡觉,都去睡觉去。”一个打更的敲了敲铜锣。

羽文轩的双眼瞬间充满了血丝,他想动,可他后颈的魔心锁越陷越深。他的嘴角不停的开始流血,“我……不……甘!”羽文轩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道,没人听得懂他说了什么,血水充满了他的嘴里。

紫月天点了点头,走出了房门。一阵剧痛,羽文轩醒了过来,他看着提着他魂,一脸的冷漠。他只感觉自己的脖子后面非常的痛,而且自己也用不出任何力气,感觉身体像被抽空了一般。“哟,醒的还挺快的吗。”魂发现羽文轩醒了过来。

“那个臭女人!”烈元霸低着头,双拳青筋暴起。“大哥,我们顺着灵霜使的踪迹找到蜃楼,也能救出羽兄弟,从而一举推倒蜃楼。”飞羽霸冷冷的说道。烈元霸用手撑着额头,血红的头发在那火烛的照耀下越发的红耀。

“这刀气不是血刀门是什么,不知道为何你不承认,不过,你们手上的那小子我收下了。”说完,欧阳天双手化炮,对着魂就是一炮。魂一声怒吼,将射来的光线一分为二。

羽文轩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他开不了口,随后目光移向了前面的那个背影,他的眼里涌出了许多复杂的情绪,似乎发觉了有人在看自己,灵霜使转过头来,对上了羽文轩的双眼,她只是冷冷的一撇,便从新回头敢路。

“连夜通知奎城上下,明日向蜃楼复仇!”烈元霸猛的站起来挥舞起方天画戟。飞羽霸抱拳退下,他要去准备明日追踪的事,紫月天没有走,看着烈元霸。“紫姑娘你放心,羽兄弟是我们的兄弟,我们拼死也会救出他。”烈元霸见紫月天没走,轻声说道。

“不过,就算你们是蜃楼的人又如何,这小子,我要定了。”欧阳天的脸又变得无比狰狞。“你这杂种,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魂提刀向欧阳天怒冲而去。红芒大涨,只见魂一刀将面前的欧阳天劈成了两半。

“怎么样,二弟有消息了吗?”烈元霸似乎在打瞌睡。“羽兄弟的踪迹我们已经找到了,不过他被灵霜使抓走了。”飞羽霸看了一眼旁边面无表情的紫月天。

“小子,血刀门已经不存在了,你还有心思替蜃楼做事。”欧阳天见奈何不了魂开口道。听了欧阳天的话,魂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可他看到灵霜使时,却慢慢平静了下来,对,只要得到这个女人,这个天生眉骨的女人,自己的功力就会大增,到时候,蜃楼算什么。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酒剑浮沉酿酒宝酒剑浮沉酿酒宝鄙人不帅|武侠荡酒炼剑,携剑浮沉。凡朴之身,历经浩劫。九窍之醒,擎天镇地。这一生我本只愿平凡快乐,却无奈世事磨难,无可退却。锈剑被磨出了锋,糙酒被煮了纯,这便炼成了酒剑!
  • 卫忧传奇之隐刃卫忧传奇之隐刃江南雪vi|武侠说不清的往事纠葛,查不清的事实真相,卫忧发现自己的生命终缺少了一段回忆,是谁伤害了他,又是谁拯救了他?一条条线索离奇消失,纠缠两代人,三方势力的争夺,终于穷途匕现。原来爱就好似江南的轻雪,轻慢不语,亦有温和。
  • 乾坤恩仇录乾坤恩仇录麒麟生|武侠南北乱世,沧海横流,群雄割据,互相兼并。奸雄出世,祸乱丛生,乾坤倾覆,教派遭屠。为争权利,尔虞我诈;为夺秘笈,勾心斗角。木无愧出生将门之家,自小在父母荫蔽下,聪明伶俐,谦逊忍让,但是贪玩多情,胸无大志,为世人所不喜。师叔火师鼎为报旧怨,颠覆大秦,屠灭木家,剿灭武林,阴谋窃取天下。木无愧九死一生,惨遭毁容,背负国恨家仇,又陷感情纠葛,且看他如何铲除妖孽,重拾山河?
  • 道侠情缘道侠情缘音菪|武侠田家因一本《万道》秘籍壮大,建立田府,恶霸一方,修得恶犬满堂。田府中有一下人,相貌过人,聪慧耐忍。正因嫉妒他的相貌,小少爷赐他田丑名号。田家得一本秘籍崛起,这本秘籍也给他家带来了灭门之灾。那晚田府通天光火,只有田丑一人携秘籍脱逃。田丑卖傻十年,总算等得契机。但他携秘籍而逃,杀手很快追来,眼看命在旦夕,还好得侠士出手相助。结果更多杀手穷追而来,侠士干脆把他带回“道石派”中保护。田丑总算落得安身,觉得与“道”字有缘,改名谢道。杀手之中有一小姑娘,绰号小精怪。凭着与道石派尊者孙爷关系,追上了山。。。谢道没有想过要成为一个侠客,但他的性格却让他使着侠客行径。就因他这性格,结交了不少朋友,甚至小精怪最后也认了他做哥哥。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谁的长安谁的长安冲哥|武侠创建的时候,我实在找不到我应该是什么类型,只是写写。
  • 多情枪客多情枪客蛮吉妖侠|武侠胡小三轻轻吹了吹枪管上冒着的热气,一脸不屑,“小子,还想在你龙大爷面前逞能,能的你?”不一样的龙啸云,不一样的小李飞刀世界。
  • 武者侠心武者侠心凌风逸火|武侠所谓武侠,侠心为上,武者为下。人与人,人与妖,人与魔维持其平衡者是谓侠。动漫元素,奇幻元素,愿与您共赴历程
  • 穿越之刘一舟新传穿越之刘一舟新传混世小天尊|武侠主角穿越到《鹿鼎记》中,并附身到那个胆小如鼠,无能之极的刘一舟身上。于是一个全新的刘一舟出现在江湖上,他的命运是否能够改写。。。。。。
  • 梅宗主梅宗主梅宗主|武侠梅子苏化名苏哲闯入江湖,同时也带来了一场场风波与一团团迷雾。他与野心勃勃的上官云,一个从不现身的神秘人物,青梅竹马的冷月,自己都不知道的妹妹,还有一个被武林人士称之为大魔头的明月宫主,有怎样的恩怨情仇。掀起狂风巨涛的那只幕后之手,会不会就是前一波恶浪席卷之后留下的泡沫?他的身份,究竟是少年天才的聪明少主“,还是病体支离一介书生的阴沉谋士?
  • 乡村风流一刀乡村风流一刀风中旧衣|武侠社会琉璃破碎,乡村正义之风凌然,一个人,一把刀,从乡村到江湖,率一众女弟子,扫荡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