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0章 风雨欲来

“不行不行!这次不算!再来再来!”

还没走到后厢房,就听到小天道在大吵大叫,苏云走过去一看,两人在桌子上不知道捣鼓什么,郭圣通正一脸无奈地叹着气。

“咳!”

苏云走进房间,郭圣通闻声转过头,看到是苏云,眼中的哀怨之色一闪即逝,站起来行了一礼,“圣通见过萧王。”语气却是冷淡得很。

“呃,客气客气……”苏云对她的态度心知肚明,人家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小姐来到这里当保姆,能有好脸色才见鬼了,可惜他现在实在是没有心思考虑这些。

“我和小天有些话要说,你看……”

“小女告退。”郭圣通转身就走,干脆利落。

苏云看着她的背影只能苦笑,看来已经得罪她惨了,摇摇头不再多想,转过脸看向小天道,她正在收拾桌上的纸笔,纸上画满了方格,里面还有不少的圈和叉。

“靠,这不是五子棋吗?”记得读书那会,苏云经常和同桌在老师眼皮子底下用作业本做棋盘,玩得不亦乐乎。

“大惊小怪。”小天道白了他一眼,怪他打扰了雅兴。

“刚才我听你喊叫,似乎在耍赖,以你的智商不至于连个古代女子都下不过吧?”苏云好奇道。

“你懂个屁,老是赢还有谁愿意跟你玩。”小天道鄙视地抽了抽小鼻子。

“咳咳,那也是……”苏云无言以对,忽然想到什么,疑惑道:“你不是说不能用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吗?这五子棋肯定不是这个时代的吧,你教会她没问题吗?”

小天道:“能够改变大范围改变历史进程的玩意才会有影响,除非她出去办个五指棋班,然后让所有人都跟着一起玩,不然能有什么问题,再说了,她根本就没兴致在这上面,边下棋边打听你的事,一点都不认真。”

“这怪不得我吧……”苏云无奈地说道。

“而且,就算有影响,这个时空都崩溃成这个样子了,再糟糕能糟糕到那里去,对了,大叔你今天不务正业吗?难道是想找我切磋一下?”小天道说道这里眼睛一亮,把刚收起的纸又拿了出来,准备重新铺开。

“别别别……我真的有正事找你。”苏云连忙阻止她,坐下来把阴识带来的消息和自己的猜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原来道魔玩的是这一手。”小天道咬着笔杆,秀眉紧皱,“看来情况比想象的还要糟糕啊,这样下去估计这个时空是撑不了多久了。”

“那怎么办!”苏云紧张地问道,现在他的军队双线出击,效率已经很快了,可要彻底扫清障碍,还需要时间。

“尽人事听天命吧。”小天道摊了摊手,“最近我努力努力,想个法术出来尽量帮你拖一下时间。”

苏云听罢没有松气,苦着脸道:“这时间只是其中一个问题,那王莽闭门造车,要是弄出点飞机大炮来叫我怎么打?”

“我都造不出来他能造出来?”小天道没好气地说道:“会是一回事,做不做得出来又是一回事,材料、工艺、技术没有一样是可以速成的,没个几年时间根本不可能。”

苏云这才面色转好,谁知道小天道又补充道:“不过他要弄点土炸药,火铳什么的出来应该还是有可能的。”

“大小姐,不带这样吓人的!”苏云的心又提了起来,“这仗可没发打了,要不然你也给我来点干货,咱也攀攀科技树算了。”

“你还嫌时间不够紧吗?有这闲工夫你还不如在战术上好好想想对策。”小天道不再理他,蹦蹦跳跳往门外走去,“郭姐姐,我们去骑马吧!”

“喂喂喂!维护时空稳定可是你来这里的目的!怎么还有心思玩!”苏云急忙追上去拉她。

小天道灵活地很,一低头躲过苏云的手,狠狠踩了他一脚,“我现在是小孩子!小孩子就是要玩!大叔你就多努力努力吧!”她做了个鬼脸一溜烟跑没影了。

苏云歪牙咧嘴地揉着脚,摊上这样一个不靠谱的“上司”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小天道指望不上,他只能自己绞尽脑汁想对策了。

此时还有一个人比苏云还要焦虑,李轶看着手上一沓厚厚的求援信,尽管这个时候还在夏末,他的手脚却是异常冰冷。

苏云大军势如破竹,连下十三重镇,离河内城已经越来越近。

河内郡位于河北河南交汇之处,东临山东,是河南的门户所在,自谢躬战败身死之后,李轶和朱鲔就开始加固城防,广招兵卒,几个月下来队伍几乎扩大了一倍,兵力已经达到近四十万,郡内每个城镇都派驻了重兵,看起来像个铁桶一样固若金汤。

可是李轶却没有一点安全感,不久前刚收到战报,苏云的另一路大军已经拿下大半个个山东,兵锋一转朝着河南进发,随时可能抄了他的后路,刘玄现在正和樊崇打得不可开交,王匡一系投了赤眉,朝中能打的将领已经屈指可数,只能靠着强征百姓入伍,拉起四十多万大军摆在防线上,而樊崇被苏云抄了老家,并没有回军,却********要拿下玄汉,两军打得不可开交,也不知道最终胜败如何。

如果刘玄战败……

李轶甩了甩脑袋,现在考虑这些似乎还有些早,近在眼前的威胁是冯异的大军,刚开始收到消息的时候李轶还颇有些自信,对方兵力不到二十万,比自己少了近一半,可是双方一接触,求援的战报就接踵而来,让他始料未及,勾心斗角他很擅长,可在打仗方面他的天赋就少得多了,他也不想想冯异的士兵都是在河北打了近一年的百战之师,岂是他手下那些强征来的壮丁可比的。

不管怎么说,这个结果给他带来的恐慌无以复加,他连忙下令部队收缩防线,现在小小的河内城里已经挤进了近二十万守军,可他还是觉得如坐针毡。

更气人的是朱鲔居然还和他大吵了一架,对这位当年提拔他的元老大臣李轶现在是厌恶至极,这个时候竟然还想分兵出击,两人不欢而散。

李轶的恐惧随着一封封战报越积越深,苏云当年在昆阳城外扇他巴掌的画面又浮现在眼前,那个面色圆润的家伙简直就是恶鬼,让他简直夜不能寐。

“报!”

士兵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禀告王爷,前方送来一份急信,说是让您亲启!”

“拿来吧。”李轶随手拆开信,只扫了一眼,猛地坐直了身子,“你先下去。”

他站起来快步跑到卧房,关好了房门,这才重新把信拿出来细细阅读,良久之后,他才惊疑不定地抬起头,眼里满是挣扎。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桃花国殇传奇桃花国殇传奇周东公|历史宴国诞生一位平定天下的大王,却被人所埋没、被亲兄所陷害,命运多舛。然,上天保佑与他,让他鹤立鸡群,才识渊博,他登上了大王的座椅,平定四方……
  • 晚清幅匪当道晚清幅匪当道响马贼|历史执戈横槊,山川城郭,听四郊野兽正横行,嗥声恶。卫家国,驱侵略,护儿女,扶老弱,急擂战鼓摇山岳,教兽兵流血灌吾田,尸满壑。穿越到晚清,面对湘淮楚军的三排线列步兵,孙化城与他的幅军反贼们迈着坚定的步伐迎面走去,排队枪毙才是男人的浪漫。
  • 神经系统神经系统大只土虫子|历史这是一本好小说。一本引人注目的系统文,值得一看。
  • 三国之子安天下三国之子安天下吾为三千|历史既不精通秦汉三国史,又无骑马安天下之勇,我只是个普通人,却在三国混出不平事,华千一个普普通通的名字,却道出了历史的沉淀…后来人,定先时事!华子安,为天下狂!
  • 三英十杰三英十杰二十四公子|历史三国,就是三国。这次的主角不是那曹操也不是刘备更不是那东吴的孙权,重生于汉末乱世,董卓还在做恶,天下暂未三分。乱世云涌,英雄辈出,这是一个相互争斗的时代,成王败寇,剑锋所指,所向披靡。
  • 弃誓者之歌弃誓者之歌雪霁天明|历史因斯维尔大陆不是世上唯一的大陆,却曾经是最辉煌的大陆,由塞缪尔王室建立的统一王国,其影响力曾一度主宰世界。公元元年,瘟疫降临,外敌入侵,古老的王国在风雨飘零中分崩离析。王的誓约已被忘却,高高在上的权贵们重复着一场场的闹剧,转眼已是百年。公元245年,塞叶斯王国的誓约骑士团第十一骑士长惨遭埋伏牺牲,继承其遗志的见习骑士席诺踏上了复仇之路,随着调查的深入,越来越多的隐情浮现出来。年轻的见习骑士,将会经受怎样的考验与选择,一曲弃誓者的壮丽之歌,在这片大陆上演。-------------------------------第一本小说,还望各位多多支持,每天更新,我会用心去写的!
  • 大唐野心家大唐野心家清风幻|历史穿越,本就无辜,当叶清睁开眼,发现自己重生在大唐开元年间,开元盛世,天宝风流,机缘巧合,混入官场的尔虞我诈之中,且看他如何翻云覆雨,依靠智计应对尔虞我诈的阴谋漩涡。战争有铁的法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官场的铁则是什么,是阴险狡诈,还是拉拢人心,是算无遗策,还是手眼通天。在叶清的眼里,智计是帷幕下的画笔,权谋便是手中之利剑,心之所向便是剑之所向!鸳鸯梦已碎,国色如惘然。君子有仇怨,十年磨一剑。京宦深似海,古冢累草积。天下皆为棋,谁掷棋子谁为棋!
  • 逐鼎天下逐鼎天下辋然|历史乱世之中,向上的方法只有两个,一个是腰间的钱,一个是手中的刀。徐凌,一个普通人,既没钱,又没刀,更可恨的是,他却是知道历史车轮的走向。他想当一个顺民,可惜失败了,官僚士绅们没有一个愿意让百姓们好好活着。他想逃向江南,依旧失败了,被抓了壮丁。既然老天不想让我平凡活着,那我只有用手中的刀,杀出一个朗朗乾坤!用我手中的刀,和我背后的勇士们,阻止中华走向三百年的沉沦……
  • 东宫传东宫传尨彧|历史凡所有相,尽皆虚妄。权势、地位皆因欲念而生,千百年来,或是圣贤、或是凡俗终究难逃此劫!(纵观历史,且看人性权谋,东方版《纸牌屋》)用历史的眼光与角度,讲述每个人内心最深处的权欲江湖。(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 保安族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保安族经济社会发展研究妥进荣主编|历史20世纪50年代,国家曾组织专门力量对我省几个独有民族进行了较大规模的调查研究,取得了丰硕的科研成果,但那时的调查研究侧重于民族族源、民族历史,而近两年甘肃省民族研究所的调查研究,则侧重于经济社会的发展,突出探讨在新的历史时期各少数民族经济社会发展的路子,对各少数民族自身发展而言,更显得重要。长期以来,我省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缓慢,除历史与现实中诸多因素影响之外,对其经济社会发展状况缺乏深入、系统的调查研究,也是原因之一。所以对保安族经济社会发展变迁进行系统研究,不仅对保安族经济社会发展具有指导意义,而且对全省民族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具有借鉴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