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0章 水车

第二十九章水车

回到住处的长孙澹脸有些红,今天这太丢人了。

可是这问题总是要解决的吧。

“公子,是不是还在为昨天晚上的事情懊恼。”王铁胆看着一脸不爽的长孙澹说到。

今天锻炼的长孙澹有些不对劲,这剑对着木桩不停的劈砍。

看的王铁胆一脸的肉疼,这客是钱啊,你个败家子,剑是用来耍的,不是用来劈的,呸,跟着这个小子净学了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剑是用来刺的,不是用来劈的,你的那把剑好呆也值个几十贯啊。

“你说怎么办吧,这被你们将军赤果果的鄙视了。”长孙澹还是一脸的郁闷。

“公子你忘了水车了吗,南方很常见的。”王铁胆提醒到。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个问题啊。”长孙澹一脸的恍然大悟。

“不对,你家将军这点见识还是有的,既然他不说,说明着水车肯定也是有问题的,是不可能在这里大规模的推广的。”很快长孙澹就否定了这一点。

“你去问问将军不行吗?”王铁胆说到。

“你嫌我人丢的不够吗?”对仗有些工整。

“算我多事。”王铁胆也郁闷了,这我以前从来就不给你出主意,这好不容易出一次,居然还埋怨上了,该。

“哟,哥几个这是怎么了?”马三走了进来。

这段时日的相处让马三也和他们打成了火热的一片。

“三哥,你怀里抱得什么,怎么这么香?”葛凤问到。

“这个,地地道道的羊杂碎,这里的早点就吃这个。”马三回答。

“哦,羊肉啊,我喜欢。”这葛龙葛凤二人是地地道道的食肉动物,大早上起来这油腻腻的肉就是最好的早餐,这口味重的真的也是没谁了。

“不是羊肉,是杂碎。”马三更正到。

“杂碎是什么?”葛凤的存在回让人觉得自己的智商远超正常人的水平。

“杂碎就是动物的内脏,像大肠啊,小肠啊什么的。”长孙澹冷冷的说。

“哟,长孙公子是行家啊,这都知道。”二人浑然不在意到一旁干呕的葛氏二兄弟。

这内脏可是二兄弟的死穴。

“给我盛一碗,不要羊肺。”长孙澹继续说到。

三人将一大碗羊杂碎消灭掉了,摸着肚皮回到了刚刚的话题上。

“这里我怎么没见过水车啊?”长孙澹问到?

“这事我清楚。”马三儿答。

“三年前,大概逼着再晚点,这是大旱,将军派人去关中请了几位工匠过来造水车。”马三儿回忆道。

“可是这些工匠们却不愿意,说是没有竹子。这里离南方那么远,上哪里找竹子去啊。将军下了命令,说是用木头代替。”马三灌了一口酒。

“这工匠们既然跪了下来,说这祖上有遗训,不能用木料做水车。将军自然不信。这匠人就只能做了一架木质的水车,谁知这水车进了水了转的好好的,将军就准备重赏这些工匠,这些工匠却坚持不受。没人想到,过了三天这水车就倒掉了,将军没有办法,给他们发了盘缠和一些赏赐就让他们会去了。”马三当时还是将军的亲兵头子,这些事情却是了如指掌。

“原来是这么回事,幸好没去再丢一次人啊。”长孙澹有些庆幸,这心情居然救这样好了起来。

人就是这样的奇怪,对于一些发生过的事情会懊恼,一些没有发生的事情会庆幸。

“那你知道这里边的详细情况吗?”王铁胆对于这件事情很是好奇。

“我要是知道的话,我就是将军了,还用给你送杂碎啊。”马三没好气的说。

“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知道不相信那些什么祖训之类的奇奇怪怪的事情,自从知道了感恩节的真相后就再也不觉得感恩节是个什么好东西了。

而且我们的祖先对于这些不能很好解释的事情,统统都用神灵来解释,什么河神、海神也就罢了,居然还有井神,这个实在是有些不能接受。

“葛凤,你去给我找块木头来。”长孙澹决定自己动手揭开这谜底。

“哦,公子这木头有什么要求没?比如说多大,多重,用什么木料……”葛凤以前被长孙澹这样捉弄过,所以长孙澹这纯属自己挖坑埋自己。

“我只需要一块木料。”长孙澹不客气的打断了葛凤的话,葛龙也拍了一下葛凤。

“哦,好的,我这就去。”葛凤忙不迭的走了。

长孙澹在思考着,这水车如果真的只能用竹子做的话,不可能为了做水车从千里外运送竹子,这个代价太大了。

可是为什么不能用木头替代了。

“来了,公子,木头来了。”长孙澹沉思间,葛凤就将木头拿了过来。

长孙澹随手将木头扔进了洗脸盆中,看着上下起伏的木头,这一刻,长孙澹不是一个人,这一刻阿基米德、牛顿附身了,这一刻长孙澹真的不是一个人,长孙澹不是人。

“我明白了。”长孙澹大吼一声,周围的都被下了一大跳。

这原理其实很简单,木头是实心结构,远重于竹子的空心结构。

这沾了谁的木头会更重,整个水车的受力是有限度的,这沉重的木头让快速做圆周运动的水车不堪重负,自然这水车的寿命也就不会长了。

这解决的办法有两种思路,一是降低水车的重量,比如用竹子而不是木头,但这条明显行不通了;第二条思路就是增加水车的承重水平。

长孙澹没有想到这小小的毫不起眼的水车居然也会涉及到这些东西,一边在感叹古人智慧的同时,一边暗自骂道:“让你上物理课的时候不认真听讲,现在这么个小问题都解决不好,现在知道学习有用了吧,以后还上课睡觉不?”

知道的问题的原理不代表问题就可以解决了,但大致的方向却是有了,需要的只是一些细节问题。

“那你还能不能详细的给我说说那水车的结构?”长孙澹现在就向马三追问细节。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护国良臣护国良臣白玉帝|历史他是护国的良臣,少年立下大志造福一方,除恶霸,杀贪官,大殿上敢于为正义触怒皇上,坚持真理,受到万世后人的敬仰
  • 百城百战解放战争系列:解放沈阳百城百战解放战争系列:解放沈阳记工|历史本书以纪实手法纪录了在解放沈阳的战争中,中国人民解放军浴血奋战的光辉事迹,歌颂了他们的大无畏精神,再现了解放战争的悲壮场面……
  • 梦归江南梦归江南苗江山|历史美丽的江南是她们多年魂牵梦绕想要回归的故乡。然而,黑暗的旧社会,动荡的老年代,给宫女和她们的亲人造成了决别之痛、回家无望、惨遭杀害、葬于异乡、家破人亡、同胞相残等种种惨痛的悲剧。只有在安定和平的新时代,才能给予宫女回归、团聚的美好梦想和心愿。同时,使人感痛和感慨百年中国的风风雨雨、沧桑巨变,并歌颂我们生活的这个和平、统一、日新月异的新时代。
  • 三国无双传之赵云三国无双传之赵云八六叁|历史百战不败,誓要扫平天下,然而扛不住时间的摧残,终老而亡,曾今立下的誓言未能实现,好不甘心啊!时空轮转,却又重生了过来,那就继续完成这个誓言吧!
  • 帝国的长枪帝国的长枪中华神盾|历史漠北一战,大离王朝开国皇帝命丧黄泉。帝国动荡,年幼太子被迫远走他乡。皇位被抢,母亲被杀,年幼的他暗藏伤痛,卧薪尝胆,终成一方主宰!
  • 旌旗展天下旌旗展天下花之物语|历史这是一个平行的世界,这也是一个混乱的时代!在这里不是生就是死!!生存有多种方式,你会选择哪一种去生存?死亡有多种方式,你会选择哪一种去死?且看生活在这个时代原锦衣玉食现如草芥一般的少年墨云他是如何做的选择。PS:新人新书期间,每天一更,时间在上午的10点30分。
  • 重生之魏武之孙重生之魏武之孙曹子川|历史现代人曹好自幼性情温和,品格良善,因为一次舍己为人的善举,而丧失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却不料福祸相倚善有善报,本该已经死去的曹好,非但没有死去,反而穿越到了距今约1800余年前的三国时代。刚刚,回到三国的曹好如是说道"我的爷爷是曹操,我的父亲是曹丕,我的叔叔是曹植,我的哥哥是曹叡,而我的对手......"曹好此时看向前方大声的说道,,"就是天下世家!!!"
  • 吕布定三国吕布定三国清风拂发|历史三国乱世之所以延绵近百年是因为出现了三位雄主,一位雄主是百姓的福音,三个却是灾难,一个喜爱兵法的少年因为冲动杀人后忐忑的触电而亡,却附身在即将面对刘备三基友的吕布身上,谁敢说我有勇无谋?马超,输了投降赢了放你离开好吗?诸葛亮七擒孟获,我只要百万军中将其生擒,不信你不怕,曹操,你喜欢劫粮草我就大军押送,打仗不是靠人多的。
  • 历史掌故(中国文化史丛书)历史掌故(中国文化史丛书)李慕南主编|历史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民族,中华文明是世界上最悠久的文明之一。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近5000年之久,从公元前841年开始,有文献可考的编年史从未间断,至今已近3000年,这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是绝无仅有的。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中,只有中国的历史始终传承有序,从未中断。
  • 重生之我在罗马做领主重生之我在罗马做领主湘西迷月|历史异世重生,他一步步成为雄霸大陆的领主。吸金——他玩垄断,玩区域代理,玩奢侈品营销……称霸——他用火枪、炸药、火炮猛虐冷兵器军团……诡计——他玩转神殿、元老院、最高贵族会议……这就是他——罗马最铁血也最温情的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