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60章 不死不活

薛姐用食指跟中指夹着万人钱,嘴里默念着经文。

陈凡已经来到了店门口,一滴一滴的鲜血,从他那肉泥一般的脸上滴下,落在了地上。

原本是暗淡无色的万人钱,慢慢有了些光亮。

天空中传来了乌鸦的叫声,上次就是这玩意儿拉了一泡屎,把万人钱给污了,害得我和薛姐差些丢了性命。

万人钱是有灵性的,上次被那乌鸦污过,因此“呀呀”的叫声一传来,万人钱上原本已经泛出的光亮,立马就识趣地弱了下去。

薛姐皱起了眉头,瞪了那正在空中盘旋的乌鸦一眼。有那玩意儿牵制,就算强行动用万人钱,效果也得大打折扣。

见机会来了,陈凡像疯了一般扑了过来。

没有万人钱聚的万人气,单凭欧阳懿布的风水局,是挡不住陈凡这样的厉鬼的。

陈凡冲进了大门,薛姐见状,赶紧从兜里抽出了一道符。

银符?薛姐拿出来的居然是那道银符?这符我知道,是欧阳懿留给薛姐,让她用来保命的。对付一个陈凡,就把这银符给用了,着实有些太浪费了。

“啪!”

薛姐一巴掌将那银符拍在了陈凡的颈子上,符文封着的那地方,是天突穴。

天突能通利气道,用银符封住那里,陈凡的天地人三魂,必然无法相互交融,甚至被强行分开。

用符的时候,配上符语,其威力才能更大。薛姐虽是用了银符,但并没念咒。她知道陈凡的死,我多少还是有些责任的,如果直接用银符让其魂飞魄散,对我的运道会有很不好的影响。

用符分三魂,过更可再合。若不施经咒,金银皆白纸。

从入夜到天明,一共是五更天,一更是两个小时。

这话的意思是,用符强行分开厉鬼的三魂,两个小时后,其三魂就可以重新合一。在用符的时候,若不配上经文符语,就算用的是金符、银符,那也跟白纸一样,对厉鬼造不成任何伤害。

薛姐把保命用的银符当白纸用,这是想让陈凡知难而退。

银符已用,三魂已分。不管陈凡识不识趣,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之内,他都做不了什么了。我和薛姐,也暂时赢得了喘息的机会。

“哐……哐……”

有敲铜锣的声音。

远处来了一个驼背,他穿着青衣,戴着斗笠。就凭这身装扮,来的这位,不是那赶尸人吴老四,还能是谁?

一个赶尸的,不去接活行脚,跑到这里来拿着铜锣瞎敲,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你说可笑不可笑,身为由人不识药。半罐葫芦响叮当,死人钱财也敢要。”吴老四笑呵呵地对着我念起了顺口溜。

这家伙,哪像是赶尸的啊!就他编的这段子,分明就是一说相声的嘛!

“不识哪味药啊?”我问。

“安息香。”吴老四“哐”地敲了一声铜锣,从嘴里吐了这么三个字出来。

“你怎么知道安息香?”薛姐狐疑地打量起了吴老四。

“我就一赶尸匠,今天来这里,是有赶尸的活儿要接。”吴老四转移了话题。

“这里没死人,更没有赶尸的活儿。”薛姐说。

“现在没有,不等于一会儿没有。人肯定是要死的,不过是男还是女,是单还是双,暂且还说不准。”

吴老四向着黑色面包车去了,花姨摇下车窗,跟他嘀咕了几句。

一个是前来收魂的,一个是跑来赶尸的。

这两位,该不会是一伙的吧?

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陈慕慕。这个节骨眼儿上,她给我打什么电话啊?薛姐看到了我手机上显示的名字,立马就用那种满含醋意的眼神,瞪了我一眼。

收魂的,收尸的全都来了,陈凡那厉鬼,虽然暂时是消停着的,但谁又能保证,一会儿其三魂合一之后,不会又搞出幺蛾子啊?我和薛姐的小命,现在都是半吊着的,哪里还分得出精力去管陈慕慕的事?

我直接把电话挂了,但很快,陈慕慕又给我打了过来。

“想接就接。”

薛姐说的这是气话,不过我却****地当了真,按下了接听键。陈慕慕问我在没在药店,我刚说了声在,她便把电话挂了。

一辆红色的SLK拐进了路口,那是陈慕慕的车。我就说她怎么只问了句我在不在药店就把电话给挂了,原来她人都已经来了。

“不仅收命的来了,这收你心的,也来了。看来今晚,你不仅要丢掉尸体,丢掉魂,心也得飞了啊!”只要陈慕慕一出现,不管是何时何地,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下,薛姐说话都是酸溜溜的。

“夏神医,求求你,快救救我妈!”

陈慕慕打开了车门,把肚子肿得像个大皮球,一脸黑气,不省人事的王凤菊,从副驾驶上抱了下来。

“还不快去接住!”薛姐凶了我一句,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进了屋,把沙发收拾了出来。

我帮着陈慕慕一起,把她妈抱到了沙发上。

四满亏,气海隐,三阴交无迹。

在用银针探了王凤菊这三穴之后,基本上可以断定,她没什么救了。

四满穴亏,崩漏不止。这个崩漏,指的是女人来月经。

大量出血为崩,淋漓不绝为漏。女人在怀孕之后,是不会来月经的。从万凤菊裤子上的血迹来看,她不仅来了,而且还来得有些凶。

我悄悄问了陈慕慕几句,她的回答,跟我从四满穴上判断出的结果没什么出入。她妈这几天不仅身上来了,而且还来得很猛烈,把她睡的那黑棺材都给染红了。

气海穴乃气之海洋,海纳百气。人之精气、神气、元气、血气等皆汇于此。气海穴隐,百气殆尽,只存阴鬼。人的身上,若剩下只有阴鬼之气,自然是再难还阳的。

三阴交穴是太阴、厥阴、少阴三条阴经的交汇之处,寻不到此穴,便可断出三经至少是断了其二。

“连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了,还在这里浪费时间折腾死人!”

江梦来了,她穿着那身大红色的旗袍,快步走到了我跟前,说:“赶紧跟我回家,别在这里惹祸。五行八方镇坎店,玺失店破小婵亡!这是天劫,谁都阻止不了。就算没有你,那五行八方玺也得失。”

五行八方玺已经让张胜从青云观偷回来了,就藏在坎店的某个角落。江梦现在说这话,自然是唬不住我的。

见我不在意,江梦突然冷笑了一声,说她知道,我们已经让张胜偷回了五行八方玺。不过,薛姐可能不知道,张胜之所以能从里面出来,便是因为他师父收回了逐出师门之令,并有任务指派给他。

正因为张胜被逐出了师门,不再是薛姐的师弟,才能规避掉那所立的血契。

“回归师门这事乃师父之令,张胜自然不敢往外说。不过,薛老板对其有恩,他也没有害你们。当时,他虽是进了青云观,但只取了装五行八方玺的盒子,并没有取玺。所以,血契薛老板你还是没有违的,不过那五行八方玺,确实没有在你这坎店里。要不然,就凭那玺的气场,也得把我这样的小角色镇住,哪还敢大摇大摆的走进来,跟你抢男人啊?”

江梦一把拉住了我的手,拽着我便要往门外走。

我甩开了江梦的手,说就算是死,我也得跟薛姐在一起。

“妙手回春抢死妻,引火烧身害自己。”

江梦笑吟吟地对着我念了这么一句,这是当时我在八门村的时候,花姨念的打油诗。我只知道,这一句,跟我爸妈有关。

“为了一个女人去死,对爹妈的死活不管不顾。你这样的儿子,生下来就该被掐死。当父母的,还用二十几年不人不鬼,甚至赔上整个村子的代价去换你活命,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江梦用那极其失望的眼神看着我,说。

二十几年不人不鬼?这说的是我爸妈吗?

赔上整个村子,难道是指的五林村?

记得小的时候,除了刘大头之外,村里别的小孩都不跟我玩,那些大人也不搭理我。我当时以为,是我们夏家跟村民们的关系不好,所以才这样的。

难道,这里面还有别的隐情?

“夏二爷在把药店传给你的时候怎么交待的?千叮咛万嘱咐,让你不要跟这女人有任何来往。而你是怎么做的,夏二爷才离开几天,你就跟这女人缠在了一起。为了讨好她,为了给她买钻石项链,闯新祸去补旧祸,祸越闯越多!直到现在,你还执迷不悟?”

“别说了。”薛姐打断了江梦的话,红着眼睛看向了我,说:“活人成亲可再离,鬼****婚终一夫。你既在七日之内回了婚房,不管认与不认,都算是成了这门阴亲。江梦生前如何我不做评判,但现在她是你的妻子,自然是不会害你的。要不是她怕伤着了你,你也不可能从药店成功逃到我这里。坎店之祸是天劫,不是因你而起。你小子命犯桃花,这辈子喜欢的女人,不知道会有多少个。但生你的父母,是不可替代的。”

薛姐这话,像是最后的交待。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诡墓迷踪诡墓迷踪寒潭潇湘|灵异这些诡异惊悚的经历,是一切的开始?还是引燃古老迷题的导火索?诡异湖泊惊现的锁尸阵,异域荒漠的地下古城……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朝着同一个方向指引,那是一个历经千年的迷局。我叫商启川,带你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探险旅程。
  • 我是一个驱鬼师我是一个驱鬼师通灵眼|灵异我叫丁不二,我是一个驱鬼师,带着无良爷爷无耻使命,寻找可恶女贼盗走的家族乾坤袋,穷迫潦倒闯荡繁华都市,阳差阳错成了琴棋书画不会,洗衣做饭嫌累两个懒女人公寓廉价男佣。然而繁华都市并不太平,公寓无头飞尸,医院血腥死婴,冤魂不散阴森恐怖的女鬼哀嚎,午夜幽灵地铁,航空鬼机,往生列车等等超自然事件频频的发生,直让驱鬼道术蹩脚的我闹心不已。群号:327979978
  • 与鬼同眠与鬼同眠边北狼王|灵异没事儿的时候,不要把雨伞撑开了放在家里,因为小伙伴们很喜欢躲在里面。还有,什么风铃啊,铃铛啊之类的玩意也是小伙伴的最爱。不信?哎,看看我的经历吧……
  • 生死半场生死半场欧思济|灵异一代阴阳大师失去了生存意志而早逝,揭开了谁在左右我们命运的秘密,遭遇地狱魔王的秘密追杀,在阎王爷的帮助下逃离获得重生。大师的艰难重生,经历成长、职场、官场各种灵异、魔幻、魔法。前世今生记忆难消,恩怨情仇,透悟生死,逍遥江湖的故事。
  • 都市奇道士都市奇道士刃草田|灵异奇人奇事奇道士,写纸写剑写鬼怪。鬼门关重塑王浩是为何?沉睡千年的王又是为何?是美事还是噩梦?是延续还是终结?《博真道士》二部曲,敬请期待!
  • 黄金卷纸黄金卷纸雪兔君|灵异我的际遇就是这样的神奇,从高中时的一张卷纸引发出的无限多的故事,我的离奇而又传奇的经历引发出的卷纸的主人老头子的神秘身份,黄金十二宫的家族。代行者家族之间的斗争。我与对手的爱恨情仇,三巨头之间绝对的合作,将带你进入一个妙趣横生的世界。
  • 探灵秘录探灵秘录范老九|灵异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有时候照镜子会不会发现镜中的自己很陌生?明明一个从未见过的人第一次见面却那么熟悉,从来没做过的事感觉自己已经做了很多遍,从来没去过的地方,仿佛在过去的某个时候来过?说实话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但是有太多东西是无法解释的!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我也只想要一个普通的人生,可是上天就是不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呵呵,我信命,但是,我,不认命。
  • 往生界三十天往生界三十天蝉将离|灵异人死之后,去了哪里?天堂、地狱、往生、轮回?爱情,对你来说,有多重要?倘若真的有一天,你的生死存亡,只维系在你的爱情之上,你是生、还是死?一天,无名写手蝉将离在寻找灵感的过程中被一个少女杀死,他睁开眼睛后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叫做往生界的地方。原来,每个人都会身死两次,一次在心跳停止之时,一次在阳间深爱你的人逝去之时。杀死他的少女随他一起来到往生界,他答应跟随少女一起,找到一个人,然后带他一起回到阳间。这是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在这里,你将领略到对“死亡”和“爱”最美好的解读,从此,生者不再为逝者悲伤。
  • 天荫九环尸天荫九环尸湖苏公子|灵异民国初年,古物调查所两位办事员朱祖德和林芏英带着小伙计疙瘩去查看一处古墓,无意间结识了王道长。三人在一个村庄里的回魂夜中见到了死人复活的怪事。三人为了查明真相,一路追踪线索,期间诡异事情接连不断。什么是天荫九环尸?是谁做的人寿膏?那许愿就灵的曼陀罗花到底是真是假?这一切为何又与一桩28年前恩怨有关!
  • 有鬼无序有鬼无序渭湑|灵异能看见鬼的眼睛,被称为阴阳眼。人世间有两种鬼,一种是被惩罚继续留在人世间受苦受难的,记载在鬼界的司鬼簿上。另一种是有着强烈的执念而不愿离去的,被记载在御府的鬼谱上。南秩与湑,真巧,我们的名字都和水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