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1章 天珠项链

“博古架上有三七粉,去将那个拿来。”景珏吩咐道。

宁春草见他固执,也未强求,收好了瓷瓶,又慢腾腾的拿了三七粉。

三七粉猛的倒在伤口上的时候很疼,景珏咬着牙,玉面之上白了一白。

她记得很清楚,他给她的药膏,抹在伤口上是清清凉凉的,带着荷香的芬芳,很舒服。她抬头看了他一眼。

他恰恰也在垂眸看她,“别太感动,若不是瞧着你若没了这张脸,便一点儿可取之处也没有了,爷才不舍得将那药给你!”

他说完,哼了一声,转过脸去。

先前他腿上的伤口不知是谁包扎的,包扎的纱布可能在两人激烈运动中,掉到一旁。

宁春草只好又取了新的干净纱布来,将止住血的伤口,重新为他缠好系好。

她本就被折腾的没有力气,又这么一番操劳,为他处理好伤口,便一头栽到榻上,昏昏欲睡了。

“你为什么想离开王府,在这里过得不好么?”景珏的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幽幽的格外好听。

“王府很好,比宁家好,更比李家好……可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宁春草恍恍惚惚,她又连着被新的噩梦纠缠了好几日,早就困倦的不行。

话未说完,人就已经落入沉睡之中。

天光昏暗,抬头只能瞧见四下里雾气蒙蒙的。

宁春草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不小的湖边,迷蒙的雾气之中,有个脚步声,正往她的方向靠近。

她心中并不觉得紧张,脚步声的临近也并未让她害怕。

随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面前的雾气似乎也在渐渐的散去。

她瞧见那脚步匆匆的人,看起来十分熟悉,从动作到身形,都莫名的亲切。

她向前迎了两步,想要看清楚那人是谁,可当那人猛的抬头向上看,她也恰瞧见那人的脸时,却是将自己吓了一跳。

因为冲着她走来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

那人脸的脸,和她恍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她抬头往上看的时候,还带着些隐隐的焦灼。宁春草也跟着她抬头看了一眼,这一看不打紧,她心头却是猛的一跳。

因为上头,正是归雁楼三楼探出来的一截朱红凭栏。

宁春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上前拦住自己,“别上去,上去就会被人推下来摔死!不要上去!”

可她似乎根本听不到她的话,也看不到她的人,径直从她身边越过,脚步匆匆的往归雁楼上去了。

宁春草想要追上去拦住她,可发现自己竟像是脚下生根了一般,一动不能动。

“别上去呀!你个蠢货!给我下来!上头的人要害死你,你上去干什么?”宁春草站在归雁楼下头大叫。

可她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脚步匆匆,越来越高。

宁春草越发紧张起来,接下来,是不是遇见小厮了?是不是要被小厮给推下来了?

她环顾四周,突然发现自己现在所站的地方,似乎就是当初被人推下归雁楼时,摔死的地方!

她不要站在这里,她要走!要离开!

可脚下像是有根,一步也动不了。她抬头向上看去,昏沉的天空,朱红的凭栏,凭栏侧似乎还有个人影晃动。

“春草!春草!醒过来!”啪啪两声脆响,“爷叫你醒过来,你听到了没有?”

宁春草被脸上火辣辣的痛楚,及耳边聒噪的声音给唤醒。

她睁开有些茫然的眼睛,看着面前带着伤的俊颜,“我又摔死了?”

景珏浓墨般的眉微微蹙紧,幽暗深邃的眼眸中带着些许的担忧看着她。

她却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赶紧往自己的脖子上摸去。

碧翠的天珠项链,带着她的体温,温温润润。透过菱纱窗漏进室内的晨光,映得这天珠之上,碧翠流转,碧翠之间还有一条条白色宛如锦带一般的花纹,清透美丽。

“什么时辰了?”宁春草开口,声音却有些暗哑。

景珏抬头看了眼漏壶,“辰时三刻。”

这天珠项链果然是有用的,昨日她下午被世子爷折腾够了之后,便沉沉睡去,竟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中间一次也未惊醒!

只是她仍旧做了同前世相关的梦。

玄阳子道长说,这开了光的天珠项链,只能镇压梦魇,却不能改变破除她前世宿命。

看来此言不虚,她若是不前往青城山,寻找紫玄真人,怕是就算能睡好觉,到头来,却还是要被人给害死!

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也就罢了,梦中一连见到自己被人害死的场景,换做哪个不想死还没活够的人,也是也不能淡定了。

宁春草紧紧握住挂在项间的天珠项链,下定决心,一定要改变宿命。

“这是什么东西?以前怎么没见过?”景珏忽而冷声问道。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腹黑毒医,国师大人别跑腹黑毒医,国师大人别跑依乡|古言苏锦璃:别人穿越都是穿到什么千金宰相家,好嘛,我穿越穿到棺材里了,关键是这棺材还有人,还不是男主,你让我怎么走剧情T-T,不行不行,我要穿回去。哪想半路杀出个如玉的公子,咳咳,那啥,既然上天派我来到这个世界,肯定是有理由滴,吼吼吼,国师大人,我~想~睡~你~于是乎,宛若皎月,清冷无双的某国师大人,在某女的真(wei)诚(suo)的目光下,脸红了。总而言之,这是一个(伪)机智(真)逗逼的穿越女倒追(伪)高冷(真)傲娇的国师男的故事。本文不走寻常路,小天使们不点开看看吗?
  • 三生劫之红颜劫三生劫之红颜劫云殇风逝|古言爱人的背叛,她阴差阳错魂归古代,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竟成为相貌姓名皆与自己相同的将军之女。藩王,天子,相府公子……她该情归何处?是今生情劫抑或命定的结局?
  • 王妃刁蛮王妃刁蛮七炼|古言驯服多情王爷,整治府中小妾,想要爬上位的,通通给本王妃滚!本是一场交易,他利用她的刁蛮‘摆正’多情的名号,她利用他逃离深宫高墙,可是什么时候居然真的假戏真做了呢?坊间男子传言:娶妻请谨慎,莫要取蛮女。民间女子纷纷效仿:蛮妃蛮妃我爱你,势要看紧自家婿!王妃苏妖娆是世间所有女子的典范;剧知情人士透露:青楼产业从此开始进入空前萧条期~
  • 王爷:我要定你王爷:我要定你漠然世间事|古言前世,她受了情伤,从此心变得冰冷,再不接受感情。今生,面对如此痴情的他,她该如何选择?王爷:我要定你了!她:笑话!你的资格?王爷:我,就是资格。她霸气一笑:可以,下辈子!
  • 金牌红娘无尘金牌红娘无尘无尘1|古言抠门知府千金金玲珑,富二代世子李悦琛,在长安合伙开了一家专治疑难单身癌的红娘馆,带着闷骚好友郭禄天,花痴闺蜜林牧牧,抱团抵御学霸男,妈宝男,处女男,公主病,恨嫁女,拜金女。
  • 妖孽世子倾城妃妖孽世子倾城妃清少纳徭|古言她是21世纪夏侯古武的唯一继承人,武功高超,身为女子的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精通医理—夏侯樱,却被仇家所害,一朝穿越成云龙国,右相的庶三女儿,同名同姓的她,却懦弱无为。“我是废柴,我就让你废柴还不如。”从此虐渣父,打刁奴,踹庶姐。有朝一日,离开夏候府,却惹上一枚妖孽世子!
  • 谋妃誓不二嫁谋妃誓不二嫁枕月|古言她穿越了,乱世中成了一个亡国公主,前有阴谋,后有追兵,为了安身立命化身细作,披红妆,千里和亲。大婚之夜,他用力的掐住她的脖颈“可知本王为何娶你?”她嗤笑“你娶,为一座城池,我嫁,为你半壁江山。”和亲不但没有改变命格,相反让她卷入一场后宫争斗,狼烟起,群雄逐鹿,战场上,他高头大马之上,洋洋得意的笑着“夙百里,我说过,你一定会是我的女人。”她冷嘲的笑着“夙百里生是连城的妻,死是大曌国的妃,这一切与你何干?”“夙百里,你不要忘记了,他是你的杀父仇人,你们有着国仇家恨。”男子几乎咆哮着提醒她这个血淋淋的事实……百里风霜绕连城,宁负江山不负君。
  • 因为爱你所以愿意因为爱你所以愿意Qian|古言第一次练笔用,内容不新仪还请见谅!因为一次偶然中的必然,她来到了他的世界,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在追求无果后,自行闯荡,当他在她离开后发现自己爱上了她,为了追上她的脚步,放下了一切......
  • 九天夜焰九天夜焰浅希姐|古言她是万人口中的天女,可她不想当这天女。他是嗜血为号的王爷,却也是一方修罗的...命运的捉弄再次的邂逅感情的洗礼。他的出现打破这沉寂,却没想到自己也终亡在这片沉寂,花开过后的重生,各自又是如何?一切尽在番外
  • 凤飞于林:重生之浴火凰妃凤飞于林:重生之浴火凰妃秋陌琚|古言她与他,曾经两小无猜,互投情谊。她为他,生养一女,一共二十多年的情分,却在一夕之间!覆灭了!他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甚至断她手足,毁她容颜!更是当着她的面,杀死了他们共同的孩子!只为逼她交出《飞舞决》,然而……“我这次回来,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死!”一朝重生,她走上报仇雪恨之路,欺她者,虽强必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