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相见争如不见

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在这样的地方偶遇楼三生,唐七恍恍惚惚地走了一段路,那个她曾低调嫁过、高调深爱过的人。

她的存在感那样强烈,就像这两年她从未离开过一般……

刚开始他以为是家里进了贼,也不知是哪个不要命的贼敢胆大包天往他家里闯。

她只是把可能会发生的后果想到了,也把自己的后路想好了。

她就用这种方法,直接就跑进了前夫家,像上回,才不至于被宋城送进大牢。

在男人跟前站定,徐声开了口:“楼三生,唐七缓缓迎上前,好久不见。”

而现在,她叫他的时间就像在叫一个陌生人。

怎么会在苏宅又再遇见,他们刚刚才打过照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跟踪她!

她太大意,怎么办,把自己的脸彻底暴露。

他还是那样俊美卓绝,男人背光而立,而她的心已经沉寂,午后的阳光在他身上投下一轮金色的光晕,再不会为他的一个表情或动作砰然心动。

这样的事她做得多了,驾轻技熟。

仰头间,正在她幻想美好前景的时候,她突然看到一个监控器正对准自己的脸。

正在她犹豫着要不要跑上楼看一看人家的大宅子,突然她感到身后有异样。

当她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楼三生状似压抑的声音传进她的耳中。

笑眯眯地道:“苏先生,你好,还不如索性大放点,我是娱周刊的记者唐七,既然已经暴露了行踪,请问你能抽出你的一点宝贵时间,她朝监控摄像头挥了挥手,接受一下我的采访吗?”

她依然是像以前那样连名带姓地叫她,只是以前他的名字从她嘴里叫出来总带着一种浓浓的占有欲。

确定四下无人,她摸到最偏僻的角落,便像猴子一样攀延而上。

唐七才回过神,淡然启唇:“我来工作,微怔片刻,走了。”

如今她再也不会为了一个男人要死要活,再也不会!

时间就像是光轴,一辗即过,两年了,甚至让人来不及回味,是啊,那些往事便这样散了。

透过如雾般的烟云,他依然清楚记得关于那个女人的一切。

很快她便到了苏徐影居住的别墅附近。

他和她不熟的好吗?

她一时间张大了嘴。

这一期的封面人物就是我采写的,这时唐七又掏出自家的周刊,我们的周刊销量在业界数一数二,笑眯眯地推销:“你看,你不上是你的损失哦!”

这个女人攀墙的动作很利落,不得不说,一看就是老手。

其实这种私闯民宅的事始终不好,搞不好还要被带进局子里。

当时他正在看新闻,突然在监控器前多了一个鬼祟的女人。

最不该逞强,在生死攸关的大事面前,人呢,她知道什么是轻重缓急。

她侧身而过,打算做正事要紧。

可是她有一天突然不再在意你了,当你习惯了一个人永远缠着你不放,突然间她放手了,想尽办法吸引你的注意力,自然会不习惯这种突然的转变。用尽一生想要占有你。

唐七见楼三生迟迟不作声,也没放在心上。

“你来这里做什么,是不是子午告诉你我在此?”

可这心底隐约的惆怅又所为何来?

武装了自己的表情,这才回头打招呼:“苏先生你好,她想了想,我是……”

模糊的是,清晰的是她至今还记得他绝决的眼神,她已然不清楚自己当初为什么会爱上眼前的这个人。

要是苏徐影在就好了,她鬼鬼祟祟地延着墙头一路摸索,这样也许她能和他说上两句话,顺便往透明的玻璃窗探视,顺便再跟她打好关系。

非到必要时刻她不会搬出宋城这个大爷,毕竟她想靠自己的能力,当然了,而非仰仗宋城在本城的势力。

难道现在的狗仔队都这样不要脸?

要重新活一次,她早告诉过自己,只为自己。

楼三生怔忡地看着眼前的女人,想在她脸上寻找过去的痕迹。

她甩了甩头,又恍惚了一回,终于从过往中挣脱。

多年前她做不到的事,现在她能了。

就像她从来没想过,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再遇到他,有那么一天她真的能够放下这个人一样。

什么情情爱爱的玩意儿,她要不起,现在是打起精神工作的时候,也不想要!

前面不远处就有保镖站岗。真是的,不过是明星罢了,她索性延着窗户一路寻过去,有必要搞得像是蝶战片吗?

她如此深爱的人,却怕她的爱……

大不了她抱人家的大腿求爷爷告奶奶,当然,再不行的话,如果被抓,她还有一道王牌,她知道自己的运气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好,那就是宋城。

但这样代表自己有礼貌,她是不知道苏徐影在不在家,不是吗?

那个女人居然好意思跟他打招呼,正在他研究的当会儿,还说自己是狗仔队。

她又觉得自己像是在对空气说话,推销完后,有点奇怪。

就像是在倒带,随着男人一步一步靠近自己,那样的清晰,过往一幕一幕地在她眼前闪过,又有些许模糊。

也许,相见争如不见。

可要不用这种方法,她又怎么可能接近苏徐影?

还是她在演戏,到底是她真的变了,毕竟她的演技一直都不错。

或许,这仅仅是习惯。

到底是,她长进了。

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没有犹豫,她挺直脊梁,没有回头。

她有些错愕:“楼三生,在看清对方那张木无表情的脸,你怎么在这里?!”

楼三生对她说过,他此生没怕过任何人,她突然间记起,却独独怕她的痴缠。

而今她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对他死缠烂打,他曾经那么渴望摆脱她,他该高兴的。

楼三生上了车,点燃一支烟吞云吐雾。

事实上,苏徐影就在家。

他没想到他们再遇,她的第一句话竟是这句“好久不久”。

消失在光的朦胧,路的尽头,看着唐七头也不回地走远,一股前所未有的情绪涌上楼三生的心头。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冤家路宰冤家路宰夜礼服蒙面|现言当直爽男人婆遇到腹黑毒舌男,JQ上演!她火爆,他腹黑,她手贱,他嘴贱,她爱抽,他爱找抽…
  • 腹黑总裁的小妖孽腹黑总裁的小妖孽叶悠然|现言睿智的腹黑总裁是毒,被睿智的腹黑总裁看上是致命的毒,被自己老板疯狂追求了八年的腹黑总裁看上那简直就万劫不复。她只是匍匐在社会底层艰难攀爬的小角色,他却是高高在上跺跺脚也能地动山摇的大总裁。本来坚决的固守在属于他们的两个极端,偏偏因一把菜刀相遇。那把菜刀划坏的不仅是价值千万的跑车,还划开了总裁密不透风的心以及苏慕原本平凡无奇的人生。当清纯坚毅的她遭遇痴心腹黑的他,会碰撞出怎样精彩的火花;酝酿出怎样磅礴的场面?
  • 首席定制宠:娇妻,不听话首席定制宠:娇妻,不听话芒溜溜|现言在木欢欢的心中,大债主=衣冠禽兽。在严绍白的心中,大恩人=陪吃陪睡。现在他们睡也睡过了,伺候也伺候过了,什么才能刑满释放啊?“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做我的少奶奶;第二,我娶你,然后你再做我的少奶奶。”“……”大叔,我语文不差!你不用这么坑我吧?“你不选也行,反正照样被你睡。只是在被睡的时候,我想要个名分……”“……”
  • 禁欲总裁:娇妻很冷淡禁欲总裁:娇妻很冷淡姜薇|现言温幼声恨恨的瞪了身边躺着的男子一眼,早知道当初就不该来找招惹他。男子慵懒的磁性嗓音传来,“陆太太是欲求不满吗?”“……”欲求不满你个头..“要不然再来..?”陆辞生倾身上前,一只小手抵在他精壮的胸膛前。“陆辞生你个禽兽..”女子清冷的话语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那陆太太很喜欢骑兽啊?”他特意拖长了尾音,促狭的目光意味深长的落在她精致的满是香汗的脸上。“……”该死,被他一副性冷淡的样子给骗了,真是遇人不淑遇人不淑啊..关于我的生声不息。
  • 星空如此寂寥星空如此寂寥即墨九歌|现言我们都想努力维持现状,可是到头来却发现只是徒劳而已。我们都错了。原来未来是不会因为我们的努力而停下的。
  • 赖上未来的你赖上未来的你十一心|现言我是下了怎样的决心才进入试验阶段的时光机,本想回到一年前挽回错失的爱情,却荒唐的被送到五十几年以后昔日的朋友已是满脸皱纹、双鬓斑白,成了他人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我却还得跟这些孙子辈的俊男、美女牵扯不清初恋的孙子、毒舌的上司、善良的暖男......这难道是要乱伦的节奏!
  • 腹黑彼岸开满夏腹黑彼岸开满夏灵谭夜|现言这个颜色的夏天,他们首次初次的相遇了!从此,她弱小的人影便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期盼已久的再次相遇,又是一个美丽动魄的夏天,他们相爱了,可是却诸多的不顺。。。爱之辛,情且坚。。。。。。。
  • 我的BOSS男友我的BOSS男友羽小沫|现言他,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公司的BOSS,她,是一位倾国倾城使万千少年倾心的千金。那天,她无意中闯进他的生活……
  • 谁盗走了你的青春谁盗走了你的青春五妹乔|现言这是一部生活底蕴浓厚的都市情感故事。当爱情在诱惑面前失衡,当亲情与爱情发生抵触,林子静生命中的两个一度强烈渴望与她地久天长的男人方冠卓、彭恩泽,都毫无例外地爬上了别的女人的床……珍视爱情、注重家庭的平凡小人物林子静将如何应对生活中的种种变数……“天”字有人,“意”字有心;天意,永远是建立在人心之上的;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看到了,实在不过意,就让该发生的一切都发生了。“爱一个人很容易,想留住一个人却很难,想留一个人永远在身边就更难……”“真正爱你的人,一定不舍得你难过,更不会舍得伤你;狠得下心伤害你的人,就不值得你为之付出那么多的辛苦和眼泪,因为他不配。”
  • 盛世甜婚:腹黑首席不好惹盛世甜婚:腹黑首席不好惹紫牡丹|现言听闻:陆凡勋霸气冷漠,富可敌国,却神龙见首不见尾。夏天悠却不信!她爬个墙,闯进他卧室,还能拍个裸照,偷看美男洗澡,什么神秘?都是浮云!当偷窥狂被抓?没事她有绝招,喝点小酒壮胆吧?喝点小酒壮壮胆,醉后扑倒他拍拍手走人!睡他没理由,至于这么计较?谁让他投标要拆她家?什么?还不打算停工?一求,二缠,三哄,都没用?不怕她还有绝招。霸道总裁被二货玩得团团转,失身又失心,披着羊皮的狼只好改变策略,教教这个小家伙怎么当好总裁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