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手机

叶盼到底没有打开纸袋,只说:“我没必要看,看也看不懂,和韩国人见面时,只帮你转交。”

沿着通往山庄酒店的小路走去,叶盼独自绕过了一处花海,扭头望向一旁的丛林。

叶盼走到窗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那边乔占北却忽然扯住了唐婉长发,动作毫不温柔,仿佛夹杂着不耐烦,“好了,够了,我还有事呢。”

叶盼眨了眨眼,笑容有些机械,“今天空气不错,我去外面走了走。”

乔占南不再吭声,眸光深暗。

“那就今晚八点,我准时到你那里敲门……”

于是在当晚叶盼被送回住处后,乔占南就接到了朴海镇亲自打来的电话。

一抬头,即是一张雕刻般的俊脸,漆黑的双眸,正居高临下凝望着她。

叶盼紧张,一面怕自己被发现,一面又怕拍的不够完整,她轻轻挪动身体,忽然听到了“嘶——”的一声。

叶盼小心的蹲下身,解开凉鞋的鞋带,这时,听到了从卧室里传出的脚步声。

……

……

乔安久惊讶,而后笑了笑,“那好,不谈,以后不谈了。”

“北,今晚我去你住的地方好不好?”

有些恢心,叶盼想想还是算了。

女人半眯着眼,妖艳的红唇,反复流连着男人年轻健硕的胸膛,“北……嗯……你好壮……”

乔安久背手,换成一副严肃模样,聂远山恭身答道:“久哥,刚才北少来了,又突然说他头疼,就先走了。”

“怎么,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生气?”

“你疯了吗?走开!”

叶盼赴约,并按乔占南的意思,在与朴海镇的交谈中,把纸袋转交给他。

“不像话!”

叶盼这样揣测着,便决定留守在这里,等着这两个人出现。

那么也就是说,唐婉有可能还会和乔占北到这个地方来偷情……

叶盼重新换了一件衣裳,转回头,这时乔占南仍矗在她身后,他看了看她裙子的衣兜,突然问:“你手机呢?”

“远山,占北呢?”

手机不但清晰拍录下两个衣衫不整的画面,连同声音,也一并收入。

唐婉娇嗔:“久哥正忙着与韩国人谈事情,今晚肯定又不在,是真的……北,你不是说很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吗?”

叶盼趴卧在床上,上身已经****,乔占南蹲在床边,正用酒精棉往她的伤口消毒。

叶盼觉得自己这个谎编的不好,可话已出口,幸好此时是背对着他,否则难逃他那双幽深的俊眸。

叶盼知道,自己太拒绝乔占南,会让他大为不快,而且他也明显是在试探她。

对,是乔占北。

大概是朴海镇看过了方案和意向书后,大为高兴,所以连夜就邀请了乔占南,共同商量合作上的事情。

刚才正当她恢心想要撤离时,却意外看到了这两个人来到这里。

没想到到了晚上,叶盼就接到了许世生打来的电话,朴海镇在山庄酒店定了位子,请叶盼吃饭。

她是昨天前往山庄酒店时,才想起了这件事,因而她也回忆起,当时唐婉曾对乔占北说过的一句话。

“好了,不要再说了,从现在开始爸您不要再谈这件事情。”

“北少,抱紧我,搂紧我,像这样,嗯……嗯……”

叶盼心虚,刚想回答,身子便被抱了起来,乔占南抱她时总像抱只小猫一样轻巧。

乔占南皱眉,看到了她皮肤上的血口。

“在哪划伤的?”

……

只是,他试探的代价太大了,商业机密一旦让竟争对手知道,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她并不是想守株待兔,她猜想,既然乔占南此刻正忙着谈成和韩国人那笔生意,那么乔安久也一定会参加。

“刚才荡秋千了,不小心被秋千上的木刺划到了,不碍事,也不疼,我下次不去荡了。”

女人是唐婉,男人是……乔占北。

那天乔占北最后一个赶到酒店,他的脖子上带了吻痕,而且他的身高身形,也与那个男人吻合。

“占南,你究竟想让爸爸如何?虽说知道了这一切,并且怀疑叶盼是秦家的人,我毕竟没有对她怎么样,也没有逼她从你身边离开。”

“都这个时候了,韩国人都走了,他怎么还没到?”

乔占南一夜未归,叶盼早上醒来,独自吃了早餐。

乔占南没有说话,酒精让叶盼蜇的“嘶”了一下,他看了看她,俯身在她伤口上方,小心轻轻吹了吹。

男人身上穿的黑色衬衫,已被女人纤细灵活的双手解开了全部衣扣,此刻敞开着,衣领被剥到了肩头。

唐婉与乔占北偷情,一定是选择乔安久忙碌不在她身边的时候。

“嗯……不要嘛,北,你不想我吗?”唐婉不依不饶,恋恋不舍的搂紧他的壮腰。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叶盼不确定此时乔占南有没有回来,她小心用钥匙拧开住处的大门。

她小心翼翼掏出了手机,捂紧嘴巴,按开了手机摄像功能。

乔安久叹口气,“每次出来谈生意,不是头疼就是屁股疼,什么时候能把顽劣的性子改掉!”

唐婉说:亲爱的,以后我们就天天在这里约会,好不好?

叶盼躲在一株绿色球灌的后面,蜷着身子,不敢发出一眯声音。

她皱眉,仍是不敢大动,坚持拍到最后,直到唐婉和乔占北整理衣着后匆匆离开,她才长长的吁出了口浊气。

乔占南是伦敦大学金融系高材生,叶盼相信由他经手的商业文件,绝对完美无缺。

乔安久看了看表,抬头问聂远山。

“去哪了?”

送走朴海镇和他的翻译,乔安久的脸上流露出了满意,父子二人一同走出会议室,乔安久看向乔占南问道。

记得那一天,她就是在这个地方,看见的那两个人——站在那棵大榕树下偷情的男女。

乔占南的目光敏锐,一眼即发现了叶盼腰后的裙子布料,破了一条长口。

虽然乔占北这样骂着,但对于女人勾引,他显然招架不住。

她换上鞋子,一只手即被乔占南握住,他轻而易举就将她身子转了半圈。

她回头,原来是腰部被一根树枝划了一下,裙子破开一条,腰身微疼,皮肤也被划出了一条血口。

……

见乔占南没吭声,乔安久继续说,“如果你那么生气,爸爸也只好为你赶走唐婉,避孕药一事就算在她身上。只是,唐婉毕竟跟了我两年,我还是有些舍不得的。”

叶盼在周围转了几圈,到了上午十点,也没有看见她想遇到的那两个人。

不过,却在玄关处看到了乔占南的一双鞋子。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原是陌上花原是陌上花元青瓷|现言过期的爱情就如同过期的食物般,若是执意服用。轻者,呕吐,腹泻,头晕,四肢无力;甚至死亡。原来我们的爱情早已过期。——苏紫陌从今以后,你是我的。——诗逸好久不见……你还好吗?——原简要么不择手段将他抢过来,要么在心里将他杀死,再顺着你为他祭奠的眼泪一流,永远忘记他。——尚夏我与他真真实实爱过。——花令你别忘了,这么些年陪在他身边的人是我。即便只是作为你的影子。——许可
  • 圣斗士的剩女时代圣斗士的剩女时代眉月儿|现言一个是端庄秀丽的小家碧玉,一个是敦厚勤勉的生意人。断肠崖边,石破天惊的初相逢,让两人碰撞出爱情的火花。她寻到了他,他找到了她。然而,异地相隔,一个商场遇挫,一个体弱多病。都说自古商人轻离别,从来红颜多薄命。他们能否战胜重重困难,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
  • 陌上云起花已开陌上云起花已开顾一辰清|现言陌小花,一个呆萌又单纯的小姑娘,一双芊芊玉手弹得一手好钢琴。云祁辰,云氏集团董事长,专制霸道又独裁。在学校的国庆节那天,小花身着淡紫色礼服在舞台上弹着“潘多拉之心”瞬时虏获了校内一大片师兄师姐的心,也是在此时,云祁辰的心上种下了一颗名为“喜欢”的种子。
  • 墨世情缘对对碰墨世情缘对对碰雪月嫣儿|现言此文轻松幽默,值得一读哦!本文美男多多:有温柔少年、冰山帅哥、超萌正太、妖孽美男,以及爱捣蛋、好整人的金家三姐弟会与女主之间发生什么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呢?敬请期待。
  • 良辰爱悠雪良辰爱悠雪疯狂女王镕|现言楔子在某军队,一名身穿白衣、白裤的女人正在接受训练。这时,一名军人从门口走入,十分尊敬地给了她一份秘密文件,那女人看后,笑了笑说:“看来我……又要靠自己的表演来完成这个任务了咯。”那军人回复她说:“雪神,上面说你到了那个地方后,那里的一切都由你指挥。”“那个大美男我得带走,你去和上头说一说。”原来,那女人在“雪神”。“是,上头一定会派给你的,你放心。”“嗯,我先去那里,他们到那后再联系我。”“是。”雪神来到某市后,了解了情况后,十分淡定地完成此任务。
  • 迷婚:偷心总裁,要定你迷婚:偷心总裁,要定你指尖眉梢|现言她,一个三流电台的实习小编。身世平平,长相普通。抠门,聒噪,还拜金。初出茅庐的她带着对前途的无限憧憬,全力以赴的投入,跑腿,受气,遭算计都是常有的事,生活一直平平淡淡。一次偶然,他闯入她的世界,从此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第一次见他,他是个没钱没权没背景的三无穷人。第二次见他,他却是牛郎店里的红牌小生。第三次见他,他……他竟然是上市集团的大腕儿总裁。老天,这货也太极品了吧,天上掉下来的肥肉她林小雅哪有不吃的道理,逮住,逮住,哎,总裁你别跑啊!
  • 就这样孤独到老就这样孤独到老陈泽蓝|现言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你会原谅我吗?这是我最后对利说的话!~
  • 余生赖上你余生赖上你唯喵|现言顾南恒初遇安久时十五岁,那时的顾南恒就像少女梦中的白马王子,可惜这位白马王子在感情上天生冷漠。直到顾南恒在一次学校演讲会上遇见安久,终于理解了那句情不知所起,而一往而深。但顾南恒做事非常有计划性,所以在以后的三年默默注视着安久。到了毕业后被家人仓皇的送出国外读书也没表明心意。时隔数年想起这段往事的顾先生非常后悔,早知道就先下手为强。安久,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 沧城沧城左沧|现言孤儿院的不见天日,宋家的饱受折磨,叶家的灼灼逼人,不要指望我会忘记。陆南潼,爱你的是宋窈,傻傻天真的宋窈。不是我,背负仇恨的苏淮里。所以,忘记宋窈。忘记这具身体。忘记以前。我不爱你。我只爱我自己。
  • 误入豪门:总裁大人求放过误入豪门:总裁大人求放过猩猩碘碘|现言欧阳冰洛,本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可一不小心步入豪门,就此便无处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