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章 :你能解毒吗?

书房中,三人围着圆桌落座,轩辕清幽稠然开了口。

“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轩辕清冷搭话,剑眉紧锁,面色青黑,额头筋络隐约可见。

十几年前京城也闹过瘟疫,当时无药可医,兵部最后将染病的人全杀的杀赶得赶。

那次,死伤无数,本是记入史册后又被史官篡改,知之者少之甚少。

“决不可重蹈当年覆辙!”

两人谈论着,夏云依从始至终一言不发,多是轩辕清幽在愤愤不平。

她时不时瞟一眼相对而坐的轩辕清冷,他的脸色是越来越糟糕,细心的她还发现,他的手一直握成拳头,似乎在抑制着什么。

“贤弟,时候也不早了,是不是该回府了?”

当轩辕清幽还在唾沫横飞的讲述着今日在街头看见的惨状,轩辕清冷忽然下了逐客令。

“呀,这都二更天了!”轩辕清幽往窗外一看,月已悬挂屋檐,这才意识到时辰已晚,赶忙起身做辞:“皇兄,臣弟明日再来打搅!”

说罢,轩辕清幽转身离去,而夏云依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她撑着头摆弄着桌上青铜仙鹤的灯台,半眯起了眼。

“你怎么不走?”

见状,轩辕清冷有些不耐烦,厉色道。

“你……没事?”夏云依挑眉相问,从蝶飞染上瘟疫那一刻起到现在,他的身体状况看起来正在恶化。

“什么事也没有,出去。”他冷冰冰的口吻,脸拉得老长。

夏云依狐疑的又瞟了他好几眼,并没有立刻动身,又惹得他烦躁:“让你出去听到没有?”

“出去就出去,吼吼什么!”

夏云依冷哼一声,赌气似的起身就走,头也不回,路上不禁扪心自问,那么关心他干嘛,反正他又不领情,何必用热脸贴冷屁股?

身心俱疲,却怎么也睡不着。

微弱灯光下,看着青色蚊帐上绣着的几只翩跹蝴蝶,她恍惚又见街头那些流离失所的人,痛苦呻吟着,哀怨的眼神。

该怎么办?她现在还没个方法,瘟疫的脓疮是病毒感染类,切除所有脓疮加调理就能痊愈。

但是,操刀不是谁都能行的,要想培育一批外科医生需要很长时间,不仅会落刀,那必须是人体结构都充分了解。

所以,加强人手不现实!

“咔嗒!”

正想着,窗外忽然有了异响,有了前车之鉴的她猛地坐了起来,全身神经都紧绷着,死盯着窗口的位置。

该不会想杀她的人贼心不死,又派人来了吧?

窗户被推开,一个身影从窗口窜进来,捂着腹间,坐在了椅子上。

见此,她悬着的一颗心放下渐渐回暖,掀开被子穿上了鞋:“今晚没有刺客,你又来做什么?”

她笑着,坐在了他旁边,两人不像是只碰过一次面的陌生人,倒像是老友,可心平气和的谈天说地。

“中了毒,你能解吗?”

他抬起头来,暗色的灯光下,依旧可见面纱下深深的轮廓。

而那一双狭长凤眼,不似昨日冰寒,带着血丝,瞧起来整个人都憔悴了。

“昨天晚上匕首上带着的毒你没找郎中给你看看?”夏云依惊讶问道,只见他点了点头,她就更怒不可竭,猛地拍案而起:“你是不是傻?想死啊?”

她明明嘱咐过他一定要找郎中去毒,这一天没治才过来找她!

要不是伤口不是很深,他哪还有命过来!

“治不治?”他没有闲心听她埋怨,只要一个答复。

夏云依看他,也只能叹一口气没好气道:“躺床上,我给你看看!”

他确实是中毒已深,站起都费力,扶着桌沿缓缓挪步到了床边,躺下时候,拳头攥得紧紧的。

看他这样,她也于心不忍,再怎么说他受伤中毒都是因为她的缘故。

解开了夜行衣,腹间的伤口已经发黑,连带着顺着筋路往上延伸,就如同毒藤蔓攀延伸着。

“有没有哪里特别的疼?”她按着他腹间发硬的肌肉问道。

还没等他答复,指尖触碰到胸口下,他的眼神立马痛苦起来。

“是这?”夏云依又着重按了两下,位置在胸口以下胃旁边,这一按,他整个人咬紧牙关,只能点头。

“难办了!”她自言自语,秀眉紧锁,她手下的位置正是脾的大概位置,看情况,应该是毒素伤了脾!

还好他来的还不算太晚,要是晚了,恐怕毒素会侵蚀胃和心脏。

“还有没有别的地方疼痛或不舒服?”她的手继续游走在胸口附近,而男子轻轻摇了摇头。

不幸中的万幸!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民国危情之苗女复仇民国危情之苗女复仇烟雨叹|古言故事发生在清末年间,一个西北边陲小傎。一个经营茶庄,手段老辣的富商。一个遭人陷害,行事光明磊落的常威镖局。一个名利趋心,一心想夺得宝藏的苗家阿达氏。三大家族,恩怨情仇,名利斗争,相爱相杀。蒙从小受养父宠爱,刚新婚不久和夫君押了一趟钾。自此改变了他们的命运。也正是这趟镖,养父渐渐露出了不为人知的一面。原来她一直被养父利用,竟然还要求监视自己的夫君。**她,为了救夫君,竟然委身匪盗,后来才发现,原来是大家误会她了。经历变故,夫君变了,酗酒,自甘堕落,最后竟然抛弃了她。她成了无家可归可怜的女人,一路流浪。殊不知,养父见到奄奄一息的她时,却为了宝藏,几乎快掐死她。逼她改嫁,这还有天理?面对百般羞辱,她可偷生,但不能苟且。她选择了跳崖自杀。最后,她竟然嫁了曾经羞辱她的人,并怀了他的孩子。开棺验尸、查内情、慰亡灵、让死人开口说话——这是本该是仵作该干的事。他一个弱女子却干了。揭开这一切,她才发现自己竟然怀了仇人的孩子。最后,她是不是连孩子的父亲也要除掉吗?她会这样做吗?她成长了,经历了,仿佛什么都淡了。虽然夫君疼着她,但总感觉生命缺少了什么?她深爱的人却不是共枕同眠的人,那难道不遗憾吗?**光绪年间,朝野昏聩,倭寇犯边。樱花谷下清水河,王子楔地牢被关十年,重见天日,寻杀父元凶,刺西北军阀头子!男子行事成迷,弱女子身手奇诡,杀父元凶究竟何人?剿匪途中内奸暗藏,望乡峡门山地宫机关深诡,议和使节半路身亡,京都惊现真假皇帝……这二人身影,若非十年前的夫妻?是谁引得她下一着乱世的棋,是谁以刀刃为弦奏一首盛世的曲?自边关至京都,自民间至朝堂,且看一出扑朔迷离的大戏,且听一曲民国危情。
  • 霸气女王卿尊哲霸气女王卿尊哲凌夕思雨|古言懦弱无能的相府三小姐?爱得太子死去活来的草包小姐?nonono,她可是21世纪的第一杀手,不慎被砸死。她可是大陆上最稀有的炼丹师,炼器师,驯兽师。圣兽稀有?nonono,神兽又算什么?她可是有四大神兽神兽!后面有数不胜数的兽兽要跟着她。天才?却,算什么东西!一根小指头指甲就比下去了!!《书群号:470903162》他,暗界之主,只因一个乌龙而和她契约,只因她偶时的犯傻,呆萌,果断,坚强.....而迷恋。眼中只有她一人。她,是他的唯一。而他却不是她的唯一。但这已足够。还有他,她,他...都将她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一个个都是世界的巅峰人物,但只因她而展颜....
  • 林十二闲记林十二闲记怀中柔石|古言林家美娇娘,幼年得眼盲。远观无妖态,近嗅有清香。
  • 废材小姐逆天路废材小姐逆天路绾素心|古言莫名的一道光让自己穿越,顺带还带了个妹纸。前世是冷酷的杀手,现在是.........要实力,我有。要样貌,我有。要后台,我有。性格诡异,精神分裂。妹纸你的节操呢?捂脸,泪奔。
  • 弃妃重生:皇上,别乱来弃妃重生:皇上,别乱来染小诗|古言穿越到后宫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君南絮内心是崩溃的。面对着各种争宠上位,尔虞我诈,她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一个美女子,老死宫中。可是,一次意外,让她明白,退让和隐忍并不能让她置身事外,她不得不学着算计,学着奋起反抗,将贱人踩在脚底下,宠冠后宫!最后,她却发现了一个属于皇上的惊天大秘密,她装作不懂的样子,“皇上,以色侍君,焉能持久?求皇上隆恩,今晚臣妾没空侍寝。”皇上:“爱妃你太高估自己的色而低估了朕的……持久。”
  • 昧爽昧爽鎏晗|古言明明是善恶分明的斗争,却慢慢变得模糊。(谁让有的主角是坏人,本文的人物思想与行为,请您自行判断对错。)明明提前就可预见,这样的恋情很有可能结局不好,还是渐渐陷落了。(就这样作死吧。)明明简单的故事,非要加些关联不大的人物。明明没有结局,也完结了。
  • 若不相逢当如何若不相逢当如何忘记铭记|古言命运相错的两个人,早已被太多的情感羁绊,只能顺着那股势向前走,哪怕前方已经没有出路。既然是错误的开始,那能否有一正确的结局,可是又错了,在生命的这场洪流中,每个错乱的人都是那般拼命地想要往回游,有的早已被浪头淹没,有的,却只能是与那源头越来越远,生生错开。
  • 浮世记浮世记世殊|古言从前觉得,这只是一场梦。一场荡漾情怀的红尘之梦,一场斗争无穷的反抗之路,谁知一切皆心起,贪念不断绝。她是一个拥有现世智慧的人,却放不下历史里的男权,一种执着,使她误入了紫阳幻境,使她成为伏坤帝国的公主,罗新的痴心不改,启地连的因爱成魔。权利与爱情的追逐中,她究竟能得到什么?
  • 梨花开落梨花开落静雨未央|古言她,是离国的灾星,被视为不详。他,是命定的君主,高高在上。那段悄无声息的日子里,有太多太多没有说清……因为仇恨的鸿沟,终将是一场殊途……
  • 伴卿行伴卿行观湖屏|古言通过一个女孩穿越到一个莫名的乱世,从一开始的简单脆弱慢慢成长起来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