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章 :你能解毒吗?

书房中,三人围着圆桌落座,轩辕清幽稠然开了口。

“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轩辕清冷搭话,剑眉紧锁,面色青黑,额头筋络隐约可见。

十几年前京城也闹过瘟疫,当时无药可医,兵部最后将染病的人全杀的杀赶得赶。

那次,死伤无数,本是记入史册后又被史官篡改,知之者少之甚少。

“决不可重蹈当年覆辙!”

两人谈论着,夏云依从始至终一言不发,多是轩辕清幽在愤愤不平。

她时不时瞟一眼相对而坐的轩辕清冷,他的脸色是越来越糟糕,细心的她还发现,他的手一直握成拳头,似乎在抑制着什么。

“贤弟,时候也不早了,是不是该回府了?”

当轩辕清幽还在唾沫横飞的讲述着今日在街头看见的惨状,轩辕清冷忽然下了逐客令。

“呀,这都二更天了!”轩辕清幽往窗外一看,月已悬挂屋檐,这才意识到时辰已晚,赶忙起身做辞:“皇兄,臣弟明日再来打搅!”

说罢,轩辕清幽转身离去,而夏云依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她撑着头摆弄着桌上青铜仙鹤的灯台,半眯起了眼。

“你怎么不走?”

见状,轩辕清冷有些不耐烦,厉色道。

“你……没事?”夏云依挑眉相问,从蝶飞染上瘟疫那一刻起到现在,他的身体状况看起来正在恶化。

“什么事也没有,出去。”他冷冰冰的口吻,脸拉得老长。

夏云依狐疑的又瞟了他好几眼,并没有立刻动身,又惹得他烦躁:“让你出去听到没有?”

“出去就出去,吼吼什么!”

夏云依冷哼一声,赌气似的起身就走,头也不回,路上不禁扪心自问,那么关心他干嘛,反正他又不领情,何必用热脸贴冷屁股?

身心俱疲,却怎么也睡不着。

微弱灯光下,看着青色蚊帐上绣着的几只翩跹蝴蝶,她恍惚又见街头那些流离失所的人,痛苦呻吟着,哀怨的眼神。

该怎么办?她现在还没个方法,瘟疫的脓疮是病毒感染类,切除所有脓疮加调理就能痊愈。

但是,操刀不是谁都能行的,要想培育一批外科医生需要很长时间,不仅会落刀,那必须是人体结构都充分了解。

所以,加强人手不现实!

“咔嗒!”

正想着,窗外忽然有了异响,有了前车之鉴的她猛地坐了起来,全身神经都紧绷着,死盯着窗口的位置。

该不会想杀她的人贼心不死,又派人来了吧?

窗户被推开,一个身影从窗口窜进来,捂着腹间,坐在了椅子上。

见此,她悬着的一颗心放下渐渐回暖,掀开被子穿上了鞋:“今晚没有刺客,你又来做什么?”

她笑着,坐在了他旁边,两人不像是只碰过一次面的陌生人,倒像是老友,可心平气和的谈天说地。

“中了毒,你能解吗?”

他抬起头来,暗色的灯光下,依旧可见面纱下深深的轮廓。

而那一双狭长凤眼,不似昨日冰寒,带着血丝,瞧起来整个人都憔悴了。

“昨天晚上匕首上带着的毒你没找郎中给你看看?”夏云依惊讶问道,只见他点了点头,她就更怒不可竭,猛地拍案而起:“你是不是傻?想死啊?”

她明明嘱咐过他一定要找郎中去毒,这一天没治才过来找她!

要不是伤口不是很深,他哪还有命过来!

“治不治?”他没有闲心听她埋怨,只要一个答复。

夏云依看他,也只能叹一口气没好气道:“躺床上,我给你看看!”

他确实是中毒已深,站起都费力,扶着桌沿缓缓挪步到了床边,躺下时候,拳头攥得紧紧的。

看他这样,她也于心不忍,再怎么说他受伤中毒都是因为她的缘故。

解开了夜行衣,腹间的伤口已经发黑,连带着顺着筋路往上延伸,就如同毒藤蔓攀延伸着。

“有没有哪里特别的疼?”她按着他腹间发硬的肌肉问道。

还没等他答复,指尖触碰到胸口下,他的眼神立马痛苦起来。

“是这?”夏云依又着重按了两下,位置在胸口以下胃旁边,这一按,他整个人咬紧牙关,只能点头。

“难办了!”她自言自语,秀眉紧锁,她手下的位置正是脾的大概位置,看情况,应该是毒素伤了脾!

还好他来的还不算太晚,要是晚了,恐怕毒素会侵蚀胃和心脏。

“还有没有别的地方疼痛或不舒服?”她的手继续游走在胸口附近,而男子轻轻摇了摇头。

不幸中的万幸!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溺心爱恋:豪宠倾城狂妃溺心爱恋:豪宠倾城狂妃墨梓烨|古言她是偌大帝国的纨绔公主,骂皇帝,打太子,玩转整个后宫,只因她的娘亲是最受宠的皇后,背后势力强大,独得皇室厚爱,无人敢欺。可眨眼间她却变成令人全身发颤的好冷女神,让人望尘莫及!他是邻国的最强王者,霸道邪魅,腹黑至极却深得邻国皇帝宠信,那样爱了。同时也是令人胆寒的噬血修罗;一场意外的相遇,让他们的命运就此纠缠在一起,且看两人强强联手,怎样在这神秘的决雨大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 梦一曲悲喜梦一曲悲喜夜恂|古言千年情缘,万年悲喜,有情人终成眷属,或生死相离。
  • 夙世良缘夙世良缘雨添|古言她与他从小青梅竹马,本是门当户对的两人,在众人眼中将会喜结连理,她也曾这么认为的,直到十五岁那年,因为一场聚会,从此阴阳两相隔。百年后,张家镇一户富贵人家有妇人产女婴……
  • 凤谋江山:绝世医妃凤谋江山:绝世医妃糯无盐|古言她聪慧过人,却因天灾魂魄离体。一朝魂穿,成为晋轩最受宠爱的七公主。为寻肉身,她南下江南,却意外身陷险境,幸得他出手搭救。她设计敛尽江南三千财富,求购珍贵药材,以入药引魂。他悄然将至宝拱手相送,助她顺利把银两收入囊中。意外涉险,数次落难,他奋不顾身以命相救。危在旦夕,她衣不解带悉心照料。当她期盼地拉着他的手,祈求道:“风师兄,你娶我可好?”他却皱眉,冷眼相待,斥责一句:“松手,你是我妹妹!”她失望地穿上一身红妆,孤身远嫁他乡,只为还他一个清白的名声,一条走上权力巅峰的康庄大道。狼烟四起,战场上再度重逢。他驾马追寻,不肯松手:“棠梨!你既是神医,为何却独独不肯医治我一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一世倾城:妖妃哪里跑一世倾城:妖妃哪里跑卿千柒|古言嗯?十里红妆?不要!嗯?江山为聘?不要!嗯?帅哥暖床?不要!女强魂穿废柴!手刃渣女如鱼得水游刃有余,但是……说好的倾尽天下呢!说好的绝代风华呢!说好的万千宠爱呢!说好的美男成群呢!说好的幸福呢!这该死的设定!(废柴+女汉子)/2=作死的蠢货另外不知道从哪家神经病撒丫子跑出来的冰山渣男:“无肉不欢你懂吗?”她邪魅一笑,不屑地瞥了他一眼:“现在扫黄!”
  • 闺秀策闺秀策众生一笑|古言前世高墙中锁住了半生,丈夫抛弃,庶妹背叛,母亲离奇死亡,一尺鲜血染红深宫.....醒来,是重生于二十年前的岁月,恍如隔世,路途迢迢,一样的世界,不一样的人生!
  • 桃花芬芳尽桃花芬芳尽许忘川|古言那一天墨国公主逝去,那一天江国皇帝驾崩。那一年全城桃花落尽,却不见璧人成双。
  • 东方玉佳人东方玉佳人东方颜如玉|古言他叫小拾儿,十三岁时失去义父之后便被师傅带到了蜀山,与此同时,他有了一个新的名字,东方景煜,师傅告诉他这名字是为了纪念义父的,可后来他才渐渐明白这名字真正的含义。他本是一个普通人,可他却又不是一个普通人,他是他,可他却又不是他,当一切真相揭开的时候,他又将怎样去面对自己,去面对所有爱他以及他爱的人。权利、道义、爱情,当这三样东西同时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又该如何选择,一边是天下苍生,一边是至高无上的权利,一边是至死不渝的爱情,当这些东西都摆在他面前,而他又只能选择一样的时候,他又该如何抉择……
  • 荆花刺荆花刺白璐一点|古言一个满脸黑色奇怪花纹胎记的女子,一场梦,让她达到世界顶峰,挥手间,江山唾手可得,而,他,却让她舍弃寿命,只为给他一个完美的自己……
  • 天有神仙我有邪君天有神仙我有邪君婼妘|古言她,是现代杀手,被人迫害致死,命运轮回使她重生再造,焕然一新;他,是杀人如麻的妖孽王爷,腹黑嗜血却宠她入骨..她发誓,此生要将曾欺凌伤害她的人赶尽杀绝.正所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刚一穿越就遇到遇到调戏她的妖孽腹黑美男,这难道就是所谓的‘艳遇’?有身边这个妖孽沾花惹草,招蜂引蝶.自己不仅要复仇,还要清理门户.’风萧萧兮易水寒,节操一去不复返’节操是什么?能吃么?且看废物草包蜕变逆天奇才和妖孽王爷一起演绎追逐戏码为祸人间,'蒸福'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