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章 :你能解毒吗?

“你怎么不走?”

“中了毒,你能解吗?”

窗外忽然有了异响,有了前车之鉴的她猛地坐了起来,正想着,全身神经都紧绷着,死盯着窗口的位置。

“治不治?”他没有闲心听她埋怨,只要一个答复。

身心俱疲,却怎么也睡不着。

“你……没事?”夏云依挑眉相问,从蝶飞染上瘟疫那一刻起到现在,他的身体状况看起来正在恶化。

位置在胸口以下胃旁边,这一按,“是这?”夏云依又着重按了两下,他整个人咬紧牙关,只能点头。

赌气似的起身就走,头也不回,路上不禁扪心自问,那么关心他干嘛,夏云依冷哼一声,反正他又不领情,何必用热脸贴冷屁股?

所以,加强人手不现实!

不幸中的万幸!

坐在了他旁边,两人不像是只碰过一次面的陌生人,她笑着,倒像是老友,可心平气和的谈天说地。

她撑着头摆弄着桌上青铜仙鹤的灯台,半眯起了眼。

书房中,三人围着圆桌落座,轩辕清幽稠然开了口。

一个身影从窗口窜进来,窗户被推开,捂着腹间,坐在了椅子上。

死伤无数,那次,本是记入史册后又被史官篡改,知之者少之甚少。

站起都费力,扶着桌沿缓缓挪步到了床边,他确实是中毒已深,躺下时候,拳头攥得紧紧的。

夏云依看他,也只能叹一口气没好气道:“躺床上,我给你看看!”

“决不可重蹈当年覆辙!”

“什么事也没有,出去。”他冷冰冰的口吻,脸拉得老长。

不似昨日冰寒,而那一双狭长凤眼,带着血丝,瞧起来整个人都憔悴了。

他抬起头来,暗色的灯光下,依旧可见面纱下深深的轮廓。

夏云依狐疑的又瞟了他好几眼,并没有立刻动身,又惹得他烦躁:“让你出去听到没有?”

看他这样,她也于心不忍,再怎么说他受伤中毒都是因为她的缘故。

她明明嘱咐过他一定要找郎中去毒,这一天没治才过来找她!

十几年前京城也闹过瘟疫,当时无药可医,兵部最后将染病的人全杀的杀赶得赶。

说罢,轩辕清幽转身离去,而夏云依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这都二更天了!”轩辕清幽往窗外一看,月已悬挂屋檐,这才意识到时辰已晚,“呀,赶忙起身做辞:“皇兄,臣弟明日再来打搅!”

秀眉紧锁,她手下的位置正是脾的大概位置,“难办了!”她自言自语,看情况,应该是毒素伤了脾!

“还有没有别的地方疼痛或不舒服?”她的手继续游走在胸口附近,而男子轻轻摇了摇头。

两人谈论着,夏云依从始至终一言不发,多是轩辕清幽在愤愤不平。

剑眉紧锁,“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轩辕清冷搭话,面色青黑,额头筋络隐约可见。

“出去就出去,吼吼什么!”

该怎么办?她现在还没个方法,瘟疫的脓疮是病毒感染类,切除所有脓疮加调理就能痊愈。

看着青色蚊帐上绣着的几只翩跹蝴蝶,她恍惚又见街头那些流离失所的人,微弱灯光下,痛苦呻吟着,哀怨的眼神。

她悬着的一颗心放下渐渐回暖,见此,掀开被子穿上了鞋:“今晚没有刺客,你又来做什么?”

当轩辕清幽还在唾沫横飞的讲述着今日在街头看见的惨状,轩辕清冷忽然下了逐客令。

“咔嗒!”

操刀不是谁都能行的,要想培育一批外科医生需要很长时间,但是,不仅会落刀,那必须是人体结构都充分了解。

“有没有哪里特别的疼?”她按着他腹间发硬的肌肉问道。

”夏云依惊讶问道,她就更怒不可竭,猛地拍案而起:“你是不是傻?只见他点了点头,“昨天晚上匕首上带着的毒你没找郎中给你看看?想死啊?”

还好他来的还不算太晚,要是晚了,恐怕毒素会侵蚀胃和心脏。

要不是伤口不是很深,他哪还有命过来!

见状,轩辕清冷有些不耐烦,厉色道。

他的脸色是越来越糟糕,细心的她还发现,她时不时瞟一眼相对而坐的轩辕清冷,他的手一直握成拳头,似乎在抑制着什么。

该不会想杀她的人贼心不死,又派人来了吧?

腹间的伤口已经发黑,解开了夜行衣,连带着顺着筋路往上延伸,就如同毒藤蔓攀延伸着。

“贤弟,时候也不早了,是不是该回府了?”

还没等他答复,指尖触碰到胸口下,他的眼神立马痛苦起来。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桃花酿梦桃花酿梦秀li|古言燕桓封走到床前,撩开床帘,静默地看着即使沉睡中,仍然嘴角紧抿,眼角带泪的苏瑾。烛光晃晃,映得燕桓封的表情很是高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云修师兄……不……不要……走。”苏瑾的梦话让燕桓封回过神来。燕桓封不解的喃喃道:“齐云修到底有什么好的?竟让你如此爱慕他。”燕桓封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他俯下身子,对着苏瑾小声的说:“若你我还能再见,你还能认得出我,不若……”“你就爱上我,我便娶了你,可好?”作者有话要说:写这个小说纯属是某天脑海中冒出了这么一个场景,然后很想记录下来而写的。希望各位亲不要站错CP。背景是架空的。
  • 君笙拂兮君笙拂兮唐榶|古言她生来就听别人说她是奸臣的女儿,但她一直不相信。他被人陷害私自贩卖宫内宝物,被判死刑,临死前,他把她卖到了一个大户人家,为期三年,三年后,她代莫府三小姐嫁给了个废材王爷。“段无笙,孩子还在这呢”。怀里的女子轻轻说到。“怕什么,他又不是第一次见了。”小包子急忙捂住眼,“爹爹和娘亲要做羞羞的事了,快闭眼……”
  • 昙蝶兮:陌月离昙蝶兮:陌月离黯淡无光的星|古言一湖秋月碎离愁,凄凄昙花落清秋。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须相守。前世今生,似水无痕。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 天女霸医桃花劫天女霸医桃花劫月吟春雨|古言一代天医,凡求医看中者分文不要,碍眼者亿金难求。本想一辈子逍遥自在,不耐,天有不测风云,好好地走在街上不料一个砖头砸下,于是乎——我穿越了!穿越不算,醒来铁链所绑,竟因只是一个庶出之女对王爷产生爱幕之情?区区一个王爷我还看不起呢!我要创造一个庶女的天下!东离国皇帝爱慕她,南韵国王爷喜欢她,西霞国太子喜欢他,就连当初的那个王爷也有了蠢蠢之心。一女引起四国纠纷,天下大乱。“皇上,这可如何是好?”“且看天女霸医桃花劫。”
  • 凰鸣未央凰鸣未央风吟安|古言前世,遭人背叛的她因而封闭了内心。这次,她封闭的内心能否因而开启,不管是于爱还是谊。你同她说朋友,她只会淡漠一笑,回答不需要。你同她说爱人,她只会回以冷漠,说她更不需要。这就是她,一切都只考虑自己而不需要别人帮助的她。或许是命中注定,第一次,他看光了她,两人的交际开始了。第二次,她忘记了他,她阴差阳错,把他给看光了,从此,他再一次看起来漫漫无期的追妻之路……本文纯属虚构,女强男强,宠中带虐,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不喜勿喷。
  • 王爷太坏之萌妃要翻墙王爷太坏之萌妃要翻墙之栀子|古言“哈哈,我终于有了!”一位长相十分清秀的女人站在大街上肆意狂笑,并且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周围路过的人,一脸黑线的望向那名女人面上似乎再说“这女人傻了吧,我决定不认识她了。”路人乙问“我们认识她吗?”路人甲挠了挠头说“我们好像不认识她也。”路人乙轻飘飘的说了句“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切!”周围都嗤之以鼻的走开了。然而此时此刻的上官琳心想“我终于有了我最爱的奖金了!”心里正暗自高兴“啊!为什么总是我呀?我的奖金该怎么办呐!555~”可怜的上官琳不小心踩到了一块香蕉皮,华丽丽的晕了过去。等她醒来之时变成了将军之女上官琳琅,且看她如何在古代泡得了美男,打得过白莲花,收的来萌宠,混的风生水起!!!
  • 丫鬟有点甜丫鬟有点甜芝麻有点黑|古言一:睁开眼居然遇上狠心爹妈要将自己卖给人牙子,呵呵,果断断绝关系!可是为什么这年头上岗之前还要培训?培训完还要任人挑挑拣拣?选上了还要备受欺凌?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看大丫鬟我大施拳脚!二: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当大丫鬟的丫鬟不是好丫鬟!(PS:本文架空,请勿过分追究历史问题,么么哒)
  • 追你到海角天涯追你到海角天涯卓九悦|古言卓九悦发表的首部长篇穿越大作,希望大家多多捧场。
  • 穿越之姑娘好生逍遥穿越之姑娘好生逍遥顾流笙|古言在自己与自己最在乎的人的选择中,她,果断选了后者,在一朝之间...最在乎的人离去,小心呵护的感情终于破裂,她不怨谁,这一切都是注定的,她早已料到会有这个结果,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在以为自己将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她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历史上所没有记载的朝代。罢了,过去了终究是过去了,既来之则安之,就在这打拼出一片天地吧!各色各样的美男子,各种呵护,她最终会如何抉择??
  • 福妻驾到福妻驾到方乐远|古言现代饭店彪悍老板娘魂穿古代。不分是非的极品婆婆?三年未归生死不明的丈夫?心狠手辣的阴毒亲戚?贪婪而好色的地主老财?吃上顿没下顿的贫困宭境?不怕不怕,神仙相助,一技在手,天下我有!且看现代张悦娘,如何身带福气玩转古代,开面馆、收小弟、左纳财富,右傍美男,共绘幸福生活大好蓝图!!!!快本新书《天媒地聘》已经上架开始销售,只要3.99元即可将整本书抱回家,你还等什么哪,赶紧点击下面的直通车,享受乐乐精心为您准备的美食盛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