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要顺毛摸才行哟

“怎么样,你要不要投资一点呢?”

肖琪狠狠的白了一眼郑宵,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这一刻,然后突然想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多看着她点。”

不知道郑宵是不知道最近珍馐馆的传言呢还是故意的,居然在肖琪的面前说出珍馐馆这个名字来。

没等她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郑宵幽幽的来了一句。

“恩,就开一个酒楼吧。”

肖琪一怔突然觉得这话说的好有道理她竟是无言以对,郑宵的话淡淡的,于是便摇头说道。

”对付炸毛的小猫,还是要顺毛摸比较好。此时,“恩,郑宵如此想着。很厉害。

肖琪眼底闪过一抹精光,想到自己的猜测,勾唇笑道。

“过奖过奖!”

算你说服我了,走吧,“好吧,我带你出去逛逛。”

肖琪一怔,然后摸着下巴说道:“咱们买东西回去自己做。”

“为什么不能吃?”

“你来干嘛?”

不是缺钱,肖琪只是想要调-戏一下郑宵而已。

郑宵这才收回投放在她身上的视线,她走后,对着屋子里面的黑暗处说了一句。

她的事情很多,说罢对方便将企划书给收起来,没有那么多时间留在这里跟对方墨迹。肖琪见此也没有说什么就直接出门了。

“你真是奸诈。”

我告诉你不管去哪里吃饭都可以,“怎么就没有了,就是不准去珍馐馆!”

“你……”

在自家小伙伴面前,肖琪也不忘狠狠的黑珍馐馆一把。

你说去珍馐馆,你是不要命了是吧,“什么,难道你没有听说过珍馐馆的饭菜不能吃吗?”

“你还生气吗?”

想到这可能性,肖琪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既然对方那么落魄,之前的时候她可没有忘记对方过的有多么的落魄,那么这银子从何而来难道是偷得抢的?

先别走,“等等,我有事情要找你。”

那算命师傅就这么停下脚步,肩膀被人抓着,而后一把十分年轻而且还让肖琪感觉有些耳熟的声音响了起来。

所以才会 将企划书丢对方面前跟对方讨论的,要是遇到别人,说到底她还是看不惯对方那一副混吃等死的样子罢了,她才懒得管这种事情。

就跟在现代的时候有很多人开店要找风水师看一下差不多,要在开一间足够火遍整个大陆的饭店那可不是一间简单的事情,为了能找一个好的店铺,至少在位置的选择上面就有很多的讲究,肖琪便打算找一个算命的瞧一瞧这京城哪里最适合她。

没有办法,她只好带着银子离开。

最后便整饬出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了,于是肖琪拉着郑宵又去买菜,为了整饬出这顿饭菜,然后回了国公府,足足花了肖琪两个小时的时间。

于是就在肖琪快要炸毛的时候他迈着优雅的 步伐走了出来,那张苍白的脸上露着虚弱的笑容。

这一刻她猛地冲到对方面前,在看到对方的容貌那一刻她倒吸一口凉气,对方的声音实在是太让肖琪奇怪了,猛地高喊了一声。

“当然是因为很脏了。”

辛苦了半天之看到残羹剩饭,肖琪顿时欲哭无泪。

我知道你讨厌她,“不生气就好,但是你想想对方被禁足并夺取了权利对于她来说就是要了她的命,为了那样的人不值得,你也算是报仇了。”

罢了,肖琪一怔然后摇头说道:“其实也不是那样的,咱们继续逛逛,我的事情也是那样,在外面吃个饭,你也知道有些事情不像是表面上看那么简单,然后就回去吧。”

看到有这么一个算命大师出现肖琪整个人猛地一震然后就像是一阵风一样的朝对方离开的方向冲了过去。

做完饭她得意洋洋的双手叉腰看着郑宵:“怎么样,本姑娘厉害吧。”

“希望你说话算话。”

“所以你才会出来闯荡吗?”突然之间郑宵问了这个问题。

并未想到她真的能够做出一大桌子菜来,郑宵眉头一挑而后那没有多少血色的唇瓣勾唇一笑道。

大概是跑的快了,她的声音带着几丝喘息的味道。

走在国公府外面的街道上,她指着周围的一切说道。

若是此时熟悉肖琪的人在这里看到生气的肖琪的样子必定会知道此时必须安抚一下对方让对方不生气才行,否则的话等对方一炸毛那就……

我要一半酒楼,“好啊,你觉得如何?”

就在她想要延缓自己的计划的时候,眼尖的她突然瞄见有一个身穿着算命师傅才会穿的那种道袍,叹息了一声,手中还拿着算命的招牌的人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这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的美好,没事的话你还是不要窝在国公府里面,“看吧,省的好好的一个人被窝废了。”

完蛋了!

饭菜她又不能让他吐出来,只好叹息看着桌子,郑宵塞给她的银票她推不掉,然后一脸惆怅的说道。

等她纠结半天回过神来,这才发现桌子上面的饭菜被横扫了一半。

太子爷很生气这又是什么鬼?因为太子爷生气了所以全京城里面的算命的都被抓进大牢了?卧槽的这有算命师欺骗了太子爷这是什么鬼?

“既然你不想去不去就是,那你觉得我们应该去哪里?”

若是酒楼里面的菜式都能像是今日这一桌子一样,“自然,那必定客似云来。”

你不是很穷吗?“对了,你的银子从哪里来的?”

郑宵淡淡的看了一眼肖琪,反问了一句。

没等郑宵拒绝,肖琪便拉着对方离开了国公府。

“……”

对方将银票塞给她之后就立刻低头吃饭,徒留肖琪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面纠结。

没等那个人走太远她的手就一把搭在对方的肩膀上面,她的速度极快,下一刻她的声音响了起来。

“谁说的,哪有的事情。”

他拿起那份厚厚的企划案说道:“留在这里吧,郑宵这一次没有拒绝,我会好好看的。”

肖琪觉得她简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现在手上的这银子好烧手,这个时候,她能不要吗?

“……”其实这一点都不好。

然而当她得知真相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找来找去都没有找到人影她下意识的就觉得情况不对便打听了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既然对方这么说了,肖琪可知道郑宵不是她这个现代人,那就是说……

“你会做?”

“我请你去珍馐馆怎么样,据说那边的饭菜味道挺不错的。”

这要开一个酒楼饭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要好好的谋划一番,此时的肖琪并不清楚她走之后房间发生的一切, 而且厨师也要找,黑暗处传来一身幽幽的叹息,找到人之后还要培训,她回到自己的房间,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就拿出纸笔出来做策划书了。

“那很好,我决定了。”

有一些东西在平时不需要的时候就随处能够看到,一旦到了需要的时候就到处找不到这类人的身影。

倒是让那被拦住的人愣了愣,“怎么会是你?”她满脸见鬼了的神色,紧接着他勾唇浅笑道。

拿着企划书她找到郑宵直接将这东西丢在对方面前然后双手叉腰道:“看看吧,好歹也有你的投资呢,花了两天的时间肖琪将企划书做完,你也别那么漫不经心的要是不小心亏本了到时候你可别找我哭!”

但是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叠银票被递到她的面前,她只是随口一说,紧接着一把淡淡的声音响起。

“那是自然……”

“能麻烦先松开我吗,有话好说?”

知道对方似乎对母亲的去世耿耿于怀,这个时候肖琪就压根不敢追问下去了。

继续说道:“钱你可收了,郑宵可不会给她反悔的机会,你不会想要反悔吧。”

“……”还能愉快的一起玩耍吗?居然不给她留点好吃的。

此时的肖琪很明显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她在京城的道路旁边找了半天依旧没有发现有算命先生的身影这个时候就郁闷了。

我生气干嘛呢!”她分明就是口是心非,而郑宵十分明白这一点,“不生气,便哑然失笑道。

好吧,她就活该这么倒霉吗?

“这菜味道不错,夸奖了一把肖琪,你都可以开酒楼了。郑宵难得有胃口于是便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他面前那他不知道叫什么的菜式,这菜一入口他就眯起眼睛。”

“吃吧,一直窝在一个地方岂不是无趣至极,这个世界很美好,所以要趁着年轻还能走得动出来走走,在我看来呢,免得等老了就追悔莫及了。咱们一生就那么短,说罢她就走到卖冰糖葫芦的摊子那边买了两根冰糖葫芦塞给郑宵一根。”

“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吧。听闻肖琪这话郑宵嘴角一抽突然幽幽的说了一句。”

肖琪杵着下巴看他。“你真觉得我开一个酒楼好?”

“这位姑娘 ,我们认识吗?”

“母亲留给我的。”

被猜疑了,肖琪瞪了他一眼。“怎么,这一刻郑宵看着肖琪的眼神充满了狐疑的味道,你还看不起我不成?”

所以大伙儿才会有这样的想法,然而此时并未有肖琪的朋友在,肖琪一生气起来是十分可怕的一件事情,但是这院子里面有一个能够敏锐的发现危险气息的郑宵在。

听见脚步声肖琪抬头看便看到对方这虚弱的样子,顿时就心软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娘子回来五夫来了娘子回来五夫来了静尹|古言天命如此!!即便身伴美男,荣华富贵,可是,知我真正所需??她的愿望一夕破灭。。。一次穿越,让她远离这伤心之地,却在命运的提弄下,灵魂附主一国王爷,三位美男相伴,却是视她为敌,。。。。声名狼藉,她不在乎;夫侍敌对,她不在意。当他出现,她的笑容再次出现。对的,既来之则安之,何不安逸过活,抛弃悲伤。“拾悠,谢谢你。”望着面前这个温柔的男子,梓月很开心。,谢谢他让她明白前世过活怎比今世?再次回归府邸,身伴温柔美男,家中美男也开始对她“蠢蠢欲动”。梓月大惊,OMG,这是肿么回事,一个个死缠烂打,对她献殷勤!!no,只有携带身旁美男逃之夭夭。。。却不料桃花躲不了,身不由己,自己逃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重生之公主归来重生之公主归来魅冬|古言皇后嫡出、当朝公主、皇帝唯一的子嗣,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女。本该过着万千宠爱于一生的郝连嬛却因所爱非人,生生将一手绝世好牌打烂——结发十年的男人因一个卑贱到她连名字都不曾记住过的宫女亲手喂毒置她于死地,生生将她推入了地狱。当凤凰涅火重生归来,她发誓改变命运,不再动情,骄纵肆意、任性妄为、睥睨天下,才是她应该过的日子!前世渣男?渣男心中那朵白莲花?呵呵!同坠地狱吧!?“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如此处心积虑的置我于死地?“你记得死在挽秀宫的那个宫女棋染吗?我爱她。”他的话像把刀,狠狠的刺在我的心尖上,让我的心在瞬间鲜血淋漓。他爱她,那么我呢?
  • 倾天下之花开晴天倾天下之花开晴天风雨兮兮|古言霸气重生,前尘往事已然成空,看洛晴天如何对付明枪暗箭;容色倾城,却不愿轻易交付此心,谁才是她的命里人?
  • 七七不凄凄七七不凄凄李晚狂澜|古言十二年前,棱焱山七绝剑派的两个弟子因影鸾剑驰名江湖,年纪虽轻,造诣匪浅。其剑式更是变化多端,天衣无缝,亦真亦幻,毫无破绽。究其原因,不光是二人天资聪慧,后天勤苦,更重要的是这影鸾剑需要男女契合,心灵相通才可绝杀天下。这二人正是当年的风流七少和柳剑芷鸾。本事羡煞世人的剑侠仙侣,却落得一隐一死,本是唏嘘惨剧,怎知真正的救赎才开始。。。
  • 盛世梨花,琅爷情定下堂妃盛世梨花,琅爷情定下堂妃纪朝歌|古言她,一个嫁入王府的花魁,夫不疼,婆不爱。她以为他至少会对她有一丝感情,可没想到,这一切都犹如泡沫。她那被伤透的心,还能重拾温暖吗?她,一个懵懂小医女,却误打误撞与名满天下的神医公子结缘相爱。可惜,天意弄人,待三年后的她携两子前来相见,他的心意还一如当初吗?她,一个调皮小公主,却看不见她身旁那个男人的深情眼神,她当他是哥哥,他却当她是爱人。三年的分离,历经沧桑,他还会爱她,十年如故吗?
  • 漫天桃花静妖娆漫天桃花静妖娆单喵喵|古言异世孤魂入住,古林桃树成精,晴天雷声哄鸣响,化娃收养成佳人,开店敛财奔大康,蜂蝶环绕扰清宁,妖魔横生鬼有道,断了红尘修仙人,为保情字闹凡尘,闯天宫,打地府,入西天~~~
  • 逆天庶女:天才狂妃逆天庶女:天才狂妃影少Dark|古言相府二小姐,天生白痴一个,自幼订婚二皇子,岂料出嫁之日被退婚,沦为全京城的笑柄,一气之下,撞墙自尽,只落得个香消玉殒!再次醒来,却不再是那唯唯诺诺的痴儿,十三岁的身子,十八岁的智商,她还能怕了一群古人?偌大的相府,明着风平浪静,暗里波涛汹涌。二夫人口蜜腹剑,又有一干姨娘时时耍着心眼,斗着计谋,,嫡姐庶妹阴险毒辣,一个个的巴不得她早死。没事,神马都是浮云。死而复生,她要重新谱写庶女的彪悍人生。谁不让我有好日子过,我也绝不让谁好过!
  • 枕上痴枕上痴尤阡爱|古言苏拾花自以为行侠仗义,救下一位美弱公子,哪知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阴狠狡诈,不择手段的疯子。最后居然还大言不惭地承认——“没错,我就是卑鄙,你要如何?”凤眸一挑,笑容太坏。好,她奈何不了他,那就干脆一刀两断,互不相见,可、可是……他怎么还是阴魂不散?
  • 女膳司女膳司淳于安然|古言十七年前,我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不知人间疾苦。十七年后,无奈进入紫禁城。身为工部员外郎的父亲因皇太子出殡之时,沿途抛洒纸钱误了点。家族受牵连,为保家人退去天真。紫禁城的一切远比我所想的更残酷,想安稳的求生。却一双双无形的手推动我走上布满荆棘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