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怪!怪!怪!

叶涵萱无语了,-·-她现在哪里脆弱啦,只是身上多了几条红红的鞭子印记而已啦,比起身上中一两枪好得多。

对于今天,没学过什么知识的笨丫鬟雪云来说,简直是怪!怪!怪!

“.。”

云还没反应过来,但也说了声:“哦”,便呆呆的看了叶涵萱一眼:为什么总感觉小主不是以前的小主了?怪!怪!怪!想完就马上去做那个鸡汤了。

“雪云”叶涵萱叫了一下自己丫鬟的名字,“你能教我这道汤的制作过程吗?”一双乞求的眼神正望着坐在对面的雪云,一双洁白细腻的手正悄悄“爬”上雪云那双粗糙的手。

怪!怪!小主不是不爱喝鸡汤的吗?为什么她还说好喝呢?怪!,“啊,哦。”丫鬟雪云看叶涵萱越看越觉得她不是叶涵萱,可是他不是叶涵萱又是谁呢?怪!怪!怪!难道在阎王爷边上走过一回,就会变得比以前不一样吗?

“这个我太喜欢了!!”

叶涵萱一直为这两个事情想得脑子都“冒烟”了,算了,管他呢,穿越就穿越吧,总好比死了的好。

叶涵萱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想着事情:我就穿越了?为啥还穿越到古代呢!?

早晨,第一缕阳光照到了那个偏僻的萱院。

“这个也不错!”

叶涵萱听到这句话,开心得像个小孩子似的蹦来跳去。

嘴角勉起一丝笑意,便走到叶涵萱面前,雪云这样想后,说:“小姐,你醒啦,要不要我给你炖碗鸡汤?你先这么脆弱,得先补补。”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叶涵萱说。

涵萱看丫鬟雪云走后,独自在房间,研究那些“古董”(古代时候的一些玩物之类的)轻轻的呼了一口气,想着:做小姐真不容易。

咳咳,好吧,“哦,我现在也饿了,快去。”叶涵萱马上反应过来,她们现在是以主仆的身份在相处,不能这样说。

0。0“呵呵,是啊!”刚刚雪云也投入其中,忘了叶涵萱说了些什么,只管迎合的说。

刚好看到叶涵萱正在偷笑:奇怪,小姐不就是因为太过悲伤才跳崖,被大小姐派的人找回来,严刑拷打的吗,怎么现在还笑了呢\?雪云疑惑的想着,她把目光转移到小姐叶涵萱身上,但转念一想:算了,小主开心最重要,只要她把以前的事都忘了,总好过一直伤心好吧。

“啊?”雪云差点下巴都掉地上了。

“嗯,好凉爽啊!”叶涵萱享受的转了几下圈。

这种看,不像其他,却看得雪云越来越不自然.

还在想着今天叶涵萱种种奇怪的地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爱喝鸡汤,雪云卧躺在床上,让我教做,再加上晚上的种种,叶涵萱是不是以前的叶涵萱了?不,不,我在想什么,怎么也睡不着,怎么可能不是以前的叶涵萱呢?“真是,小姐怎么会不是以前的小姐呢,真是,你在想些啥呀。”雪云喃喃自语到。

叶涵萱的几声撕声历尽的声音把雪云的思路打断了,迷迷糊糊的答应了一声,便稀里糊涂的被拖着走了。

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主仆二人享受完后,便走回了萱院。

皎洁的月光让每一个地方变得非常宁静,其便是再火爆的人看一眼也会心中慢慢变得宁静起来。宁静的环境,让知了的声音变得更加清晰,晚上,更加动听,这大概也是古代的一个特色吧,没有脏话,没有举止不雅之人。

叶涵萱在房间溜达了一圈,看看这个,摸摸那个,“恩恩,这个好。”

而叶涵萱呢,她则想着,自己早已不是那霸气的金牌杀手了,入“古”随俗嘛,在意那么多面子干甚(干什么)呵呵。

小主不是最害怕外面的黑暗吗,晚上从来不走动,现在小主不怕了?难道死过一回,见过一次阎王爷就能改变这么多东西吗?怪!怪!怪!

“雪云?雪云?雪云!”叶涵萱一遍遍的叫着,然而并没有回声,便狂啸了几遍才把雪云的“魂”给勾回来(其实没那么严重啦)

就这样,叶涵萱终于慢慢睡着了。

“雪云你陪我去外面走走好不好?”就像之前一样,叶涵萱还是那般让雪云不自然的乞求的看着雪云,双手悄悄“爬”上雪云的手。

黑暗渐渐织上天空,该回家了。

房间里满是叶涵萱自言自语说的话。

“好..。好的。”雪云缓慢的说。

小姐这是要干嘛呀?!仆人教小姐做汤,传出去还得了!

“.。”

而雪云抹了抹手臂,看着小姐。

额,看来俺们的女主角还是反应挺快的。(此处作者插一脚)

自己“仆人”的一片心意,不过,也不好意思拒绝,是吧!?嘻嘻,有口福了,这个小丫鬟一定拿的一手好菜。

一睁眼,那双如黑宝石般的眼睛缓缓睁开,就看见她的仆人、丫鬟:嘻嘻,有自己的“仆人”真好。叶涵萱想着,情不自禁的发出小小声的声音,但还是躲不过丫鬟雪云的“顺风耳”。

“嗯,好喝,太好喝了!!!”叶涵萱品尝完后第一反应就是好喝。

一天就这么不平凡的过了,临睡前,叶涵萱还不消停,硬拉着自己丫鬟雪云去散步。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异界之紫霞女婴异界之紫霞女婴诺诚|幻情从神山带回的遗婴,寄托了师父全部的希望。后来才发现这个女婴压根就是个废材,不学无术,只会撒泼打滚,惹是生非。可总是有人帮她善后,顶罪。直到被师门逐出,才始觉自己要修习练气,否则在被追杀的路上,总是拖住别人的后腿!(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绝色王爷神医妃绝色王爷神医妃叶潇楉|幻情代号巫妖的她是个生化人,注定是个没有自由的生化武器,可是她却能有死亡的机会穿越到了云藤大陆。月梧嫣,一个生来就烧坏脑子的痴傻女人,一次陷害落水魂归地府,身体却被住着来自不同世界的灵魂。他是深幽城的最尊贵的王爷,可是传言他双腿残废、脾气古怪。但实力却深不可测,人前无情但内心却是迫不得已一纸赐婚她嫁给了他,夫君双腿残废她就好心替他医治咯,可是为嘛不是脾气古怪而是喜欢抓弄自己的腹黑男?
  • 少女升职记少女升职记魔鬼少女|幻情无知少女寻找亲人,却意外成为张府女仆,怎么才能解脱呢,在张府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 绝对甜爱:我的恋人是块表绝对甜爱:我的恋人是块表冰为颜|幻情北霜盈意外的捡到了一块表,然后强大的手表就“自然而然”的变成了美男……这不算啥,“表哥”曜童鞋的翼族兄弟,妖族哥们接连出场,而曜的真实身份,是另一个世界的王之子……各种勾搭,各种调戏,各种悸动,人与表果然才是真爱!在结为伴侣之后,她因意外获得半神之身,渐渐浮出水面的家族仇恨,逐渐围上来的魔族二少,两人心的距离愈来愈远!是否还能回到最初的从前?他被带回自己的世界,而她这世孤身一人,化身最令人心悸的魔鬼,展开一场华丽的报复。复仇结束,她却因好友刘鹏的醉驾意外离世,而灵魂被带到了魔界!是开启暂未觉醒的半神之力回到从前,还是继续在黑暗中茹毛饮血?当他再次出现在她的世界,几经波折后的二人又将如何?!
  • 云嫣然云嫣然蜀中唐诗远|幻情万卷山东南,有女叫嫣然。落处有馨花,闭目云成端。情动婆娑起,鸿蒙是劫难。舍魂舍神身,墓碑留神山。
  • 无命少爷无命少爷暮小帅|幻情居族少爷本无命,因翳羽成活,因星痕成人。缘起缘灭,自在居族。
  • 松树下的诺言松树下的诺言烛之诺|幻情那一年,他们还年少。那个节日,她亲手种下一颗松树,只因他的名字里有着松字。那个下午,她亲眼看见他当众向她表白,只可惜,那个她,不是她。那一天,她带着真相,和另一个他,又回到了那棵松树下。她想起,他们在青春中许下的幼稚的诺言,笑了。风还在吹,吹走了化成烟的诺言……
  • 特工异世特工异世吾名火凰|幻情她是傅明鸢也是冥鸢,为报双亲之仇毁了他,也毁了自己。一朝穿越,成了一个软软弱弱的小姐,不,这个身份不适合她,她冷酷无情,发誓要让傅家处于世界的最高处。要想让傅家兴起,就必须装成原来的样子,暗中实行计划。她,现代特工,冷血无情。他,冥界冥王,包容一切。为什么没有早点遇到他,这样她也不会让那个人顶替。她说。为什么没有早点见到她,这样也就不会让再她伤心了。他说。一个红发妖冶,一个绿发飘逸,并肩而站,天上地下,永不分离。
  • 误惹药尊:残颜女帝很妖娆误惹药尊:残颜女帝很妖娆与倾|幻情女帝,不屑一切雄性之宫斗,同性之权谋,所以她只装着宠一人。奉天国史记载:奉天女帝燕清羽四岁登基,在位十一年,被一侍臣摄政长达八年,终被侍臣所害,帝死次日,帝异父庶姐登基称帝。——阴沟里翻船了!被毁了容貌,抛尸荒野,以蜡封喉!可她奉天女帝岂是这么容易死的!害她之人会统统复出血的代价!咦,那个一身药味清秀公子是谁?“公子,需要炉鼎吗?”她邪魅一笑。那温柔男子回眸:“想做我的炉鼎么?不,我需要一个暖炉……暖榻的人炉。”邪肆一笑间,万物苍生失色。——靠之,识人不明,又翻船?
  • 无双情剑无双情剑零空大|幻情她叫刘双,简单的名字就如她简单的穿着打扮,牛仔裤,T恤衫。一个简单的马尾辫,靓丽简洁的侧边刘海,天蓝色框架的蓝光眼镜。一看就是个精明干练干净利落的女孩。漂亮的指尖在键盘上翩翩飞舞,如一个优雅的芭蕾舞者。鼠标在一双散发着幽香如同柔荑般的玉手中轻盈滑动。一双漂亮灵动的美目透过淡蓝色的镜片的注视着屏幕上每一个细节。她手上的英雄正是无双剑姬,这是她非常钟爱的一个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