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姑姑怎么嫁人?

一出门,便见到一团小小的身影蜷缩在卫放的怀中,扭股糖似的非要从他的怀中挣脱出来,力图朝门的方向挪动,见到她出来,立即笑了起来:“娘亲!”伸着胖乎乎的小手要她抱。
慕凝夏一下子傻眼了,教育了这么久让他管自己叫姑姑,怎么才来王府没几天就叫开娘了?
她将蒙面的黑巾往下一扯,蹲在两人面前蹙眉问道:“谁教你这么叫的?我是姑姑,看清楚了。”
慕皓轩挣扎着想要让她抱,她无奈地从卫放手中将他接过来,接着问道:“快告诉姑姑,谁让你这么叫的?”
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嗤笑,小七带着调笑鄙视语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姑姑你傻啊,当然是他那个坏蛋爹了。他说姑姑就是他的娘亲,姑姑,你失算了吧,才把轩儿送来没几天他就倒戈了,嘿嘿。”
慕凝夏将慕皓轩往外一推,严肃地说道:“听着,轩儿,我不是你的娘亲,我还是个没嫁人的姑娘呢?你这样乱叫,叫姑姑以后怎么嫁人啊?”
一句话听在屋子里躺在地上的秦迩的耳朵里,真是怒气缭绕,这丫头将孩子给他送过来,只怕不仅仅是为了让他破坏自己和容采依之间的关系,恐怕还有她自己想要嫁人的原因吧。
找死呢!
他咬牙切齿地想着,这一岔气,刚刚推进一半的真气一下子又散乱开来。
慕皓轩眨着黑玉一眼的眼睛,失落地问道:“真的吗?”
慕凝夏心中一酸,可是却被卫放一下子扯起了身子,耳边是他透着焦急的低沉的声音:“你当秦迩手下那帮人是吃素的吗,还不走!”
慕凝夏眼看着有几条黑影从角落中窜了出来,忙将慕皓轩扶正了身子,向着小七急声吩咐道:“小七,把轩儿交给你了,好好照顾他!”话音未落便被卫放扯着腾跃而起。
迎面扑上来一个人影,慕凝夏还没来得及反应,卫放已经一掌劈了过去。来人急忙闪身避过,可是还是被掌风击中,重重地跌落在地上,口中窜上一股腥气。
慕凝夏慌乱间看清了来人的面孔,心中吐了一口浊气,刚刚跃上屋梁,便急忙拍了拍卫放的肩膀:“多谢你帮我报了多年前的仇啊……”以便随着他运气轻功疾步逃窜一边还不忘说道,“那小子当年可拽了,救一个落水的公主都要人下跪相求。”
卫放也不理她,转眼便将她甩下大段距离,她回头看看,秦迩的那些暗卫们没有追上来,于是松下一口气,大声唤道:“你慢一点儿啊,我快要喘不上气了!”
卫放闻言,减慢了速度,她渐渐地赶上他,嬉笑着问道:“你那一掌,不会打死他吧?”
他淡漠地看她一眼,冷然道:“一掌打死了,岂不是就为你报了仇了?”
她急忙摆手:“那小子虽然对不起我,可是要了他的命却是太过狠毒了些,再说了,当着轩儿的面打死人,我终究是不愿看到的。”说着,声音低了下去。
卫放斜睨了她一眼,无奈地道:“放心,死不了。”
她眉眼这才舒展开,笑得更加开心。
到风城已有五天,风城中一下子聚集了这么多的武林人士,显得满满当当,而这一出击,便给金军已重创。可是要想常驻于边关,问题就来了。
他们是江湖人士,并非正规军,不受朝廷的俸禄,所以朝廷派发的粮草都没有他们的份儿,到这里的首要问题就是要解决自己的吃饭问题。
慕凝夏与卫放枯坐在客栈中,对面是一筹莫展的飞星。杨孙两位长老互相看了一眼,杨长老走过来道:“帮主,其实这件事对我们丐帮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我们向来是以讨饭为生,走到哪儿就讨到哪儿,饿不死,便有力气上战场。”
话音刚落,便听到卫放冷哼一声。
孙长老脸色一变,上前质问道:“你笑什么!”
卫放冷冷地端起自己面前的那一杯茶水,悠闲地抿了一口,只将孙长老的叫嚣当做耳边风。孙长老脸上乍青乍白,刚要发作,慕凝夏忙道:“孙长老,你先别急,我们丐帮的问题的确是好解决。”
她顿了顿,看了卫放一眼,唇边也浮上一抹浅笑:“其实他没有恶意,不过是自嘲罢了。咱们丐帮干自己的老本行,那他们日月教觉得老本行就是打家劫舍,要把那些官粮都劫了,才是他们的正道。”说着,忍不住笑了起来。
孙长老一听,虽然觉得不太认同他们的作为,可是也还是绷不住笑了起来。
过了没几日,卫放突然拿着一张地图过来,眼中有着淡淡的喜悦。慕凝夏还没见他这么高兴过,凑上去问道:“什么东西让你这么高兴啊?”
卫放将地图摊开在桌子上,杨孙两位长老也凑了上来,卫放道:“守城的这个黄斌不给咱们粮食,可是咱们可以自己来抢啊。”
孙长老讶声道:“难道你真的想要劫军粮?”
卫放不语,慕凝夏低头看着地图蹙眉思量,没有注意两人说些什么,不过也幸好她学过地理,对这些地图什么的还是蛮了解的,瞧了半晌,终于沉吟道:“这好像不是咱们风城里边的地图啊,看起来倒像是金兵驻扎的山头周围的地形。”
杨长老一拍脑门,笑道:“不错,”说着一指地图的一角,“这里才是风城所在。”
慕凝夏心中一动:“难道你想劫金军的粮草?”
卫放不动声色地看她一眼:“有何不可?”说完,在地图上指示道,“后天金军有一批粮草要从这里运到,押解官是纥石烈,完颜飞手下的一员大将,这次差他做押解官,只怕这不仅仅是一匹粮草这么简单。”
慕凝夏不解道:“完颜飞是这次的统帅吗?”
卫放点了点头,接着道:“我让飞星出城在这周围查看过了,他们必经之路上有一片乱石,杂草丛生,是一个设伏的好地方。我们只要夺下这一批粮草,就能维持一段日子,而且也让金军无以为继。”
慕凝夏疑惑地看着他:“你是怎么的到这个消息的,难道你在金军中什么时候安插了眼线?”
卫放没有接茬,而是说着他的计划。
江湖人士趁夜顺着软梯爬下城楼,来到乱石岗设伏,结果第二天真的看到押解粮草的长长的队伍。江湖豪杰一拥而上,将金军打得措手不及。
金军瞬间溃不成军,兵败如山倒。
纥石烈一看不好,急忙朝中间的几辆车退了过去。
卫放正杀得眼红,一个腾跃已经逼近了纥石烈,对方突然将其中一辆车上的草料一掀,抽手拿出一件古怪的东西,点燃向他们的方向掷来。
慕凝夏眼看着一个震天雷落入了人群之中,吓了一大跳,只来得及大喝一声:“卫放快跑!”
震天雷已经轰然炸响,顿时惊叫痛呼声响起,多人被炸到,一时间血肉横飞,泥土混着火药四散开来。
卫放显然没料到这东西这么厉害,右肩处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慕凝夏一口气窜上来,打狗棒一挥,便朝着纥石烈攻了过去。
纥石烈刚刚那一个震天雷之所以得逞,不过是仗着大家都没有看清,也不知道它的厉害,现在近身肉搏,再也没机会点燃,也掷不出去。只能抽刀来迎。
慕凝夏与他缠斗在一处,到底是完颜飞手下的良将,慕凝夏渐渐感到有些体力不支,可是只能咬牙硬撑,只怕自己一口气顶不上来,便会被他一刀劈中。
手中的打狗棒突然一拧,使了个缠字诀,一下子随着纥石烈的手臂绕了上去。
纥石烈没见过如此古怪的打法,一时错了手脚,闪身向后躲去。可是慕凝夏这不过是一个巧招,再加上也没有什么力气了,对他根本没有实质性的杀伤力。纥石烈一见,突然使下蛮力,胳膊硬生生地夹住了打狗棒,一刀朝慕凝夏劈了过来。
慕凝夏手上一酸,打狗棒随即从手上脱落,眼看着一口精钢大刀便要劈上自己的脑门,吓得声音都发不出来,还没来得及闭眼等死,眼前黑影一晃,只听“扑”的一声利器刺入肉体的钝响。
她失声:“卫放!”
回过神来的时候,便越过卫放的肩膀上方看到纥石烈身子软软地歪倒在地上,双眼还瞪得老大。
这次出击可以说是大获全胜,而且还有意外的收获。可是回城的时候却遇到了麻烦,黄斌这个狗贼竟然以恐怕江湖人士中混入奸细唯有,拒绝放他们入城。
一群江湖豪杰何时受过这样的羞辱,齐聚风城城门口大声叫嚣,,吵了一天半日,黄斌竟然还是没有反应,丐帮的怎么说气性还是小一点,可是日月教的向来都是作威作福惯了的,于是越骂越是激烈,有的甚至喊出了说倘若黄斌再不开城门,便要打进去的话。
慕凝夏本来也是一肚子的气,可是听到日月教的人骂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急忙拉过卫放说道:“你还不管管你那一帮手下,倘若这些话传扬开去,拿咱们当乱党论处,可就真的是费力不讨好了!”
卫放置若罔闻,只是淡漠地立在人群之后,看着城头上的守卫的士兵。
慕凝夏道:“再喊下去,浪费了体力,倘若金兵这时候攻了过来,我们要怎么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