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认祖归宗

慕皓轩的性子才两岁多就让慕凝夏有些受不了,小小年纪,便有些让人摸不准他的脾气,平常乖得不得了,根本不需要别人怎么操心,读书、学武,都不需要别人的督促,就连慕凝夏都觉得他一个小孩儿对自己要求过于严格,常常扯后腿,结果就是被卫放冷嘲热讽,甚至将她从几人的眼前丢出去。
她不由地感叹,这小子长得跟自己这么像,性子怎么跟他爹那么相似呢?
有时候像个小大人似的,还要照顾她这个无良的娘亲,想想真是汗颜啊!
虽然自己的小子太过无趣了,不过幸好捡到一个小七,这孩子就要有趣的多了,说话有点像郭德纲,嘿嘿,慕凝夏最喜欢的事就是每天跟他逗闷子,这小子比自己亲生的还要和她的心意。
小七笑嘻嘻道:“师父,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所谓慈母慈母,姑姑又不是我们的母亲,你这么说不是毁了姑姑的清誉?”
慕凝夏得意地看了卫放一眼:“还是小七知道疼姑姑。”
卫放嗤笑一声,兀自饮茶,懒得理她。而慕皓轩却鄙视地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叹得慕凝夏羞愧难当。
卫放冷笑着看了她一眼,看来还真的是只有她儿子能制住她。
几个人休息了一会儿,慕凝夏看着慕皓轩白净娇嫩的一张小脸,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捏了捏,心中叹了口气,还是硬着头皮道:“轩儿,你想不想知道你爹是谁?”
慕皓轩讶异地一挑眉,结果引得慕凝夏的小心肝不经意地跳了一下,心中大为感叹:明明在自己的身边长大,怎么这一举一动跟那个人这么像?
她撇了撇嘴,没好气地瞥了卫放一眼道:“都是你当初出的馊主意,倘若不是你说要收他为徒,我早就将他送回他爹的身边,也不至于到现在这么舍不得。”
卫放淡漠地看她一眼,冷冷道:“那便不要将他送回去好了,留在身边不是很好吗,轩儿这么可爱,飞星都喜欢的紧。”
她斜睨着:“你可就是会说风凉话,咱们就要去边疆迎战了,那他们两个怎么办?”
“没关系姑姑,我跟你一块儿去。”小七无所谓地笑着说。
慕凝夏伸手在他的脑门上弹了一记,哼声道:“就你,跟着去到时候还不是个累赘?”
小七瞪了她一眼,终于没有说话,捏着盘子里晶莹的糕点吃得啧啧有声。
慕皓轩这是终于仰起脸来问道:“姑姑,爹是谁?”
她将他抱到自己的膝上坐下,轻抚着他头上柔软的头发道:“你爹是个不负责任的坏人,他欺负你娘,本来有了你还要另外再给你娶一个娘亲,一个人怎么能有两个娘亲呢?所以你娘就带着你离家出走,不要你爹了。你爹现在跟他后来娶的那个后娘逍遥快活,根本不知道你的存在,所以你这次回到他的身边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不让他们两个的日子好过,为你的亲娘报仇。”
卫放听着她的话,一口茶水喷了出来,惹得慕凝夏瞪了他一眼,嘟哝道:“卫冰山,你身上的神秘色彩渐渐地淡去之后,我越来越看不起你了,怎么你的定力连小七都不如?”
卫放看向正在一心跟糕点作战的小七,然后又看了看一脸不屑的慕凝夏,终于将反驳的话吞了回去,算了,他说一句,她会有十句八句等着他,还是让耳边清净清净吧。
慕皓轩不解地问道:“爹爹是坏人,那娘亲呢?她在哪?”
慕凝夏眨了眨眼,糊弄道:“都是你那个坏人爹,还害的娘亲离家出走之后,生你的时候难产死掉了。”
卫放哼了一声,心说有这么咒自己的吗?
慕凝夏听到他的哼声,一记眼刀飞了过去,警告他不许乱说话。
卫放终于忍不住,说道:“早知道你有这么一张嘴,当初就不会浪费我圣宫的一株灵草。”
她无赖地瞥着他:“后悔啦,晚啦,那株灵草早就已经被我消化殆尽了。”想当年,完颜飞利用半颗解药要挟她,要她每月都要跟他拿解药才可以活命,不过幸好遇上了卫放,他以教中的圣物灵草为她服下,解了她身上的毒。后来她因为怀孕的关系,一直都没有再与外人接触,江湖上只以为她已经在与卫放的决斗中香消玉殒,知道她还活着的只有卫放、飞星,以及杨孙二位长老,她生下慕皓轩之后便重回丐帮,继续做帮主。
而在她怀孕期间,丐帮与日月教共同演了一场戏,骗过了天下人,而金国果然上当,大举进兵,丐帮和日月教引领着武林人士设伏,重创金兵,大伤其元气,可是金兵狼子野心,还是没有退兵,所以两人现在商议着一同上边疆协助朝廷退敌。
慕皓轩轻轻地挑眉,轻声问道:“姑姑,你是爹爹的妹子,为什么要说他的坏话?”
她一愣:“谁说我是他的妹子了?”
他黑玉一般的眼睛晶亮而清澈:“姑姑姓慕,轩儿也姓慕,姑姑不是爹爹的妹子吗?”
她立时出了一脑门子的冷汗,轻声问道:“轩儿,是哪个跟你说的?”
“小七。”
小七一听提到他的名字,一挺胸脯,骄傲地说道:“怎么样,我聪明吧?”
谁料到话刚说完便收到姑姑一记凶狠的眼刀,无所谓地耸耸肩,跑到一边的草丛里去捉蟋蟀了。
慕皓轩一见,急忙也拧着身子想要从慕凝夏的身上下来,参与其中,慕凝夏无奈,只好将他放下。
临安的安乐王府门前一个瘦小的驼背老人领着两个孩子站在那儿,正跟守门人理论,守门人明显的不耐烦,挥着手道:“你这老儿好不知事,王爷也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
老头儿还要再说,那守门人已经又回到自己的岗位,不再理会他,这也就是看在他是一个又瘦又小的老人的份上,倘若换成别人,早一巴掌打过去了。
慕皓轩鄙视地看了老头儿一眼,手里举起一块手帕道:“这是王爷的信物,还不进去通报?”
老头儿一见吓了一跳,急忙想要从他的手里夺过来,可是他接着又快速地收回了自己的怀中。
守门人本来没放在心上,可是见着孩子虽然年纪不大,可是这气度倒真的不像是一般人家出来的,而且,这老头儿看到那手帕的瞬间,脸色大变,于是走过来道:“你把这手帕给我,我拿进去问问,王爷若说要见你再说。”
老头儿道:“那可不行,到时候你拿着没有呈给你们主子看,而我这唯一的信物都没有了,到时候怎么让这孩子认祖归宗啊。”
“你说什么!”守卫闻言大惊,一时有些无法消化他说的话。
老头儿顿觉失言,急忙捂住自己的嘴,色厉内荏道:“还不快去回!”
慕皓轩道:“倘若你不相信,可以先将管事的嘉荣或是嘉赐找出来,让他们一认便知。”
老头儿悄悄地向着他伸了伸大拇指,慕皓轩只作未见,而小七在一边笑得开心。
守卫闻言也觉得有理,于是道:“王爷与王妃早已经去游山玩水了,几近两年未曾回府,你们来了也只能见见林爷。”
老头儿忙问道:“林爷是谁?”
守卫讶异地看着他,又看看慕皓轩:“你果真是他带来的?”
慕皓轩也有些不解,蹙起秀气的眉头看着老头儿轻轻地摇了摇头。
守卫哼了一声道:“莫不是出来坑蒙拐骗的吧,连小公子都知道两位林爷的名字,你竟然不知道是谁。”
老头儿这才恍然大悟,敢情嘉荣和嘉赐姓林啊。心说姑奶奶光听你们王爷这么叫过他们,哪个知道他们的姓啊。心里骂完了,又将秦迩淋漓尽致地骂了个痛快,好你个秦迩,当年的那一丝愧疚不知道还剩下多少,恐怕已经荡然无存了吧,哼,原来她离开之后不久他就带着容采依去游山玩水了,自己掉进深洞的时候还听到他绝望的呼唤,说不定是他正游山玩水的时候顺便而已呢!
于是低着头向慕皓轩道:“看到了吧,那个坏人在你娘亲离开之后便带着你后娘去游山玩水了,根本没有把你们放在眼里,跟不用说记在心上了,你可给姑姑记住喽,一定不能让他们两个好过,知道了吗?”
慕皓轩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可怜的慕凝夏还在心里感叹我儿子怎么连皱个眉都这么好看。
慕皓轩道:“姑姑,既然爹爹这么坏,那你为何还要将我送回来,难道让我回来受亲爹和后娘的虐待?”
慕凝夏往他的小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你个小没良心的,我这不是让你给你娘报仇吗?而且姑姑和师父以及杨孙两位长老爷爷都要上边关了,那里有功夫照顾你们啊,这王府里吃香的喝辣的,要多舒服有多舒服,师傅不是还给了你一包东西吗?难道你还会吃亏不成?”
慕皓轩没有说话,一旁的小七倒笑开了:“姑姑,你说的好听,连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别有用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