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江湖传闻

与其说这是一句客气话,其实到不如说是欲擒故纵。
果然,冰山上钩了。
冰山幽幽道:“我是个孤儿……”
慕凝夏急忙点点头,伸长了脖子期待他的下文,而冰山果然不负所望,继续道:“我的生身父亲是朝廷的一个四品官员,他妻妾成群,我娘,是他的第五个老婆。小门小户的出身,到了官宦之间自然受到歧视……开始的时候,有我父亲的宠爱还算好,可是,我父亲大我母亲将近二十岁,后来我知道,我母亲本有一个青梅竹马、非君不嫁的人,我父亲不过是仗势欺人,抢占了我的母亲……所以,我母亲对父亲的宠爱并不领情,久而久之,便也淡了。清净的日子没多久,母亲便发现怀了身孕,可是却被大夫人污蔑说是她红杏出墙,一定要母亲将胎打掉,父亲半信半疑,终是念了一些旧情,让她把孩子生了下来……可是对孩子,却全无感情,母亲也是,她原本就不想要这个孩子,一直对他不管不问,到孩子六岁的时候,她郁郁而终,父亲便直接将孩子送走……可是大夫人却要斩草除根,派人暗杀……”他的语气中透着深深地嘲讽,却无一丝的悲凉。
她听得出神,此时见他停了下来,虽然知道这孩子必定无事,可是还是不由地着急,便追问道:“然后呢?”
他道:“多亏了一位武林中人救了他,将他抚养成人,传授他武功,培养他成才。”
她问道:“是你的师父?”
他点了点头:“对,就是日月教的前任教主。”
“哦,”她叹了口气,怪不得他对她不想要这个孩子的事情这么怒恨呢,原来从小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可以想象,一个不被父母宠爱的孩子,放任自流,还有一个时时将他看做眼中钉的大夫人,生在侯门之中,能够活下来是多么艰辛。于是接着又问道:“你后来见过你的父亲吗?”
他突然冷笑一声:“我自然要去见见他,尤其是大夫人。”
她立时觉得毛骨悚然,只因他的语气中隐隐透露着杀气,大惊失色:“你不会是杀了你父亲吧!”
他好笑地退了她的脑门一把:“好歹也是因为他我才降生于世,我还不至于大逆不道到这种地步,只不过,我当着他的面杀了大夫人而已。”
妈呀,而已?
听听,这人多冷酷。
就是因为他行事不循常理,离经叛道,所以日月教才会被武林人士看做魔教吧。
不过,他刚刚推她的那一把,倒叫她体会出一丝的亲切来,想不到冰山男也会有对她敞开心扉的一天,她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与这个大魔头促膝长谈。于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不过卫放只作不见,又恢复了冷然。
“卫放……”她伸出手拉住了他的衣角。
他冷冷地说道:“怎么,是同情我吗?我根本不需要同情。”
她心说这人的自尊心还真强,摇了摇头,笑嘻嘻地说:“不是啊,我也觉得你做得对。”
他微微一愣,接着打鼻子里嘲讽地哼了一声:“我真要怀疑,你真的是所谓的名门正派吗?倘若是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听到,一定会指责我,说我是大魔头,可是你……”
她呵呵地笑起来:“我这个人很讲理的,是非曲直一定会公平地判断,本来就是那个大夫人害人在先,要不是有贵人相助,你早就命丧黄泉了,人说命运天注定,恶有恶报,难道我们要等着老天去惩罚她吗?倘若她等到临死之前才幡然醒悟,痛悟前非,后悔不已,老天把这当做对她的惩罚的话,难道她之前所做的恶事便一笔勾销吗?”
他新奇地听着她的言论,不由地轻笑起来:“你干脆辞去丐帮帮主一职,加入我日月教好了,言语荒诞不经,行事诡异离奇,脑子里全都是奇奇怪怪的想法,透着一股子邪气,被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听见,定要叫你妖女。”
她闻言呵呵地笑起来,这不正是她喜欢的“小东邪”的个性?不过,他总不会知道郭靖黄蓉吧,何况是他们的女儿呢?
他忽然道:“他们已经走了。”
“啊?”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脑子一转才知道他说的是谁,心头袭上一丝失落,讪讪道,“哦。”
他冷然道:“我们要出去了。”
他说着,从怀中掏出一粒弹丸,伸指一弹,弹丸倏地弹出了深洞,在半空炸开一朵烟花。
慕凝夏惊诧地张大了嘴:“你这是弹指神通吧?”
他一愣:“算你有见识。”
江湖传闻,在丐帮齐集武林人士准备攻打魔教的时候,魔教教主卫放潜入君山,与丐帮帮主大战三百回合,最后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也有香艳一些的传闻,传言卫放虽然性子冷酷,可是生的却是一张风流惹桃花的好面皮,而丐帮帮主也是如花似玉,两个本来应该是仇敌的人在相斗了三百回合之后,突然在接招的一刹那望进了对方的眼中,暗生情愫,结果双双归隐,不再理江湖琐事。
武林正道多承认第一种说法,而江湖闲人却对第二种说法津津乐道,不过,总还有一大疑问,两人即便要归隐,总当有些形迹,便是同归于尽,该当见到尸首才对啊。
不过,总之,武林中在没有了两人的消息。
武林各派只想要趁机将魔教剿灭,可是没想到的是魔教机关重重,不能硬闯,个别门派急于争功,结果却损伤惨重。于是武林正道商议剿灭魔教之事应当从长计议。
可是谣言很快便不攻自破,卫放在半年之后便重新回到日月教主持大局,武林正道一看,更是要忌惮几分,于是这剿灭魔教的事便被渐渐耽搁下来。
不过,江湖上又有了新的传闻,那便是当初卫放和慕凝夏两人大战三百回合,结果两人都深受重伤,所不同的是,慕凝夏重伤难愈,不久便离世。而卫放却是在调养了半年之后伤愈,而这半年应该是去闭关疗伤了。
一时江湖上都对丐帮这个年纪轻轻如花似玉少年有为的帮主感到扼腕叹息,丐帮也放出话来,一定不会咽下这口恶气,必定会找魔教为帮主报仇雪恨。
又过了半年,丐帮选出了新任帮主,是一个年纪也不大的少年公子,不过一身的武功与当年的慕小帮主也是不分伯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于是江湖人士便开始猜测,这位少年帮主一上任,必定会广发武林帖,齐集武林人士喂前任慕小帮主报仇。
江湖风起云涌,而朝廷也是暗潮涌动。
原本金国的廉王出使大宋准备和亲,谁知道最终却并未和成,于是廉王悻悻然回国,只怕是回去备战。
而此时,大宋的安乐王早奏明皇上携公主游山玩水去了。
江湖原本有传言说慕小帮主竟然是大宋的公主,以为丐帮不仅是天下第一大帮,而且从此便有了朝廷这个大靠山,可是现在人家王爷同公主游山玩水,慕小帮主却是已经香消玉殒,可见这江湖传言虚虚实实,还是虚的多。一时间,好多人摇头叹息不已。
一年之后,大概是丐帮已经准备充分,所以向魔教下了战帖,魔教应战。
不过,丐帮竟然说这是丐帮与魔教的私仇,不需武林其他门派插手。
反正魔教机关重重,倘若丐帮广发武林帖,为了顾全本门派的颜面,倒是不得不去,可是既然丐帮都如此说了,那哥们各派便乐得作壁上观。
传说丐帮与魔教一战那是腥风血雨,流血漂橹,死伤遍野,中原武林元气大伤。
而趁此时机,金国居然大举举兵攻宋,皇上下令全力迎敌。
阳春三月,一个面皮白净的少年公子坐在摇椅上,悠闲地晒着暖洋洋的阳光,看着前方不远处的草地上一个两岁多的粉粉嫩嫩的小男孩和另外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随着一个面容冷酷的男人似模似样的挥着拳头。
眼睛眯了眯,伸手到旁边的石桌上拿起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地饮着,舒服地叹了口气,这才扬高了声音叫道:“轩儿,小七,过来吃块点心,喝口茶。”
两个小男孩闻言,询问地看向一旁的冷面男子,见对方点点头,这才扬着一脸天真可爱的笑意跌得撞撞地跑了过来。跑到跟前,少年公子拿起手帕为小的擦了擦小手,然后将一块晶莹的糕点放到他手里,宠爱地笑道:“吃吧。”
然后将整盘都给了七岁的小男孩:“来,小七,剩下的都给你。”
小七笑呵呵地接过来,端着到一旁坐下来吃东西。
慕皓轩已经两岁了,看着手里的糕点,举起小手道:“姑姑吃。”
冷面男子走了过来,不悦地低声道:“慈母多败儿。”
少年公子立即沉下脸来:“你说话小心点,当着孩子呢。再说了,他才多大啊,叫你这样练下去,肯定长不高,我还想让他长成一个身形伟岸的英俊男子呢。”
卫放哼了一声,坐到了石桌的另一面。
这少年公子不是别人,正是江湖传言已经香消玉殒的慕凝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