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相思成灰

嘿嘿!
正在放肆地意淫,差点绷不住下流地笑出来,秦迩轻轻地握住了她放在桌子上的小手,轻声问道:“想去吗?”
试探她?
她倏地惊回了思绪,暗暗心惊,幸亏一直低着头,他即使怀疑,也一定以为她不过是心中千回百转地纠结,肯定想不到她还有心思去想攻受的问题。听到他问,她轻轻地想要抽回手,却被他固执地握紧,她平复好心绪,抬起头来望进他的眼中,相触只是一秒,瞬间又躲闪开,又长又密的睫毛颤了颤,仿佛受惊的蝴蝶的双翅。
他的心瞬间凌乱。
她淡淡地说:“无所谓。”
“还是去吧,元宵节的时候灯会会很热闹,我带你去逛逛,也散散心。”他没有计较她的态度,自顾自地做了决定。
她完全不为所动,将面前的碗一推,站起身来,神情漠然:“我吃饱了。”
刚刚步出饭厅没有多远,迎面一个高大的身影拦了上来。她停下脚步,淡漠地看着来人,不声不响,静等着他说话。
嘉荣上前施了一礼:“公主,可否借一步说话?”
她神情傲然,淡淡道:“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吗?”
嘉荣无奈地叹了口气,苦笑着在心中感叹:看来王爷想要挽回眼前这个铁石心肠的小丫头的心,任重而道远啊。她看似天真单纯,可是记仇得很啊!
慕凝夏见到他一脸难色,硬是拖着不开口,静静地注视着他。身后跟上来的珑儿不干了,走上前来道:“你怎么回事啊,有话快说不行啊,我还没吃饭呢。”
话音刚落,慕凝夏非常高兴地看到嘉荣一脸便秘的表情,简直想要拍手大笑,直要摸摸珑儿的头,然后丢根骨头给她做奖赏。珑儿现在的表情好像宠物啊!
(人家不是狗,人家要吃鱼!这是珑儿的潜台词。)
“公主。”嘉荣看起来简直就快哭了,好,效果达到,到此为止。
她不情愿地点点头:“你尽量长话短说,我要回去睡觉。”
“是。”嘉荣忙答应。
珑儿快步追上来:“那我呢?”
嘉荣不耐烦地说道:“你不是还没吃饭,那还不快去!”
“好。”珑儿听话地点点头,又想起了什么,道,“对了嘉荣,我不跟你一起去看灯会了。”
“为什么!”他不悦。
可是那个根本没有理会他,向着慕凝夏道:“仙儿,你喜欢什么样的花灯?”
她欣赏着嘉荣的表情,不经意地应道:“莲花吧。”说完又看向嘉荣,“你想等到我失去耐心的时候再说吗?”
嘉荣忙摇头,前面引路。
竟然是之前跟秦迩月下小酌的地方,物是人非,她不禁冷笑。
嘉荣也不拐弯抹角,单刀直入道:“公主,属下知道这些话不该由我来说,可是王爷一直闷在心里——”
慕凝夏冷冷地打断他:“既然不该你说,那说了便是愈矩。”
“公主。”他突然一撩衣襟,跪了下来。慕凝夏还真是吓了一跳,虽然她贵为公主,可是还没被人这样跪过,尤其是这王府中人,一个个都跟秦迩似的,眼高于顶,都没把她放在眼里,见了面不是横眉冷对就是好的了,更别说这样子跪她。
她还真有点慌,不过接着就骂自己没出息。
她表面上佯装镇定,淡淡地出口讽刺:“你这是干什么,想来嘉荣嘉赐王爷的左膀右臂难道会有事对我这个落魄公主相求?我忘了,当初是珑儿向嘉赐跪地相求,他才勉为其难地救了我一命的。怎么风水轮流转,倒跪回来了。”
嘉荣直挺挺地跪在地上,任她讥讽,若是换成嘉赐,只怕早跳起脚来拍屁股走人了。他诚恳道:“公主,王爷对于之前对你的伤害早已后悔了,属下每天晚上都看着他站在窗边不眠不休地吹冷风,王爷对公主的心意公主应该有所察觉了啊,事事陪着小心,只盼你能够重展笑颜,公主,你别再恨王爷了,跟他好好过日子吧。”
她冷了脸,寒声斥道:“嘉荣,你当真好大的胆子,就不怕我治了你的僭越知罪!”
“公主要治罪,属下无话可说,可是王爷的一片心意,还请公主珍惜。”
真是可笑!
他的一片心意,她怎么没看出来他对她有什么心意?还事事赔小心,哼,不过是良心发现而已!要她珍惜,他又何尝珍惜过她的心意呢?
凭什么他要什么她就得给,霸占了她的身子,玩美了,玩爽了,现在又来要她的心!天下的美事给他一个人占了。她身子收不回来了,只当自己倒霉,可是心,再也不会拿出来了!
他听到他一阵冷笑,焦急地劝道:“公主,王爷为了你与皇上已经闹得不愉快了,你知道王爷现在盯着多大的压力吗?”
“关我什么事?是我让他这么做的吗?”她不急不恼,轻声质问他,“他做的一切事情有问过我的意见吗?本姑娘现在对他不屑一顾,他做什么又能怎么样?”
嘉荣一咬牙,道:“公主,这段时间你虽然在园子里逛荡,可还曾见到容姑娘?”
她冷笑:“嘉荣,你又愈矩了,她现在可是公主,与我平起平坐,不,在这王府里面,比我要有地位。你们王爷为了她还出手打了我,不是吗?”
嘉荣霍地站了起来,又把慕凝夏吓了一跳,他深吸一口气,眸中已经有了一丝怒意:“王爷为了你,已经为容姑娘和薛姨另置了府邸,只是怕你看到会不高兴。”
她闻言,点了点头。这叫——金屋藏娇吧,是吧?
嘉荣见她依然不为所动,简直冲动地想要挖出她的心来看看究竟是不是红色的,王爷为她做了这么多事,她怎么还是无动于衷呢?
他恨恨道:“你知道薛姨她们母女和王爷又什么样的渊源吗?薛姨的丈夫容将军,当初是跟随老元帅的一员大将,战场上屡立战功,很得老元帅的赏识,两家人关系密切,而老元帅早就相中了举止优雅、大方得体的容姑娘做未来的儿媳妇。”
他这是恼羞成怒了,想要刺激她吗?她早就已经从秦迩对容采依的态度看出来了,何止是老元帅喜欢,他自己也中意的不得了呢。他以为在秦迩已经那么深的伤害她之后,这些不痛不痒的事情还会令她难过吗?
他声音低沉,继续道:“那年大宋与金国的一次战役中,老元帅身陷险境,是容将军舍命将他救了出来。”
她静静地注视着他,脑海中闪过一丝疑虑。
他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加重了语气:“对,就是舍命,老元帅救了回来,容将军却再也没有醒过来。”
她的内心忽然感到无限凄凉,原来如此。难怪秦迩对她们母女礼遇有加,亲近而尊重,对容采依那样的呵护备至、温情款款,原来他们有这么深的渊源。
亏她之前还要痴心妄想,她一个什么都不懂得小丫头,是一直打压他的皇上的女儿,他又怎么会容许她进驻自己的世界呢?
看开了,终于看开了。若说之前看到秦迩对她态度的变化还有一丝奢望,还有一丝执念,知道这些之后便真的放下了。终于想开了,心,一下子轻了,好像失掉了好多东西,为什么好想哭?
嘉荣见到她眸中微微闪烁的泪光,松了口气,见她硬生生地憋了回去,终是有些不忍,不过倘若他今天的一番话能够使她回心转意,正视王爷对她的好,也便值得了。
她鼻子有些涩重,忽然直视着嘉荣,对他轻展笑颜:“我知道了,谢谢你今日对我说这番话。你不过是想要让我明白,王爷这么做是为了我。可是你们都不知道,能伤我的,只有他。”她没有理会嘉荣瞬间错愕的表情,仰头看向天空,将已经溢上眼眶的泪逼了回去,“好了,我真的要回去休息了,你下去吧。”
梳洗之后,披上一件棉衣坐在床上发呆,外间的门吱呀一声轻响,她一个激灵,听到脚步声才松了一口气。下一秒,珑儿轻快地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热汤面,笑嘻嘻地说道:“仙儿,你晚饭都没怎么吃,来尝尝我做的面。”
慕凝夏没情没绪地站起来走到桌边坐下,看着面碗里五颜六色的材料,皱起了眉:“你这都是什么啊?”
“是我的新发明啊,我放了好多材料在里面,肯定很好吃的,你尝尝看。”珑儿献宝似的一个劲地催促,跟她在一起久了,也会说一些稀奇古怪的词。
她就知道这丫头没那么细心,怎么会破天荒地发现她没有好好吃饭呢?原来是拿她做实验对象。
不会食物中毒吧?
算了,看在她这样兴致勃勃的份上,就不跟她计较了。
拿起筷子挑了一箸,放进嘴里,还没来得及咀嚼,热气氤氲之下突然泪流满面。眼泪啪嗒啪嗒地滴落在碗里,她埋起头,大口地吃面。吃了没几口,便抑制不住地抽泣起来,已经尝不出吃到嘴里的都是些什么,只知道不停地往嘴里塞东西,怕一抬头,情绪一泻无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