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强力攻,别扭受

没一会儿功夫,便不意外地见到秦迩大步向她走来,身后嘉荣抱着厚重的被褥,肩上扛着鱼竿的工具,珑儿迈着小碎步跟在最后。
她冷笑一声,看看,嘉荣你就等着被她折磨吧。
秦迩盯着她唇边的那抹冷笑,心中不自觉的抽紧,走到她跟前,将她的手握在自己宽厚温暖的大掌中,低着头看她:“手怎么这么冷?站在这里多久了,也不知道多穿一点。”说着将白狐裘接过来为她披上,悉心地系好衣带,又将她揽进自己怀中。让他稍稍心安的是,她没有抗拒,可是看到她眸中的一抹冷然时,心又猛地坠落,手臂不由自主地用上两分力气,接着便看到她不适地轻蹙起了秀眉,只能叹了口气,低声道:“怎么突然想起来要钓鱼的?”
她淡淡地说道:“怎么我想要钓个鱼都不行吗?”语气中渗透着一丝委屈和哀怨。
他的心骤然缩紧,疼得无以复加,将她的头按进自己的怀中,温和道:“当然行,凝儿,我不管你,只要你开开心心的,守在我身边,不要离开我,怎么我都不管你。”如今如果有人能够指点他如何才能让她重展笑颜,不论是什么,他一定会义无反顾地去做,何况只是想要钓鱼。
听听,开开心心的,说得多好听,可是重点是后面那一句吧,别离开他。不离开他,整天面对一个强暴了自己的男人,要她怎么开心的起来?
说的冠冕堂皇,实际上还是一样的自私霸道。
珑儿看得一脸的感动,心中不由地感叹:仙儿,你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可是一晃眼便收到慕凝夏飞过来的凌厉的眼风,胸口梗了一口气,忙低下了头,走到湖边把被褥都铺到船上。
嘉荣看着两人的神色,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上前笑道:“王爷,东西都准备好了。”
秦迩轻声道:“我陪你一起钓吧。”
她摇了摇头:“不,你们都走,珑儿留下。”
他好言相劝:“凝儿,你们两个到湖心去太危险了,还是我陪着你吧。”
她长长的睫毛忽闪了两下,漫不经心地道:“随便你吧。”说着便走到湖边,嘉荣忙把船拉过来稳住,秦迩跟上来扶着她上了船,秦迩接着上船。小小的一叶扁舟便已经满满当当的了,慕凝夏瞥了对面的秦迩一眼,目光又落在岸上的珑儿身上。嘉荣站在她身边,一副维护的神情,看样子只盼着她忘了珑儿,好让她能立即从这里消失。
她偏偏不让他如愿。
她盯着珑儿的目光盈盈闪动,欲说还休,珑儿扁了扁嘴,委屈地看着秦迩,很明显怨怪秦迩霸占了她的位置,她也好想去钓鱼啊,看起来很有意思的样子。嘉荣站在一旁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只能在心底感叹这个没长脑子的小笨蛋。
秦迩看着慕凝夏的神情,宽慰道:“你们没力气划船,让他们两个就在岸上等着吧。”
她没出声,终于点了点头。秦迩松了口气,划着船向湖心而去。
这湖上的确是湿气重,下面虽然垫上了厚厚的棉褥,可是脚下还是觉得冰凉沁骨,她拥紧了身上的白狐裘,望着静静的湖面叹了口气。秦迩已经将鱼钩准备好,递到她的手里,她接过来随便一甩,便握着鱼竿静静地坐着,面无表情地盯着湖面,再也不说话。
秦迩看着她如死水一般的眼眸,向岸边的嘉荣使了个眼色,嘉荣忙转身离开,不一会儿便端来了一个茶壶,推手一掷,隔空稳稳地送到了秦迩的手里,秦迩到了一杯热茶递到她面前:“凝儿,天冷,喝杯热茶吧。”
她略略转过头,淡淡的眸光从他的脸上流水一般的拂过,缓缓地站起身来。秦迩手中的杯子“咕咚”一声掉进了湖中,他一下子紧张起来,恐怕她下一秒就会纵身跳进这冰冷的湖水中,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她呵了一口气,看着白色的雾气的空中弥漫开来,手背贴上了自己冻红了的鼻尖,唇角忽然轻轻地牵起,秦迩只看得心惊胆战,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她打鼻子里轻笑一声,幽幽道:“还记得上次我掉进湖里的时候,湖里还都是一些破败的水草,那脏水灌了我满口满鼻,那次我以为必死无疑了……”
他暗暗地捏紧了手中的茶壶,隐隐听到一声脆响。最后她是怎么被救上来的,他自然知道,他当时并不是没想到救她,可是看到容采依青白的脸色的时候便只想要快点将她救治过来,不然自己对不起薛姨,更对不起容将军。可是,她怎么可能不怨怼?
她接着笑着说:“不过,多亏了嘉赐,王爷调教的好下属,对王爷忠心耿耿,不然,我死了,皇上怕也不会善罢甘休吧。”
站在岸边的嘉荣隐隐约约听到嘉赐的名字,虽然不知道他们究竟在说什么,可是看秦迩的脸色便暗暗担忧,只怕眼前这主儿要找嘉赐的麻烦了。
她脸上的笑容狠狠地刺痛了他,他没有应声,只是盯着她。她吸了口气,淡淡地说道:“回去吧。”
他撤回了鱼竿,鱼饵已经没有了,可是鱼钩上空空如也。他叹了口气,温言道:“你坐下来,我摇船回岸上去。”
“不。”她轻轻地拒绝,在他听来却好像一记重锤。
他隐忍着道:“听话,坐下。”
这次,她连拒绝的话都懒得说,只是固执地站着,他突然站起来一把将她抱起,足尖点水飞身而起,顷刻便落在了岸边。
将她安稳地放在地上,她眼中根本没有一丝他所料想的慌乱,甚至吓一跳都没有,她只是淡漠地看他一眼,接着轻笑一声道:“看来武功高强真的很管用啊,”说着唇边的笑意转为嘲讽,“而且,耍流氓的时候没人反抗得了。”
他眸光骤然一紧,握着她手臂的手不由地抓紧,她猛地抽回去,不悦地看他一眼:“你弄疼我了。”
嘉荣听到她如此淡定地说“耍流氓”的时候倒吸了一口冷气,担忧地看了一眼变了脸色的秦迩,小心地拉着珑儿向后退去,以免受到池鱼之殃。
珑儿毫不领情地甩脱他的手,双眸晶亮地盯着两人,想要看看被控诉“耍流氓”的这个会是什么反应,而且,仙儿的气场好强大啊,她什么时候也能这样呢?
嘉荣无奈地看着这个脑子里没装什么东西的小丫头,结果还真的接收到了秦迩飞过来的冷厉的眼风,急忙向后退去。
烛光摇曳,屋子里透着一丝清冷。慕凝夏盯着火盆里的炭火看,根本没有动筷子的意思。过年啊,竟然这么冷清,一丁点的年味儿都没有,有一个伤心人也便罢了,没想到惹得整个王府的人都不开心。
秦迩冷颜注视着她,没有说话。
珑儿正站在慕凝夏的身后,她回头,轻声道:“珑儿,坐下来一起吃。”
珑儿飞快地摇头,偷偷地打量了秦迩一眼,嘉赐站在对面看着她皱起了眉,真不知道嘉荣那小子看上了这丫头哪一点,还有王爷,以前不是很讨厌这个刁蛮的公主的吗,课现在,两人被这主仆二人吃得死死的。
饭桌上的气氛出奇的诡异,慕凝夏看了没胆的珑儿一眼,也不再说话,端起碗来闷头吃饭,人是铁饭是钢,折腾他归折腾他,自己可不能亏待自己。
吃得差不多了,仰起脸来对珑儿问道:“今天初几了?”
珑儿闻言,掐着手指歪着脑袋算了算,还没来得及出声,听到秦迩清冷的声音:“初十,你想干什么?”
她瞥了他一眼,淡淡地应了一声:“没什么。”
珑儿却根本没有看到嘉赐对她使的眼色,自顾自地说道:“对了,仙儿,嘉荣说元宵节的时候带我出去看花灯,今天是初十,那算起来也没几天了!”兴致勃勃的样子看在嘉赐眼里分外刺眼,这丫头是傻的吗,王爷指不定要怎么收拾她了。
慕凝夏闻言,微微地抬起了眼,眸中闪过一丝渴望,可是不过瞬间便收起所有的光彩,她勉强一笑:“是吗,那你们要好好玩,记得帮我买一个花灯回来。”
秦迩将她的失落神情尽收眼底,心中一痛。她也不过才十七岁而已,正式好玩的年纪,本来应该无忧无虑的,可是,因为他的伤害……
她眼底的渴盼那么明显,可是又知道他一定不会让她去而强自忍住。
珑儿很苦恼地说道:“可是,嘉荣老是欺负我,我不太想跟她一起去……”
慕凝夏心中一动,想道珑儿我真是没有白疼你啊,快点加把柴啊,秦迩这家伙眼看就要顶不住了。
可是没想到珑儿突然冒出这样一句:“嘉赐,不如你陪我一起去吧。”
“咣当”!
心碎的声音。
嘉赐脸色大变,忙不迭地摆手:“我可不去,我要陪着王爷。”
慕凝夏在心底暗暗地骂:珑儿这个重色轻友的,怎么跟浅浅一样一样的,难道说她们真的是轮回中的同一个人?原来不论投了几次胎,这性子还是不会变啊不会变!还有这个嘉赐,她真的怀疑他暗恋秦迩。哇!那不是搞BL,真时尚啊,不过看看这两个人,外形还是很不错的,不过,谁是攻,谁是受呢?嗯,按脾气的话,应该秦迩是个强攻,而嘉赐,就是个别扭小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