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抢公主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眼眸中平静无波:“为何这样问?”
容采依脸上的笑容未变,却无法掩饰眼眸中的落寞:“那你会不会娶我?”
他宽和一笑,眸中染上一抹暖色:“傻丫头,我又怎么会让你去和亲,嫁给完颜飞呢?”
她微微地垂眸,掩盖去眼眸中的落寞,唇角一抹苦笑,却终于没有再追究。伸出手去,接住飞絮一般的雪花,手心一丝沁凉,突然扯落了披风,身形一旋在飞雪中起舞,衣袂飘飞,落雪夹杂着花瓣在她的身侧点缀,娇媚的容颜在花雪之间掩映,更加动人。他一瞬不瞬地盯着翩翩起舞的身姿,却有一瞬间的恍惚,眼前的女子变成了另一个娇小的身影,原本温柔似水的眼眸变成了清澈明亮又透着狡黠的另一双眼。
慕凝夏在殿中让人画了格子,正在跳格子,听到殿外一声高呼:“皇上驾到——”
她停下来,转身看向门口,皇上已经大步走了进来。她巧笑嫣然,迎上去想要行礼,皇上已经将她虚扶起来,朗声笑道:“凝儿,父皇这些日子一直忙着金国之事,也没有来看你,不会怪怨父皇吧。”
她盈盈浅笑,拉着皇上到桌前坐下,难得的亲近,笑得胸无城府:“父皇说什么话,父皇是一国之主,日理万机,女儿又怎么会怪怨皇上呢?”
皇上被她拍的身心舒泰,含笑点点头,接过她递过来的茗茶,轻轻地啜了一口,慕凝夏趁机道:“父皇,我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宫里好闷啊,我想要回王府。”
皇上闻言不动声色地合上茶碗,温和地看向她:“你这丫头,不肯多陪陪父皇吗?”
她笑得更加谄媚:“父皇,女儿已经嫁人了。你不好一直将我留在身边吧。倘若父皇舍不得女儿,那我就在宫中再多住几日,不过,总该让我出宫去玩一下吧。”
皇上略一思索,便点了点头:“也好,正巧金国廉王在京,朕一直没有让人好好地招待一下他,明日便是除夕,白天你们就出去集市上玩一下,你也好替朕招待他一下。”
她心中一动,呼吸也是一滞,不过面上的笑容未减:“好啊。”
天气真好,前两天下的雪有些已经化了,有些还堆积在角落,与泥土混合在一起,显得有些脏。不过街上的叫卖声此起彼伏,热闹程度一点也没有受到路上的泥泞的影响。慕凝夏如同出笼的小鸟一般雀跃,穿着一身锦衣男装,却是粉雕玉琢,仿佛一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小少爷。完颜飞跟在她身后,缓步而行,看着她衣摆沾上了一些泥水却不自知,兀自玩得高兴,不禁摇头轻笑。他不由地想起两人当初第一次出来逛街的情景,她当时正被他胁迫,一心想要趁着逛街的机会逃脱,表面上却要对他虚与委蛇。
慕凝夏深知虽然表面上是只有自己和完颜飞两人,可是暗地里有多少人跟着,那就不得而知了。她想要逃离,远走高飞,谈何容易。
她目光在人群中逡巡,瞥见一个乞丐正坐在墙根下晒太阳,神态悠然,看样子应该是丐帮的,她心中大喜,高声唱起了莲花落,人们只以为这个小少爷贪玩,不过是付之一笑,而那名乞丐半眯着的双眼倏地一下睁了开来,看向慕凝夏,慕凝夏两只手比在头顶,好像两只犄角,乞丐一愣,见到她的目光想自己扫过来,立即起身离开。
完颜飞疾走两步,将她的两只手抓下来握在手里,低声在她耳边道:“你搞什么鬼!”
她一脸的无辜:“唱歌啊,你干什么?”
他嗤笑一声:“你这个鬼丫头,难道我会不知道你打什么鬼主意,不过,你认为你办的到吗?”
“我没想做什么啊。”她依然嘴硬,“对了,我记得洗尘宴那天你身边有一位千娇百媚的红衣女子,这位姑娘为何一直没有再出现呢?”
完颜飞哪会不知道她认识红莲,但笑不语。两人说笑间,完颜飞突然目光一蹙,她顺着他的目光抬头看过去,不禁一愣。只见秦迩长身玉立,站在茶楼的栏杆之后俯瞰着街上的繁华,远远望去,虽然看不清他的神情,可是也知道必定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波澜不惊。她身边的容采依一袭华衣,美若天仙。她轻轻牵起唇角,他们现在高高在上,眼中根本就看不到隐没在人群中的她,不,就算她就站在他面前,他也不会看到,他的眼中只有现在站在他身边的这个女子。他纵容她对她冷嘲热讽,他指责她根本没有委屈的资格。
她唇角浮上一丝冷笑,突然挽住了完颜飞的手臂,迎上他的目光,调侃地一笑:“你说,他们看到我们这样,会不会认为堂堂的金国王爷好男风啊?”
他不以为意地睨着一抹邪笑盯着她,她对他的目光毫不避讳,笑得依旧开心。
正说着话,前面涌过来一批乞丐,慕凝夏眼睛一亮,完颜飞已经拉着她向旁边躲开去。她反手一拧,竟然挣脱了他的束缚,一下子挤进了乞丐群中。她冲着完颜飞狡猾得意地一笑,便随着人流跑着,一回头,却见到她刚刚提到的那名“红衣女子”正噙着一抹冷冷的笑盯着她。
那天晚上的产点丧命的记忆倏地一下跳进她的脑海,她的脸色一下子白了。虽然红莲已经投靠了完颜飞,应该不会要她的命,可是见到她眼中戏谑的眸光,还是吓得冷汗涔涔。
正随着人流向前涌动,没料到迎面走过来几个人,看他们步履轻盈、身形矫健,必定是皇上派出来的禁军无疑,她心中一慌,手臂突然被人大力一拉,她猛然惊回,惊喜地失声叫了出来:“杨长老!”
杨长老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带着她闪出人群。禁军眼前一花,已经看不到乞丐群中那个锦衣华服的少年公子。杨长老带着慕凝夏闪进一条小巷,她笑道:“杨长老,我就猜到你回来!”看来跟乞丐比手势还是蛮管用的,做个羊角,他就想到了杨长老,嘿嘿,不错。
杨长老可没她这样调笑的心情,面容一肃,低声道:“公主,出了什么事,你竟要出动丐帮的力量?”
她急道:“先不说这些了,咱们赶紧离开吧。”
杨长老点点头,便领先向小巷的另一端走去。可是刚一回头,便见到红莲亭亭玉立,眉眼间漾着一抹邪笑等着他们。慕凝夏一双眼瞪大,转身便向来处跑去,谁料这一头,完颜飞缓步踱了过来。杨长老眉头一蹙,尚未来得及提出疑问,身后的红莲已经闪身逼了过来,他无暇他顾,只得应战。慕凝夏一看杨长老与红莲交手,心中焦急,大声提醒道:“杨长老小心,她浑身上下都是毒!”
话音未落,手腕便被大力地一扯,跌进了完颜飞的怀中。她手脚并用,对他拳打脚踢,可是却对他完全构不成伤害,还是被他紧紧地禁锢。身子突然被大力地向后拉扯,她也正推拒这完颜飞,便趁着这股力量脱离了他的怀抱,可是一抬头,便见到秦迩寒冰般的一张脸,她不禁一愣,接着便撑手一推,可是秦迩却根本没有放手的意思,死死地抓住她的手臂,淡漠冰寒的一双眼盯着完颜飞。
慕凝夏尚未来得及问为何他会在这儿,巷口又涌进来一批乞丐,完颜飞脸色一变,便闪身来抢,秦迩拉着慕凝夏躲避。一时间狭窄的小巷中被堵得水泄不通,秦迩死死地抓住慕凝夏的手臂,扯着她挤过拥堵的人群,乞丐们看着,知道他的身份,虽然得到了要帮帮主离开的消息,不过现在驸马拉着公主,他们也不敢出手阻拦,不过却终是阻住了完颜飞的去路。
秦迩扯着她大步闯出去,她被扯得脚步踉跄,一脸焦急地大声抗议:“秦迩你干什么,放开我啊!”
他根本恍若未闻,一言不发地将她扯到一辆马车跟前,突然将她抱起来,往马车里一塞,接着自己也矮身钻进了车厢中,沉声吩咐道:“回府!”
慕凝夏懵懵懂懂地被塞进马车,还没来得及骂他一句,一抬眼便见到容采依淡然冷漠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心中一寒,不悦地翻了个白眼,同时也对秦迩恨恨的,他竟然如此粗鲁地对待她,让她在容采依面前颜面尽失,真是可恶!
刚爬起来,秦迩已经进来,看也没看她一眼,便坐在了容采依身边。竟然还对她不理不睬,他现在还没有给她休书吧,她现在还是他的妻子吧?竟然敢这样明目张胆地当着她的面如此亲密,而且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哼,奸夫淫。妇!
她心中恶毒地想着,不高兴地撇了撇嘴。
秦迩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心中的不悦缓缓地蒸腾。她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这样繁华的大街上跟完颜飞拉拉扯扯、亲亲我我,简直是不知廉耻!她就这么急着跟完颜飞双宿双飞吗?
车厢里的气氛凝重而沉闷,三个人各怀心事都不开口,慕凝夏沉浸在自己的抱怨中,感觉自己好像是多余的人一样,竟会觉得有些心虚。
上一章第55章 梅园挑衅
下一章第57章 除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