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梅园挑衅

她眸光盈盈闪动,下意识地看向秦迩,谁料他若无其事地饮着杯中的酒,目光冷冷淡淡,一只手漫不经心地轻轻叩击着桌面,根本没有看她。她感觉到一道若有若无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循着目光看回去,见到容采依柔和地看着她,于是牵扯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向她点了点头。
慕凝夏平复下心绪,忽略掉心中的失落,脸上的笑容也添了一丝温暖,一扭头看向完颜飞,举杯与他碰了一下,一声清脆的碰撞声听来十分悦耳,完颜飞眉尖一抖,目光从秦迩握着杯子的手上一掠而过。她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不雅地咂了咂嘴,拈起了一块桂花糕,轻轻地咬上一口,细细地咀嚼,神情分外享受。
吃完一块桂花糕,站起来拍了拍手,笑嘻嘻地向三个人道:“你们慢慢聊,既是赏雪梅,自然不能只在这里坐着喝酒吃东西,我自己出去走走。”
秦迩恍若未闻,自顾自地倒了杯酒,完颜飞向她笑着点了点头,容采依站起身来,看着她道:“公主,我跟你一起去吧。”
她眸光一闪,看着容采依坚定的目光,终于点点头,笑道:“好啊。”
两人举步离开,剩下的两个男人眸光瞬时冷了下来,完颜飞笑着举了举杯,目光落在秦迩的杯子上:“王爷,为了两位公主,我们共饮此杯。”
秦迩眸中染上一抹讥诮:“廉王认为本王也该高兴吗?”
慕凝夏和容采依两人在梅园中信步而行,脚踩在已经有了些厚度的积雪上,“吱吱”的轻响让人的心也变得宁静。身边落雪纷飞,轻盈飘荡,人走在其间,宛若仙境。慕凝夏正自顾欣赏着梅雪,听到身侧的女子轻声道:“公主,我有话想要跟你说。”
慕凝夏身形娇小,矮了容采依半个头,转头去看她的时候,不自觉地好像气势上也矮了对方一截,扁扁嘴,接着悠然笑道:“什么事,你说吧。”
容采依脊背挺直,原本柔和的目光变得冷漠而坚定:“公主,你对秦大哥究竟是什么感情?倘若你真的不喜欢他,那就离开他好了。”
慕凝夏闻言眸光一紧,虽然是仰着脸,可是脸上的表情变得倔强和戒备,冷言道:“那我问你,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再跟我说这些话呢?”
容采依一愣,没想到这个看似天真单纯的小丫头言语竟然如此犀利,一开口就问出这样的话,一时语塞。
慕凝夏浅浅笑道:“这是我们夫妻间的事,我们之间是什么感情恐怕不容外人置喙。”
容采依眸光锐利,语气虽然轻柔却又冷漠,她冷笑一声:“夫妻之间?你们还是夫妻吗?”
慕凝夏不知为何,呼吸一滞,没来由得一丝心慌,不过还是强自镇定,面上依然带着浅笑:“此话怎讲,我们是皇上下旨赐婚,天下皆知,容姑娘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容采依唇角浮上一抹讥讽:“你不会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吧。”
她就是心理素质再好,也不免心慌,脸上的笑已经有些挂不住了:“你说什么?知道什么!”
容采依眼中的光慢慢地冷下去,浮上的是一抹怜悯与悲伤:“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那你去问你的好父皇吧。”说完也不管她的反应,转身施施然离开。
慕凝夏全身僵硬,手脚冰冷,进宫之后她便一直觉得奇怪,还有完颜飞半似玩笑一般的话,让她的内心一片凄凉,脑子好像一下子被冰封住,丧失了一切思考的能力。
细微的踩雪声从身后传来,她收敛心神,转过身来,一抬眼,触到了秦迩淡然的目光。她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眸光闪烁:“秦迩,这段时间你为何没有进宫来看我?”
他唇角挂着一抹若有如无的笑意,目光却透着一丝寒意:“公主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她急切地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见他淡然看向她,表情也变得郑重而深沉,“秦迩,我希望你对我公平一些,我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这么多日你都没有来看我,一见面我却要承受你的指责,”说到后来,眸光黯淡下来,“而且,不止是你,就连容采依也要责怪我。”
秦迩不动声色地研判着她,腮边的肌肉一紧,轻笑出声,淡然道:“你有什么资格抱怨,倘若你真的不知道,又怎么会与廉王走得那么近,言笑晏晏,一同品酒赏雪梅?”
“这跟完颜飞又有什么关系?”她蹙眉。
他笑:“看来你真的是被蒙在鼓里,皇上没有跟你说,那太后也没有向你透露分毫吗?”
“你什么时候变得说话这么吞吞吐吐的,究竟是怎么回事明说就好了,何苦这样为难我,”她眸光盈盈,“我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现在却连容采依都对我冷嘲热讽。”
他讥讽地看她,眉毛一轩:“你觉得委屈?”
“自然委屈。”她目光灼灼,逼近一步,“不论怎样,这总归是你我之间的事,她以什么身份来质问我,她有什么资格?”
他走到她跟前,几乎脚尖对着脚尖,她受他的气势所迫,不由自主地想要后腿,却被他按住了肩膀,阻住了去路,她如受魔咒般望进他的眼中,他眼中的冷漠和疏离让她心中隐隐作痛,语气也让她无措:“你想知道吗?”
她内心一片荒芜,泛起一波没来由的恐慌,似乎有些抗拒知道真相。
他对她眼中的慌乱恍若未见,唇角微微勾起,轻缓而残忍地开口:“因为她将成为我的王妃。”
她睫毛一颤,整个人顿时好像被冰封住,彻骨的寒冷让她不自禁地全身颤抖起来。她微微地仰起头,目光毫无焦距地望向天空,口中轻声低喃:“明明在下雪,为何会打雷呢?”
秦迩看着她雪白的容颜,和眼眸中的惊慌失措与失魂落魄,心中绵绵密密的酸痛,手上的力道放轻,眼见着她脚步踉跄地后退几步,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扶住她,她却躲避开,一眼看过来,目光锐利如刀,生生将他剜得甚至都感觉到疼痛。
她收回眼光,转过身,缓慢却稳定地离开,一直都没有再看他一眼。他盯着她的背影,看她挺得僵硬的脊背,心中阴沉如此时的天空。
慕凝夏失魂落魄地在梅林中踏雪而行,直到撞上一副坚硬的胸膛,微微一定,才抬起头,眸中已经是一片风平浪静、波澜不惊。看到他,甚至绽放一抹浅笑:“你怎么在这里?”
完颜飞不正经地笑:“想要与凝夏一同赏梅啊。”
她含着笑走到他身边:“既然如此,那走吧。”
他未再出声,陪着她向前缓步而行,眼风向侧面一扫,瞥见一道颀长的身影隐没在梅林之中,眸中浮上一抹邪笑。伸手揽住了她瘦削的肩膀,立即感到周围的气氛骤然冷却了下来,可是还没来得及得意,已经被慕凝夏一掌拍开,浓眉微微一蹙,便见到慕凝夏秀眉轻轩,怒目相向:“完颜飞,你给我老实点,再跟我动手动脚小心我把你这对猪蹄给剁下来!”
完颜飞被她骂得一愣,接着不觉莞尔,一低头,凑在她耳边轻声道:“凝夏你好凶啊,从来都没好好对我,让我的小心肝受不了了!”说着鼻尖在她的肩膀蹭了蹭,让慕凝夏恶寒地抖了抖肩,疾步跳离了他身边,飞快地在自己的手臂上抚平一身的鸡皮疙瘩:“完颜飞你变态啊,一个大男人动不动就撒娇,恶心死我了。”
说完便见到完颜飞开心地笑了,他的眼眸中一片温暖:“凝夏,你眉间的阴云消散了,多笑笑多好。”
她神色一僵,接着便恢复如常,狡黠又带着嫌恶的斜睨着他:“少在我面前装好人了,趁人之危收买人心这一招,瞒不过我的。”
他眉头一皱,作西子捧心状:“凝夏你好狠心,竟然如此冤枉我。”
她一脚踢过去:“少来,你是什么货色我会不知道,哼!”
秦迩就在远处看着两人调笑,眼中的阴霾愈来愈浓,她刚才还是一副失魂落魄的神情,现在见到完颜飞竟然笑逐颜开,眉眼间都挂着灿烂明媚的笑意,腮边浅浅的梨涡似乎盛满了甜蜜,虽然两人动手动脚的,可是看得出她是开心的,这是她在他身边时所没有的表情,在面对他的时候,她似乎都是笼罩着淡淡的忧愁,或者就好像刺猬一样炸了满身的刺。
手臂被轻轻地扶住,他收回心神,眸光也聚敛起来,薄唇紧紧地一抿,接着淡然开口:“你跟她说了什么?”
容采依纤细白皙的手指微微地颤动,收回手藏在了袖笼中,轻声开口:“我要她离开你。”
秦迩眸光一紧,终于转头看她:“采依,你应该知道,这不仅仅是我的夺妻之恨,也会令大宋蒙羞。”
她轻轻地咬了咬下唇,牵起一抹浅笑:“秦大哥,你……”
他低眉看着她,目光清冷无波,此时见她欲言又止,挑起一边的眉毛:“什么?”
她抬眸,目光坚定:“你是不是对她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