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相携赴宴

慕凝夏头昏脑胀、鼻子塞重,而小腹坠涨的痛感又使她疼出了一身的冷汗。秦迩见她脸色苍白,额头上冒出了密密的一层薄汗,吃了两口菜便将筷子放下,站起身来:“我吃饱了,先回去休息了。”
“怎么了?”他也放下碗,问道。
怎么了。难道要她说因为那天晚上泡了半宿的冷水,冻感冒了,而且可能是着了凉的关系,这次月事竟然会这么疼。
她有气无力地回道:“没什么,你吃你的。”
步履蹒跚地向外走去,秦迩在后面道:“如果不舒服,就找嘉荣过来看一下。”
“知道了。”找嘉荣,他那些手下一个个看她不顺眼,这样就去找嘉荣,他指不定怎么给她脸色看呢。还有那个嘉赐,救落水的公主竟然还要公主的丫鬟跪地相求。想想,她一个公主做到这个份上,还真是可悲。
秦迩看着她有气无力的样子,站起身来,走到她身后突然将她打横抱起来。她惊呼一声:“干什么啊!”
秦迩看了站在一旁的珑儿一眼:“去叫嘉荣过来。”说完便大步向外走去。
可是刚走了两步,却没有听到珑儿回应,停下来回身一看,只见珑儿正低着头发呆,不禁攒起了眉。慕凝夏这时也发现,从刚才珑儿就一直没有说话,见秦迩不悦,急忙叫了一声:“珑儿,发什么呆呢!”
珑儿一惊,从神游中回过身来,瞪着一双眼:“什么?”
秦迩哼了一声:“去叫嘉荣过来!”
珑儿闻言眸光闪动,又迅速低下了头:“让别人去好不好。”
秦迩气哼哼地道:“怎么本王还支使不动你了。”
她忙抬起头来,忙不迭地回答:“我这就去,这就去。”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跑。慕凝夏看得哭笑不得,这珑儿对她没大没小的,可是却怕极了秦迩,看来这人的气场还真是不一样啊。
嘉荣把完脉,站了起来:“没什么,两服汤药下去就好了。”说着看向珑儿,邪笑道,“小丫头,你就那么怕我,离我那么远。”
珑儿闻言又向后退了一步,低着头不说话。
嘉荣便笑道:“跟我过来拿药,到时候熬好了给你们公主送过来。”
珑儿还是不说话,嘉荣皱眉道:“你这丫头走什么神呢,还不快跟我来,还是你就想看着你们公主在这里受罪?”
珑儿低着头,不情不愿地跟在他的身后。慕凝夏睁开眼,看着两人的背影,若有所思地垂下眼眸:这两个人,没什么问题吧。
晚上睡觉的时候秦迩被她的哭声吵醒,皱眉摇了摇她,可是慕凝夏一个劲地抽抽噎噎,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了下来,口中似乎喃喃地叫着:“妈妈,妈我在这里啊……我这就回去……妈……我好难受……”
秦迩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脸颊,口中轻声唤道:“凝儿,快醒醒,你做噩梦了。”
慕凝夏睁开眼,刚才梦中的情形还历历在目,自己到这里也快要半年了,不知道妈妈现在怎么样,眼泪便止不住了。秦迩皱着眉道:“你做了什么梦了,哭成这样?”
慕凝夏小腹的疼痛还在继续,她下意识地缩进他的怀中,将头埋进他的胸口,嘟嘟哝哝地说道:“就是肚子痛。”
秦迩揽紧了她,温热厚实的大掌按在了她的小腹,暖热绵长的内力输进她的体内,她感觉身体里的疼痛缓缓减轻,头脑也随之昏沉起来,没一会儿功夫便伏在他的怀中睡着了。
金国廉王到临安的时候,临安已经落霜,呼吸间都会有白色的雾气。一大早,慕凝夏梳洗完毕,穿上了过冬的锦袍,踏出了门外,珑儿再后面拿着一件披风追上来:“仙儿,外面冷,把披风披上。”
她接过来披上,迎面见到秦迩大步走了过来,身上一件狐裘披风,衬着剑眉鹰目,整个人看起来仿若天神下凡,她又看得呆了。
秦迩走到她面前:“皇上下旨,今日宴请廉王,要我们都要进宫。”
说话间,有白茫茫的雾气,氤氲间他的脸隐藏在白雾之后,朦胧中他的脸看起来更加好看,寒星一般的双眼看着她,目光清冷。
秦迩见她正痴愣地瞪着一双明亮的美眸看着他,一张娇美的小脸都快要埋进雪白的披风之中,因为冷,所以两颊仿佛擦了胭脂一般,格外动人。
他眸中染上一抹笑意:“跟你说话呢,在想什么?”
她回过神来,脸更红了,茫然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他笑了:“好好收拾一番,打扮的光鲜耀眼最好,咱们要进宫了。”
其实慕凝夏最怕的就是宫中的这种场合,繁文缛节一大堆,礼数要周到,夹杂在一大堆的宫嫔和皇亲国戚之中,真是要多麻烦有多麻烦。她僵坐在桌前,无聊地摆弄着眼前的夜光杯。秦迩坐在她身边,得体的应酬着其他人,不时与人饮上一杯。坐在他们上手的太子笑道:“安乐王,咱们许久未见了,我这位皇妹可是要托你照顾了。皇妹,为兄跟你们夫妻喝一杯。”
慕凝夏正无聊地走神,听到太子叫她,不解地抬头看去,满脸的不耐烦掩都掩不住。她对这位脑满肠肥的太子根本毫无好感,现在要跟他喝酒,才不屑呢。
她笑了笑:“太子,我不会喝酒,你是知道的啊。”
太子一愣,脸色随即微微地沉了下来。秦迩看在眼里,却是恍若未见,见太子咬咬牙放下酒杯,这才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笑着向太子举杯道:“太子殿下,凝儿不善饮酒,这杯便由微臣代饮如何?”
太子面上才有些缓和,端起酒杯,皮笑肉不笑地道:“安乐王对公主真是呵护备至,看得本太子心中甚是安慰,我这位妹妹可算是有了依靠。”
慕凝夏冷笑一声道:“太子说的这话若被父王听见恐怕不妙,难道我嫁给他之前便没有依靠吗?”
太子闻言面色一僵,随即牙关一咬便要发怒,适时听到一声高呼:“皇上驾到——”
太子忙整肃神情,与百官一同起身迎驾,山呼万岁之后,皇上赐百官入座。接着,福全便高呼道:“有请金国廉王——”
上一章第47章 情动
下一章第49章 原来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