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情动

秦迩显然也觉察出了不对劲,她气息紊乱,而且全身滚烫,好像是中毒了的样子。他抓住她的手,探上了她的脉门,脉象很乱,跳得极其急促。他手指抚上她的颈项,她禁不住吐出一声低吟,差点投进他的怀中。秦迩一惊,手倏地一下收了回来,心中已经了然,眸光一紧:“你吃了什么?”
“我……”她难受地呜咽出声,脑子却是越来越混沌,抓着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秦迩危险地眯起了眼,捏住她小巧的下颌,倾身吻了上去。
慕凝夏好像一下子找到了缓解痛苦的解药,紧紧地攀住他的脖颈,可是仅存的理智已经开始提醒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心中将珑儿骂了个狗血淋头,突然一咬牙,秦迩吃痛,一下子放开她,口中已经尝到了血腥味,他声音含怒:“你干什么!”
慕凝夏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他推开一点,喘息着说:“我要让自己冷静一点,我中毒了。”
他冷哼了一声:“笑话,你要冷静,咬我干什么!”
她现在手脚无力,身体内的空虚感越来越严重,只想要投进他的怀中,可是她狠狠地从手臂的内侧掐了自己一把,有气无力地回答:“我看不光是我要冷静,你也是。”说完喘了口气,“你帮我端盆凉水过来。”
秦迩好整以暇地坐在床上,冷笑道:“我倒更喜欢用另一个方法帮你。”
她咬牙切齿地骂道:“我一定要撕了珑儿这个臭丫头!”说完将手臂塞进嘴里,狠狠地一口咬下去,冷汗顿时出了一头一脸。
秦迩一把将她的手臂拉过来,冷言道:“你这是干什么?”
她推开他,跌跌撞撞地跳下床,端起一盆冷水哗地一下从头淋到脚,这才清醒了一些。秦迩扯过她的身子,声音中已经带了怒气:“你疯了吗?”
她想要挣脱开他的束缚,可是一点力气都用不上,被他这样抓着,身体好像又在一点点升温,她禁不住低声哀求:“放开我,求你了,我……我快要……”
他缓缓地将手放在了她的腰间,慢慢地收紧,将她收进了怀中。她突然低声啜泣起来,他周身一僵,原本握着她的肩的手改而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她低泣道:“你帮帮我,我好难受。”
秦迩低声道:“那你要我怎么帮你?”
她再掐了自己一把:“打晕我。”
秦迩将她放回床上,便开始脱她的衣服,慕凝夏哭得更加厉害,死死地抓住衣服:“你干什么,都说不要了……”可是气息微弱,说出来的话却好似撒娇一样。
秦迩无奈地哼道:“你要穿着这身湿衣服睡觉吗?还不快换下来。”
慕凝夏无力地说道:“你现在关心的好像不应该是这个吧,帮我想想办法啊,衣服我自己换。”
秦迩邪笑道:“我倒是有办法帮你,可你也愿意啊。”
她又要陷入意识的昏迷之中了,秦迩叹了口气,倒了一大碗凉茶过来,抬起她的下巴灌了下去,她这才稍稍恢复些意识,微微地睁开眼,借着窗外微弱的星光见到他正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秦迩见她转醒,低声道:“我去找嘉荣吧。”
“不,”她急忙抓住他的衣袖,中了这种毒传出去多丢人,“我要洗冷水澡。”
秦迩略一沉吟,转身点亮了油灯,吩咐下去让人准备冷水。没一会儿的工夫,下人们已经准备好了,支好了屏风,慕凝夏也没有力气去想别的事情,就连害羞的心思都没了,脚尖刚刚探进浴桶中,便被激得一个激灵,嗖的一下收了回来,不过身子又难受地要死,一咬牙,钻进了水里。
“啊!”她惊呼一声,屏风后面的秦迩不耐烦地道:“怎么了?”
她叹了口气:“太冷了。”说完打了个哆嗦,可是那股燥热却已经渐渐地缓解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竟然在冷水中睡着了。睡梦中只觉得自己只穿着一身薄纱衣裙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天色阴沉沉黑茫茫的,一眼望过去,只看到漫无边际的雪原,她赤脚踏在冰凉的雪地上,好像找一堆火取暖。终于,眼前的雪原倏忽一下不见了,她感到周身的温暖,这才陷入黑甜的梦乡。
******************************************************************************************
珑儿脸色苍白,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面色铁青地盯着她的慕凝夏,嗫嚅道:“仙儿……”
“你给我闭嘴!”慕凝夏不由分说地打断她的话,“你这个死丫头,害我泡了半宿的冷水澡,我真应该撕了你!”说着站起来一根手指点着她的额头,恶狠狠地说。
珑儿好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头都快低到地上去了,见慕凝夏没有再说话,又偷偷地抬起头来:“我本来就说不是给你的了,可是你非要喝。”
慕凝夏勃然大怒:“还怪了我了!阿嚏——”她抹了一把鼻涕,“害得我都感冒了。你给他喝还不是一样要对付我,要是他喝了我可不保证他肯泡一宿的冷水却不碰我,说,是谁让你做的!”
珑儿额头上已经有冷汗流了下来,不过终于还是老老实实地回道:“是皇上。”
“什么!”她吓了一跳,“皇上竟然让你给他下药!”
珑儿拼命地点头:“皇上说要让你快点怀上王爷的骨肉,这样王爷就会对你好了。”
她简直哭笑不得:“你个傻丫头,这么说你还是为我好了?”
“当然是为你好了。”珑儿忙不迭地说。
“缺心眼吧你,”她简直是恨铁不成钢,“感情怎么可能因为有了肌肤之亲就会产生了呢?”说到后来,越来越小声,竟有点点自怜。
******************************************************************************************
嘉荣拎着一坛酒,扬起头来灌了一口,便又大步向前走去。再转过前面的小角门便到了自己的小院子,突然竖起了耳朵,停下脚步。难道说他和嘉赐住的这个踏岚苑闹鬼了不成,不然为什么会有女人的啜泣声呢?
他皱了皱眉,轻轻地敲了敲头,循声走了过去,他倒要看看,是个什么样的女鬼竟然敢在他的面前现身,若是个艳鬼,说不定是送上门来的艳遇呢。
树木横七竖八的枝条在地上留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风移影动,似乎鬼影幢幢。他听闻声音越来越近,低低的啜泣之声,也越来越清晰。他突然大喝一声:“什么人,给我滚出来!”
啜泣之声立即停下,好像哭的人被人一下子掐断了脖子一样,一点声息也没有了。
嘉荣再上前去,拨开了已经掉光叶子的灌木丛,突然被藏在里面的一张苍白的脸吓了一跳,手里的酒坛也砰地一声摔在地上。
对方显然也被他吓了一跳,突地一下跳了起来,惊声叫了起来。
他定了定神,瞧清了眼前的人,蹙眉训斥道:“我说你个小丫头,半夜三更的不睡觉,跑到这里来装鬼吓唬人,找死啊你。”
珑儿委委屈屈地看向他,脸上还挂着两道泪痕,淡淡的星光之下莹莹有光,嘉荣见了,口气不由地软了下来:“哭什么,我又没说什么,别哭了啊,要不被人看见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珑儿扁了扁嘴,用袖子抹了一把眼泪,点点头抽噎道:“我知道了,我这就走。”
“喂,等等,”嘉荣不自觉地叫住她,“说说,是谁欺负你了,为什么要跑到我住的地方来哭啊。”
珑儿眨了眨眼:“我不知道这是你住的地方,只是看着这里没有人,所以才在这儿哭的。”
嘉荣不耐烦地道:“你这丫头会不会听重点啊,我问你是谁欺负你了。”
她噘起嘴,摇了摇头,极小声地回答道:“没有谁欺负我。”
“那你哭什么!”他不自觉地又提高了声调。
珑儿缩了缩肩,便不说话了。他等了半晌,可就是不见她开口,跨前两步走到她面前,低头问到她的脸上:“你哑巴啦?”
珑儿摇了摇头:“没有谁欺负我,真的。我只是心疼仙儿罢了。”
“呵!”嘉荣怪笑一声,戏谑道,“你心疼她?人家是公主,身份不知比你要高上千倍万倍,你有什么资格心疼人家。”
“你这人怎么这么肤浅啊,身份高贵就一定幸福吗?”她白了他一眼。
嘉荣不禁惊奇,这小丫头平常看起来胆子那么小,神志失常的时候竟然敢对着他翻白眼,他挑挑眉,凑近了去看她:“你……”
她继续说道:“仙儿本来是喜欢你家王爷的,可是你家王爷却那样子对她,难道不会让人心疼吗?”
嘉荣轻蔑地笑了笑:“我倒是没看出来。”
珑儿眨了眨眼,也不知道他没看出来的是什么。不过要她问,她也懒得问,也不敢问,算了吧。
嘉荣笑了笑:“好了,时辰也不早了,早些回去休息吧。我今天可是喝了酒的,一会儿酒后乱性,可不知道会不会对你做出什么来。”
珑儿吓得脸色苍白,飞快地看他一眼,嗫嚅道:“你还说别人,只有你欺负我。”
嘉荣漫不经心地道:“我喜欢欺负小姑娘。”
话没说完,珑儿已经跑地不见了踪影。他不禁摇头轻笑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