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落水

第二天果然鼻子塞重,头痛欲裂,支撑着起来,便见到珑儿端着脸盆进来,一见慕凝夏下床,奇怪地问道:“仙儿,为什么王爷今天早上不是从你的房间出去的?”
她就奇怪了:“他为什么要从我的房间出去?”一说话才发现嗓子干涩疼痛。
“哦,没什么。”珑儿飞快地回答,低下头将脸盆放好,“洗脸吧。”
慕凝夏走到她面前,总是觉得不对劲,低下头瞪着她:“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昨天晚上没有见到你的影子!”
“我……”她皱着眉头想要解释,突然眼睛一亮,“仙儿,你能走了!”
慕凝夏捂上她的嘴:“别喊!”虽然昨天被他看到自己能走了,可是还不想就这么算了,昨天晚上他也太嚣张了,明明是他有错在先,还嫌她耍脾气,她还想好好地折腾一下他呢。
“好了,先不问你了,”这丫头要是什么话不想跟你说,打死也问不出半个字来,不跟她计较了,“先去帮我准备热水,我要洗澡。”
“你昨天不是刚洗的吗?”珑儿奇怪地问道。
“没听出来我说话鼻音这么重吗?”她瞪了她一眼,“再熬点姜汤,我要发一身汗。”
“哦,知道了。”珑儿点点头,下去准备。
以后可要注意了,在这个时代,随便一个感冒就有可能会要了人的命的。
太医过府,她还要继续坐在轮椅上。自那日两人不欢而散之后,秦迩便没有再见过她,她徒劳坐在轮椅上行动不便,憋了一肚子的火没出发,躲着太医偷偷地带着珑儿到花园去玩。正领着珑儿还有几个小丫鬟做针线,她画好了花样子,让她们照着做了枕头,还有一些布玩偶,王府里好是好,可是就是枕头是玉的,枕着咯得慌,一觉睡下来脖子都是酸疼的。再做几个玩偶抱着睡,要多舒服有多舒服。
这时,一个小丫头抱着一头粉色的猪过来献宝一样地笑道:“公主你看,奴婢已经照着您画的样子做好了。”
她拿过来细细地端详,突然奸猾地笑了起来:“珑儿,去给我拿笔墨来。”
珑儿正用针七拐八扭地缝着一只奇丑无比的四不像,闻言抬起头来,乖乖地答应:“哦。”没一会儿便将笔墨拿了过来,放在了桌子上。
慕凝夏笑眯眯地用笔舔了舔墨汁,想了想在小猪的脑门上写下两个字:“小远。”
一旁的小丫头看了脸色一变,僵硬地笑着:“公主,这……不好吧。”
她瞪了一眼:“有什么不好的。”
小丫头聪明地选择闭嘴,算了,人家是公主,王爷也不敢得罪的,再说了,没准这是人家夫妻之间的情趣呢。
“珑儿,推我到湖边坐一下。”她抱着那头粉色的猪来到湖边,清风拂面,精神一爽,她微微地牵起了唇角,伸出两个手指捏住猪脸,扭得面目全非,心里更加畅快,照着它的鼻子就给了两拳,拧着耳朵提了起来,“死秦迩,打死你!”
身后传来一声轻笑,她回头,只见容采依一身豆绿柔绦衣裙,秋日的明亮阳光下,向她嫣然一笑。她原本轻快的笑容一点点在唇边消失,接着又粲然一笑:“采依,是你啊。”
采依手中端着一个药碗,向她施了一礼。
她见采依的目光落在她手中的粉色小猪身上,讪讪地将它抱在了怀中,目光落在了湖水中,原本一池的荷花现在一派凋零的景象,李商隐的两句诗跳进脑海,随口吟道:“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
容采依闻言长长的睫毛一颤,原本以为这位民间公主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草包,没想到竟然能吟出李商隐的诗句,不禁有些刮目相看,笑道:“公主好文采。”
她哂笑一声:“夸我还是贬我,又不是我自己写的。”
正说着,太医带来的小医官端着药碗快步走了过来,行到跟前施了一礼道:“公主,到时间喝药了。”
“嗯,”她答应了一声,示意珑儿接过药碗,“行了,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医官应道:“是。”
慕凝夏待医官不见了身影,将手中的要往湖中一泼,接着便听到一声大呼:“哎呀公主,你怎么能将老夫熬的药泼掉!”
慕凝夏吓了一跳,只见不远处的拱桥上老太医气得脸色苍白,胡子乱颤。她吓了一跳,身子猛地一顿,轮椅突然轮子打偏,咕噜噜朝湖中滚去,她听到一片惊呼,容采依离她最近,扔掉了手中的药碗,一把抓住她的手,可是轮椅下滑的劲道太猛了,接连“咕咚”两声,两人掉进了池塘当中。
水立即灌进了两人的口鼻之中,残荷的枯叶、水藻之类挂了两人一头一脸,珑儿和众丫鬟吓得站在岸上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大声呼救。
秦迩在拱桥上看得清楚,刚要纵身下水,身边的嘉赐已经跳进了水中,一把抱住正在水中挣扎的容采依,游到了湖边。秦迩将她抱了起来,向着颤颤巍巍地跑过来的太医道:“快看看她有没有事?”
一手压在采依胸口,按压了几下,容采依吐出一口水,缓缓地睁开眼,模模糊糊地看到秦迩关切的目光,心头一酸,热泪涌了上来,声音哽咽:“秦大哥。”
秦迩拍了拍她的后背,容采依冻得直打哆嗦,而他厚实的手掌带给了她温暖,她一时情动,紧紧地偎依进他的怀中。秦迩温言劝道:“没事了,别怕。”
他将她打横抱起,向怀中的她宽慰地一笑:“我送你回去。”
容采依轻轻地点点头,便靠在了他的怀中。秦迩大步离开,留下已经有些傻眼的珑儿和太医等人,珑儿急得眼泪汪汪地,对着秦迩远去的背影跳着脚大叫:“王爷,仙儿还在湖里!”
太医颤颤巍巍的手指指着秦迩,又指指还在湖中挣扎,眼见就要沉入湖底的公主,心中大呼:你个老匹夫,闯祸了闯祸了!
上一章第42章 亲吻了
下一章第44章 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