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尽人事,听天命

“嗯,”她有气无力地点点头,“珑儿,你真傻啊,嘉荣是王爷的手下,他的态度不就是王爷的态度吗,你跟他生气有什么用?”
珑儿伸手地拨开她额上的碎发,心疼地问道:“可是,难道你就不生气吗,你是公主,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他却这样对你……”
“唉!”她叹了口气,拍拍她的手,“小傻,还真跟浅浅一样,我不生气。”生气?哪还有力气生气啊,要是知道他昨天晚上甚至想出手杀了她,这丫头恐怕会吓傻了吧。
“帮主你好淡定啊,而且料事如神,你是神仙吧,神仙!”珑儿两眼放出崇拜的光芒,看得慕凝夏更是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了。
“珑儿,我好饿啊,去帮我弄点吃的。”可怜兮兮地眨眨眼,看得珑儿同情心泛滥,急忙说,“好的好的,已经饿了快三天了,是该吃点东西了,你想吃什么?”
三天?慕凝夏扯着公鸭桑皱着眉头惊呼:“难道我已经昏迷了三天了?”
珑儿无辜地点点头:“是啊,都把我吓坏了呢。”
“那秦迩有没有来看过我?”下意识地问出这句话,问出口之后便感到后悔,要杀她的人,难道还会关心她吗?笨蛋!
果然,珑儿轻轻地摇摇头,同情地看向她:“帮主神仙,不,神仙帮主,你喜欢王爷的对吧?”
慕凝夏不耐烦地真想踹她一脚,不过可惜自己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只好幽幽地叹:“你个八婆,少管闲事。”
谁知珑儿倒不怕她:“神仙,喜欢就要争取啊,反正你是他的妻子,怕什么?喜欢自己的丈夫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慕凝夏微微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仿佛蝴蝶的翅膀一样忽闪了两下,想不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古人教训,还是一个老是跟在她屁股后面的小丫头,语气低沉:“嗯,顺其自然吧。”说完之后,心头一震,以前看到过的一句话不期然跳入脑海中:随缘不是得过且过,********,而是尽人事听天命。
尽人事,听天命啊!
“好啦好啦,赶快给我去弄点吃的,好消化一点儿的吧。”看珑儿还沉浸在刚才的剧情中无法自拔,用尽力气踢出一脚,“还不快去!”
珑儿兔子一样蹦了出去,慕凝夏为终于得到的清净念了声佛,突然想到自己在床上躺尸了三天,该去厕所打扫一下才对。手撑着坐起来,掀开被子,双腿迈下床,脚尖颤颤巍巍地接触到地面,虚弱至极,慕凝夏恶狠狠地敲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咬了咬牙站起来,可是没走上两步,“咕咚”一声跌在地上,手掌和膝盖处火辣辣的疼,撑起身子看了一下,手腕处蹭破了一块皮,红星点点,她出了一头一脸的冷汗,心一下子跳得飞快,扯着嗓子大叫:“珑儿,珑儿,你快过来啊,我的腿怎么了!”
喊了几声都没有人进来,手脚并用地想要爬起来,突然听到头顶一个凉薄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她猛地一震,一颗晶莹的汗珠从脑门上沿着下颌滑下来,啪嗒一下砸在了地上。她吞了口口水,故作平静地抬头看向来人:“没干什么,你有事吗?”
秦迩不知为何看着她这样逞强的表情,想气又想笑,上前两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不在床上好好呆着,下来做什么?”
慕凝夏现在见到他总是不免尴尬,她好像已经在意识模糊的过程中对他表白了,可是为什么他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她眨了眨眼,支支吾吾地说:“那个,你……”
他挑眉,示意她把话说完。她的脸红的不像话,声音细若蚊哼:“我想……上厕所。”
“什么?”他显然没听懂。
她不禁后悔自己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把珑儿弄出去了,一咬牙:“我要去解手。”说完不自觉地将自己的脸埋进了他的脖子里,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动作太过亲昵。
秦迩的脸色一僵,目光随即变得暗沉,抱着她走向恭房,放在门口低眉问道:“自己可以进去吗?”
“嗯。”她红着脸点点头,扶着墙走进去,然后冲着外面喊了一声,“你走远一点。”
秦迩负手站在不远处,向外边一个丫鬟道:“进去服侍公主。”
慕凝夏出来的时候脸还是红的,不好意思地看了他一眼,秦迩大步走过来,又将她抱起来,送回房间。
慕凝夏正了脸色,问道:“你不是帮我把针取出来了吗,为什么现在我的脚还这么无力,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秦迩将她放在床上,为她盖好了被子,若无其事地回答:“那天晚上因为耽搁了,所以要再施针七天。”
她一下子感到很失落,原本还想他可能会有点愧疚的,没想到他说的这么理所当然。轻轻地哦了一声,便翻身向里,不再理会他。
秦迩看着床上正在闹情绪的小丫头,好笑地摇摇头,她说她喜欢他,他甚至不认为她知道什么叫喜欢,她说不会帮皇上,他也不相信,也许,她当初真的不知道皇上让她嫁给他的目的,可是怎么可能回门之后还是一心的清澈如水,她可能是在和皇上闹脾气,看得出来,她是一个非常有自我意识的女子,对于别人的利用是会记恨的,而且,非常记仇。
“神仙,吃的东西来了。”珑儿讨好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接着门被推开,屋子里立即飘起香甜的气息,刚穿过外进,进了内室,就见到原本正在闹情绪的小丫头已经一骨碌爬起来,完全无视还站在一旁看着她的秦迩,伸着手接过那碗神果海鲜粥,忘了刚才的失落:“快点给我,快要饿死了。”
舀了一口,喝进嘴里,香糯软滑的粥顺着食道滑下去,她舒服地吐了口气,刚才很郁闷的情绪得到了舒解,她就是这样,肚子饿了就会情绪不好,容易耍脾气,平时饿一顿都不行,何况这次饿了几近三天。她又喝了一口,这才看向秦迩,挥了挥手,脸上甚至有了笑容:“好了,只要以后记得让嘉荣过来给我施针就好了,可别再忘了啊,如果我真的瘸了,我一辈子都会缠着你不放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