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表白

对上一双冰寒的星目,无情的薄唇轻启,说得波澜不兴:“果然还没死。”
慕凝夏眼中一下子喷出火来,磨牙霍霍。可是冰山男压根没有理会她的目光,刷地一下将她移到自己的肩上,吩咐道:“你们善后。”
“是。”两人忙答应。
声音未落,卫放已经如鬼影般飞身而走。可是他快,还有人比他更快地拦在了他的身前。卫放没有动作,飞星和红莲已经迎向了突然出现的两个人。卫放就在两人稍一迟滞的时候,轻松脱身。慕凝夏被颠地七晕八素,而且又手不能动、口不能言,难受地要死,眼泪便扑落落地滚出来,可是人又倒挂着,眼泪糊了眼,更难受了。
秦迩早就料到在慕凝夏房间的可能是颜飞,嘉赐没有抓到他,可见他轻功了得,见到红莲将慕凝夏带走,却不动声色,想要看看他们是不是一伙的,却没料到竟是魔教的人,而颜飞竟然也跟了过来。他跟颜飞同时被阻,而这两人,女的看似来自苗疆,擅用蛊毒,而男子招式怪异,都不是好对付的。他突然使了个假动作,凑近了颜飞,自己却突然纵身飞出,追向了卫放。颜飞暗骂了一声,奈何此时自己已经被两个人缠上,想要脱身着实不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秦迩消失了踪影。
卫放突然向秦迩劈出一掌,秦迩不闪不避,反而迎上前去,两人交起手来,只可怜了慕凝夏,虽然两人都躲避着她,可是她被折腾了半宿,意识已经有些模糊。树林中突然响起细密的沙沙声,卫放神情一凛,听出这是很多人的脚步声,飞身躲开秦迩的攻击,突然往慕凝夏脊背上一拍,慕凝夏登时觉得似乎有一道冰冷的细针刺进了她的骨头缝里,脑子一木,喉咙里涌上一股腥甜。卫放将她高高地抛起,秦迩略一犹疑,还是飞身接住了迅速下落的慕凝夏,卫放已经消失在了密林深处。
秦迩料着肯定追不上了,便看向怀中的慕凝夏,只见她面色雪白,唇角一抹猩红。他心中一凛,飞快地解开她的穴道,探向她的胸口:还好,还有心跳。
“王爷!”
他看向领着众人赶到的嘉赐,沉声吩咐道:“速速回府,叫嘉荣到轩辕阁来。”说完便抱着慕凝夏飞身离去。
慕凝夏只觉得下半身又麻又痛,悠悠地醒转过来,便觉得有人正在粗鲁地扒着她的衣服,她着急地伸手去拦,却被对方将手摔了回来。她的意识这才完全清醒,发现自己正趴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而脱她衣服的正是她的夫君。不过,这面色怎么这么难看?
难受的感觉更加严重,可是也不能忽略他正在脱她衣服的事实,她气息微弱地问道:“你要干什么?”
秦迩没和好气地道:“你难道看不到吗?”
“别……”说话间,他已经利落地脱下了她的外套和中衣,只着一个肚兜,露出了整个光洁雪白的美背,慕凝夏羞得只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气息不稳地拒绝,“你——”
秦迩的手指沿着她背上脊柱那条线从上到下划过,她刚刚还有一丝旖旎缱绻,他的手指点到腰部的某个点的时候,一股尖利地刺痛“嗖”的一声直窜上头顶,她痛呼一声,整个瘫倒在了床上,登时出了一身冷汗。
秦迩站直了身子,将她扶坐起来,她手脚无力,可还知道羞赧,伸手想要打开他握着自己肩膀的手,秦迩冷言道:“不想下半辈子变残废就不要动,这副身子还引不起本王的兴趣。”
慕凝夏这才想起卫放在自己背上拍的那一掌,腰以下的痛麻使她双腿都失去了知觉,只能靠秦迩双手的力量坐起来。秦迩长腿一跨,也坐了上来。两人面对面坐着,慕凝夏疼得几乎脑子都麻痹了,喘匀了一口气:“谢谢你救我回来。”
他面无表情地说:“你出了事,我能逃得了干系吗?”
她一张惨白的小脸上都是冷汗,不过还是虚弱地牵扯一下唇角:“你故意让他们劫走我的。”
他没吱声,温热的手掌放在了她的丹田之处,慕凝夏即便被疼痛折磨着,还是发窘。
“倘若我出了事,你完全可以找个理由来搪塞皇上,到时候你就少了一个麻烦,为什么你又要救我回来呢,我想不通啊。”她语气中带着一丝忍痛中的调侃,唇角上扬的弧度微微地增大。
秦迩,不为所动,淡漠地看了她一眼:“你自己要做什么解释,就去想好了。”
“呵呵,”她笑了,“你一直在说不会对我这副身子动心,其实不过是在提醒自己吧,你早就已经——”一股有些强势的热流顺着经脉全身流转,竟然极其迅速地在她体内运行了一个周天,猛地冲向了腰间,她痛呼一声,腰间亮光一闪,一枚银针飞了出去,钉在了她身后的床头,她身子一颤,接着软软地倒了下来。秦迩扶住了她,将她揽在自己怀中,伸手为她披上了外套。
他将慕凝夏又平放在床上,手上裹好布条,将那枚银针拔了下来,支起了身子。慕凝夏喘了口气,闭着眼睛,似梦似醒,幽幽道:“其实我知道你怀疑我什么,我不是啊,即使皇上想要利用我,可是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他的。你肯娶我,并不是迫于皇命难为,而是太后给你施压吧……”她微微地顿了一顿,又喘了一口气,秦迩的目光倏地暗沉下来,其中暗涛汹涌,隐现杀机,他握着银针的手指节微微地泛白,缓缓地伸出手掌,按向了她的百会穴。看似昏迷中的她似乎能够觉察出他的心思,唇角微微地牵起,“你可以不救我,但一定不能出手杀我。我不说,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秦迩,我不会害你,”她哽咽了一声,眼角滑下一颗晶莹的泪珠,几不可闻地说,“我喜欢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