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洞房花烛夜

身后的人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道:“别喊,我就放开你。”温热的气息喷在她敏感的耳垂上,她一个激灵,但还是点了点头。他放开了手,她立即回头,瞪大了眼惊奇地看着他:“你怎么会在这里?”
颜飞慵懒地向后一靠,斜着眼睨着她:“怎么我就不能在这里?”
“你没事吧?”那天被秦迩带走之后,那位林统领奉命处理善后,她还以为还把他抓起来呢,想不到他竟然会出现在她的新房里,这家伙还真是神出鬼没的。
“你觉得我应该有事吗?”他眯着眼调笑地看着她。
她横了他一眼,站起身来退到桌旁,找了张椅子坐下:“你有没有正经啊,说的没一句有用的,你来干什么,再不好好回答我就喊人啦。”
身形一闪便站在了她的面前,俯身低头戏谑地看着她:“我可是来给你送解药的,你就打算这么对我?”
她不为所动,将手一伸,理所当然地道:“拿来吧。”
颜飞掏出一个油纸包,放到她的掌心。慕凝夏看了一眼,又狐疑地看向他:“你不会告诉我,这包粉末就是解药吧。”解药?怎么看怎么像有毒的。
他嘿嘿奸笑着:“凝夏你真聪明,不枉我这么喜欢你。”
她气哼哼地瞪了他一眼:“喜欢我?你睁眼说瞎话也该装得像一点,今天我大婚,你还笑得这么开心,这是喜欢我的表现吗?”
他神神秘秘地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道:“我就是为这而来的啊,你手里的这包可是我费尽心思弄到手的,放到他的酒里,你就可以平安度过今晚。”
“迷药啊?”
他笑得一脸邪恶:“是令他不举的药。”
她脸色一变,将药包一扬:“滚出去!”
“难道你想跟他洞房?”他眸色一沉。
“关你什么事啊。”她伸手推他,想要站起来,可是他握住她的手,目光阴冷,“想要解药就按我教你的去做。”
门外有声音传来,慕凝夏向外看了一眼,再回头时已经不见了颜飞的踪影,她又将油纸包捡了起来,此时推门的声音已经传来,她下意识地怕人看到,忙将它塞进了怀中,一回头,便见到秦迩一身大红蟒袍,器宇轩昂地走了进来。
他打量了她一眼,见她穿着着一身大红的喜袍,分外明媚动人。淡然问道:“为何宫女们都在外面?”
“我不喜欢那么多人守着我。”她坐到桌旁,托腮看着他。
他上前两步,俯身看着她,半眯着眼问道:“盖头不是要等夫君来揭的吗?”
他这一凑近,淡淡的酒气扑了过来,她嫌恶地扇了扇,又看向他:“我以为你要到晚上才能过来,这时候偷下懒还不行吗?”
他站起身,目光在屋子里逡巡而过,继而笑了笑:“一切但凭公主喜欢。”说完便向门外走去,“我还要去陪那些宾客,的确要等到晚上才能过来。”
“那你让他们给我准备些饭菜,我快饿死了。”她理所当然地吩咐,之后又一句话脱口而出,“你自己长个心眼,别喝太多酒。”
他闻言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戏谑地看向她,神情暧昧,看得慕凝夏脸上微微地发烫,这才笑道:“知道了,不会耽误我们的洞房花烛。”
“我不——”面红耳赤地想要解释,可是他已经迈出房间,关上了门。
她气哼哼地坐下,继而又在屋子里绕了一圈,低声叫着颜飞,可以也没人应声,看来是已经走了。也对,倘若他还在屋子里,秦迩会发现不了吗?
茶足饭饱,又睡了一觉,醒来时便见到新房中已经点上了龙凤红烛,这个时候想要上厕所的感觉渐渐强烈,床下好像有马桶,可是这是新房啊,会有味道的,到时候倘若秦迩闻见了指不定怎么嘲笑她呢。她站起身穿过小花厅朝门外走去,刚走到门口便听到热闹的声音,几个人高声说着恭喜的话,暧昧地调笑,秦迩淡声应着,可听起来却有些模糊。她赶忙回到里屋坐下,宫女们也都进来帮她重新拾掇好,接着便听到一众人进了花厅。有一个洪亮的声音笑道:“王爷,真是罪过罪过,同僚们高兴,竟没注意到王爷今晚还要洞房花烛呢,王爷可还是醉了?”
秦迩口齿不清地回道:“本王没醉,小登科之日,本王怎么会醉。”说完一众人等都随着笑了起来。
慕凝夏撇了撇嘴,暗骂道:还说没醉,指不定几个人扶着呢。跟个醉鬼在一间屋子里,熏都熏死了。
脚步踉跄着来到床前,雕金镶银的秤杆挑起了盖头,她便听到众人的抽气惊叹之声:“公主竟是如此国色天香,王爷有福啊!”
她抬眼望去,只见秦迩醉眼模糊,倒是失却了往日的凌厉深邃,平和温暖许多。身边搀着他的是老在他身边的侍从,好像是叫嘉赐。
醉成这样,合卺酒也没喝,不知众人是在什么时候离开的,不过等她找回意识的时候,房中便只剩下来了两人。她看着倒在床上一身酒气的男人,有些闷闷不乐。怎么说这也是她的大婚之日,新郎居然是这么一副德行。她没好气地摘下凤冠,将大红喜跑也换了下来,那边便听到秦迩口齿不清地叫水。她倒了杯茶,费劲地将他翻了个身扯着他的脖子将茶往他的嘴里灌去,没想到喝醉了的男人这么重,她累了一身的汗,才见到水进了他的口,哪料到他突然咳嗽一声,一口茶水全喷了出来,她惊呼一声向后退去,茶杯摔在了地上,秦迩也被她摔在了床上,虽然躲得及时,可还是有水喷到了她的脸上。
“秦迩你——”她涨红了脸愤怒地指着他,可是床上的他却紧闭着双目安然地躺着,似乎睡得正香。她胡乱地抹去脸上的水,突然抬脚砰地一下踢在他的屁股上,踢完自己迅速地向后一跳,然后小心翼翼地观察这个醉鬼。
好像没什么反应啊。她阴险地窃笑:报仇之日终于来啦!
上一章第28章 大婚
下一章第30章 催情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