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大婚

日子总是要过,悲观也不过就是一瞬间,睡了一觉,心情又恢复了。慕凝夏总是有办法让自己的状态最好,让自己每天都开开心心的。不过经此一事,太后对她的管束就更加严谨了,皇上得知她是因为见了杨长老之后就出了事,勃然大怒,禁止杨长老再次进宫,甚至要将所有的丐帮弟子赶出京城,不过慕凝夏好说歹说,终于还是作罢。可是答应杨长老去主持帮主改选的事肯定是泡汤了,打狗棒也被没收,送回了丐帮。没多久便听说帮主改选大会上魔教的人果然出来捣乱,就连卫放也来了,打狗棒被卫放夺走,帮主没有改选成功,于是杨长老暂代帮主一职。
沉下心来,慕凝夏心中渐渐清明起来。杨长老当初要她主持改选大会不一定就是看她是前任帮主,他早就知道卫放会来捣乱,邀她前去,朝廷一定会派禁军严密保护。卫放再嚣张也不会公然与朝廷作对,杨长老此举,是要借助朝廷的力量保护丐帮。有些被利用的嫌疑,心里总有那么点不是滋味,不过想想杨长老如此也没有什么恶意,也就释然。
七月流火,转眼丹桂飘香,慕凝夏过的浑浑噩噩,两人的婚期终于到了。宫里一直在为两人大婚的事情忙活,可是慕凝夏却似乎置身世外,整天带着珑儿在宫里游荡,不过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太后也放心了许多。
大婚的前一晚皇后和太后便与她秉烛夜谈,交代她一些洞房时要注意的事项,甚至还将一本包裹的很精致很严实的春宫交给了她,她早就听说过春宫这种东西,听说里面所画的笔触细腻,栩栩如生,并且姿势多变,心中好奇,接过来刚要打开,皇后吩咐道:“等我们走了你再看吧,现在我和太后还有些话要叮嘱你。”说的也不过是一些女子所要遵守的规范,三从四德。慕凝夏望着灯花哔啵的红烛,无聊地打着呵欠,不过也知道宋朝礼教严苛,因为唐风过于开放,所以宋朝又矫枉过正,制定了好多残害妇女的制度,裹脚就是从宋朝开始的。不过幸亏她在丐帮长大,还留着一双天足。
太后见慕凝夏心不在焉,叹了口气道:“罢了,明日还要早起梳妆,今晚便早些就寝吧。”这才放过了她。
第二天睡梦正酣,便被人从被窝里挖了出来,看看灰蒙蒙的窗外,不由地就要抱怨,伺候她熟悉的宫女得了太后的吩咐,也不管她的反抗,强行拉着沐浴更衣,光是熏香便里里外外熏了有半个时辰。慕凝夏呵欠连天,坐在椅子上打瞌睡,任由她们在自己的身上脸上涂涂抹抹,就连头发上都用上香精。收拾妥当已经是差不多两个时辰之后,此时天已大亮,便有人搀扶着向皇上请辞。鼓乐齐鸣,可慕凝夏还有些昏昏沉沉,盖上红盖头之后,脚下更是没了准头,只能任宫女们搀扶着向前移动。
轿子平稳落地,踢过轿门,她见到一双厚实宽大的手掌伸了过来,握住了红绸的另一端,到现在才想起新郎是谁。
头晕脑涨地拜完天地,便被人扶进了新房。听到房门关闭的刹那,她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才找回了一些自己尚在人间的现实感。不知为何,她对这场婚礼完全没有参与感,就好像看电视一样,自己的灵魂高高地飘到了天空,俯视着这一切。
一把将盖头扯下来,立即听到宫女的惊呼:“公主,使不得!”
她没好气地瞪了出声的宫女一眼:“有什么好使不得的,珑儿呢?”说着四下里逡巡,却没见到珑儿的影子,心中惊奇。
宫女道:“回公主的话,太后说珑儿太没规矩,老是闯祸,怕她跟在公主身边会给公主惹麻烦,所以……”
“所以就不让她跟着我了?”她倒是没见什么惊讶,也不着急,“那她现在在哪里,宫里,还是已经回了丐帮了?”
宫女恭敬地回答:“太后说既然公主不用她服侍了,所以将她遣出宫了。”
早料到会如此,她没说什么,将盖头扔在一边,也不理宫女们诚惶诚恐又欲言又止的表情,走到桌案前拿起一块精致的点心塞进了嘴里,接着又倒了一杯茶。从天还没亮就被扯着梳妆打扮,根本一口水都没喝,一块点心下肚,心慌的感觉才算稍解。为首的宫女便道:“公主,垫垫肚子就好了,可不要多吃,茶也不要多喝。”
“为什么?”她不解地问。
宫女低下了头:“今晚是公主的大婚之夜,吃得太饱,喝太多水,都会影响洞房花烛。”
她倒是没有像宫女所预料的那样不好意思,反而不以为然地问道:“王爷要到晚上才会来的吧,难道我要一直饿着肚子等吗,喝多了就上厕所嘛,有什么。再说了,就许他在外面花天酒地,我就要在这里独守空房吗?”
用词不当!宫女们脑门上的冷汗涔涔而下,为首的那个只得硬着头皮纠正她的说法:“公主,王爷是在陪客人,不是在花天酒地。”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她不耐烦地挥挥手,“你们先都下去吧,等王爷回来的时候再进来伺候。我现在要先休息一会儿,这没问题吧。”
看着她们还有所迟疑,只好摆出公主的架势,把眼睛一瞪:“难道我这公主说话这么不管用吗?”
众人一见她生气了,只好退了下去。她见门关好了,坐回床上,索性将凤冠也摘了下来放在一边,揉着已经僵硬酸胀的脖子。早就知道古代的新娘不好做,没想到的是真的这么累,弄成这样,哪有力气洞房花烛啊想到这里,终于有了些做新娘的自觉,心中不由地一跳:洞房啊!跟秦迩!她紧张地握紧了双手,手心出了一层冷汗,跟一个不喜欢自己的男人上床,是什么滋味?
突然感到身后的床上有些异样,精神一绷,就要跳起来,同时一双有力的大手从身后缠过来,紧紧地捂住了她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