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强吻

此言一出,两人都是一愣。问兰临出门瞥了慕凝夏一眼,目光带着不甘与怨恨,慕凝夏后背的冷汗刷刷地滚落,她再傻也意识到了危险,猛地朝着门口撒腿就跑。可是手刚触到门上,身子便被大力地扯到一个坚硬灼热的怀中,她吓得浑身一哆嗦,惊叫出声,接着身子便被腾空抱了起来。颜飞冷笑一声道:“不是出了一身的汗吗,本公子赏你与我一同沐浴。”
慕凝夏挥着拳头没头没脑地拼命往他的身上招呼,颜飞走到屏风后面,扑通一声将她扔进浴桶中,她灌了两口水,手忙脚乱地挣扎着想要爬出来,一只有力的手按在了她的头顶上,将她又重新按进了水里。慕凝夏感觉水不断地灌进自己的口鼻耳,由于奋力挣扎,肺里的空气跑得更加迅速,她只听到耳边都是汩汩的流水声,而意识却渐渐离自己远去了。
颜飞见她的挣扎越来越弱,不由地心中一慌,猛地一把将她捞了起来。终于接触到了空气,她胡乱地拨开他的手,狼狈地趴在桶沿上大声地咳嗽,咳得涕泗横流。最后无力地往后一靠,眯缝着眼看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身子也软软地向水中滑去。
他看着她这样狼狈的神情,却感到腹下腾起一股灼热,一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俯身吻住了她的红唇。她刚刚死里逃生,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便又被侵犯,又恼又恨,拳头无力地捶打在他的头上、肩上,嗓子眼里窜上咳痒之气,她咳了出来,他的舌头却趁机窜入她的口中,嬉戏翻搅、攻城略地。她狠狠地咬下牙关,他的舌滑溜地退了出去,眼中的光已经换做戏谑。
慕凝夏恨恨地看着他不出声,可是却根本用不上力气来推开他,实际上她现在全靠他握在自己肩膀上的力量才没有滑进水里去。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一个冷漠的声音在窗外响起,人影却一下子闪到了屏风后面。
慕凝夏一个激灵,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推开颜飞,接着便想要从浴桶里爬出来。肩膀被颜飞按住,其实手上没使上什么力气,她就已经动弹不得,刚要开口,颜飞的另一只手严严实实地捂住了她的嘴。接着便听到他装模作样地惊声问道:“是谁!”
屏风之后的人冷哼了一声,慕凝夏狠狠地打了个寒战,可是颜飞放在她肩上的手改握为掐,她一时间只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就是前有虎后有狼,她就是一只可怜兮兮的懒羊羊,欲哭无泪啊……
颜飞眸中精光一闪,声音却似胆战心惊:“来人啊,有——”人影一闪,秦迩已经出现在了两人面前,而颜飞已经迅速地改换了姿势,将慕凝夏抱在怀里。秦迩所见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慕凝夏浑身湿淋淋的,头脸上的水滴滴答答地往下滴落,小脸虽然没有了往日的粉红色泽,可是现在看来却是莹润如玉,挂着的水珠仿若珍珠,双目湿漉漉的,闪动着茫然无辜和惊吓,好像小鹿的眼睛一样,衣服紧紧地贴裹在身上,玲珑身姿一览无余。不期然见到这样一幅情景,他不禁腹下一紧,喉间不自觉地滚动了一下。颜飞一脸防备地将慕凝夏揽进怀里,扯过衣架上的衣服将她包裹住,这才看向秦迩:“你是什么人!”
秦迩见此情景更是怒火中烧,突然出手,扼向颜飞的喉间。颜飞早有防备,仿佛被吓到一样,惊叫着向后退去,手忙脚乱地踢翻了浴桶,慕凝夏就这样四仰八叉地从浴桶里弹了出来,重重地摔在地上,并且顺着地板滑出去一小块,手掌蹭得火辣辣的疼,幸亏脖子是仰着的,不然,脸也被磨成白板的。慕凝夏心中在泣血,她是招谁惹谁了,被两尊天王级的瘟神缠上了。
身子被硬生生地扯了起来,刚一抬头,便见到秦迩铁青的一张脸,刚要迸出来的眼泪又生生地憋了回去,,只能扁了扁嘴,可怜兮兮的。
可是秦迩明显一点也不为所动,冰冷的目光锐利如刀,从她娇嫩的脸上刮过,生疼。一开口,她更是感到彻骨的寒意:“马上换衣服,跟我走。”说完便转身出去。
吃了雄心豹子胆才敢不听,她低眉顺眼地跟在他身后,出门之前不忘看了颜飞一眼,只见他正低着头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什么,不禁暗暗怀疑,自己是不是又被这个妖孽给暗算了。
谁料到刚出门,就见到大队的禁军走了过来,领头的虽然不认识,但是他目光一直盯着两人,可见目的十分明确。因为就站在秦迩的身侧,她清晰地看到他腮边的肌肉紧了紧,似乎还听到了牙关咬得咯咯响的声音,不自觉地向一旁缩了缩。
统领走上前来,向两人施礼道:“下官见过王爷、公主。恭请公主回宫。”说话间,眼神却是向着秦迩的。
秦迩道:“林统领来的正好,本王刚刚查到公主的下落,正想迎公主回宫。不过这宅中的主人身份未明,林统领还是留下来督办此事吧,本王这就护送公主回宫。”
听语气他已经平静下来,不过说这话的时候慕凝夏不自觉地撇了撇嘴。护送回宫?倘若这个林统领没出现的话,他还不会像丢垃圾一样把她丢出城吗?真虚伪!
坐在马车上,慕凝夏只感觉怎么大夏天的车厢里却这么冷,偷眼看看身边的这座冰山,不禁感叹这就叫做冰与火的缠绵吧,气场冷得能冻死人,可是内心不知道淤积着多少炽热的岩浆等着将她化为灰烬呢。出逃失败,这样回宫之后就要面临着成亲的现实,唉,他还一副不情不愿的嘴脸,当她乐意吗?
想到这里,对他的惧意反倒减轻了不少,扭过头看着窗外的街市,也不打算搭理他。
“他是什么人,你怎么会和他搅和在一起的?”听着语气不带任何情绪,慕凝夏不由地佩服起他来。
“哦,他是个商人。”自己身上还有毒没解呢,还是给颜飞留条生路吧。于是将之前所编造的瞎话又讲了一遍,信不信就不管了。
“为何我这几天都找不到你。”
“你找我干什么,找不到不是更好,这样大家都安全了。”她不以为意地笑道。
他冷哼了一声:“找不到你,本王于心难安。”
上一章第24章 妖孽发威
下一章第26章 回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