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妖孽发威

回去的路上,慕凝夏从车窗看到外面街上有卖各种小吃的,兴奋地吵着要下车去买,颜飞置若罔闻,实在拗不过她,只好让赶车的去买了给她。她不解地调侃道:“我自己想吃什么自己最清楚,你不让我去,莫不是怕我花太多银子吧。”
颜飞哼了一声:“你还没弄清楚自己现在所处的情形吗?”
“当然知道了,可是皇上为了保住颜面,又怎么会大肆搜查我的下落呢,不会发现我的。”她宽慰地笑了笑,接过车把式递过来的蜜饯,拈了一颗放进嘴里。
颜飞又哼了一声:“你还不信。”说着吩咐车把式把车赶到城门口,到了城门口不远处的时候,车把式把马车靠了边,颜飞撩起窗帘,示意她看过去。她目光掠向城门,感觉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虽然还是那么多的守卫,可是检查似乎显得有些严谨,守卫对进城的倒还好一些,可是出城的,却仔细地打量每个人的样貌,带着帽子的,还让将帽子摘掉,不论男女,都是一样,过往的马车、甚至是手推车都严密地搜查,她看得冷汗涔涔,颜飞又道:“你再看城墙上。”
她闻言向城墙楼上看去,只见一些貌似寻常的守卫正在逡巡,可是看得出,应该不同于下面盘查的守卫,身上都是有功夫的。她这才不得不感叹,皇上的力量真伟大,难怪当年朱元璋连臣下家中宴请,席上所说的话都知道。幸亏这宋朝还没有那么变态的监察机构。正看着,见到一个熟悉的人影骑着高头大马领着众侍卫缓缓而来,慕凝夏的心不知为何突突地跳得有些厉害,她手不自觉地放在胸口,企图压制住这不寻常的速度。颜飞不露痕迹地瞥了她一眼,眸光顿时一沉,怒火氤氲。
守卫见到秦迩都忙着行礼,他从马上下来,与那看起来好像是头目的人说了几句,似乎是在细细盘查。慕凝夏不由地再次在心里鄙视他一番,分明是他把她强掳出宫的,现在就扮出一副焦灼万分的神情来,这人还真不是一般的阴险。
颜飞见她盯着秦迩的目光变得恼怒和哀怨,轻嗤一声道:“怎么,因为人家不要你,所以因爱生恨了?”
“关你什么事啊!”她回头瞪了他一眼。也不知道珑儿在宫里怎么样了,秦迩应该知道的,可是就这么出去肯定是不行的。她心念一动,从怀中掏出手帕装作擦了擦额头和脖子上的细汗,见到手帕被汗浸湿了,便将手伸到车窗外抖了抖,谁料刚抖了两下,便被颜飞一把拽了回来,她一撒手,手帕便掉落在了地上。
一回头,便见到颜飞阴鸷的目光,不禁吓得一个哆嗦,颤声道:“你怎么了啊。”
颜飞没理她,沉声吩咐道:“快走。”
车把式忙赶起了马车,他又说:“先别回去,在临安城兜几圈。”说完恨恨地瞪了她一眼,瞪得她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不由自主地向后缩,想要离他远一点。
颜飞终是没有再说什么,不过脸色一直不好看。
秦迩待马车行出一段距离,才看向落在地上的手帕,向嘉赐使了个眼色,嘉赐会意,悄然离开。他这才不动声色地缓步踱到手帕跟前,俯身捡了起来,握在手里,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
兜兜转转了大半个时辰,才往回去的路上走,她小心地查看着颜飞的脸色,悄悄地握了握冰凉的手。颜飞看她一眼,没好气地道:“你究竟是想逃,还是想回宫,我倒真是看不清楚了,不过这样当着我的面耍小心思,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他这样一说,她还真的怕了,急忙辩解:“我不是故意的,不过是出了一身的汗,手帕湿了,我想要晾晾干而已,要不是你又怎么会掉下去呢?”
他哼了一声:“倒是我的不是了。”
她不解地问:“既然你知道皇上明的不行,一定会暗中加紧访查,又为什么带我出来呢,呆在家里不是更安全吗?”
“你以为他不会什么情况都料想到吗?”
她一想也对,昨天晚上她才失踪的,总不会已经出城了,而城门的守卫这样严,她一定还在城中,那么皇上只要将调动禁军在城中明察暗访,秘密地检查每一户住户,也会发现她的下落,从颜飞的住所位置来看,一上午应该已经被查过了,所以他这是避开了皇上的搜查。
回到住处,问兰迎出来时,颜飞的脸色依然不好看,她看了慕凝夏一眼,后者正一副小心翼翼的表情跟在他身后,便知道一定又是她惹恼了主子。
颜飞沉声道:“去让人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问兰答应着下去了,慕凝夏一看,心想看来能够逃过一劫了,于是打算悄悄地离开算了。谁知刚想抽身,便听到颜飞冷冰冰的声音:“你跟我来。”
现在的妖孽又变身了,看样子还是少惹为妙,慕凝夏吞了口口水,灰溜溜地跟在他身后进了房间。颜飞在椅子上坐定,便眼也不眨地看着她,她被他盯得毛骨悚然,不由地感叹等死的感觉真是难受,看他这样,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也不知道他会想出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她,越想越是害怕,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颜飞,颜公子,如果没事,我可不可以回去了?”
他依然不吐露一字,这时门外响起问兰的声音:“公子,洗澡水准备好了。”
“进来。”
问兰指挥着下人将浴桶搬了进来,将洗澡水都倒了进去,调好水温,又准备好了毛巾皂角之类的东西,将屏风摆好,便遣退了那些下人,垂首站在一边,等着颜飞示下。
慕凝夏见到如此情景,不自觉地又想起那晚曾见到的一幕,不由地面红耳热,出声道:“你要沐浴,那我先走了。”说着便向门口撤退。
颜飞的目光依然落在她身上,冷风阵阵,吓得她又双腿僵直,动也不敢动了。
“问兰下去。”
此言一出,两人都是一愣。
上一章第23章 野合
下一章第25章 强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