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野合

颜飞瞧着她痴迷的神情,笑眯眯地打量起她来,她今日穿着一身粉色的纱衣,仿佛一朵水中芙蓉,明亮的大眼好像黑珍珠一样,不由自主地伸手抚上她脑后顺滑的乌发,口中啧啧感叹着:“凝夏,你怎么老是这么想我,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不如我们就在这里以山水为媒拜了堂,然后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做了夫妻吧。”
慕凝夏出了一脑门子的冷汗,听着他好不正经的语气,也没当回事,只是拍掉了他作怪的手,一回头,却触到他灼热的目光,不禁吓了一跳,后退几步,有些惊恐地看向他,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里四下无人,这颜飞又明显是个采花高手,他不会是想在这里,野合吧……
颜飞上前几步,逼近到她的面前,一下子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戏谑的口气里也带着几分正经:“别怕,我、啊!”话没说完便抱着脚跳了起来,接着慕凝夏便从他的怀中跳了出去,他指着她骂道:“你这丫头,不会别的,就会踩人踢人吗,上辈子是驴呀!”
慕凝夏虽然知道他现在不会对她做什么了,可是她的手还在为刚才的害怕发抖,强自镇定地虚张声势:“你脑子里别那么多绮念啊,我可是宁死不屈的啊。再说了,你、你……”想说他是不是精虫充脑了,或者根本只是长了下半身,实在是说不出口,脸憋得通红,最后却是气冲冲地往回走。
她根本没看到颜飞是如何行动的,他已经拦在了她面前,她下意识地又向后缩。他笑道:“干嘛这么急着回去,像我这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男子陪你游山玩水,你舍得这就走了吗?”
她做了一个想吐的表情,忙摆手制止他再说下去:“我求你别说了,花钱买你歇会儿行吗。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你脸皮是城墙拐角做的啊,我饿了,你再说下去我怕我就吃不下了。”
颜飞看着她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表情生动,损人的内容也新奇,不由地笑了起来:“饿了,本公子喂饱你。”唇角邪邪地翘起。
她面色一肃:“你再说我翻脸了啊!”
“答应我,就把解药给你。”
她果真把脸一翻,面沉如水地绕过他向来处走去。颜飞见她真的生气了,只好压下心头的那点欲念,扬声告饶道:“好了好了,不要就算了,你是打算这样走回去吗?”
慕凝夏脾气上来,依然置若罔闻。颜飞又道:“我给你做烤鱼,吃不吃?”
话音刚落就听到慕凝夏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噜一声,哑然失笑。慕凝夏恨恨地回身瞪着他:“你那烤鱼不会也要我拿身子来换吧。”
两人吃着烤鱼,颜飞挑眉问道:“听你昨晚的意思,你好像不打算回宫了。”
她点点头,懒洋洋地答道:“是呀,我发现做公主也不是那么好玩的事。”
他不动声色地看着她,眸光不复先前的吊儿郎当,暗沉如水,让人看不透。慕凝夏看着他这样的表情,不由地后悔留了下来,她感觉这样的他才是真正的他,阴冷森寒,想要离他远一点。可是再看,他已经恢复了戏谑调侃的神情:“是闯祸了吧。皇上将你指婚给安乐王,举国都知道了,你这次出来,是逃婚吧。”
她闻言闷闷不乐地点点头。
“怎么,安乐王还配不上你吗?”他拿起一根树枝拨了拨火,漫不经心地问。
她瞪向他:“你什么意思啊。”
“你可知道安乐王如何封的大宋的异姓王?”他调侃地笑。
她没出声,只是询问地看向他。
他笑道:“当年他还只有十四岁的时候就随着他爹上了战场,征战多年,屡立军功,他有勇有谋,后来甚至超过了他爹成为主帅,可是宋朝的皇帝……”他说着嘲讽地摇了摇头,虽然没有明白地说出口,慕凝夏也知道,这样的情况,只会引来朝廷的忌惮。他继续道,“后来他爹病重,而当时他正在战场,于是朝廷命他回来,以为老将军冲喜之名为他指婚,当时应该是叫什么——”
“长宁公主。”她见他似乎想不起来,却又非要执着地想下去的样子,急着听后面的事情,于是开口提醒。
“哦,你知道?”他充满兴味地看着她。
“知道,”她不耐烦地回答,“那后来呢?”
他眼波一转,不怀好意地道:“为何你对安乐王的事情如此上心,你当真是不愿意嫁他才逃出宫来的吗,还是……他不要你?”
“谁稀罕啊!”她有些恼羞成怒,“你还不快讲,他又为何被封的王呢?”
他嗤笑一声,道:“你这脑子里装的都是浆糊吗?”
她听这话忽然感觉有些熟悉,略一思索才想起来原来秦迩也说过同样的话,不过当时他说的时候她气得半死,可是这话由颜飞说出来她却没有任何感觉,只当是耳边风。
颜飞见她发呆,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一股恼怒,将吃剩下的鱼骨头扔下,站起身来。她这才回过神来,不解地问他:“怎么不说了,后来呢?”
他没好气地说:“后来,后来本公子吃饱了,乏了。”
“喂!”她不满地刚要抗议,他突然盯着她,邪气地笑道:“倘若你真想知道,那便亲我一下,本公子高兴了,便告诉你如何?”
她见他虽是调笑的神情,可是眼眸中却流露着阴鸷之气,没来由地害怕,声势也小了:“真是饱暖思****啊,”看看太阳,似乎已经过了午时,于是一边向后退着一边道,“时候也不早了,游山玩水到从为止吧,我们回去,要怎样去找你的问兰吧。”反正不敢再问下去,就先留着心底的疑惑吧,再问,惹恼了眼前的这位阴晴不定的妖孽,他变身大野狼再把她给生吞活剥了,她哭都没地方去。
他看着她逃也似的往来路上跑去,心中的怒气更盛,暗暗骂道:小丫头,看惹恼了我怎么收拾你,难道你还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早晚有一天把你作践地下不来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