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逃跑

皇上却不知道她心中千回百转,不过她今日第一次自称女儿,倒是让他大为满意,接过她为他倒的酒,满饮了一杯。
慕凝夏看他这么高兴,愧疚之情更深,不由地垂下了头,避开他的目光。身后伸过来一只宽厚的大掌,拂过她的手背,接过了她手中的酒杯,温和中透着清淡的声音就响在她头顶:“皇上,借今日公主的寿辰,微臣敬皇上一杯,多谢皇上恩典,使微臣得此佳人,成其佳偶。”
皇上闻言开怀大笑,又满饮了一杯。可慕凝夏听的却是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忙不迭地伸手抚平,不想秦迩低下头,嘴唇凑在她的耳边低声道:“待会儿会有人上前敬酒,你便装作不胜酒力,然后听我的安排。”这具男性躯体几乎就贴在她的背上,温热的气息喷在敏感的耳垂上,她只觉得后脊梁都发麻了。紧紧地握住手,点了点头,不想这一幕落在外人眼里有多么暧昧不清。皇上眼中的笑意更深一分,公主嫔妃们有的也低着头窃窃私语。
皇上轻咳了一声,秦迩这才好像是从痴迷中回过神来,略显尴尬地看了皇上一眼,淡然道:“微臣失礼了。”
慕凝夏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中将这个虚伪的家伙骂了不下千遍万遍,这才解了恨。秦迩低眉看着她的神情,唇角微微地向上勾起,低声道:“又在骂我。”
两人说着已经坐回了原处,她翻了个白眼,恨恨道:“骂你是轻的,我现在撕了你的心都有。”
“哦?”他挑眉,“为何呢?公主不是曾说过仰慕本王潇洒倜傥、玉树临风吗?”
“秦迩,你别太过分,”她低声骂道,“你现在表现得与我这么恩爱,到时候逃婚便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天下人都知道丐帮帮主指给了安乐王,却临阵脱逃,是我丢了皇家的颜面,皇上的怒气只是针对我一个人,我都有可能嫁不出去了,而你却安然无事,我越想越是觉得不合算,我为什么要帮你!”
他面色一沉:“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协议了,事到临头,你要反悔不成?”
“那倒没有,不过我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笑话,自己又没有想过在这个世界找个人嫁了。
他薄唇紧抿了一下:“说。”
她立即换了一副笑眯眯的表情:“无他,不过我一旦离开皇宫,就是乞丐嘛,以后的吃穿用度就要劳烦王爷了。”
他横了她一眼,哼了一声:“胸无大志,应了你便是。”
“多谢王爷!”她说得口不对心,嘴里说谢,其实却觉得如此是理所当然,语气里带着一丝傲气。
秦迩无暇理会,已经有人上前敬酒了。开始的时候,慕凝夏是来者不拒,饮了四五杯之后,不用装,已经有些头昏脑胀了,走了两步,脚下虚浮,珑儿忙上前来扶住了她,她醉眼朦胧地向皇上看过去,不好意思地说:“皇上,女儿不胜酒力,先回去休息了,你们尽兴。”
皇上看他眯缝这一双醉眼,的确是喝醉了的样子,于是点头道:“回去好生歇着,让奴婢们准备些醒酒汤,不然醒来头疼。”
慕凝夏答应着离开,回到寝殿,便让珑儿找出早就准备好的宫女的衣服换上。她手脚酸软,换起来有些无力珑儿为了帮她换衣服弄得满头大汗。刚刚换好了她的,便听到敲门声。珑儿打开门,见是时常跟在秦迩身边的侍从,他一见珑儿,便低声道:“王爷已经在西角门备好了马车,一会儿王爷就会告辞离宫,告诉公主,可快着点。”
珑儿刚点了点头,便见到太后身边的一个小宫女快步走了过来,侍从忙一低头,退到了一边。小宫女上前来道:“珑儿,太后让我来帮忙好生照料公主,一会儿就会送来解酒汤,咱们先弄些清水来帮公主擦擦脸吧。”
珑儿一见心中着急起来,鼻尖上冒出了冷汗,瞥了侍从一眼,有些不知所措。小宫女这才见到他,咦了一声,继而笑道:“王爷对公主真是上心啊,你回去告诉王爷,太后已经让奴婢来照顾了,请王爷不必担心。”
侍从对珑儿使了个眼色,便答应着离开了。内殿中的慕凝夏听得清楚,想要将刚穿上身的衣服换下来,奈何手脚根本用不上力,便爬上了床拉起被子盖上。被子拉得过头,小宫女就走了进来,见到床上窝在被子底下小小的一团,恭敬道:“公主,奴婢奉太后之命来服侍您。”
慕凝夏闷闷地应了一声,从被子里伸出手来随便在空气中挥了一挥:“好了,去为我打洗澡水,一会儿你们就不要进来了,让珑儿进来伺候。”
小宫女答应一声,走了出去。
另一方面,侍从走到秦迩身边,凑到他耳边低语几声,秦迩不动声色地颔了颔首,眼风从太后身上一掠而过,太后似乎有所觉,目光飘了过来,笑着招了招手:“致远,哀家乏了,你陪哀家回宫好不好?”
秦迩站起身来,点点头谦和道:“好。”
太后优雅地站起身,秦迩恭敬地上前搀扶。此时皇上懒懒地道:“太后,朕也有些困了,我们一道走吧。这几日的忙碌,大概也累了,既然凝儿也回去休息了,致远,你想回府就回去吧。”
秦迩脸上并不见喜色,依然轻描淡写地道:“谢皇上。”
太后看了他一眼,终于没有再说什么,与皇上一同离席。
内殿哗啦啦地响着水声,宫女们守在殿外,珑儿低着头走出来低声道:“公主沐浴有我伺候就好了,吩咐你们下去。”
宫女们应了一声,珑儿待众人离开,这才抬起头来,居然是慕凝夏的脸。她轻轻揉了揉太阳穴,向寿安宫宫外走去,刚一走出宫门,突然被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人扯住手腕拉到黑暗隐蔽的角落,刚要失声大叫,一只有力的手捂住了她的嘴,将惊叫悉数堵在了她的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