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羞辱加威胁

之后的日子,秦迩每次进宫都会邀慕凝夏一同在御花园待一会儿,慕凝夏起初有些不情不愿,不过秦迩告诫她一切都要听他的安排,于是也不再多说什么,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多了,她发现他也并不是只会刻薄人,有时候两人就是一起坐坐不说话,偶尔聊上几句,他不故意调侃,还是很好相处的。不过最让她受不了的就是要在人前装作两情相悦,看得太后皇上暗地点头,直感叹点对了鸳鸯。
“秦迩,你不要太过分,”终于忍无可忍的慕凝夏将杯子重重地顿在桌子上,接着听到一声轻微但是清脆的碎裂的声音是却让她冒了两滴汗,这杯子应该很贵的,不过,不管了,“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哦?”他眼皮都没抬一下,把玩着手里的茶杯,睨了一眼桌上的碎片,唇角嘲弄地微微牵起,“那你说我在打什么主意。”
她受不了地翻个白眼,真当她是白痴啊!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嘴脸骗谁啊,“道貌岸然”说的就是他这种人吧!
“你这段时间拉着我装亲密,还不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到时候公主失踪了,皇上必定会追查,第一个要找的人就是你。而你是驸马,倘若对这桩婚事心满意足,自然不会有人怀疑是你将公主偷运出宫。”
“嗯,”他点点头,这才抬眸瞥向她,“还有吗?”
还有?她皱了下眉,难道这样还会有其他的目的?她脑子里没有那些弯弯绕,老实地摇了摇头。
他缓缓地俯下身子,桌子本就很小,于是他的脸便距她不过毫厘,随着他的靠近,气息若有若无地拂过她的面颊,引得她脸红耳热。他将她的反应全都看在眼里,讥诮地道:“也许,本王确是对这桩婚事心满意足呢?”
慕凝夏差点跳起来,不过幸好及时稳下心神,眼睛一眨,便换上了羞怯妩媚的表情:“好啊,本公主也很是仰慕王爷玉树临风、潇洒倜傥,那便不必再多想什么,我们婚期一到便成亲,岂不是皆大欢喜。”
“此话当真?”
“哼!”
秦迩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正色道:“还有三天就是七夕,而且也是你的生辰,皇上到时候一定会大摆筵席为你庆生,那也就是你离宫的最好时机。”
她道:“我自己的生辰,我都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
他淡然道:“你一脑子盛的都是浆糊,自己不会想吗?”
最受不了的就是他这样一脸冷漠的说出气死人的话,满脸的一本正经,却让人气得半死!“我不走了!”
“我给你机会,再说一次。”语气分明没变,可是为什么后脊梁感觉到一阵阴寒之气窜到了头顶?她屁股悄悄地欠了起来,随时准备逃跑,可是嘴上还是不怕死地说:“说就说,本来嘛,取消婚事会让我流落江湖,失去公主的尊贵身份,而你却可以照样做你的王爷,我敢打赌,我走了之后你压根不会理会我的死活,所以,我不——”
脚下刚运上了力气想要逃跑,纤细的手腕突然被猛地拉扯,眼前的景物一晃,身子便落进了一个宽厚的怀中。她猛地抬头,额头便撞上了秦迩坚毅的下巴,接着便听到他闷哼一声,可是禁锢她的手臂却加紧了几分力道。
“你放开我!”她只怕他手上的力道再加一分,自己浑身的骨头便要被他捏碎了,噼里啪啦一阵手忙脚乱地挣扎,秦迩不费吹灰之力地将她的两只手握在一起,居高临下地睨着她。她莫名地生出一种屈辱的感觉,眼里刷地一下泛出泪花,“秦迩你混蛋!你放开我!”
秦迩不为所动,冷冷地说道:“这样就受不了了,你我成亲之后便要同床共枕、肌肤相亲,倘若那样的话,你要如何?”
她手不能动,拼命地踢踏着双腿,使劲踢在他的腿上。这对秦迩来说不过是如同搔痒一般,不过是脏了衣裳而已。他面容冷肃,俯视着她,气息喷在她的脸上,她泪流得更凶,沿着眼角落入鬓发之间,她一歪头,狠狠地咬住了他的肩膀。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却没有撒手,腮边的肌肉紧了紧,寒声道:“想清楚,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她咬紧牙关,直到口中弥漫着血腥气,才稍稍松了口,含糊地说道:“先说好了,我本不想嫁给你的,你少自以为是!”
他冷哼一声,松开了手。她一得到解脱,立即跳了下来,胡乱地抹去脸上的泪痕,回头骂道:“秦迩,你等着瞧!”
语毕,逃也似的离开。
秦迩看了一眼桌上被她摔裂的瓷骨玉杯,不知想到了什么,轻笑一声。
手指轻轻地抚上肩头被她咬的地方,别说还真疼,这丫头是下了死力的,这狠劲大概是想把这块肉咬下来才解恨了。
*********************************************
皇上果然大张旗鼓地让人张罗起为她庆生的事,一时间宫中的宫女太监都忙碌了起来,众人将皇上对这位民间公主的宠爱看在眼里,来巴结的便踢破了门槛,慕凝夏不胜其烦,只让珑儿收下礼物,却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见一切来人。
终于到了七夕这天,晚上皇上在御花园设宴,宫中的妃嫔以及王子公主都参加了,妃嫔公主们争奇斗艳,打扮的花团锦簇,在慕凝夏看来,比那御花园中的花木都要绚丽了。四处挂满了红灯笼,映得御花园一片朦胧,仿若仙境,众人的面颊也是带着一抹嫣红,这样看来,到真的是一派祥和,每人都是喜笑颜开了。
宫中乐师奏着喜庆的音乐,身姿婀娜的舞娘翩翩起舞,一派众生行乐图便是如此吧。
席间人们为慕凝夏送上礼物,那些平日里见不到皇上的嫔妃更是殷勤,送上礼物还拉着她说个不停,以图引起皇上的主意。慕凝夏却是一整晚都心不在焉,终于得空的时候,端了一杯酒行到皇上席前,跪下身子道:“皇上,今日是女儿的生辰,而你是女儿的生身父亲,女儿敬您一杯。”多日来在宫中也多亏了皇上的庇佑,她才得以安乐度日,如今就要离开了,不由地心生戚戚然。
上一章第18章 拒婚
下一章第20章 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