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拒婚

她急匆匆地闯进皇上的御书房,却发现屋子里还站着另外一个人,正是同时被指婚的未来驸马。此时站在窗边,背后是朦胧的午后阳光,将他衬得如同天神一般英伟,脸上的轮廓消融在柔光中,让人产生如在梦中的错觉。
她一时间有些错愕,他不动声色地看了自己一眼,微微点了下头:“公主。”
“凝儿,你来得正好,”皇上开心地看着两人,笑着招呼,“朕刚才还在跟安乐王讨论你们的婚事呢。”
她闻言,脸上却毫无喜色,不善地看向秦迩,可对方却直视着前方,避开她的目光。她恨恨地瞪了一眼,没好气地说:“王爷,我有话跟皇上说,你可不可以先回避一下。”
秦迩眉尖几不可见地挑了一下,点点头:“好。”
慕凝夏看着他走出去关好门,这才转过身来面对皇上道:“皇上,我不要嫁给他。”
皇上只当她不好意思,于是不以为意地笑道:“凝儿,婚姻大事自然由父母做主,朕已经跟太后说好了,等过了中秋节,就为你们把婚事办了。”
“不行,我不能嫁他!”慕凝夏焦急地企图说服皇上,“皇上,丐帮的打狗棒可找着了?”
皇上脸色一沉:“你告诉朕,为何不能嫁他?”
“不是不能嫁他,而是我谁都不嫁,我要——”她情急地差点说漏了嘴,“皇上你快告诉我,打狗棒究竟找着了没有?”
“没有,”皇上一听她这么说,脸色略缓了一缓,便道,“凝儿,朕现在说的是你的婚事,还是别想那些江湖中事了。安乐王此人还算稳重,这次又是他及时救了你,你嫁给他,应该说是天作之合啊。”
“皇上——”她急得直跺脚。
“好了凝儿,”皇上制止她再说下去,站起身来,正色道,“你要知道朕如此决定了你的婚事也是为你好。你这次中毒很有可能是宫里的人所为,暗箭难防,朕虽然舍不得你,可是还是出宫比较安全。安乐王也是一表人才,当年朕原想将长宁公主指婚给他,可是却赶上了他丁父忧,这才耽搁了他的终身大事。”言外之意,也不算是委屈了你。
她终于安静下来,究竟是什么人给她下毒呢?并未致命,难道只是想将她赶出宫去?
疑窦重重地走着,白皙的食指点着下唇,秀眉微蹙。
秦迩见到的便是她这副神情,有些好笑地上前拦住她。慕凝夏猛地回过神来,一看是他,没好气地后退一步:“怎么是你啊!”
他没理会她,说道:“我有事想跟你说。”
她想到两人的确应该谈一下,于是点点头。
微风拂面,柔软的柳枝轻轻地拂动,慕凝夏托腮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听着秦迩的话:“你身上的毒并非宫里的人所为,你早就中毒了,只不过之前又有人给你服了药控制住了药性,可是那天你催动了内力,所以才引得毒发。”
倘若果真如此……
她回想起与颜飞相处时的情形,问兰一直在督促自己吃药,这么说来,毒早就已经下了,而后来颜飞给她吃的反而是能够暂时控制这毒的解药。颜飞,好狡猾!
那她不是还要出宫一趟,找到颜飞来拿解药!她身上的毒连太医都诊断不出,那颜飞一定不是皇上的人,那他又是谁呢?为何要挑起武林的争端?
“你怎么知道?”她心存不解,郑重地看向他。
他曲起食指有节奏地地敲着桌面,似乎若有所思,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便静静地在一旁等着。他歪头看向她,眸光深沉:“我们不能成亲。”
她脸腾地一下涨红了,顿时勃然大怒:“谁说要嫁给你了!秦迩,你别太自以为是了!”
他不惊不恼,安然地看着她:“那最好,既然我们达成了共识,这事就容易多了。”
“你说怎么办?”难道他有什么办法。
“我先问你一句,如果为了摆脱这桩婚事,要你放弃公主的身份,你做不做?”他双眸锐利地紧盯着她。
她坐正了身子,当公主锦衣玉食的,本来有了太后的庇佑,后宫的那些争斗也都与她相距甚远,日子逍遥快活,可是如果真的要嫁给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还不如天高地阔闯荡一番,看来借皇上的力回去是不太可能了,那么回到丐帮也许是个办法。
“你准备好,七夕那晚,我送你出宫。”他说完便要离开。
慕凝夏叫住了他:“喂,我有个问题很是不解。我不想嫁你情有可原,可是你不娶我,皇上就不会另外给你指婚了吗,皇上那么多公主难道你能逃得掉吗?”
他闻言一笑:“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公主当中,适龄的只有你一个,其他的都太小了。”
不过还是不服气,虽然心里对他的好感不算太强烈,而且也理智得知道自己不能嫁给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可是就这样被人拒婚,还是相当不舒服。“我很差吗,为什么你这样坚决的不肯娶我,如果我不肯舍弃公主之位,你打算怎么办?”
他原本清冷的目光染上一抹促狭,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一番,目光最后落在看起来小巧的胸上,于是唇边的笑意更深,看得慕凝夏一肚子火气,刚要发作,便听到他一脸正经地揶揄道:“那你认为,你很好吗?”
她一下子从额头红到了脖子根,看他那鄙视的眼神,真想挺起胸脯让他看看自己还是挺有料的,不过想到他又不是自己的谁谁,何苦计较这些。再说,男人真是下半身动物,竟然只会关心这些,看他仪表堂堂,心里竟然也会如此龌龊。
“别在心里骂我,会听到的。”他的声音中也带了一丝笑意。
“哼。”话不投机半句多,她拂袖而去,暗自感觉自己的身姿轻盈,离开的动作那叫一个潇洒,于是走得更是雄纠纠气昂昂,当她很稀罕他吗,哼,不过就是人长得帅一点,气质高贵一点,气场强大一点,有什么了不起的!
秦迩看着她娇小的身影,唇边的笑容渐渐淡去,最终消失不见,目光也渐渐冷却,凝结成冰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