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中毒!

他闻言不禁轻笑一声,便不再言语,负手看着亭外的暴雨。雨势猛烈,荷花似乎经受不住摧残,已经摇摇欲坠,聂小寒的生日是夏天,曾经看过她的属命花是荷花,这样看着,不由地有了一丝自怜之意,口中喃喃道:“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他讥诮地轻笑一声:“伤春悲秋,不过是些闲愁。”
想不到慕凝夏这次却并不着恼,反唇相讥道:“是啊,女儿家不过就是有些闲愁吗,哪像王爷,整日里操心国家大事,可是北方契丹跟金国虎视眈眈,也没见王爷上阵杀敌、为国效忠啊。”
秦迩眸光一沉,眼睛危险地半眯起来,盯着她看了半晌,终是吞下一口气,没有再反驳。此时雨也歇了,他没有再看她,大步离开。慕凝夏占了上风,得意地看他一眼,谁料到身边的珑儿窃笑道:“帮主,我觉得你跟王爷很有意思呢,见了面就针锋相对,好似一对欢喜冤家啊。”
“说什么呢,”她脸没来由地一红,继而厌恶地挥挥手,“少说这些有的没的给我制造绯闻啊。这个秦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看我特别不顺眼一样,每次都针对我。真想揍他一顿,可是我又打不过他。”说着看向珑儿,“我本来是会武功的,可是现在却记不起一星半点,你先教我如何用内力吧,至少不会打出一掌却不痛不痒啊。“
“嗯。”珑儿点点头,“帮主,你试着聚一口气在丹田,然后将它顺着脉络运到掌心,去打那块石头。”
慕凝夏按照她所说的运了一口气,一掌劈向石头,可是一掌劈下去,石头安然无恙,丹田却隐隐有一股尖锐的痛感,她的手顿在那里,那种痛渐渐强烈,她的手指轻微地颤抖起来,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疼痛缓缓地转为剧痛,形同刀绞。
“帮主,你没事吧?”珑儿惊慌地看着她的脸色一时间变得煞白,伸手去扶她,慕凝夏口中突然沁出一丝腥甜,唇角滑下一滴殷红。
“帮主!”珑儿大惊失色,扶住她软软地下滑的身体,失声大叫,“快来人啊,救命啊——”眼泪扑簌簌地滚落下来。
慕凝夏被剧痛折磨地死去活来,好想晕过去,可是意识却出乎意料的清醒,她紧咬牙关,下颌却突然一下被有力的手指捏住,耳边是一个坚定的声音:“塞个东西给她,别让她咬了舌头。”接着身子被腾空抱了起来。
慕凝夏软软地倒在他宽阔的怀里,虽然还是觉得痛如刀绞,可是心中却渐渐安定下来。她的头轻轻地靠在他的肩膀上,在他的跑动下青丝飞扬,她痛得没有力气思考,又被颠地七晕八素,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秦迩,你、慢一点行不、行啊,我快、被你颠死了。”
声音虽轻,秦迩却听到了,冷哼一声:“还不闭嘴。”
寿安宫中一片混乱,轻轻地把她放在软榻上,看着她汗湿的小脸,秦迩回转身看着一脸担忧的太后:“我看她的样子,好像是中毒。”
“什么?!”太后大惊失色,“好好地,怎么会中毒了?”
他神色镇定:“先叫太医看过再说。”
回到王府换衣服沐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被她抓扯地褶皱凌乱,有一处甚至被扯破了,可见她疼成了什么样子。
********************************************
老太医捻着胡须,神色凝重。在众人殷切的目光中,终于站起身来,鞠了一躬道:“太后、皇上,以老臣看来,公主确是中了毒。”
“你之前不是说她没有中毒吗,现在怎么又这么说!”珑儿情急地上前一步,眼泪又掉了下来。
福全斥了一声:“没规矩,退下!”
珑儿是个胆小怕事的,刚刚因为担心慕凝夏,便失了礼数,被福全一呵斥,才想起来,缩了回去。
老太医摇了摇头:“上次公主的确是没有中毒的迹象。”
“难不成,是在宫里……”珑儿喃喃低语,却一下子住了口,惊恐地望向皇上。祸从口出,帮主教过她的,在宫里可不能乱说话。
皇上脸色大变,珑儿忙跪在地上:“皇上赎罪,我瞎猜的。”
“出身草莽,就是没规矩,带下去。”福全忙吩咐道。
珑儿吓得脸都白了,皇上突然一摆手:“罢了,朕问你,之前公主都吃了些什么,跟谁在一起的?”
珑儿老实地答:“公主之前跟各位王子公主在一块儿玩来着,吃的喝的,跟各位公主是一样的。”
太医道:“具体是什么毒老臣还不知道,无法对症下药,老臣先开一贴排毒的方子,是否有效,尚且不知。”
慕凝夏昏昏沉沉地睡了一觉,身上的痛楚似乎减轻了,醒来便见到珑儿红肿着一双眼睛端着药碗等在床边,一见她醒来,小心地问:“帮主,你还好吗?”
她感觉浑身的骨头好像被人拆过一遍一样,手脚都毫无力气,张了张口,声音嘶哑的不成话:“还没死就算好吧。”支撑着想要坐起来,可是身子软软地又倒了回去,平白又摔了一下,幸好不算太疼。
珑儿问道:“帮主,安乐王告诉我,不让你喝这些药,你说呢?”
“啊?”她有些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蹙了蹙眉,可不知为什么,虽然不知道他这样说的原因,还是挥了挥手,“那就倒了吧。”
看着珑儿这就要将药端出去倒掉,忙喊住她:“傻啊你,倒花盆里。”
珑儿不解地看着她,转而似乎有所悟:“帮主,难道有人想害你!”
“你闭嘴吧!”她等珑儿将药倒了,便道,“你过来,我有话问你。秦迩除了告诉你这些,还有没有说些别的,他为什么不让我喝药?”
珑儿摇了摇头:“没有。”
她说了这一会儿话,便觉得有些疲惫,合眼喘了口气,又道:“你去把他给我叫过来,就说我有话对他说。”
珑儿答应着离开,可是却并没有请得动王爷的大驾。慕凝夏虽然心中有些不舒服,不过还是依照他所说的将那些药都倒掉了,原本以为是有人在药中下毒,可是那盆花开得越来越茂盛,并没有像《美人心计》中演的那样枯萎了。
她的身体渐渐恢复,不禁疑惑,自己并没有服用太医所开的药,那么身上的毒又是怎么解的呢?
能下床走动的时候,她没有等到秦迩,却等来了皇上指婚的圣旨。
下一章第18章 拒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