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你太过分了

他闻言竟然认真仔细地思考了一番,之后抬起头来,直直地望进她的眼,郑重其事地回答:“不觉得。”
“你——”她气得双颊染上一抹桃红,旋而冷笑一声,“枉你被朝廷所封为王,竟然愈矩盯着公主瞧,这不是失礼是什么!”
他嘲讽地一笑,站起身来向他走近几步,不知怎么回事,她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场压迫在自己的头顶,不由地后退几步,花容失色地伸出手臂拉开与他的距离:“你不要再往前走了,打住,越说越是来劲了,想不到你外表斯文,竟然如此、如此——”
他更逼近两步,只差踩上她的脚尖,略微低着头,垂眸睨着她,唇边一抹似笑非笑:“我怎样?我自问没有做什么不合规矩的事啊。”他顿了一顿,看着她又气又窘,绯色已经蔓延到了脖颈处,眸光一沉,接着道,“却不像公主,饱食终日,尽做一些无聊之举,讨得别人的欢心,求得一己之安。”
“你——”她气得脸色煞白,转而想到自己怎么能就这样被他这三言两语气得哑口无言,平顺了心绪,脸色也缓了下来,脑筋一转,反驳的话便脱口而出,“说我,我哪里有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我一个小女子,做到这些也不错了,何况我还是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你呢,做了个闲散王爷,又有资格来教训我吗?”
谁知他闻言不以为意,反而负手含笑看她,她被看得气短,他虽然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可是她就是感觉自己受到了轻薄一般,双手握的指节格格作响,突然一拳朝他的脸上挥去,不想却被他轻而易举地握住,唇角的讥诮渐浓:“花拳绣腿,你在江湖上是如何立足的?丐帮帮主,哼!”
另一只拳头也招呼过去,被他一并攥住,她着急地挣扎着,挣了两下,他突然一撒手,她向后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幸亏珑儿飞快地扶住了她。
“秦迩,你——”她怒气冲冲地瞪圆了眼睛,急促地喘着气,看着他好整以暇地看热闹的表情,怒气更盛,突然一挥手,“珑儿,给我打他!”
“啊?”珑儿一愣,便看到秦迩笑得更是开怀,但是还是讷讷地说道,“可是,帮主,你不是比我厉害多了吗?”
慕凝夏不由地上下打量了一下珑儿,一副白萝卜一般的样子,好像真的不太可能打得过一个高大的男子,冷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身后的秦迩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目光渐沉,唇边的讥诮笑意也渐渐隐去。叮铃一阵细碎的声响,太后从珠帘之后缓步走出来,和声问道:“你想来不喜欢与人争执,今日偏要故意激怒凝儿,让她对你反感,是因为你不喜欢她吗?”
他淡然一笑:“我知道太后的意思,可是我本无意于公主,何苦令她泥足深陷。”
太后摇了摇头:“凝儿这孩子虽是出身江湖,可是天资聪颖,又心地善良,我看很好的。”
他只管摇头轻笑,也不接话。太后便续道:“她虽然是个小姑娘,可是却——”
********************************************
唯一的一次与几位王子公主在一块儿玩耍,王子们在一边喝酒行令,公主们聚在小花架下斗草,慕凝夏这些不擅长,便在一旁看热闹,宫女们忙着给自己的主子端茶递水、送帕子打扇。暑热难当,就是有人打扇,依然还是一身的汗湿,只盼着来一阵凉风,去去这周围的燥热之气。正想着,便卷起一阵凉风,尘土四起,柳枝拂动起来。珑儿直起身子看看天道:“这是要下雨了吧。”
慕凝夏见天上一下子浓云密布,知道盛夏之时午后容易产生对流雨,拉着珑儿道:“快,咱们去荷花池边的凉亭去避一下雨。”两人刚进了凉亭,便听到喀喇一声惊雷,豆大的雨点便砸了下来,王子公主们这才惊觉过来,四处逃着避雨去了,这凉亭狭小,顶多能再容下一个人,所以各都纷纷避到别处去了。雨点砸落,空气中顿时泛起了清新的土腥味,周围一下子清凉不少,身上的汗倏地都回去了。
本来好像沾染着浮尘的花木更见娇艳和青翠,池中的荷花粉粉嫩嫩,荷叶上滚动着颗颗水珠,晶莹剔透。池塘中的水泛起点点涟漪,看得人的心里也是清清凉凉、是湿漉漉的。
小径上突然跑过来一个高大的人影,疾步进了凉亭,本就不大的亭子显得更加拥挤。慕凝夏向后退了两步,待看清来人之后,冷哼了一声。
自上次不欢而散之后,两人这是第一次相见,不过慕凝夏心中对他的怨愤从见到他又燃了起来。慕凝夏这孩子记仇,曾经因为跟妈妈追讨两岁之前受到的怠慢,惹得妈妈眼泪汪汪地感叹,这孩子怎么记事这么早,而且那么小的时候的事居然还来翻旧账。长这么大还没有人用那种不屑的嘲讽的语气说她“饱食终日无所事实”,所以见到秦迩不由地还是没什么好气。
他肩膀上被雨淋湿了,头发上也挂着水珠,虽然这样,可是并不显得狼狈。慕凝夏看他这个样子,心头的那点气便消了不少,别别扭扭地递过丝帕:“给。”
他微微地抬眸,淡然的目光瞥过来,看得她更是别扭,这才接过来,拭干脸上的水,淡淡道:“谢谢。”
他自然知道她在别扭什么,也不以为意。她缓过神来,也觉得自己这样不够大方,怨就怨,恨就恨,如此这般显得多小家子气,于是道:“你之前给我的手帕我没有带在身上,改天还给你。”
他闻言一愣,随即想起那日在湖边自己给她擦眼泪的,神色转冷:“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你丢了吧。”说着想要将手中的丝帕递到她面前,可是刚刚伸出手,又缩了回去,讪笑道,“这个,只怕你也会让我扔掉吧。”
“哼,”她抢回他手中的丝帕,“少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可是真丝的,好东西,我才舍不得扔呢,不过你既然用了,我用滚水煮一下,消消毒就好了。”
上一章第15章 牵红线
下一章第17章 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