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皇上也有故事啊

他目光和煦:“当年我初次与你娘相识,她就是你这样的年纪,性情却与你大相径庭,她娴静婉约、温柔恬淡。”
“哦。”她点点头,脑海中想象着这位女子的形象。
“好了,”他慈爱地拉住她的手,慕凝夏被他这突来的亲昵吓了一跳,飞快地挣脱他的手。他倒是也不以为意,轻缓地摇了摇头,“朕今日叫两位长老一同前来就是要确认一下,你与你娘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昨日见到你,父皇差点以为见到了你娘,还有那枚玉珩为证,其实朕已经可以肯定,你就是朕的女儿。既然现在事实摆在面前,就让两位长老回去吧,你留下来,朕过段时间带你去太庙祭祖。”
“啊?”好像她一直在发出单音词。
皇上已经明显地下了逐客令,杨孙两位长老抱拳道:“那么老乞丐这便告退,”又看向慕凝夏,“帮主——”
“不,该称公主,”杨长老改口道,语气疏离,温和的目光却落在慕凝夏身上,向她点了点头,“公主,你身份尊贵,况且江湖从来不会与朝廷有所牵扯,请公主将打狗棒交给在下,丐帮会重新选出下一任帮主。”
慕凝夏还消化不了现在所接收的这些信息,讷讷地说:“可是,我把打狗棒弄丢了。”
“什么,那可是帮主的信物,见棒如见帮主,你怎么——”孙长老一听就急了,也忘了自己还在皇上的地盘上,脾气一上来便像以前一样便要训斥她。
慕凝夏蹙起秀眉,低眉顺首,一副委委屈屈的等着挨训的表情,皇上见了,不觉脸色一沉,杨长老察言观色,急忙拦住了孙长老:“无妨,我们告诫丐帮弟子,若是见着有人拿着打狗棒,不要轻举妄动,先报告给我们便是。”
“说的是,”皇上道,“朕也会下令,帮助丐帮寻找的。”
两人谢恩离去。等到两人都退下之后,皇上坐到椅子上,笑看着她:“凝儿,过来坐。”慕凝夏依言坐到了他的对面,看见桌上摆着一盘水晶一般的糕点,拈起一块放进嘴里,顿觉口感细腻、香滑甜软,不禁满足地眯起了眼。皇上看着她的表情,宠爱地笑了笑:“凝儿,这些年你在一群叫花子中长大,受苦了,朕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
她没有留意到他口中流露的对丐帮的鄙视,胡乱地点了点头:“皇上,这糕点叫什么名字啊?”
他想了想:“好像是叫如玉糕,如果你爱吃,朕叫他们多做些给你送去。”
她忙摆摆手,“不用了,大夏天的,吃一块觉得好吃,再吃就腻了,皇上,我渴了,有没有什么喝的?”
这话已经问得相当失礼了,旁边的福全刚要出声提醒,看着皇上并没有恼怒的表情,便不再做声,心中暗暗感叹,皇上对这来历不明的公主还真是纵容得紧呢,刚才连昭仪动了胎气也是这位给惹得,若是换了别人,皇上还不早就龙颜大怒了,可是对这次却是连个脸色都舍不得给她看,自己以后可是要小心伺候这位主子了。
于是忙笑道:“公主渴了,奴才这就叫御膳房备上消暑的酸梅汤。”
皇上笑着点点头,慕凝夏赶紧叮嘱一句:“要冰镇的!”
“是。”福全答应一声,走了下去,心中还在纳闷,这是丐帮养大的?挺会摆谱的。
“凝儿,”皇上看向她,“你也该改口了,叫朕父皇。”
“啊?”慕凝夏心中泛起了嘀咕,这就要认亲了啊,这样莫名其妙地冒出一个男人就让她叫爹,一想浑身的鸡皮疙瘩就冒出来了,虽然说这个男人是九五之尊,可是……
“那个,我还不适应,等祭祖之后再叫行吗?”她吞吞吐吐地打着商量,见皇上因为这句话而微蹙起来的眉头,暗暗地吞了口口水,气息弱了下来,“那,起码让我先适应两天吧。”
他闻言叹了口气:“算了,也不为难你了。怪只怪当初我不知道你娘那温柔淡然的面孔之下,竟有一颗那样倔强的心,这才使得我们父女分隔这么多年。”
有故事!
看着他黯然的神情,她没良心地眼前一亮,来了兴趣:“什么情况?”
“嗯?”这次换来他一愣,她赶忙摆了摆手,“我是说发生什么事了?”在宫里还是这么胡言乱语,以后要注意才行。
他摇摇头,缓缓地叹了口气:“她是平民女子,本来不知道我的身份,当她知道我是皇上的时候说什么也不在于我见面。”
好有个性啊!想来在这个男权社会里,一个平民女子能嫁给皇上那是多么光耀门楣的事情啊,寻常女子还不都应该像李凤姐一样,见到皇上便下跪祈求一个名分,可是她却这么的坚定,这可不是一个看惯了宫斗小说的女子啊!了不起,有见地!
皇上那里知道她心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仍旧陷在自己的回忆之中:“朕本来想,既然她不愿意,那也就不必强人所难,可是回宫之后却发现,朕根本就忘不了他,七个月之后,朕派人去接她进宫,可是她却已经不知所踪。”
再次感叹,奇女子!
“那后来呢?你怎么知道你有一个女儿的,难道没可能是她已经嫁人了,而我是别人的女儿吗?”完全的实事求是,全然没有考虑到这样问了自己的公主身份就泡汤了,笨啊!
“怎么可能!”果然,皇上脸色变了,“朕的人打听到她于不久前产下一名女婴,之后便离开了,原来在朕回宫的时候她已经有了身孕。”
“那你没有去找她吗?”
“皇上,公主的酸梅汤来了。”福全端着一盅酸梅汤走了进来,这盅非常好看,晶莹如雪,据慕凝夏有限的历史知识看来,应该出自邢窑或定窑。
她笑嘻嘻地接过,细细地打量茶盅,灵动的大眼亮如星光,轻轻地抿着唇,腮边露出浅浅的酒窝。皇上看着她,眼中充满了宠爱,这失而复得的女儿,可要好好疼爱,来补偿这十几年来的亏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