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圣旨啊——

慕凝夏大眼睛忽闪了两下,细细辨着主这人的声音,应该是一个跟她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谁?丐帮的人吗?
坐起来披上外衣,在有节奏的敲门声中忙应答:“起来了起来了,谁啊,进来吧。”
门应声而开,一下子扑进来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女孩,十五六岁的样子,眼睛闪闪发亮:“帮主,你终于回来了,我可担心死了!”
慕凝夏傻傻地看着她,嘴开开合合几次,终于发出几个单音节词:“浅……浅……”
看她那架势还以为一定会给自己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呢,谁知道她说着便站在距她一步之远处,双手绞在一起,眨巴着眼睛望着她,可能是太过兴奋,双颊红扑扑的,看着煞是可爱。最重要的是,她竟然长得跟浅浅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年纪小了十岁,世上的事还真是奇怪。慕凝夏终于控制不住心中见到亲人般的狂喜,飞一般蹿上去紧紧地抱住了她,几乎泪流满面、语不成声:“浅浅、浅浅,我终于见到亲人了。”他乡遇故知啊,这可不是千里万里,却是一下子穿越了几百年见到的,上天还是待她不薄啊……
“咳咳——”她被勒得太紧了,咳了几声,试图推开这个一下子失控的小疯子,“帮主,那个,可不可以先放开我,我不是……咳咳,我不是浅、浅。”
慕凝夏愣了一下,随即放开她,上上下下打量她,虽然长得有几分相像,可是仔细看看还真的不是:“你是谁啊,我失去记忆了,什么人都不记得了。”
“哦,”她笑着点点头,“杨长老已经告诉过我了,我是珑儿,从小跟着你的。”
珑儿,好像听杨长老提起过。看她站在自己面前,好像一根洗净了的白萝卜,跟浅浅给人的感觉一样,那种亲切感是别人给不了的,还是跟慕凝夏一起长大的,自己也可以当作姐妹吧。
“对了,快点梳洗吧,皇上下圣旨了,等着你去接旨呢!”她说着便将慕凝夏一把按在椅子上,拿起梳子便梳起了头发。
慕凝夏还没有从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中回过神来,一张脸雪白雪白的,任由珑儿在她的头上为所欲为。
皇上?圣旨?这丐帮帮主怎么跟皇上也有瓜葛?
难道是颜飞回去还是觉得不妥当,所以皇上亲自出面了?朝廷倘若要插手武林的事物,不是应该好好地布局谋篇,以保万无一失吗?但到这是要先礼后兵?
算了,不想了,皇上亲自出面也好,没准儿这解药还不用经那妖孽之手了呢。
用最快的速度梳洗完毕,照照镜子,还是个能见人的模样,不至于太失礼,与珑儿一同跑到前厅,刚一进去,就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虽然有心理准备,可是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啊!不就是宣个旨吗,怎么门外还站着一支禁军啊,不会是来抓她的吧?
狐疑地停下脚步,看向站在厅中的杨孙两位长老,杨长老看出她的疑虑,宽和道:“帮主,快过来接旨。”
她迟疑地走上前,见到为首的是一个着锦袍的面白无须的男人,不由地皱了皱眉,太监之前听说过,电视里也见过,但是面前的这位可是个货真价实的,这感觉就好像是走进古代墓穴发现了一具保存完好的男尸,带着恐惧和恶心的感觉,只想退避三舍,不过看目前的情形好像不太可能,对钦差不敬,是不是欺君啊。
只好硬着头皮不情不愿地要跪下,太监急忙笑着拦住:“万岁爷说了,姑娘不用跪了,只是口谕,站着听就好了。”
眼珠咕噜一转,站着听?皇上怎么这么好啊?
太监接着道:“皇上说了,宣丐帮现任帮主慕凝夏及杨长老和孙长老一同进宫面圣。”
说完也不管众人的反应,向慕凝夏道:“慕姑娘请上轿。”
啊?慕凝夏张大了嘴巴。还有轿子?看来真的是自己先前所料想的——先礼后兵。回头看看杨孙二位长老的脸色,也好像是一头雾水,不过终归是上了年纪的,跑了一辈子江湖,还是沉得住气的。
长这么大头一次坐轿子呢!
座位上铺着翠绿色的上好的竹席,这就是诗中所说的“玉簟”吧,呵呵,透过纱幔向窗外望去,这又跟坐在颜飞的马车上的感觉有所不同。临安大街上此时已经十分繁华,市井人声喧哗,一派热闹景象,慕凝夏心情大好,也不再想即将面对的是什么,大宋的皇上要见她呢,等回去之后有的炫耀了,可惜的是这是魂穿,倘若聂小寒本尊带着相机过来,还能拍照留念呢。
晃晃悠悠地走了半天,初时觉得新鲜,后来便昏昏欲睡,便靠着打起瞌睡来。正在半梦半醒间,还以为自己正在划船,突然“咣当”一声,还以为船撞上了石头之类的东西,猛地惊醒,才发现是轿子停了。
刚刚那个太监的声音在外边恭敬地道:“姑娘,下轿吧。”
伸了个懒腰,一掀轿帘,迈了出去,眼前的宫殿好壮观啊,殿顶金碧辉煌的琉璃瓦,雕梁画栋,极尽精巧雄伟,殿外站着一排锦绣堆纱天仙般的宫女,见到她下了轿,都迎了上来,施完礼,不由分说地拉着她进了大殿,扯到内殿屏风之后便来扒她的衣服。她变颜变色地挥手打开她们伸向她的手,失控地大叫:“你们干什么,走开啊!女色狼,救命啊——”
一群宫女掩嘴偷笑,七手八脚地扒光了她的衣服,扔进了铺满花瓣的大浴桶中,湿淋淋的小脑袋从水里钻上来,头上还沾着几片花瓣,吐出一口水,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期期艾艾地问:“你们这是干什么啊,哪有这样的!”
“姑娘,奴婢们伺候你沐浴啊。”一个长得讨巧的宫女上前道。
“沐浴?”她眼睛瞪得大大的,“那就沐浴好了,可是你们怎么可以在一边参观呢,都出去,都出去啊!”
宫女们不听,反而都凑上前来。
“啊——”
惊呼声响彻整个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