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妖孽还很阴险

懒懒地坐在树荫下喝着凉茶,手里摇着一把丝质的美人团扇,时而拈一颗零嘴放进嘴里,慢慢地咀嚼,要多惬意有多惬意。
“好逍遥。”
慕凝夏暗中翻了个白眼,从来都是人未至而声先闻。
颀长的身子大咧咧地坐在她身边,问兰忙上前倒了一杯茶递给他,他饮了一口:“好茶,凝夏倒是会享受。”
慕凝夏再次翻了个白眼:“这是你家的茶,你的人泡的,我可是只管喝。”
他微微摇首一笑,又饮了一口。
“对了,你不是说有事情要跟我说吗,什么事?”她一挑眉。
“嗯,”他放下茶杯,一脸正色地看向她,“我想跟你说的是,卫放是魔教的教主,平日里作恶多端,,而这次你受伤也是拜他所赐,如果你们丐帮要采取行动剿灭魔教,我愿意助你一臂之力。”
她腾地一下站起来,震惊地张大眼睛,手指指着他:“你、你、你说什么,我、我是丐帮帮主?”
颜飞没有说话,沉默地看着她,算是默认。
丐帮帮主?
慕凝夏暗自沉吟,这么说,她的穿越并非偶然咯。而关键,就是那根绿竹杖。
“那我的打狗棒呢?”
也许找到那根棒子,她就能回去了。
颜飞看着她突然之间大放异彩的双眼,虽然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些什么,但仍旧不动声色,缓缓地摇了摇头:“这个我倒真的不知道,我们救你回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到打狗棒。”
她一听这话,立即又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蔫蔫的坐回去:“哦。”
“依我看来,有可能是被卫放夺走了。”颜飞观察着她的神色,“打狗棒是丐帮帮主的信物,见棒如见帮主,倘若卫放拿着它来号令丐帮,后果不堪设想。”
她正在沉思,不耐烦地挥挥手:“这些跟我无关,我关心的是——”一下子回神,讪讪地住了口,掩饰地笑笑。
话没说完,却是让颜飞眸光一沉:“什么?”
他怎么这么大反应?她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头脑中电光火石灵光一闪:“没什么,不过我倒想问你一句,你为什么要帮我?”
他说:“魔教行事乖张、为非作歹,是武林公敌,人人得而诛之。”
她拈了一个零嘴丢进嘴里,不以为然:“不用跟我说这些道貌岸然的话,”上上下下地将他打量一番,“把手给我。”
颜飞不知其意,但还是顺从地将手掌摊开在她面前。她握住他的手掌,另一只手用食指在他的手心轻轻地描绘。一种痒痒麻麻的轻微感觉不期然触动了他的心,他不由自主地握住手,却被她飞快地闪开,没来由地有一丝失落。
慕凝夏倒是一脸的坦然,完全不知道颜飞心中的这点感觉,自顾自地笑着说:“虽然你的掌心有一层薄茧,的确是练过武的,但是看你一身的贵气,应该不是江湖中人吧,只怕……”
颜飞倒是面不改色,依然噙着笑看着她:“只怕什么?”
“只怕,你是朝廷的人吧。”说完也没有理会他的反应,完全将自己的猜测当作事实,接着道:“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要号令武林也不是什么难事,到时候各大门派围攻魔教,武林打乱,朝廷岂不是要坐收渔人之利,朝廷要将手伸向武林了,我猜得没错吧。”
他笑着摇头,一脸的无奈。
她凑到他面前,笑得一脸揶揄:“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这样摇着头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啊。”说着重新坐下来,冷哼一声,“不过想要利用我,我没那么蠢。”
挑挑眉,摆摆手:“我困了睡一会儿,吃午饭了叫我一声。”说完笑嘻嘻地转身离开。
“公子……”
颜飞一摆手制止她,站起身来,却是什么都没说,负手而去,留下若有所思的问兰。
*********************************************
这段时间,慕凝夏时不时在园子里溜达,整个园子几乎每个角落都留下了她的足迹,可是却一步也不曾踏出园子之外。颜飞看在眼里,也不阻拦,不过问兰却是寸步不离。
无聊地用手做蒲扇扇着凉风,踱着方步走进了颜飞的书房。推开门,便见到他正坐在书桌前,手中拿着一卷书,让她突然想到一句话“静若处子”,这样想着,不由觉得好笑,硬生生憋住,颜飞有所察觉,目光掠过来,风情无限,色女看得有些发愣,不禁暗自感叹,到底长得美的事物就有这个好处,虽然心中明明知道此人不善,但是还是会在面对他的美色时不自觉的失神。
敲敲自己的头,使自己保持清醒,谁料到他在此时勾唇一笑,登时艳光四射,一下子差点晃花了她的眼。慕凝夏不由地后退了一步,拍拍胸口,堆起一脸的假笑:“颜公子,你好啊!”一边笑,一边挥手。
颜飞看她的神情不禁感到好笑,放下书卷:“有事吗?”
她略一停顿,笑得更甜:“没事儿,不过是好像有几天没见了,来找你聊聊天。”
“哦?”他唇边的笑意更深,干脆站了起来,绕过桌子向她慢慢地踱了过来,“好啊,不过我好久没出去走走了,不如我们出去喝茶。”
啊?
她还什么都没说呢!
走到门口的颜飞回头看见她一脸迷惑不解的表情,开口笑问:“不想去吗?”
“哦,”回过神来的云冉冉忙回答,“去啊,当然去!”
谁知一出门便有一辆马车停在那里,她咬了咬唇,跟着颜飞上了马车。车厢里出乎意料的舒适和豪华,底下铺着上好的竹席,当中一张小桌,上面已经备好了各种干果,还有一壶好茶。一人坐了一边,车厢里便显得有些窄,而对面那个人就是近在咫尺,惬意地饮着茶,半眯着眼靠在椅背上,好似要睡着了似的。她一双灵动的明眸悄悄打量他一眼,见他确实没什么反应,便回过身,手伸向了窗帘。一出门就上了马车,而车上完全封闭,她要怎么观察地形呢?手指刚刚触上窗帘,突然听到耳边一个调侃的声音:“在想什么?”一丝凉风吹在耳边,她吓了一跳,猛地坐起来,却不想头一下子撞到马车的顶棚,又坐了回来。痛呼一声,揉着额头,一脸哀怨地瞪着依然近在咫尺他那一张放大的笑脸,不由地使劲向后靠,一伸手将他的脸推远一点:“你说话之前能不能打个招呼啊,还有啊,你说话就说话,别靠我这么近啊!”
颜飞笑得更开心,不以为意地倒了杯茶递给她:“喝杯茶,一会儿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所谓的好地方好在何处呢?”她挑眉问,表情甚是生动。
“到了就知道了。”他重新躺回去。
“算了,既然你想卖关子,那我也不便追问,不过,倒还有另外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嗯。”
她凑近他问道:“我是堂堂的丐帮帮主,在你这儿养伤也有大半个月了,其实打扰这么久还真是不好意思,而且那些长老们不知道我的下落肯定也会非常担心的,不如,你送我回丐帮啊!”
他轻笑一声,向她勾了勾手指,她不明所以,凑上前去,不想冷不防被他捏住了下颌,刚想挣扎,嘴里被硬塞进一颗药丸,想要吐出来,却被他一抬下巴,圆润的药丸就这样顺利地滑下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