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界山下一少年

第一章界山下一少年
千生唯难,万世唯苦。
数千年前,妖魔分立,为争夺霸主之位,挑起长达数百年的战争史称万世之战
,在最后一次大战中,妖,魔大君为夺得万世法典,元气大伤,其坐下诸将也
是伤势严重,眼看妖,魔无力再统治万物,此时人类趁势摆脱妖魔统治,在大
陆东方建立了自己的国度-大夏朝,其开国皇帝为禹帝,他带领人类以阳城为
中心不断驱逐妖魔,一次次的取得胜利,最终把妖魔驱逐到一座横亘南北的山
脉的西方,东西大陆随之得名,此山也被禹帝命名为界山,从此人类,妖魔划
山而治,人类得以休养生息,后世为表彰禹帝的伟绩,称之为禹神,并在大陆
最高峰-定军峰上为他建立了一座碑,名为定军碑。
大夏朝建立五千年后,其国力越发强盛,并靠着禹帝留下的功法,人类中也有
了越来越多实力强盛之辈,人类进入了最为繁荣的时期..
界山中间有一凹口,也唯有此凹口得以连通东西大陆。此口也就成为了人类至关
重要的关隘,人类习惯称之为“灭口“,意思是妖魔通过,人类灭世。灭口下有
一颇大的军寨。
“龟儿子小石,你个兔崽子,老子的杏花酒呢?”军营中操练声虽大,却也掩
盖不住这沙哑的粗嗓子发出的叫骂声。军士仿佛也都习以为常,各忙各的,不
过众人嘴角却听着声音随之上翘,就连训练的指挥也大都如此。此声音是由整
个军寨中最小的军帐中发出,当众人听到声音,也随之看到已经站在帐口,发
出这声音的主人-禹山,也是负责守卫“灭口”的最高指挥官。
“哎,我说,你们都是聋子吗?听不到老子在找那兔崽子吗?行了,别他娘的
装了,一个个都跟纯洁小媳妇似的,我告诉你们,老子的杏花酒要是光了,你
们有一个算一个,统统灭了你们,快点!你们把那兔崽子给老子交出来,以往
都算了,这次不行,那可是十大坛杏花酒,那可是宝贝!”禹山操着一口的山
碴子味说道。
“报告,将军,小石让我告诉您,他说.。。”一个兵士犹犹豫豫说道。
“他说什么?说,不说,我拧了你!”
“是,小石说,老家伙,我要看看界山那边的风光,好男儿,自当观天下!一
月就回,放心,死不了,断刀我带走了”
“什么,老子的刀也让带走了?等这小崽子回来,我非得撕了他”禹山来回走
了两次,显然极为在乎那断刀。“行了,都他娘的别练了,都给我回去躺着,
老孟,今天不许做饭,饿死这帮龟孙子,拿什么,给我弄个烧鸡,老子得把剩
下的都喝了”
“好嘞!”那老孟应道。
众军士听到没饭反倒各个兴高采烈,找急忙慌去换便服,三个两个的都出了军
营。整个军营都知道,当将军说没饭就是可以外出去喝酒。
禹山看到士兵们都出去了,转身禁了营帐,嘴中轻声说道“男儿上马打仗,下
马喝酒,天经地义”
禹山进入军帐后,帐中响起低沉的声音“要不要去找找,那边太危险,那小家
伙,能应付得来?”
禹山往老虎座上一躺,显然对这低沉的声音一点都不意外“没事儿,跟着咱们
这么长时间,他没少跟那些畜生打交道,再说还有断刀陪着呢”
“但愿吧。”声音的主人走到帐中央。此人头发随意束着,穿着一身青色衣服
,外披着一黑袍,双目黯淡无神,配上一张冷峰般的练,给人的感觉就是冷,
毫无生气的冷。知道他名字的人极少,更很少有人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认识
的人都叫他老秦头。
“事情顺利吗?”禹山摆弄着一匕首问道。
“此次入侵的都是妖界,魔界强大的修行者,要不然也不会越过界山,虽然暗
影行动迅速,可还是有漏网的,可怕的是能逃过暗影的并且全身而退的,他们
的修为应该和我们相当,甚至可能还要过之”老秦头摇摇头回应道。
“地元境!”声音中透着一丝凶狠,一丝的杀气,禹山咬牙说道,神情中有着
难以言明的痛恨,“这么大规模的入侵,我们竟然对此一无所知,要不是蝶梦
在京都发现了一丝异样,京都不知道会发什么事”
老秦头裹在黑袍里冷冷说道“等小石回来,我会带他一同去京都,他和蝶梦一
起,我们在这会放心很多”
“他不过混元境,虽也算得上是登堂入室,可还是太弱了”禹山看着那把黝黑
匕首皱眉说道。
“我们总会死的”老秦头看着禹山手里的匕首说道。
“放心吧,杀刃一切正常,小石没事,等他回来就让他去京都吧”禹山显然知
道老秦头的担心,说话的同时,眼睛看向帐外,营帐门帘无风自开,一片白茫
茫的雪山仿佛就在眼前,巍峨冷峻,老秦头也转过身双手背在身后,看着营帐
正对面的界山。
界山上,大风呼啸,雪花飞舞,隐约间能够看到,山腰上有一处火光时隐时现
,火光从一山洞中传出,山洞洞口不大,借着火光可以看到一个身影坐在火光
前,手中拿着山鸡正在大口啃着,有时拿起一水囊灌上一口。“杏花酒,宝贝
呀,怪不得老家伙当宝贝似的藏着掖着,有了它,等看到那边的风光,那就等
于美酒佳肴了,师傅和老家伙也没我这待遇呀”。说话的这人,脸上还带有一
丝稚气,眼睛是少有的褐色而且很亮,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算不上英俊
的脸配上那一双又亮又大的眼睛显得很精神,身上披着一白袍,头上一顶龙熊
帽,一看便知这是一具完整的龙熊皮子,皮毛鲜亮,显然是这皮子刚做好不久
,甚至在袍子下方还有着血迹。如果让山下那些军士看见也会惊讶,因为这龙
熊是出了名的凶狠,就算是混元境的骑卫长遇上也就只有逃跑的份了。
禹石抬起头看着洞外,目光炯炯,仿佛要看穿漆黑的夜晚,直到看到那熟悉的
军营,那熟悉的军士们,当然还有那两个可爱可恶的老头。嘴中低吟着“军营
中俩老头,界山下一少年,好男儿,自当观天下,走四方,我代大王去巡山喽
上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