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风波(1)

时光如流水一般,
悄然地流逝着,
清澈透明,
没有一丝杂质。
若不是看到学校张贴出来的测试成绩,雪凌也不敢相信她竟然已经来到帝仁半个多月了。也许,平静的日子总是让人难以感知快慢,这些天来,韩秀介没有在学校里给她增加任何麻烦,而陈曜司也没有再出现于她的面前。
“雪凌,你好厉害啊!这次测试你和‘樱花王子’都是第一名!”喵喵兴奋地拉着她的手,带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仿佛获得第一名的人是她自己一样。
雪凌淡淡地笑了笑:这本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帝仁的高额奖学金刚好可以弥补一下她当初来这里的高额学费,毕竟,帝仁这样的贵族学校并不适合她现在的环境和条件。
“喂,你知道吗?那个得罪‘樱花王子’的尚雪凌是个大才女呢!”
“知道!现在帝仁谁不知道尚雪凌与‘樱花王子’同获第一名的桂冠呀!”
“真没想到,尚雪凌也不是徒有其表哦,本以为她只是长得漂亮,看来是名副其实的美女啦!”
“可是,帝仁的第一名是只属于‘樱花王子’的,尚雪凌抢了王子的桂冠,我们的王子不是有些可怜吗?”
“是啊,是啊!虽然很佩服尚雪凌,可我们更要支持‘樱花王子’才对!”
听着大家纷纷扰扰的议论,悠闲地坐在樱花树下的秀介轻轻拉起了嘴角,淡然的优雅的笑容令周围的樱花也不禁羞涩几分。
白色的樱花飞落下来,旋转,再旋转,然后落在他张开的手心里,那双闪烁着温柔笑意的明眸静静地凝视着洁白的樱花,许久……
突然,他用力握紧了自己的手掌,脆弱的花瓣一瞬间消失殆尽……甜美的笑容仍在,只是,眼底的寒霜如冰刀一般迅速呈现出来。
天空一片蔚蓝,
汉白玉喷水池中映照着天蓝色的影子,
一个个晶莹的小水花,
在喷水池中迸射,
透明的,
清冷的,
欢快的……
“雪凌,我告诉你,帝仁学院的第一名是‘樱花王子’的‘专属’,其他人根本没有机会,你这次可是开创了帝仁的新历史啦!”喵喵自作主张地紧拉着雪凌的手,晃来晃去地说道,“嘿嘿,你这个能够与‘樱花王子’相提并论的大才女一定要请客哦,嘻嘻,只请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雪凌似笑非笑地望着喵喵,轻轻捏了捏她的手指:“好吧,只请你一个。”
“哇!太好啦!雪凌,我爱你!”喵喵一把搂住雪凌,又蹦又跳地在原地打转,像只快乐的小蜜蜂。
在帝仁学院,她只对两个人没办法,一个是韩秀介,另一个就是喵喵。一直以来,她都是独来独往,与别人保持着疏远的距离,可喵喵软磨硬泡的功夫实在不容小觑,害得她左右为难。
“尚雪凌!”一个傲慢的声音在她们对面响了起来。
雪凌轻轻皱起眉头:很显然,来者不善!对方不是别人,正是韩秀介的挂牌女朋友陆大小姐,她的身后还有一大帮气势汹汹的女生。
“请问有什么事吗?”她的客气只是不想给喵喵带来什么麻烦而已。
“哼!什么事?!”陆梓彤甩了甩弯曲的长发,不屑地撇了撇嘴角,“别得意的太早!我告诉你,帝仁的第一名永远只属于秀介一个人,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少在这里抢风头!你有什么本事获得第一?呵呵,抄袭来的可耻的第一名哦!”
“就是!她的第一名是抄来的!”
“土麻雀也想变凤凰,再过几百年吧!想抢‘樱花王子’的光芒,做梦吧!”
真是一群无聊的女生!
在这个时候,她是应该同情她们,还是嘲笑她们呢?为了韩秀介,她们不但是非不分,连自己的大脑都丢了,实在有些可悲可叹了。
“那么,你们……”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喵喵竟抢先一步为她大抱不平了。
“不是的!雪凌根本没有抄袭!雪凌是很出色的,她获得第一名是应该的!请你们不要污蔑雪凌!”喵喵说得振振有辞,连自己的脸蛋都激动得变红了。
雪凌感激地望着喵喵,除了微笑,她也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此刻的感觉了。
冰凉的水滴,
绽出漂亮的水花,
温暖的阳光,
洒下万缕金丝。
温暖,这就是喵喵带给她的感觉了。
“臭丫头!你知道什么?!不想找麻烦就走远点,小心惹祸上身!”几个自以为是的女生对着喵喵大喊起来。
雪凌冷冷地扫了她们一眼,随即拉过喵喵的手腕,让她站在自己身后,浅笑道:“你很勇敢,不过呢,暂时还是需要我的保护。”
听了她的话,紧张的喵喵突然对着她做了一个调皮的鬼脸,乖乖地躲了起来。
“尚雪凌!马上公开承认你的第一名是抄袭来的,并说明抄袭的过程,那我们就饶你这一次!否则,我就……”陆梓彤越来越嚣张了,看起来,她是忘记了上次自己怎样丢人了。
“否则怎么样?”雪凌嘲弄地拉起嘴角,淡漠地说,“没有做过的事情我是不会承认的,而且,我一向不喜欢说假话,更不可能去欺骗所有同学了。”
陆梓彤突然得意地大笑起来:“没关系!反正明天早晨大家都会知道你的第一名是怎样抄袭而来的。哼!给你后路你不走,那就别怪我们啦,哈哈!”
“哦?我倒想听听看,我是怎么进行抄袭的!”她不慌不忙地说着,“既然整个帝仁只有韩秀介能够获得第一名,而我与韩秀介在测试期间相隔甚远,那么,我可以抄袭谁呢?难道是你们这些无脑无能的手下败将吗?唉,倘若我真的抄袭了你们,那就太愧对我自己的大脑了。”
“噗!”喵喵一边偷笑,一边对雪凌眨眼睛,如果不是形势所迫,她恨不得立刻伸出大拇指,对雪凌表示佩服之意。
“你……你……”几家欢喜几家愁,陆梓彤已经被气得面红耳赤了。
“气大伤身,请多保重!”雪凌故意停顿了一下,“恩,最好先保重大脑,丧失了最起码的思维和分析能力,女孩子就不可爱了。”
上一章代 价(8)
下一章新的风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