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芒 姑娘,该恋爱时放手爱(1)

苏芒 姑娘,该恋爱时放手爱
苏芒老师:
您好!
我是一名大一的学生,很高兴能用这样的方式和您对话,亲近,且自然。
省去烦琐的开头语,我直接步入正题: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发觉察到男女间的各项差异:思维、理想、责任、权利等等。在传统观念中,女性似乎总以第二性,辅助者等角色存在。而如今新生代女性的地位也日趋提升,我们应该如何选择?传统或者新兴,事业女性或者贤妻良母,对待事业和家庭,是两者兼顾还是宁缺毋滥?这种种定位和选择摆在面前,犹如一盘乱棋,让我们无从下手。
对此,我提问:新生代女性,你将何去何从?
我是上海的独生子女,父母社会地位比较高,所以从小便有各种机会和能力参与、竞争和活动。倘若现在要作自我介绍,我可以很流利地交出漂亮的成绩单:二胡十级,钢琴七级,小学时曾赴日友好交流,在市重点高中担任戏剧社社长,并带领全社自编自导自演话剧夺得全市一等奖。就读重点大学并在学生会和团委艺术团任要职……是,在周围人看来,我的经历很丰富,是,我有些小能力,可是然后呢?省略号之后呢?成绩单并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关于我的人生定位,关于我的理想目标,我一概不知。
父亲是看着《傅雷家书》期待我的降临的。成长的日子里从父亲的神情和言语中,我看出了他对我寄予的厚望,于是我希望自己像男生一样强。
经历告诉我,男生喜欢竞争的环境、肩膀上有着沉甸甸的责任。可我们女生呢?我们的方向又在哪里?难道直到最后还是逃离不了那句老话: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吗?想起我的偶像希拉里的一则轶事,放在这里或许很合适:有一次,克林顿夫妇在驾车行驶途中汽油耗尽,他们将汽车驶进了一家加油站。碰巧这家加油站的老板是希拉里以前的男朋友。回去的路上,克林顿问:“假如你和那个男人结了婚,现在你就是加油站老板娘了吧?”希拉里反驳说:“不可能,那个男人会成为美国总统。”
巨大的进取心造就非凡的成功。
—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
自从看到这则轶事起,我的脑海里就有了一个清晰的概念:做女人要像希拉里。不管是相夫教子还是个人事业,希拉里都做到了极致(此处省略其政治生涯中的手腕策略及其他负面影响)。然而,并不是每个女性都是希拉里,也并不是每个女性都能具有如此睿智冷静的思维模式。成功人士的人生不可能复制,那我们新时代的女性,又能从中吸取些什么来修炼自我呢?
我并不反对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想法,我也清楚地知道,再过个八年九年,自己也会像很多女生一样结婚生子,并尽自身最大的力量相夫教子。家,一定是温暖的港湾,而且家庭是否美满,也是评判女性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准。可是在这之前呢?我们女生是不是也要像男生一样去拼搏?一样去竞争?为事业?还是为家庭?
如果是,那么,那些高学历的大龄剩女,或是那些职场得志情场失意的女强人们难道就是前车之鉴?对此我们要以怎样的心态去面对或抵挡周围人,甚至亲朋好友的劝阻?倘若不是,我们就甘于平庸吗?就因为我们是女性,所以要为家庭放弃那么多我们原本有能力得到的东西?或者,曾经奋斗过的事业、取得的地位,必须在成家之后舍弃?
也许是我太敏感,可我越来越觉得这个社会的男女倾向不正常:中性化、同性恋化日益突出。大学里男生越来越没有阳刚之气,伪娘、选秀,这些浮躁之风吹得部分年轻人神魂颠倒。女生则是两极分化:有成天窝在宿舍或者宅在家里,看到帅哥就肾上腺素急速增加的小女生;也有干练果断的未来女强人,工作上呼风唤雨,可舆论最后总会送上一句:太强势了不好,以后谁敢娶她!作为女性同胞的一员,我既鄙视前者的鼠目寸光,也不接受后者的雷厉风行。然而,对自己的定位却依旧模糊不清:是否在她们中间寻找到平衡点才能最好地体现我的价值?新生代女性应具备怎样的素质,又怎样体现价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