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知远 我想知道风往哪个方向吹(3)

这也是我们时代的特征。很多人尽管深受暴力之害,却又不自觉地成了暴力的信奉者。普遍的社会不公,缺乏正常的沟通渠道,令愤怒既没有渠道的释放,也无法转化成行动,人们深感无力,将暴力当成了最后的依靠。
在过去的几年中,经济改革带来的暂时安慰已经消退,**与社会之间的默契也正在失衡,市民社会迟迟没有建立,个人与群体的失败感无人平抚。有很多人试图安慰这个社会,让人们对社会现实视而不见,也有很多人提出了解决方案,只是大部分解决方案是错误且危险的。人们太急躁了,什么都想找到快捷方案,但首要是把问题想清楚。
但对于反抗者来说,暴力最多只能摧毁一个旧体制(很多时候,它连旧体制都不能摧毁,它带来的更多是自相残杀),而不能带来一个新社会;对于统治者来说,暴力只能通过被统治者的恐惧带来一时的稳定,但是它永远不能提供真正的合法性。每当社会动荡时,人们就都忘了历史教训,纷纷对暴力寄予厚望,因为它最简单、最直接,最能释放烦躁。
我这番话或许不动听,它也很可能被理解成怯懦。面对如此多的社会不公,我们怎能心平气和?事实上,我自己也没有答案,且深受这种悖论的困惑。但节制,的确是我们时代所稀缺的品质。
祝好!
许知远(《生活》杂志联席出版人,《亚洲周刊》、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