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Rose1.做我的贴身丫头,如何?

“墨萧黔,你说说你除了用一张脸勾引男人之外还能干什么?”
“墨萧黔,你也是十一岁的大姑娘了,机关术怎么还是这么烂?”
“墨萧黔……”
墨萧黔呆滞的眼瞳瞬间恢复了清明,她快速的装好手中巨大木制机关弩的最后一个零件,拿在手中试了试。嗯,这次没有散架,说明性能还好,只是准山要再往左偏一点点……算了到时候不直接瞄准就好了。
蓝色的衣裳翻飞,一个娇小的人影穿梭在咸阳的楼宇之间。身为墨家的人机关术不见长,轻功在整个咸阳却是数一数二的,或许这就是数次出任务都不会受伤的原因吧。
墨家所从事的,基本上都是刺杀。比如有名的“刺心”,比如机关术卓越超群,已经研制出了木鸢的墨骨儿,比如差一点就刺杀了始皇帝的墨行知……墨家宛若夜空,高高在上的家主大人墨若冰是最璀璨的明月,而她墨萧黔,只不过是后来加入的一颗不起眼也不明亮的小小星星罢了。
但是,她想在这个地方闯出一片天地。
这个地方空旷的很,非常适合大型机关战斗,所以几台机关弩架在那里,墨家子弟们熟练地驾驭着机关弩,和目标缠斗着……墨萧黔站在楼阁顶端,蓝色的衣裳翻飞,她迅速的抬起左臂,虽然纤细的左臂支撑起这么大的实木弩还有些费力,但是勉强来一发还是可以的。
准山瞄准目标的基础上还是往右偏了一点点,她还记得自己这个小小的差错……很好,就是这样,瞄准,扣!
成功的打中了目标!看上去这次能够逆袭了!
“家主大人,您没事吧?”
“是那个不长眼的瞄准了家主大人打?”
“看箭上的标志,是墨萧黔!”
……诶……
完蛋了……连一面都没有见过,她怎么可能认得出来那是家主大人啊!
垂头丧气的飞了回去,结果当然没有出乎她的意料,还是在祠堂罚跪一整个晚上……
初春的小风凉飕飕的,灌进她的衣服里。墨萧黔勉强支撑着沉重不堪的眼皮,重新跪直。哪怕现在没人盯着,明天要是被别人知道她睡着了,又是更严重的责罚。
又打了一个呵欠,墨萧黔伸出冰凉的双手轻拍了几下脸颊,好歹是精神了一些……诶,旁边那个不是家主大人的看门丫头吗?墨萧黔记得她,这个小丫头经常会在她被罚的时候塞给她一些家主大人赏给她吃的点心,是个很好的人。
“萧黔,家主大人召见哦!”她笑眯眯地说,实际上墨萧黔这个人很可爱,虽然是废了一点。
家主卧室。
墨萧黔耷拉着脑袋,心中已经做好了可能被逐出墨家,更严厉的责罚,甚至刑的准备。
“进来吧。”清澈透明的女声,真不知道听上去年纪这么小的女生,是怎样当上墨家家主的。
墨萧黔低着脑袋,握住手,战战兢兢地拐到了屏风后,由于视线缘故,她只能看到白色纱裙的裙摆一角,但是整个人都感觉到了彻骨的寒意。
“你就是射伤我的人?”那个声音问道,虽然语气冷漠,但是如果没有别的情绪左右的话,会让人觉得听着这种声音会是一种绝美的享受。
“我……我……”墨萧黔颤抖着,在这么强大的威压下简直说不出一句话。
“莫不是结巴了么?”那人轻笑一声,“抬起头来。”
墨萧黔战战兢兢的抬起头,一个绝美的人映入眼帘。她狭长的凤目半睁半闭,紫色的瞳仁似乎可以透过眼皮,令人感觉到彻骨的寒意,完美白皙的脸颊上镶嵌着精致无比的五官,粉樱般的唇角微微向上挑起,露出了漫不经心的微笑,如同瀑布一样的墨色长发垂下,令人忍不住惊叹,高挑纤细的身上裹着松宽的白纱裙,左肩却露着,敷着一块药纱,精致的锁骨便显露无遗。这样的话,是个男人都不会拒绝的美人吧。
墨若冰看着就差跪下请罪的墨萧黔,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几分:“你一个小丫头,就是射伤我的人么?”
“是……是的……”墨萧黔咬了咬牙,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是一死:“家主大人,我急于建功,绝对不是故意的!要杀要罚随您的便,但是请不要连累了别人!”
墨若冰却忽然笑了:“呵呵,好有趣的小丫头……”说着,取下左肩上的药纱,白皙骨感的香肩上只剩下一道肉粉色的伤痕,完全不像是刚刚受伤的样子。
恢复的好快……墨萧黔有些惊讶,但很快就又低下了头。
只可惜,这头还没有低下几秒钟,就被略显冰凉的现场手指勾了起来。墨萧黔定定地看着距离自己近在咫尺的绝美的脸庞,只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被这个像妖精一般的人夺走了。
“家……家主大人?”
墨若冰回过神,浅浅笑了一下:“我不会杀你,也不会罚你,更不会连累你身边的人……不过……”
墨萧黔纯黑色的大眼睛忽然间闪起了灿若星辰的亮光,“真的吗?谢谢家主大人!”
看着那灿若星辰的光芒,墨若冰却忽然改变了主意:“不过……为了补偿我这位是补偿的伤口,你以后就搬来这里,做我的贴身丫头,如何?”
墨萧黔只感觉老天爷都在偏爱自己:“是……是的!家主大人!”
墨萧黔娇小的身影越行越远,墨若冰又靠回了软塌,对身后的黑影说:“骨儿,你到底还要看多久?”
对没错,墨家的机关术天才,墨骨儿。
“家主大人,我不明白……”墨骨儿咬着下唇,大大的眼睛闪闪发光,楚楚可怜,“您为什么要选那个废柴而不选我?”
墨若冰笑了一声:“机会,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均等的。而我,从来不看别人的才能,反正我墨家从来不缺的就是人才。”
“那……”墨骨儿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墨若冰一抬手打断了。
“天色不早了,早些回去休息吧。做人,要认命……”
墨骨儿咬了咬牙,转身离去。
上一章:无
下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