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暴戾夜审3

“不……不能收呀!”事到如此紧要关头,小伍咬咬嘴唇,终于说道,“爸,我们老大说,‘敬陵’这个案子,一定是出自当年‘庞留庄’那帮混蛋之手!”
伍卫良猛得抬头,严厉的眼睛里全是震惊。
“章启霆真的这么说?”
小伍诚实地点点头。
伍卫良掏出烟盒,又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一口,吐出。
长久的沉默,屋子里落针可闻。
半晌,他叹一口气,说,“再去打电话吧,把章启霆立刻给我找回来!案子……等他回来再收。”
小伍出去,伍卫良走到窗边,负手靠着大理石窗台,看向窗外。
窗外夜色更加浓黑了,公安局大楼院子里的四盏路灯却灯光明亮,照亮了院里的每个角落。他回想起有关这四盏灯的记忆,想起自己曾经的四个爱徒:
那时他还只是“伍队长”,这座公安局大楼也刚刚建成,路灯还都没有装好。他向上级打报告,把预定的三盏路灯变成四盏。那时,他带了四个和他一样毕业于中国最严苛警校特训班的徒弟。路灯安装好的一个月之后,也刚好到了他送这四个年轻人真正走上公安岗位的时候,他指着四盏灯对他们说:
“喏,这是为师送你们的礼物,一人一盏,祝你们个个前路一片光明。”
“师傅,您老人家也不老啊,怎么却比老太太还抠儿啊?让您送个毕业礼物给我们,您就给我们装灯,还一下子装了四盏?”他排行最小的女徒弟叫薛晴琳,很爱笑,笑起来很好看。她一笑,任谁都生不起气来,所以平日里也只有她敢开他的玩笑。
“只要是师傅送的,我们当徒弟的就都喜欢。师傅,您这是让我们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意思,是吧?我脑子笨,怕没理解对。”排行老三的徒弟叫耿亮,来自农村,为人最为淳朴憨实。
“师傅,我们离开后,您一定要注意身体,少抽些烟。”二徒弟孟凡竺白皙俊朗,温雅细致,是个温柔的男子。如果不说他是刑警,很少有人看得出他的职业。
“笑纳。”唯独大徒弟章启霆桀骜惯了,不太领情的样子。但四个徒弟中,他还是最中意他。章启霆的天资是四人之首,甚至放眼整个麓城警界,他也是独占鳌头的,很像当年的自己。
路灯明亮,伍卫良推开窗子,像是想和那灯光更近一些。他甚至伸手探向深秋湿寒的窗外,想去摩挲一下那满院的灯光。
伍卫良知道,如果不是想要捕获“庞硫庄”案子背后真正的元凶,章启霆应该早已经放弃公安工作,回家做他的大少爷了。身为麓城最有钱人家的独生儿子,章启霆当初选择做警察其实也只是因为年少,一时兴起。所以,他这位最优秀的徒弟最初却是四人之中,最不被他看好的一个。虽然他天资极佳,但他不想好好培养他,他觉得,他一旦兴趣淡了,就会退出。直到后来,他还是渐渐被他的心志所折服。
伍卫良吸一口烟,心里明白得很,如果“敬陵”的案子真的和三年前“庞硫庄”的那桩案子相关,那么,之后将是一场恶战。
两个案子真的相关吗?
伍卫良选择相信,因为他相信自己最好的徒弟。因为,章启霆从没有出过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