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凄艳的结局

我与林玉决裂之后的第三天上午,第三节课的时间到了,我硬着头皮去大二3班上课。
我的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到无以言喻。走在楼梯上,每迈一步台阶,都要费好大的劲儿。心里为怎么面对林玉而愁得要死。
刚才第一节课的时候,我正在4班上着课,忽然天旋地转,眼花缭乱,眼冒金星,都站不住了,赶紧找个凳子坐下休息了一会儿。
当时我还以为自己要完蛋了,是不是要发作脑溢血啊?后来才渐渐好转了。现在我忽然明白了,刚才那种差点崩溃的状态,大概就是怕见到林玉的心理压力造成的吧!
现在我们这对曾经的情侣,这对怪异的师生,可怎么在分手之后见面呢?她会不会突然暴怒地站起来骂我一顿,让我在全班学生面前下不来台?又或者是干脆趴在桌子上,正眼不看我一眼,再也不理睬我了?我无法预测究竟会发生什么情况!
到了教室门口,我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壮壮胆,就像要迈进地狱一样,战战兢兢地迈进了3班教室的门。我在第一时间向林玉斜觑了一眼。啊!心中的一块石头立刻落了地。因为我赫然发现,林玉的座位空着,她竟然不在教室里!
啊!林玉竟然为了避开我,干脆不上现代汉语课了!她是干脆请假早走了吗?她是昨天就没来呢?还是仅仅今天的三四节课不上了?
昨天我也是为了回避林玉,而请了假干脆没来上班啊!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心理状态究竟是什么情况。可是在对待我俩的关系上,林玉的想法和做法,倒是和我如出一辙呢!
林玉的缺席,使我忐忑不安的心情逐渐平静了下来,我终于又可以定下神,正常给学生们讲课了。我的激情和幽默感又恢复了,这节课上得很成功。要知道,刚才在4班上一二节课的时候,我头脑呆滞,思想全无,上的课是味同嚼蜡,了无意趣啊!
但是,后来我还是发现,有的学生对于今天的林玉刻意不听现代汉语课的情形,已经有了一些微妙的想法。大概林玉昨天整个白天的表现也很反常吧!所以引起了与她相熟的同学的猜测。
最明显的莫过于蓝云和李罗的眼神了。他们两人是明确知道我和林玉的爱情的啊!看来,他们已经知道了我和林玉关系的破裂?
李罗的表情,是不屑的,冷酷的,幸灾乐祸的,这个可恶的小子是在冷眼旁观,看我的爱情悲剧的哈哈笑啊!他也许认为,林玉和我的决裂,也就给了他机会?我怀疑向院长举报我和林玉的恋情的敌人,很可能就是这个獐头鼠目的李罗!这个落井下石的混蛋!别让你有一天落到我的手里!我会让你好看的!
而蓝云的表情是那么悲伤!她的眼神是那么的关注我,怜悯我,似乎怕我会发疯,乃至轻生!她是最明白我和林玉的感情经历的人。蓝云曾经像红娘一样,极力撮合成全我和林玉的爱情。现在,显然林玉绝情地抛弃我的情况,蓝云已经巨细无遗地知道了。
我可以厚着脸皮继续讲课,但是眼光仍然会不时扫过林玉的空位子。毕竟是已经养成了一年的习惯啊,哪能这么容易就忘记!
我看到林玉的书整整齐齐摆在课桌上,桌面上还有几张草稿纸,一支中性笔斜放在纸上,一副主人刚刚离去的样子。
看着林玉的书籍,我不禁又心神不宁起来。大概眼神也会有些异样吧!我的心里空空落落的,失落得很,寂寞得痛。占据了我的心整整一年的小仙女啊,我难逢的知音,我永恒的梦中情人,难道就这样一去不复返了吗?
但是,与此同时,我变态的心理,竟然又产生了一种满足感,甚至是一种成就感!那就是显然林玉非常及时地看了我发给她的信息,准确地理解了我想和她复合的愿望!她竟然怕见到我!
是的,林玉不敢来见我,这说明我给她的影响力足够巨大啊!即使她现在讨厌我,也证明了我的存在感。我这种卑鄙的心理,也许正像唐弢的《琐忆》里,记录的鲁迅先生讲过的那个故事:
“我们乡下有个阔佬,许多人都想攀附他,甚至以和他谈过话为荣。一天,一个要饭的奔走告人,说是阔佬和他讲了话了,许多人围住他,追问究竟。他说:
‘我站在门口,阔佬出来啦,他对我说:滚出去!’”
——呵呵,也许我甘子予就像那个无耻的要饭花子吧,林玉骂了我,我还为与她发生了联系而骄傲不已!
不过,我推测,林玉现在大概也觉得,我那天鲁莽的行动也不全怪我了吧!其实也有她那方面的部分原因啊!是的,如果不是她日久天长的眼神的鼓励,如果不是我向她示爱以来的温馨交往,我又怎么会随随便便地严厉指责一个女学生?
首先是林玉在玩火,而不是我单方面的发疯!结果现在玩出了事故,你却一扔二百八,把责任全推到我身上吗?学校里很可能会严厉地惩罚我,可是对你,却只会作为一个未成年人,予以保护的!
你都是二十岁的大姑娘了,你的爱情应该你做主!现在一出事,你就打退堂鼓,想当初你的海誓山盟、豪言壮语呢?现在抛到爪哇国去啦?你觉得你的言行,就是完全正确的吗?岂不闻有句难听的谚语说道:
“母狗不浪,公狗不上。”
其实这是很有道理的!漂亮的女学生多了去了,我教学这么多年,教过的女学生总有好几千了吧?为什么独独对你产生了这种暧昧的感情?你应该对我俩的爱情心知肚明,你应该明白这事儿不全怪我!
只不过,也许你一直以为事态完全可以由你来操纵控制,你没有想到我这个疯狂的老师,竟然也敢主动采取凌厉的攻势吧?
到现在,前天发生的爆炸性事件,已经过去了几十个小时了。不知道现在林玉是正在家里自己学习功课,还是在外面玩耍泄愤。我更无法猜测她究竟是什么心情。
林玉既然明确地知道,现代汉语老师已经迷恋上了她,离开了她简直活不下去,她今后又会采取什么行动呢?难道明后天,一直到放暑假,一直到大二学年结束,一直到我的课全部上完,林玉都会一直回避开我吗?如果她真是彻底厌弃了我这个狂热追求她的禽兽老师,她一定会想到这个点子的吧!
根据这两天我平安无事的情况来看,林玉还是做到了我的要求,没有对任何人承认我们谈恋爱的事,从而也保护了我们的名誉。应该说,她这也算是待我不薄啦!
如果林玉真是彻底地厌憎我,仇恨我,已经毫无情意了,她完全可以把我们的事公之于众,然后把责任全推到我的身上,就说我一个成年老师,诱惑了她这个幼稚的女学生,我在学校里还怎么有脸混得下去啊?
现在我最担心的是,在遭遇了这场始料未及的、不可思议的爱情悲剧之后,林玉还能不能有平静的心情来学习功课呢?她会不会在看书的间隙,拿出手机来研究我的聊天记录和短信呢?她会不会认定我是个死不要脸的臭变态呢?
我这也许是一种变态心理吧!说到了变态心理,我忽然想起了前几天的一个小插曲。是那天我们这些老师在办公室里阅卷的故事。
话说那天我们在网上阅卷,就是看今年我市事业单位招聘考试的卷子,前几天我不还给他们监考了嘛!
现在高科技时代,真是改变了人们生活和工作的方方面面。阅卷也不需要老师们集合在一个地方了,已经实现了无纸化阅卷。就是把考生的答卷扫描之后,传到网上,老师们不管在哪里,只要能上网就能阅卷了。我们教研室的人只负责看某个现代文阅读大题。
有的老师看得很慢,像年轻女老师苏萍,一分多钟才能看完一份。要是按她这个速度得看多少天啊?难不成为这点事还折腾得不吃饭不睡觉了?而我的速度和她一比,就快得怪吓人了:二十秒钟就看完一份卷子。
后来苏萍看到我阅卷速度这么快,就有些心理不平衡了,她虽然是个还不到三十岁的美女老师,居然也敢过来批评指责我这个年近四十的老教师、老大哥了!
苏萍忿忿不平地说道:
“甘老师啊,你阅卷就不能认真点吗?人家考生辛辛苦苦上了这么多年学,就靠这回考试的成绩,找到工作,改变命运了!你就不能慢一点,认认真真看,给人家一个公平公正的分数吗?”
妈的,这话可真是气得我脸红脖子粗啊!真是做人不能说实话,“说了实话,完了自己”啊!也是都怨我心直口快,没心眼子,此前一时犯傻,竟然对别人说过我一向阅卷快的诀窍:就是主要看书写和字数,几乎不看具体实际内容的。
其实这也不全是实话,而是我当时开玩笑,似乎我有点变态心理,故意夸张贬低自己,好像能得到一种特殊的快感似的。实际上,考生答案的每个句子,我都是要挑几个关键词看的。
但是,没想到,苏萍把我的玩笑话完全当了真,居然真的以为我看得快就是因为不看!其实呢,我是效率高,经验丰富,打分又快又准呢!
被苏萍批评之后,我才大彻大悟:人啊,永远不要贬低自己!糟践自己的结果就是被人不尊重。在这一点上,我应该向小匡学习,他平时是一向以高调标榜自己,擅长放大自己优点而著称的。
我明明在挑着关键词看,相当认真地阅卷,居然落了个这么低的评价,看来我真是有个巨大的性格缺陷啊:就是太喜欢自嘲,太爱开贬低自己的玩笑!
现在看来,贬低自己就是对自己不负责,就是引导着别人对你不尊重!像小匡,十几秒就看完一份卷子,他还大声宣称他阅卷多么认真哩!小匡是我的好友,我当然不会举出他的例子,来论证我的认真程度。
我觉得这个苏萍有点傻,她是过于认真了,用时过长也就罢了,给考生扣分也太狠,十八分的题,我们的平均分是十一分左右,而她打的分居然只有八分多!这实际上也就是给我们无州的考生多扣了分啊!
虽然大部分是无州的考生,可是那些外地来报名考试的人,全是一些做了精心准备的学霸,水平高,字漂亮,做得特别好。你阅卷越严,扣标准越狠,结果就只能是对我们无州本地的考生不利啊!到时候成绩出来,好多好岗位尽是外地人考上了,还不是咱们无州人吃亏丢人啊!
苏萍还以为是负责呢,她哪知道这对我们无州本地父老乡亲,可不是个好事呢!我看得松一点,还是造福桑梓呢!当然这些小心眼子的话,我是绝对不说出口来的,呵呵!各人心知肚明也就罢了,但是碰到苏萍这样的傻子也真是没办法,我的理由摆不上台面,没法解释给她听啊!
但是对苏萍的话,我总得有所回应啊,不能挨了一顿说就算了,显得自己像个阉鸡似的,也忒无能啦!我这样的中年教师,在年轻人面前还是得多少要点面子啊!所以我赶紧声明:
“苏萍啊,我阅卷一向很认真的,我以前说的话是开玩笑啊!实际上,我是集中精力挑着关键词看的,所以速度快,质量高,以后你千万别再沿用我以前的说法,以讹传讹啦!”
这话把苏萍等人说得笑了。老曹黑虎着脸,貌似很严肃地说道:
“苏萍,你怎么不来说我?你这不就是欺负人家甘子予老实,好说话嘛!我干脆就他妈什么内容也不看,只要看到有发黑的字就打分啊!我闭着眼睛阅卷,你又能怎么样?有本事就来取消老子阅卷的资格啊!来啊来啊!欢迎把我毙了!”
我大吃一惊,不禁对老曹竖起了大拇指。看看老曹多柴啊,不像咱,说话还藏着掖着的,人家说啥也不怕,真是小母牛骑摩托——牛逼轰轰啊!
此时老曹在踱着步,正好走到办公室中央,苏萍就过去捶了他的胳膊一拳,娇嗔道:
“曹哥,你就使劲儿吹吧!你没听到院长给咱们开会时说的,有些老师阅卷质量太差吗?是不是说的就是你?领导还说了,给你们留面子,今年就先不公布黑名单了,这回再不好好看,一定公布名单,把你们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曹哥,你就不怕呀?!”
老曹“嘿嘿”笑道:
“我好怕怕呀!我的娘哎,可吓死我啦!那就快把我列到黑名单上去吧!快永远取消我阅卷的资格吧!可怕死了!我多怕捞不着阅卷呀!不让阅卷,捞不着锻炼脑筋,万一我少活二十年可咋办?愁死我了!”
这话说得办公室里的老师们,都笑出眼泪来了。是呀,不用阅卷,得有多么幸福呀!忽然想起,伟大的革命导师在1848年2月21日发表的《宣言》中说过:
他们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关于阅卷问题的讨论,让我悟出了两个道理:
一是,尽量远离勤奋且不聪明的人。虽然这些人效率不高,工作干得并不好,但是啰里啰嗦,指手画脚,还自以为怪牛逼,和唐僧似的,在耳朵边“嗡嗡”的,烦死个人。
最可怕的是这种人,还特别擅长抓住你的把柄,到领导那里告状,你说可怕不可怕?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曾参杀人,三人成虎,千夫所指,无疾而死,人言可畏,岂诳语哉?老子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闪啊!
二是,要沉住气,少说话。如果我不是在办公室里轻肆直言,遇事辄发,又何至于让苏萍这样无知愚蠢的小娘儿们抓住话柄,好一顿奚落呢?
实际上,这次我与林玉爱情的终结,也是与我极其轻率鲁莽地训斥她有关。这是个深刻的教训。我们还没有经过磨合,还没有产生深深的互相脱离不开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突然暴露我的性情脾气,显然女孩子是很难经受住考验的。
假如我当时能沉住气,不那么急切地给林玉打出那个令我们关系破裂的电话,我的梦幻般的美丽爱情,不是必定还可以再持续一段时间的吗?不可挽回的幸福啊,真是令我心痛神痴!唉,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沉不住气,言行冒失啊!
言归正传。随着这场恋爱闹剧的戛然而止,我的这部小说也就要随之结束了。无论未来我还有怎样的绮思妙想,而事实上,人家林玉是不会再参与、再配合演出下去了。剧情既然缺席了女一号,故事还怎么进行下去呢?难不成只在这里绵绵不绝地书写我的内心独白吗?把这本小说的后面部分,变成男主人公的梦中呓语、哲思冥想,有意思吗?
唉,尴尬啊,悲哀啊,失去了女主角的可怜的爱情故事!
我的故事,与琼瑶女士的《窗外》情节多么相似,而结局又是多么不同。或者可以说,我的故事恰恰是解构了琼瑶阿姨的爱情梦幻啊!
在我的爱情肥皂泡破灭之后,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缠绵激情一夜的大梦。这里面的情节,当然实际上全是我单相思的想象,是我对林玉这个美丽少女的荒唐幻想而已。
——下面我就把这场凄凉冷酷的、悲剧的艳梦记录在这里,来作为整部小说的大结局吧!
在放暑假之后,林玉答应了我的求欢,竟然真的与我双宿双飞了!我让林玉对父母谎称,去齐州学习播音主持去,而实际上她并没有离开无州。
我在家与学校必经之路的某个小区里,租了一套房子,让林玉住了进去。因为我所拥有的两套房子,当然不敢作为我们的爱情小巢。无州太小了,熟人社会,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一旦有认识人见到我和林玉这样的美艳小姑娘住在一块,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
我紧锣密鼓地卖房子,在学校QQ群里发了广告,要把无州学院家属楼的我那套小房子卖掉。这个小房子只有80平方米,大约能卖40万元吧!我们无州小城的房子也就是这个价位了。这四十万元就是我和林玉的奇妙的小日子的启动资金。
我在租的房子里买了必要的家具厨具,给林玉买了必要的生活用品。同时也让林玉开始自己做饭生活。毕竟我们不敢经常一块下饭店啊,省钱费钱的先不说,关键是我们怕被人看到啊!林玉一直是学生,虽然已经在我面前表现过很不错的厨艺,但是在家里毕竟是很少与锅碗瓢盆打交道啊!现在我们在一块同居,她就要经常性地下厨房啦!
我把那卖房子的四十万元现金存进了银行,以林玉的名字!然后把银行卡郑重地交给了林玉。林玉既然下定了决心,跟着我过这种尴尬的生活,我当然要实实在在地付出大量金钱啦!
当然这些钱也许并看不在林玉的眼里。毕竟她的父亲是个千万富翁。此前她过的是富贵人家大小姐的生活。可惜我是个清贫的老师,没有更多的现金交给她呀!这些钱只能算是聊以表达我的心意,让林玉明白我不是玩弄她,而是在将来她大学毕业后,真要娶她的呀!
我也把我的工资卡交到了林玉的手里。这是为了表达一心一意过日子的诚意呀!另外,我用那四十万元办了个银行理财产品,月息五厘,每个月又有了两千元的收入,这笔钱也是用来作为林玉的生活费的,买点油盐酱醋,不无小补。如果是过正常的小日子,不是花天酒地、奢华排场,我的工资还是能勉强满足林玉的需求了吧!
假期里就不必说了,我们成天腻在一起,如胶似漆,吃饭洗澡,干什么事都在一块。亲得恨不得两个人合体长成一个人似的。
暑假开学后,林玉就和父母说,为了努力学习,考研成功,她要住校啊!实际上呢,她当然并不真去住女生宿舍,而是仍然和我同居在外面的小爱巢里。
每天,我下班之后,都会急切地回到我的爱巢,等待着我的小娇妻归来。虽然就在一个学校里,可是为了避嫌,我们是不能同路而行的。只要两人回到家,就先是一阵热烈的拥吻啊!然后才考虑炒菜做饭的问题。如果我们都很累,不想做饭了,就订外卖,或者我去外面饭店买回来。
我们一个是情浓于火的中年情郎,一个是艳如西施的妙龄女郎,两人黏在一起,岂不是干柴烈火,欲望焚身?种种千奇百怪香艳绝伦的情节我就不写了,书友们自然可以想象出来。
林玉是不到学校里上晚自习的,可是我有时却免不了去值班看晚自习。当我不在这个甜蜜的爱巢里的时候,林玉看够了书,就打扫卫生,拾掇家务啊!闲下来,就打开电脑,把我的大量手写稿的小说,打成电子稿啊。
我此前的所有作品都是手写在本子上的。直到现在,我每天都在持续不停地写着新的小说,可是自己却没有时间和毅力,去把早期的作品打成电子文稿呢!唉,我至今还是处于卡夫卡未出名之前的状态,写得很多,发表得很少,出了无州,外地人很少有知道我是个作家的啊!
我们的狂欢就像做贼一样,我要时刻注意,防止被人发现我的行踪。自从我们同居之后,我从来都不敢和林玉一块出现在公共场合。林玉只能自己戴着墨镜逛超市,采购日用品。她甚至不敢去逛大超市,怕被亲友熟人遇到,怀疑询问她为什么买这么多日用品呀!毕竟她还是个学生嘛!大部分情况下,只要能网购的东西,我们一般都不去超市里买。
“惟有王城最堪隐,万人如海一身藏。”林玉因为与我的不伦之恋,不能不隐藏行踪,鬼鬼祟祟,就像那些大官大款的情人那样,过起隐居生活来啦!
但是,好景不长。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爱情的开始,悲剧倒计时。
我们同居的时间久了,新鲜感过去了,两个人的脾气性格的毛病,也逐渐暴露了出来。
我的吝啬邋遢懦弱,林玉的任性暴躁骄横,再加上年龄阅历的差距,以及身体能力的因素,渐渐地,同居生活越来越不和谐了。
我们两人刚开始同居时的刺激和快乐日渐降低,于是不可避免地,也像正常的老夫老妻那样,开始闹矛盾,家庭氛围不再温馨甜蜜了。
我们开始了吵嘴,然后发展到冷战。这种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同居生活,越来越苦闷乏味,我们的爱情悲剧终于迅速地降临了!
某一天晚上,在我们的一次狂暴的吵架之后,林玉一怒之下,收拾衣物回到了娘家。我打电话她也不接,发QQ微信她也不回复。这可真是急得我要死要活的呀!我都已经投入了四十多万元的金钱了,怎么竟然还收拢不住这个小妮子的心呢?
都怪我不是大款,不能给她买上辆宝马奔驰,开到高速路上去飙车兜风;不能买上套海景别墅,让她陶醉在里面,在朋友圈里晒图炫耀;我也因为写作而没有时间陪她去逛名山大川,走遍世界各地逗她开心呀!
没有大量的钱财,居然还想笼络住这样一个美艳的小姑娘,这不就是个幼稚的疯狂的笑话吗?美女,是需要大量的金钱,来供养来妆饰来润泽的呀!是需要大量的时间,来陪伴她愉悦她宠溺她的呀!
我一直在努力地写着小说,迫切地希望发表出版挣大钱。但是一篇又一篇小说寄到杂志社去,仍然没有发表出版的机会;倒是在文学网站上已经发表了上百万字的小说,可惜读者反映平平。
我写的这种纯文学作品,根本引不起那些只喜欢看狗血肥皂剧的浮躁读者的喜欢。读者数量有限,所以至今没有挣到一分钱。看来我的文学水平,文化事业,今生也就这样了!为什么我的知音就那么少呢?悲哀啊!
失败的苦痛咬啮着我的心,林玉的出走更是让我痛彻肺腑!我已经无心教学,无心写作,甚至已经无心生活了!
那些日子里,我反复地阅读着功成名就后自杀的美国大作家杰克-伦敦的代表作《马丁-伊登》,小说第四十六章,也就是全书最后的悲剧收场:
——生活于他好像是一道白炽的强光,能伤害病人疲劳的眼睛。在他能意识到时,生活总每时每刻用它炽烈的光照着他周围和他自己,叫他难受,吃不消。
他努力让自己活动活动,想找点能引起他兴趣的东西。……他听那人向他解释起奴隶道德,便懒懒地想起了自己的尼采哲学。
可归根到底,这一切又能有什么用?他想起了尼采的一段话,表现了那疯子对真理的怀疑。可谁又能说得清楚?也许尼采竟是对的;也许事物之中原本没有真理,就连真理中也没有真理——也许真理压根就并不存在。可他的心灵很快就疲倦了。
这种生命的停顿叫他受不了,太难过了。他扭亮电灯,试着读书。有一本是史文朋。他躺在床上一页页翻着,忽然发现读起了兴趣。他读完了那一小节,打算读下去,回头再读了读。他把书反扣在胸膛上,陷入了沉思。
说得对,正是这样。奇怪,他以前怎么没有想到?那正是他的意思。他一直就像那样飘忽不定,现在史文朋却把出路告诉了他。他需要的是休息,而休息却在这儿等着他。他瞥了一眼舷窗口。不错,那洞够大的。多少个礼拜以来他第一次感到了高兴。他终于找到了治病的办法。他拿起书缓缓地朗诵起来:
解除了希望,解除了恐惧,
摆脱了对生命过分的爱,
我们要对无论什么神祇,
简短地表示我们的爱戴,
因为他没有给生命永恒;
因为死者绝对不会复生;
因为就连河流疲惫地奔腾,
蜿蜒到了某处,也安全入海。
他再看了看打开的舷窗。史文朋已经提供了钥匙。生命邪恶,或者说变邪恶了,成了无法忍受的东西。“死者绝对不会复生!”诗句打动了他,令他深为感激。死亡是宇宙之间唯一慈祥的东西。在生命令人痛苦和厌倦时,死亡随时能以永恒的睡眠来解除痛苦。那他还等待什么?已经是走掉的时候了。
他关掉了屋里的灯,以免引人注意。他先把双脚伸出舷窗口,肩头却卡住了。他挤了回来,把一只手贴着身子,再往外挤。轮船略微一转,给了他助力,他挤出了身子,用双手吊着。双脚一沾水,他便放了手,落入了泡沫翻滚的奶汁样的海水里。
一条红鱼啄了一下他白色的身子,他不禁哈哈一笑。一片肉被咬掉了,那刺痛让他想起了自己下水的原因。他一味忙着行动,竟连目的都忘了。马里泊萨号的灯光在远处渐渐模糊,他却留在了这里。他自信地游着,仿佛是打算往最近也在千里以外的陆地游去。
那是求生的自动本能。他停止了游泳,但一感到水淹没了嘴,他便猛然挥出了手,让身子露出了水面。他明白这是求生的意志,同时冷笑起来。哼,意志力他还是有的——他的意志力还够坚强,只需再作一番最后的努力就可以连意志力也摧毁,不再存在了。
求生的本能,他轻蔑地想道。他打算拒绝把空气吸进他快要爆炸的胸膛,却失败了。不行,他得试一个新的办法。他把气吸进了胸膛,吸得满满的,这口气可以让他深深地潜入水里。然后身子一栽,脑袋朝下往下钻去。
他狠命往下划,往下划,划得手脚疲软,几乎划不动了。他明白自己已经到了极深的地方。耳膜上的压力使他疼痛,头也嗡嗡地响了起来。他快要忍耐不住了,却仍然强迫双手和双腿往深处划,直到他的意志力断裂,空气从肺里猛烈地爆裂出来。
他顽强的手和脚开始痉挛地微弱地挣扎和划动。但是他的手脚和使手脚挣扎和划动的求生的欲望却已经上了他的当。他钻得太深,手脚再也无法把他送出水面了。他像在朦胧的幻觉的海洋里懒懒地漂浮着。斑斓的色彩和光芒包围了他,沐浴着他,浸透了他。
那是什么?似乎是一座灯塔;可那灯塔在他脑子里——一片闪烁的炽烈的白光。白光的闪动越来越快,一阵滚滚的巨声殷殷响起,他觉得自己好像正在一座巨大的无底的楼梯里往下落,在快到楼梯底时坠入了黑暗。他的意识从此结束,他已落进了黑暗里。在他意识到这一点时他已什么都不知道了。
——2016年底,我真的精神崩溃了,丧心病狂了,我做出了一个可怕的决定,我要离开这个残酷的世界!临走我也要一块儿带上那个把我引上幻灭之路的小妖精!
某天下午,我在打过无数次的电话之后,终于把林玉约了出来,我说我们最后要好好谈一谈。她冷酷地轻蔑一笑,竟然相信了我。一个月没有见面,她那憔悴的面容,与当初娇媚的容颜,简直有天壤之别了呀!
我们驱车去了无州北方的雪野湖。一路默默无语。曾几何时,我们见面有千言万语,有说不尽的话题;而今竟连交口说一个字,都感到极其困难!
我把车停在了金碧天下高档别墅区门外的停车位上。方向盘前面的平台上有我的电话号码,号码牌下面压着我提前写好的一封遗书。总会有人发现我的下落的。唉,爹娘啊,不孝之子不能给你们养老送终了!东东啊,爸爸不能抚养你长大成人了!我,懦弱的无能的失败的绝望的疯狂的甘子予,对不住你们啊!
然后我和林玉步行到了远离游客的湖心亭里。我想挽着她的胳膊,她竟然残酷无情地挣脱了!而且满脸是厌恶的表情!在一番甜言蜜语苦苦哀求之后,这个狠心绝情的小妖精啊,仍然不肯回心转意!那么好吧,你就别怨我不给你最后一次活着的机会!
我终于彻底地发了疯,狠命地一把把林玉推下了浩渺无垠深不可测的雪野湖!我疯狂地冷笑着,看着林玉在水中挣扎了几下,就沉入了水底。湖面上只留下了几朵浑浊不堪的肮脏丑恶的水花!
我就像来自北方的一匹狼,绝望地狂嗥了几声。然后往前一个箭步,就像马丁-伊登自杀的情形一模一样,也纵身跳进了冰凉彻骨的湖水中,与我的林玉一块殉情,永远离开了这个痛苦的世界!
(全书完)
下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