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残酷的现实

去年的某一天,我在无州学院QQ群上,给我的小说发了个广告。本来是为了招徕读者,扩大影响。但是这实际上是个重大失误,出名心太切,太急功近利了,严重影响了我以后的写作。好多同事并没有多少艺术思维,看了我的小说后,胶柱鼓瑟,焚琴煮鹤,纷纷挖掘人物原型,搞得身边同事非常尴尬,也令我不堪其扰,严重影响我写作的心情啊!唉,真是一招不慎,后悔莫及啊!下面就是我当时发的广告,以及小匡等人在群上的回应。
甘子予:欢迎大家看我的小说《庸人自扰——班主任日记》和《师生恋之殇》。在中文网打我名字即可搜到。
小匡:@甘子予——小母牛翻跟头!(竖大拇指点赞)
甘子予:谢谢兄弟捧场!
小匡:@甘子予——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泰山不是垒的,小母牛的跟头是真翻的。一个牛逼接着一个牛逼啊!
甘子予:谢谢支持!哈哈,咱私聊,别影人家。
小匡:@甘子予——班主任工作!(哈哈大笑图)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老曹:可以啊!都发表两本书了!(竖大拇指点赞)
甘子予:谢谢曹哥!
小乾:厉害,都两部了!
甘子予:谢谢兄弟支持!
——此外还有不少人发了竖大拇指点赞的图片。
——第二天晚上九点
小匡:那天我看了一点你的小说,我靠!怎么给我编了个艳遇故事!弄得和真的似的!吓得老汉就没敢再让孩子他娘看。
甘子予:呵呵,其实这个情节和你无关。书里的“小匡”也不完全是你。甚至越往后越不像你。我还得让他被抓奸挨打呢!哈哈!其实你哪有这事?小说就是需要虚构嘛!三实七虚就不错了!你没看我都让“老鲁”勾搭女学生了?哈哈,小说真的就是胡扯。
小匡:好。我理解你。你继续忙你的创作吧!
甘子予:还是你是我的知己啊!有的人就不这样想。专门喜欢挖掘原型,对号入座,真是气死人!这些文学盲就不配看小说!我真想郑重警告那些居心叵测的家伙:以后你就别看我这低俗的小说啦!别污染了您高贵的眼睛,破坏了您美好的心情啊!
小匡:怎么?已经有人向你抗议了吗?
甘子予:可不!有好几个人发信息,希望我别再写他们了。气得我回复说:你凭什么非得认为是写的你啊?难道那些风流韵事你真干了不成?要是完全删除了那些风流韵事,这他妈的还能算本小说吗?我也真担心这些无知的俗人找我的麻烦啊!
小匡:哈哈!看来很有必要给这些不懂文学的俗人,普及普及文艺学的常识啊!明天有个事找你。
甘子予:好。到时候再说吧。
小匡:谁没事谁去。等霎我给你打电话。
甘子予:QQ聊天就好。我在上网呢!
小匡:好。你现在牛逼大了。
甘子予:咋了?
小匡:都会QQ聊天了,我靠!原来你不是像个原始人,QQ微博微信一概不会用的吗?
甘子予:呵呵!用高科技比打电话还省钱呢!
小匡:你能与时俱进很好。
甘子予:以后你有事先发QQ信息,我现在上网时间很多。成天摽在电脑前。
小匡:好,很好。
甘子予:这些天我都快变成打字机了,一天最少发表五千字。
小匡:牛逼啊!
甘子予:发表字数已经超过一百万字了。
小匡:呵呵,厉害!一发而不可收啊!
甘子予:好了,明天上午就拜托你了!拜拜。
小匡:呵呵,去他娘的,反正什么好处也没咱的!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几天之后,晚上九点半。
甘子予:你在家里吗?没敢打电话,怕惊了你的觉。知道你睡得早。
小匡:是。满脑子是想辞职的事儿。
甘子予:没看看你的法律书吗?
小匡:先不看了,等真正走上这条路再看。现在正看股票书呢!先掌握一个挣小钱的机会。交易十次,挣六次,赔四次就算成功。
甘子予:也好。更稳妥。你辞职的事,小吴怎么看?
小匡:唉,她很不情愿啊!熊娘儿们鼠目寸光,头发长见识短,老是拖我后腿啊!(咧嘴龇牙图)你没创作吗?
甘子予:正在写着啊。现在已经成习惯了。每天都写,也不觉得多累了。
小匡:好,很好。走你的路,继续写你的书。别和那些庸人一般见识。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谁也挡不住你建功立业的道路。不是有个外国名人说过吗——一心往前进的人,整个世界都会给他让路的!
甘子予:谢谢你的鼓励!好啦,咱们各忙各的吧!你早点睡。
——几天之后,上午十一点半。
甘子予:爬万福山回来了吗?
小匡:能赶上。马上就到校。
甘子予:太好了!你爬到山顶了吗?这么快。
小匡:没。光爬到半山上的庙里,磕头祈祷完就回来了。
甘子予:这几天光让你跑腿了。
小匡:也好,暂时没事。有事再说。
甘子予:等你有事就说。
——第二天晚上九点半。
甘子予:睡了吗?
小匡:还没呢。准备睡。
甘子予:这回你睡得晚。我的夜生活才刚开始呢!
小匡:好,你继续努力写作吧!
甘子予:好的。我干到十二点。你明天有事吗!
小匡:嗯,要不你就去吧!奶奶的,我昨晚骑车跌倒了,妈的,把下巴都磕破了!妈的!(发过来一张下巴上有伤的照片)
甘子予:我靠!吓我一跳!下巴磕得真不轻!去医院看了吗?
小匡:没去。奶奶的,让它自己愈合吧!
甘子予:这照片都不像你了!
小匡:没磕破脸就算万幸了!唉,憔悴啊!
甘子予:唉!怎么搞的?喝醉了?
小匡:没有,一个娘们骑车逆行,我躲避不急,妈的!刹车太急,不小心摔了个大马趴!你忙吧,你看你明天上午能不能去。
甘子予:你放心吧,我去签上。光下巴破了?
小匡:对,万幸。比上回冯主任磕破脸的情况还强点。那回咱们不是都去看他了?血头血脸的,怪吓人。
甘子予:你没让那娘们出点钱?
小匡:靠!妈的,我趴地上,那娘们早窜了!
甘子予:骑自行车摔这样,是真气人。
小匡:过几天就好了,没事的。
甘子予:那年监高考时,我不是也是骑车把腿摔破了!走路瘸了一星期多嘛!
小匡:悲剧!一般十年左右出点小事故,过去就好了。能保十年平安。
甘子予:还有一回我骑电动车,也摔破了脸。我那回比你这回,脸上破的多得多。还记得吗?
小匡:忘了。一般没住院的,都不大记得。
甘子予:现在还疼吗?结了嘎咋了吧?
小匡:不疼了,有点痧得慌。结了疤了。估计得两周才能好,悲剧!你忙吧,努力创作吧!
甘子予:小伤倒没什么,关键是有点难看。怕学生笑话。
小匡:没办法了,只能这样,请假不大好吧!
甘子予:是啊,你又没住院。
小匡:那就坚持几天,奶奶的。
甘子予:以后骑车可得注意了!
小匡:一定的。
甘子予:没有不摔几回的!你老师老吴那年不也是骑电动车摔得不轻!
小匡:是。冯主任上回摔得更狠。以后是得注意了。
甘子予:别当事,以后就转好运气了!
小匡:绝对的。(咧嘴龇牙图)
甘子予:好了,你休息吧!等你好了,咱俩去喝酒,给你压压惊!
小匡:看时机吧!拜拜。
——作者补记:
发表完上面这一节小说之后的第二天,我在学校里遭遇了影响我终生的大事件。我竟然被一个人物原型痛打了一顿!他还找遍了学校领导,企图把我彻底搞臭。所以,这部小说就停止写作了好多天。
这个事件,彻底打乱了这本小说的写作计划。原计划要写的甘子予与苏萍的恋爱婚姻,只能归于乌有之乡了。原计划要写的主要矛盾冲突,本来是在林雷和甘子予之间,是林雷痛打了甘子予,后来也没心情写下去了。林雷在灰道上的叱咤风云的创业故事,我已经准备好了创作素材,也没有来得及写。
本来我还留下了一个伏笔,韩海的女朋友林兰,正巧是林雷的妹妹,林玉的姑姑。我本来想写一写在韩海与林兰结婚的婚礼现场,甘子予作为韩海的好朋友,林玉作为林兰的侄女,两人在无州宾馆意外相遇,与其家人们发生的一段故事。
后来我因为挨了同事打骂,遭到领导批评训斥,在各种强大压力的威逼之下,被迫无奈恳求编辑部屏蔽了原著,当时想死的心都有,几乎已经精神错乱,更无心再写此书了。
直到一个月后,我心情好转,恢复了创作能力,才写出下面的章节,可惜已经与原计划作品判若两书了。下面就是我死灰复燃之后,显得已经江郎才尽的第一个续篇:
亲爱的书友们,如果您一直在看我的小说,您可能纳闷我为什么这段时间没有更新。断更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我不想再多说什么。
如果您竟然还是我的忠实读者(当然,肯定人数不多),也可能还会责备我,为什么把小说删除了三分之二的篇幅呢?!
我很无奈,毕竟作者不是生活在真空里,还是要在这个单位生存下去的。我只能承认错误,认输服软,别无良策。
书友们,您很可能已经看到了书评区的评论了吧!有个读者一气发了九条评论,内容雷同。我复制一条给大家看看吧!
“《师生恋之殇》的作者甘子予,系河东省无州学院中文系现代汉语教师。此人有过两次婚姻,性格怪异、阴暗。人品和教学成绩极差。他笔下的女主人公林玉是以他的两个学生为原型,为了搜集写作资料,他加了所教班级最漂亮的女生为QQ好友,引诱女学生与他聊天,透露个人隐私,并全部写在作品里。他因为喜欢这个漂亮女生,曾要求朗诵会评委为其打高分,要求监考老师允许该女生作弊。甘子予有极强的窥伺欲,学校一个学生刚刚因病猝死,甘子予不但没有表现出对死亡学生的任何一点同情,反而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到处打听细节,捕风捉影,胡说八道,被校领导训斥,还在作品里为自己洗白。他所写的大部分人物是他的同事,他站在极不公正的立场,在真实事件的基础上,添油加醋,污人清白,制造绯闻,严重侵犯了同事们的名誉权。整部小说肮脏、庸俗,毫无文学价值,毫无正能量。目前,甘子予已经被学生家长、校领导、同事痛斥,并准备追究其法律责任。迫于压力,甘子予已经把小说大部分章节删除。”
——呵呵!我的人品究竟如何,教学成绩究竟如何,学生、同事、领导们都心里有数,是非自有公论。至于婚姻状况,好像和一个人的人品,也没有多大关系。咱们国家的一些大领导不也离过婚吗?您这话让他听了情何以堪啊!美国的离婚率早超过百分之五十了,好像也并不是多么可耻的事情。曾经听到有个笑话说,现在朋友们相见,不再问:
“你吃了吗?”
而是变成了:
“你离了吗?”
呵呵,这个当然是开玩笑。我也并没有变态到“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地步。要不是因为我与前妻实在是性格不合,怎么会闹到离婚的地步?谁愿意轻易地离婚啊?离回婚简直是要扒一层皮啊!
您所举的事例,会不会对小说人物的原型,造成新的伤害,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当然,也许我真是个人渣,为了写小说,找材料不择手段。但是我的的确确对任何女学生,都没有上面您所说的那种想法和言行。小说里写的只是我个人的下三滥的想象而已!
还有一些人这样评论作者,说我有点性变态,性压抑,萝莉控,意淫小姑娘。但是,我在这里负责任地说,我和现任妻子感情非常和谐,绝对没有您所认为的那种xing饥渴的现象!
我真的只是想写一部与众不同的,能在文学史上留下名字的小说而已。如果不是这种耸人听闻的师生恋,而是两个学生在谈恋爱,谁能有多大兴趣看下去呢?说穿了,我只是为了吸引眼球啊!敬爱的同事!
您可以使劲破坏我的名誉,反正我现在已经在单位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也不在乎会不会多踏上一只脚。如果说,在原来的小说里,我对一些人物原型构成了伤害,那么,我不希望再对任何人构成新的伤害。毕竟我已经删除了五十多万字。每一个字都是我的心血啊!您可知道,就算删掉一个字,也像剜掉我的心头肉一样啊!何况一下子就是五十多万字!
多少个不眠之夜的奋笔疾书,熬白了我的少年头,难道我写作的初衷和动力,竟然是为了泄私愤,为了污蔑诽谤那些小说人物原型?难道说我从上大学以后,就不懈写作的文字生涯,竟然仅仅是为了破坏几个人物原型的名誉?
这几天我准备发表一部新的小说《大学日记》,请大家看看,我的写作,是不是只是为了实现文学理想,而没有任何想诽谤别人的坏心思!
真的,昨天,有一位掌实权的领导,亲口对我说了一句话,差点感动死我!他郑重地说:
“甘子予,你其实对所有人都没有恶意!只是现在他们还都不理解你!”
谢谢您,亲爱的领导!就凭这句话,今后就不仅仅是我拍您马屁来报答您的事了,我愿意给您当牛做马,永远听您的将令,您指到哪里,我就打到哪里!
其实我的小说里,没有一个人物原型,是完全取自一个人的!我都是“杂取种种人,合成一个”(鲁迅语)的啊!我真不理解,为什么人们就那么喜欢对号入座呢?唉!难道出了学校的大门,还有人知道我写的谁吗?
就算咱学校的几百个老师都是我的读者(当然不会的!),那外面全中国,现在还有我的三千多个读者呢!他们会知道会研究哪个人物的原型是谁吗?
您也承认小说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我要说,所有那些您认为对您构成诽谤污蔑的情节,恰恰就是小说高于生活的地方!
事实上有好几个人物原型,在生活中是正直勤奋的人,甚至是工作狂,这一点我在小说里其实也并没有少说。至于所谓的婚外情啊,所谓的一些其他的缺点毛病啊,全是我为了故事情节吸引人,所做的虚构啊!
如果完全按照人物原型的事实去描写,那么好多人物简直就是标准的劳模了!正能量倒真是有了,可是那样的话,我写的还是小说吗?那不就是一篇随便哪一张报纸上都有的人物通讯英模报道吗?那么还会有一位读者,有雅兴看我的小说吗?
总而言之,小说对您构成的伤害,我向您真诚地由衷地道歉!但是我确实在事前没有料到这个后果。这就是我书生迂腐气的表现了。有时候作家其实是很笨的,在人情世故方面的情商,甚至远远低于一般人。
我在写作的时候,确实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人喜欢对号入座,把我胡编乱造的情节当真。既然有人提出这个问题来了,我也就立刻忍着椎心泣血的伤痛,赶紧删除了。
这几天生活中发生了很多事情,例如被疯狂打骂的细节,我当然不会再详细写进小说里去,给自己找麻烦了。可是您连发九条这种评论,会让我全国各地的几千个读者怎么想呢?
有很多学生跟我说,想发评论给我客观分析一下我这个人。他们稿子都已经写好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都发表不上去,只有您这九条评论还一直挂在这里。唉,我只能这样自我安慰了:
九个大红灯笼高高挂,永久照亮我的前程啊!
评论里把我写成是这样的一个人渣,有很多学生感到不可思议。真的,领导和同事对我的评价,肯定是好不了了,可是学生们并不这样看。喜欢我的学生占到百分之九十九,我有这个自信。
不是我不想认错,问题是,所谓对人物原型构成了名誉伤害的命题,纯粹就是胡扯淡啊!小说就是虚构,谁会傻逼兮兮地当真呢?不过,为了息事宁人,为了尊重领导,我还是赶紧听话地删除了嘛!但是您发表在我小说后面的这些评论,唉!逼着我不得不说几句话啊!因为我的小说还要写下去,所以不能不在这里解释几句。否则哪里还有脸再继续发表小说啊!
现在的客观情况是,我这部小说,往下只能光写低俗的师生恋故事了。书友们,如果您喜欢我的小说中关于社会现象的描写,请看我的下一本小说。正在写作中,近期就可能发表。
为了大事化小,能继续在单位里混下去,我已经忍着极大的痛苦,删除了小说里的所有骨头。剩下的只是一些甜腻腻的低俗的师生恋爱情故事了。所有的抨击社会风气激浊扬清的锋利章节,既然已经全部删除,为什么还要发这种评论呢?您是希望我的所有读者,都对我的小说不屑一顾吗?
您说整部小说肮脏、庸俗,毫无文学价值,毫无正能量。但是,我的观点是,作品究竟有没有文学价值,见多识广的编辑大人们,不会没有自己的判断力的。
而且我还认为,抨击黑暗现象,就是弘扬正能量!难道我写那些黑暗污浊的现象,目的竟然是为了提倡弘扬它们吗?
总之,在停笔几天,痛定思痛之后,我重新拿起笔,咬紧牙关,顶住一切压力,准备把这本小说写下去。放心吧,书友们,情节会更精彩的!我将施展我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彻底虚构塑造一个新世界!
——下面一节小说叫作《爱情的幻灭》,只写了这么一点,还没来得及铺陈渲染,就又因为外力的打压而停顿了写作,直到又过去了两个月,才写了后面的章节。
那天上午十一点钟,我刚回家不久,就接到了无州学院党政办公室主任的一个电话:
“甘子予,你立刻到学院办公室来一趟!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和你谈!”
他的口气非常严肃,吓了我一跳。
办公室主任老张,相貌英俊,短小精悍,年龄只比为大五岁,大概是为学校工作操碎了心吧,头发比我掉得还厉害,也已经是“头顶光光扣圆盘,两鬓苍苍霜雪罩”了。
我和老张这十几年来的关系还是非常友好的,从来没有得罪过他,以前我们还曾经是邻居,见面常常兄弟相称。有一回他外出应酬喝酒,回家时骑电动车摔破了脸,我看到后,还给他送去了一瓶YN白药,帮助他的脸伤早日痊愈,别留下疤痕呢!当时他对我还一再道谢,很感动的样子。
但是今天我感觉他的口气不像往日,很不善啊!所以我惴惴不安地问了一句:
“好的,张主任,大约十分钟后就到!能先透露一点消息吗?”
张主任一口拒绝了,说道:
“那可不行。你快点来,有好几个校级领导等着和你谈话!”
我吓得屁滚尿流,赶紧开车向学院赶去。十五分钟后,我到了学院办公室,见到了张主任,他脸上没有一丝笑容,我预感到,这一回可真是要出大事了,也不知道我惹了什么大麻烦,难道我和林玉谈恋爱的事情,被学院领导知道了吗?唉!可怕啊!
张主任先走,我跟在后面,一直到了旁边的会议室里。一进门,我就感受到了气氛的严肃沉重。真没想到,我这个平时领导几乎不大理睬的小人物,今天竟然惊动了掌实权的学院副院长老马,以及党委副书记老李!旁边是我们中文系的主任老冯。他们三位领导坐在会议桌那边的正中间,脸色非常严峻。办公室张主任在一边坐下了,我就坐在了会议桌另一边,等待校领导训话。
张主任先发了话:
“甘子予,今天是我们学院党委和你做正式谈话,你也看到了,绝不仅仅是你们中文系的事情。如果是小事,就光让中文系的领导和你谈谈就行了。你要认真听取领导意见,回去立刻执行!”
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连忙一个劲地点头。
党高官老李开始发言,语气锋利如刀:
“甘子予,有群众举报,你和一个女学生在谈恋爱,你如实供述!”
我的天,这简直就是公安局审理案件的架势啊!虽然我和林玉确实有些感情暧昧,但是显然,这是不能承认的。我本来早就和林玉商量好的,要等她大学毕业后才谈婚论嫁,这几年是不会逾越师生关系的红线的。
因为我们学院有很明确的教师准则,男老师不能和女学生谈恋爱,一旦触犯这条规则,轻则开除党籍,重则开除公职,是一点也不讲客气的。前些年就有一位老师因为师生恋问题,面临着“双开”,最后迫不得已,他自己主动辞职离开了无州学院。
所以,我只能毫不含糊地矢口否认:
“李书记,是谁这么冤枉我?我没有和女学生谈恋爱啊!”
书记冷笑一声,说道:
“哼!甘子予,你就不要抵赖了,有个学生实名举报了你的师生恋问题!人家甚至有明确的证据!”
我大吃一惊,大脑高速旋转,思考是谁告的我。很快,我就明白了是谁,一定是追求林玉最猛烈的李罗,对我得到林玉的爱情,心怀怨恨,而孤注一掷,实名举报了我!于是我轻轻一笑,四两拨千斤,说道:
“敬爱的领导,这个举报人,是不是叫李罗?这个学生和我有些矛盾,前段时间我刚因为一篇作文狠狠训斥了他,在一次期末考试中也没有让他及格。十有八九为此而捕风捉影,蓄意诬告我吧!”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学院副院长老马终于说话了,他那张瘦削的脸上毫无笑意,眉头几乎拧成了疙瘩,语气非常沉郁:
“甘子予,你的言行要谨慎啊!你作为一个已经上班十几年的老职工了,对学校的教育事业还是做了一定贡献的,我们也不想做得太绝,一听到这种事情,立刻就严惩你。但是我们确实有证据,知道你和一个女学生的关系很不正常。而且,我可以很善意地提醒你,这个女孩子的家长背景很不简单,如果你对女孩子有什么真实的不轨行为,呵呵,恐怕她爸爸会来砸断你的腿啊!到时候,学校可保护不了你!你那只能叫做自作自受!”
我继续负隅顽抗,说道:
“马院长!请相信我,我和任何一个女孩子都没有过于亲昵的关系的!我都快四十的人了,不至于这样没数啊!”
这时我们的中文系主任老冯,在一边“嘿嘿”冷笑了一声,然后说道:
“子予啊,咱俩一直在一块工作,我比你也大不了几岁,平时称兄道弟的,对你还算不错吧!今天我实话告诉你,你这段时间就是玩火啊!玩火的结果是什么?你要防止自焚啊!你要是不立刻停止和林玉的暧昧关系,你小子就玩完了!
告诉你,我听说林玉的父亲就是干灰社会的,专门靠放高利贷维生,手底下养着几十个痞子,嘿嘿,开个玩笑啊,你小子这回可真是蠓虫子日骆驼,不自量力啊!忠言逆耳利于行!咱们学院领导对你还是仁至义尽的,并没有想一下子就把你逼上绝路,你应该对领导感恩戴德才对啊!不要以为死不承认,就没问题了!纸里包不住火,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我终于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只好低下头,实际上就是默认了这个事情啊!
办公室主任老张最后总结了一下:
“好了,今天我们校领导在百忙之中,专门抽时间和你谈了这么一次话,是一件非常严肃和重要的事情!希望你引起重视,今后不要再犯这方面的错误!为人师表,这绝对不是个小问题啊!假如你和这个女孩子还有什么联系,回去以后,立刻和她讲明白,从今天起,立刻停止一切暧昧言行!你要知道,我们学院领导一再强调,绝不允许与女学生大搞暧昧的老师,败坏我们学院优良的校风!一旦发现,绝不姑息!好了,领导们,你们还有什么意见吗?”
其他领导摆摆手,没有再说什么话。老马最后说道:
“好吧,今天这次正式面谈,到此结束,甘子予,如果你不收敛不收手,继续玩火,等学生家长知道后,你的下场可就很悲惨了!到时候我们也保护不了你!甘子予,你回去立刻采取行动,消除不利影响,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否则学院对你绝不会姑息手软!到时候砸了你的饭碗,可别怨领导对你辣手无情!好了,咱们散会吧!”
这些话简直是五雷轰顶,我头脑昏昏然,如同灵魂已经出窍,简直不知道是怎么出的校园,到了汽车里,立刻给林玉发了个信息:
“你在上课吗?完了,出大事了,咱们的事被人告到领导那里去了!以后得少联系啦!免得被人看见。”
但是林玉没有回复。
我晕乎乎地,也不知道怎么开车回的家,直到吃饭的时候,母亲发现了我的异常,问道:
“儿啊,遇到啥事啦?你怎么脸色蜡黄,手一直在哆嗦啊?”
我推说昨晚写作熬到太晚,彻夜失眠,没有睡好觉,精力不济,头晕脑胀之中,草草地扒了几口饭。这时手机来了信息,我赶紧到书房里,把门插住,与林玉进行QQ视频聊天。
林玉:咋回事?
甘子予:咱的事被人告了!我怀疑就是李罗!他不是在疯狂地追求你吗?
林玉:甭管谁告的了,问题是知道了又能怎么着?你不是个单身汉吗?既然你还没找媳妇,我又是过了十八岁的成年人,咱们谈恋爱也不算违法吧?
甘子予:你不知道咱们学院一向校风优良,绝对不允许师生恋现象存在吗?别的学校可能不当回大事,在咱这里可是真够得上“双开”的!以前就真有个搞师生恋的老师被开除了呢!咱们的院长可是最讲原则性,绝不通融,说一不二的!他在今年的开学讲话里说过:
“你既然选择在无州学院工作,你就老老实实,兢兢业业!你要想偷奸耍滑,偷鸡摸狗,那你赶紧另谋出路、另寻高枝!现在研究生博士生多如过江之鲫,有的是想来咱们无州学院工作的人才!你不想干了你就走,不要以为无州学院离开了你就转不动了!我一再说,我们最重要的是在岗尽责,我也并不需要你加班多干什么,你把你份内的活干好就行!
但是,我这里有一条红线是绝对不许逾越的!主要是指的男老师啊,谁要是和那些女学生玩暧昧,我绝不姑息手软!要么我走,要么你走!二者必居其一!我绝对不能允许那种搞师生恋的丧失人伦道德的禽兽老师,败坏我们无州学院的风气!把我们这个社会信誉良好的学校,毁在这种恶魔‘叫兽’的手里!”
林玉:他家住海边,管得真是宽!这个院长怎么就管得这么严啊?咱们是纯洁的爱情,怎么就败坏校风了?人家别的学校又不是没有师生恋的先例,咱们是单身,你情我愿的,难道还是杀头的重罪吗?何至于就“双开”!不可能的,你不用怕!我永远支持你!
甘子予:唉,咱先不评论这个规则了好吧!现在我最怕的,你知道是什么吗?一旦李罗把咱的事捅给你爸爸了,我怕你爸会来揍死我的啊!你说咋办?要不,我们的爱情是不是暂时中止算了,等你大学毕业了,要是你还很欣赏我,那时候咱们再谈吧!要是那时候你有了别的心上人,咱们就算了!唉,咱们毕竟是师生名分,年龄差距又这么大,有缘无分啊!
林玉:甘子予,你马勒戈壁!你这个懦夫!你这个孱头!你这个软蛋!真没想到你是个这么没用的脓包!人家一吓唬你,你就不要我了?我可真是瞎了眼!和你谈恋爱快半年了,人家轻轻松松一句话,你就抛弃我呀?还他妈说什么海枯石烂地老天荒不变心哩!叫领导和你谈一回话,你他妈就怂逼了?甘子予,你可真不是个东西!你简直就是个人渣!你卑鄙,你狗屎,你这不就是玩弄我的感情吗?操你娘的,你再说一回和我散伙的话,不用等我爸找你,我就先找把刀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