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意外的悲剧

林玉:听说咱无州学院中文系里,有个男学生突然死了?真的吗?好可怕!
甘子予:才看见你发的信息。可不是嘛!咱系里大二8班的一个学生。昨天早晨上自习的时候猝死了。我昨天下午问了问8班的两个学生,才明白咋回事儿。就因为这个事情,对我触动也很大,生命脆弱啊!吓得我昨晚也没上网,也没写作,早早地就睡觉了。
林玉:怎么死的?听说没?
甘子予:他班里同学说,可能那个学生就是夜里上网玩得太晚了,估计是玩手机游戏活活累死的!你以后也改了夜猫子习惯,早点睡吧!这个猝死学生的事,可别乱说啊!今天领导嘱咐我们了!你不要和同学讨论此事。
林玉:嗯。都没大有讨论的,乔吓人。
甘子予:这算个政治事件。老章也特意警告我了,不要乱说话。本来我还想写写这事,吓得我偃旗息鼓了。好吧,我就打个时间差,等事情过去后,风平浪静了再写。
林玉:啥?……这种事你也敢写?
甘子予:当然,我都准备把前年的三中杀人案也写进我小说里去呢!本来就是精彩故事嘛!
林玉:你注意点啊,可别惹了祸……
甘子予:没事。我又不写真名实姓。就是捕风捉影,用那个故事当原型,然后展开想象,胡编乱造罢了!那个案子你知道吗?
林玉:听说过。具体详情不知道。抽空你写写,给我看看。怎么揉进小说里去?咱这里是无州学院,又不是无州三中。
甘子予:也不一定非搬到无州学院里来。我就说那个学生的班主任是我的同学韩海,或者他的朋友小郭也行。在本书第一卷里,我写过他俩的故事。让同学和我聊此事,故事不就出来了?不过咱学院里这个,纯属生理原因,也没啥故事,不如无州三中的情杀案精彩。你早点睡吧,我看你今天上课太没精神了。
——以上是好几天没有和林玉聊天之后的一次联系。下面记录一下当天下午,我和8班的现汉课代表的聊天情形。
小匡就教8班,那两个女学生是小匡的课代表。两个女孩子一个又高又胖,没几分女人味;另一个倒很苗条清秀。她们站在小匡面前,来问上课讲什么。小匡就问那个猝死的学生什么情况,那个漂亮女生说道:
“这个学生是在周日晚上回校的,听说夜里在宿舍玩手机,大概一直玩到12点多才睡觉。”
老章也在办公室里,插嘴说:
“不可能!若只是玩到12点多,不至于累死!真要累死的话,得是玩了一个通宵,玩到五六点吧!”
我当时正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对这事儿很感兴趣,也大发感慨:
“这孩子很可能是打了一夜游戏,活活累死了啊!现在这个电脑网络,无孔不入啊!手机也一样能上网,太可怕了,到处都是手机控,要了多少孩子的命啊!以前,就经常听说,在网吧里猝死的新闻,这回咱无州学院算是出了名啦!前年无州三中死了人,去年六中又死了人,今年终于轮到咱无州学院了!那么以此类推,明年又该轮到无州哪个学校了?呵呵,这叫什么事儿啊,一年一条人命,这是无州教育界的劫数吗?”
八班的辅导员是小于,他是今年寒假后开学,才接手的李芳的辅导员职务,结果就摊上了这么一件事,心情之沮丧是可想而知的。
正在和小于谈着恋爱的李芳,就和我对桌。她当然也是郁闷得不行。听到我们在议论此事,不禁皱起了眉头。但她是刚参加工作的年轻老师,也没好意思制止我们。
小匡虽然教8班,但是他对那个学生却没有什么特殊印象,只说这是个学习不努力的高个子男孩。后来才知道一个惊人的消息,那个孩子居然和小匡是同一个村子的人,而互相并不知道。我心里不禁掂掇:小匡在桑梓之地混得可不咋样啊!老家的人怎么也没拜托他照顾孩子的?看来没什么声誉啊。
当时我和小匡就问了几句那个学生的情况。不料那个成天家务事繁琐,不好好上班的王静,还真是个事儿包!居然当着学生的面,一个劲儿地批评开我了!说什么:
“小甘,你别乱说话啊!这事情可是个很严肃的政治事件!”
当着学生的面啊,她就想堵住我的嘴,不让我说话!妈的,这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气得我说:
“老王,你是不是太激动了?我就是光听学生说说,我又没说什么!究竟伤着你什么筋了?怎么一个劲儿批评我?”
李芳一听到我们的吵吵,就大了胆子,好意思来说我们了。她走过来,当时我正躺在老章拿来的躺椅上嘛,李芳就轻轻踢了一脚躺椅,说道:
“甘老师啊,你说话可得留点神啊,得注意影响啊!”
我心里已经有些生气了,就没有搭她的腔。这些个娘儿们真是些事儿包,不懂什么叫尊重人,别人与学生说着话,轮得到她们来插言,阻止说话吗?唉,怎么这么多不通情理的娘儿们啊!
王静的儿子是做过手术的人,学习一点也不好,脾气还大得要死!他学音乐专业,认为自己的声乐水平很高。老章正教着他。他语速极快,哒哒哒哒的,像机关枪似的,让人很难听懂。这孩子没有礼貌,说话极冲,一点也不懂尊重人。老章曾经这样评价王静母子二人,说他们都有点二杆子,说话没个准数。
也怪不得王静今天找我的麻烦,她心情不好,需要发泄啊!原来今天上午,王静和儿子在办公室里狠狠地吵了一架。是为了钢琴的事儿。王静并不想让儿子来学校上晚自习,但是她儿子还非愿意来。而且他还想把钢琴搬到学校里来练。王静坚决不允许,说搬来搬去会影响钢琴的音质。可是她儿子却举了一个同学的例子,说是既然有搬到学校里来的,凭什么他就不行?王静也是上了气,就咋呼开了:
“就凭钢琴是我买的啊!我说了就算!”
气得他儿子也大声咆哮了一阵子,把书摔在了桌子上(当时他正在我们办公室里温习功课),“砰”地一声,摔门而去。让所有老师们都目瞪口呆。
作为教他的老师,老章也是气得小脸干黄,肿了眼胞子。这孩子也太无视老师们的存在啦!
这个孩子还自视甚高,认为自己唱的歌很好听。他曾经发了一段音频给老章听。老章也让我听了一遍,评价说:
“简直是难听死了!还有脸到处炫耀哩!”
昨天下午,我去上班签到时,系主任办公室的门还未开。我就与小匡、老曹等人在门口,等着领导来开门好签名。老曹开玩笑道:
“签名比上课更重要啊!上不上课无所谓,工作量可是只看签名的!”
就是在这个时候,小匡提起了有个学生猝死的事,我这还是刚刚听说,非常震惊。小匡冷冷说道:
“今天上午我来校时,见到有几辆警车,呼啸而来,进了学校。后来警察又找了一些学生和老师调查取证了此案。唉,老张来主政好几年了,光等着平平安安混个正厅级干部就退休养老啦!没想到临熬到头了,却摊上了这么一件糟心事儿!唉,人啊,不怕你能,就怕你摊上!好几年没啥事儿,也该郁闷一回啦!”
这几天我没有与林玉聊天联系。因为前几天她竟然把与我聊天的事儿告诉她的闺蜜了!气得我就说了她几句。连续两天没有再理她。她倒也很敏感,立刻觉慌了。
下午上第一节课之前,我正在教学楼门口大厅里,系主任办公室门外,和小匡、老曹等人说着话呢,忽然眼前一亮,竟然是林玉走了过来!她身穿一件黑白相间的运动服,长发飘飘,英姿飒爽,苗条干练,我的心不禁一阵颤动!难道她是想过来和我说话吗?当着这么多老师的面,她怎么敢?这样岂不会暴露我们之间的隐秘关系吗?林玉袅袅婷婷,越走越近,搞得我心里一片慌乱。
不料林玉竟然没有正眼看我!唉,我爽然若失,难道是我自作多情了吗?她居然是径直走到了体育老师老侯面前。老侯今天在中文系有课,也需要在中文系办公室签到,所以和我们一块站在这里,等着签名。这时我瞪大了眼睛,只听林玉声音清脆,如同黄鹂,问道:
“老师,今天下午的体育课,还照常上吗?”
老侯是个大秃头,从二十多岁就是个秃瓢啦!头顶亮得像个大灯泡。二十多年过去了,他就像个不老的寿星,永远是三十多岁的样子。他点头笑道:
“当然上啦!这学期只要不特殊下通知,就正常去操场,学太极剑去!”
林玉说话的时候,往我这边扫了一眼。小匡和老曹也都瞪大了眼睛,注视着在人堆里如同鹤立鸡群的林玉。
这时候我忽然意识到,或许就是林玉看到我在这里站着,故意到我跟前来,展示一下自己的绝世风姿?来吸引我的注意?以缓和这几天来和我的矛盾,希望改变互不联系的状态?
这个女孩子特别成熟,心思极其缜密,可真不像个才19岁的姑娘!今年我才知道,她才19岁,而不是我去年以为的20岁!但是她的心思,与那些二十六七岁的成熟女郎,简直毫无区别!太敏感了!
林玉特别擅长摆弄头发,真是风情万种。大概无州学院里总有六千个女大学生吧,所以我套用白居易《长恨歌》里描述杨贵妃的话,戏称林玉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千粉黛无颜色!”
这几天林玉在上课的时候,经常梳头,手捏着一绺头发在那里摆弄个不休,自我欣赏,搔首弄姿啊!她一边和同桌说着话,眼神却又不时地向我顾盼啊!我若是看向她,她就狠狠地抓住我的目光。这常常搞得我很慌乱,赶紧躲开她那灼热的目光。这个小妮子是在爱河里愈陷愈深啦!
昨天上课的时候,杨锋给我说了几个段子,尽是什么“无州表叔”如何如何嚣张强势的滑稽段子,惹得我哈哈大笑。
每次上课,我都要求学生进行三分钟演讲的。学生到讲台上演讲,我就站在教室后面,慢慢就和坐在后面的杨锋、王瑞等人混熟了。
杨锋现在在课堂上,竟然常向我抛媚眼,一个身高一米九,体重二百斤的大胖子男人,居然像一个小姑娘那样,妩媚多情,真是可笑死了!
近来杨锋和王瑞一见了我的面,张嘴就都叫我表叔,这两个家伙一唱一和,跟我打趣,真是太有意思了!有一次杨锋上去演讲,他每说一句话,王瑞就在底下接一句“猪头”,就和说相声的捧哏的似的,搞得哄堂大笑,把我的眼泪都笑出来了。
杨锋这些天老说那一大串关于表叔的段子。我就让杨锋把他说的那些段子,记在纸上,将来我好用到小说里去。
杨锋在一边念着,让他的女同桌写好了段子,把那张纸递给了我。这时候演讲的同学也讲完了。我就把那张纸折叠,一边往讲台上走,一边装进衣服口袋里。
此时林玉正好回头看我,见我在装一张纸,很好奇,没有沉住气,就问道:
“这是什么呀?是有人送给你的情书吗?”
说完立刻后悔话说莽撞了,兀自脸红了起来。
我哈哈大笑,瞪着她说道:
“什么情书啊?现在哪里还有在纸上写这玩意儿的啊?!”
蓝云斜睨着我,笑道:
“老师,你没看见林玉的QQ签名吗?——见不得你与别人相谈甚欢。哈哈。就是指的你吧!这小妮子霸占欲强着呢!您可留点神!别惹着她了,她可真会和你豁上的啊!”
后来我讲到李白的《蜀道难》,第一句诗里面的“噫吁戏,危乎高哉!”,我说道:
“‘噫吁戏’这三个感叹词连用,还真不大好翻译哩!翻译成‘哎呀呀’吧,语气还是轻了,显得太平淡。要是翻译成‘唉,唉,唉’吧,就又显得太重复。”
林玉接口说话,咯咯笑道:
“什么?爱,爱,爱?这么大声疾呼的,你爱谁呀?!”
我不禁有些脸热,只看了林玉一眼,却没搭她的腔。旁边的蓝云笑得忍不住了,手指着林玉,尖声说道:
“你还明知故问什么呀?甘老师不就是爱你吗?!”
林玉脸红了,笑得趴在了桌子上。我继续说道:
“李白生活的时代,交通还极不发达,从SX到SC,两省虽然搭界,要越过艰难的蜀道,也是要走好多天的。不像现在,坐上动车,逢山开隧道,遇水搭铁桥,哪怕从咱这里到SC,都几个小时就能到了!”
林玉眨巴着眼睛,抬杠道:
“不可能!从咱们河东无州,哪怕只到SX,还得走整整一天呢!”
林玉说完了,兀自在那里咯咯娇笑。我手指着她说道:
“你这小妮子,别抬杠嘛!我是说个大概,你搞得这么具体干什么?咱这又不是搞地理研究!”
蓝云看着林玉,笑道:
“甘老师,我看林玉就是想惹你惹!看看你能忍到什么程度!”
我脸上发热,不敢搭腔了,强自严肃起脸来,继续讲课。
第三节课的时候,我有事要到系主任办公室里去一趟,走到二楼楼梯拐角的时候,因为想着心事,我低着头走路,竟然和一个人装了个满怀。一抬头,不禁吃了一惊,我的天,这不是我的玉儿吗?她看到是我,一张俏脸儿也羞红了。
林玉身后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我不认识。我就端出老师的架子,责问她:
“干嘛呢?上课时间怎么不听课?在这里转悠什么呀?”
林玉定定地看着我,眼神有些朦胧,说道:
“学生会安排今天我查纪律啊!”
我恍然大悟,这个小妮子现在成了学生会干部,倒有了在课堂上出出进进的特权啦!我“奥”了一声,就扭头走了。
走出不远,隐约听到后面那个男学生问林玉道:
“这人是谁啊?怎么感觉怪怪的,好像挺喜欢你哩!”
林玉咯咯娇笑道:
“去你的,这是俺的现汉老师呢!”
我不禁浑身一震,就这么几秒钟的一面,竟然也会被人看出我对林玉的感情不正常来吗?这岂不说明,我们的事儿在班里已经毫无秘密可言了吗?怪不得张欣欣那天和我的聊天,暗暗点出了我和林玉的事儿,只差把玉儿的名字说出来了!
中午,《陀螺》编辑部的新任主编,一位女老师,给我打了电话来,说我发过去的那篇小说《大勇之死》,虽然写得很好,但是主管刊物的教科室主任老程,却说我的文章太阴暗消沉,不适合在校刊上发表。让我再发过一篇适合学生看的文章去。
以前的校刊编辑主任是老宋,他是我的远亲,还就是真管事,好说话,期期都有我的文章。如今老宋调到档案室去了,这文章还就变得不好发表了!嗨,啥事儿啊!小小一个学院,也没点正事啊!
你还别说,就连这么一个小小的校刊,没了熟人,都不好办事了,发表个文章还被推来挡去呢!何况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是发表过长篇小说的“无州著名作家”,现在竟然还落了这么个待遇,真是气死人啊!
这位女老师说话倒还委婉,让我再发篇稿子过去,要没合适的就下一回。我就把那几首自认为还不错的品鉴人物的旧体诗,从QQ上发过去了,附言说:
“姐啊,能用就用,不行就算了。谢谢!”
这几首诗歌的内容如下:
1、项羽
长河漫漫流如电,北国雪花飞江南。
朔漠阴晴月牙冷,江湖儿女逝如风。
一杯浊酒悼霸王,十八朝代惟君英。
纵使身陨犹不惜,美人马上俏吹箫。
2、严子陵
江水泱泱云山苍,先生之风山水长。
自从孤高声闻后,千古卓绝誉四方。
只因官蠹始隐逸,岂为铜臭费思量?
清贫自有安乐福,豪富安知祸无央?
3、唐玄宗
折戟沉沙恨未央,无边风云起朔方。
盛世弦歌无今古,哀情苦诉费思量。
千秋伟业成清梦,三尺白绡勒红妆。
早把忠奸黑白辨,热血抛洒岂非枉?
4、李贺
小人恶狗声声吵,琐事鄙闻天天扰。
满天星斗月光皎,少女心事如梦杳。
谁说雷声皆因雨,不闻龙王捋须笑。
一恸千年浑如戏,孤胆英雄悲寂寥。
5、宋徽宗
舞文弄墨前世孽,执权掌柄今生辜。
三千粉黛驱漠北,五百王爵关塞出。
书画精绝传世赏,父子同囚深井卒。
江山泣涕社稷隳,松柏CW守墓庐。
6、苏东坡
高歌曼咏送秋蝉,稻花香里说丰年。
拣尽寒枝不肯栖,万里长江孤帆悬。
欲海无边回头岸,月影朦胧望婵娟。
此曲只应天上有,不似人间弄管弦。
7、柳三变
落日楼头吹横笛,悲声丽人舞凄迷。
因观杜鹃学泣血,漫谈当归人远离。
更有怨女惜春暮,岂有壮男洒泪啼?
爱恨情仇潮迭起,淡妆浓抹总相宜。
8、李清照
把酒东篱效彭泽,庄生晓梦迷蝴蝶。
月明星稀鹊飞南,白首千里共婵娟。
人自飘零花自媚,夜雨寒江北风吹。
堪叹人生容易老,苍天自恨太无情。
9、辛弃疾
泰山岩岩倾黑雨,江水潺潺浮白云。
一缕华发念千里,两道泪痕诉衷肠。
曾传万古有奇缘,难信人间无真情。
我把苍天来质问,四海流离苦生民。
10、朱熹
风急天高雁北飞,水清沙白舟南归。
万里江山付劫灰,绝代佳人空垂泪。
冰冻三尺非一日,谣诼四起因颓废。
故国神游华发生,盛世易歇君莫追。
11、陆放翁
世事如云多翻覆,沧桑似梦徒沉沦。
故园桃李芬芳日,中原蒿草马正肥。
一世风流弹指散,泡沫英雄归逝水。
阅尽春色入苗圃,可怜苍生泪如雨。
12、铁木真
轻裘宝带拂春风,金车神龙日奔腾。
草原万里马正肥,狂风席卷大漠城。
梦醒无痕岁月逝,血泪淋漓凤凰鸣。
异乡佳丽纵声唱,奇情艳史梦随风。
13、朱元璋
飞马逐鹿鼎,洒泪祭英雄。
塞上炊烟寒,关河胭脂冷。
白骨成山日,一将始功成。
醉生梦死人,醍醐如灌顶。
14、李自成
四百年前吾前身,八百年中两轮回。
亿万黎庶处水火,揎拳呼号拯斯民。
花落花开又一春,英雄传说久弥新。
哀哀中原父老血,横流漂杵没昆仑。
15、罗贯中
一杯浊酒喜相逢,青山依旧夕阳红。
麋鹿鱼虾肯为伴,中原大网缚真龙。
红尘一笑恩仇泯,浮云底事俱为轻。
沧桑看云巨龙吟,千古风流传域中。
16、袁崇焕
烽火连天有旧盟,回头一笑百媚生。
百尺竿头更进步,乱世狂吹肃秋风。
事因柔情难相诿,血把剑刃洗涤净。
待到山花烂漫时,共祝海晏江河清。
17、林则徐
奉节持毓行止端,赤胆忠心抑强藩。
敢把仇寇驱门外,誓将毒物化云烟。
一身正气两袖风,祸福避趋不苟同。
鹰瞵虎视睁圆眼,登高疾呼第一人。
18、李鸿章
莫提爬高又伏低,百年荒唐梦依依。
情随事迁绿草黄,坟头枯杨娇莺啼。
踏破铁鞋觅不朽,碑铭腐烂成粉齑。
岁月匆匆等闲度,始悟老庄是吾师。
19、张佩纶
心情摇摆风拨柳,宦海浮沉雨打萍。
伤心自古因情痴,不见荒原草随风。
郁郁而终传今古,飘飘飞逝何所凭?
一腔心酸一掬泪,把酒临风付哭声。
20、张謇
春风得意马蹄疾,七月流火事亦奇。
时来运转今日幸,命途乖舛成遗史。
骑驴找驴三重门,守株待兔事可稽。
黯然销魂因今非,艳女投怀闻昨是。
21、苏曼殊
繁星燃火月流失,自出机杼缝羽衣。
织女有恨因离爱,牛郎无声空叹息。
隔河喜鹊架虹桥,彩金袖鸾布如诗。
三千劫灰余一梦,两番红尘旷世奇。
——我心里不由地叹息,唉,一个小小的《陀螺》,审稿还这么严,我都有好几本长篇小说发表啦,这小小的无州学院看来真是水浅养不了大鱼啊!真要不给发表,以后我还不给你们投一回稿了哩!等我将来成了名,看看你们还好意思和我要稿子不?不给发表也罢,我这样的大龙,还不屑于和你们这些小虾米,在一个池塘里瞎搅和呢!
我想起苏萍有一次给我建议,让我的语言更加简练些,情节更曲折些。
我的观点是,情节刻意追求曲折也没啥意思,那是吸引年轻人的东西,对成年人而言就没有太大吸引力了,伟大的《红楼梦》,情节就一点也不曲折嘛!它靠的是真正的能打动人心的艺术力量。
至于语言,原来我也很欣赏简练深奥的,现在观点却变了,文章还是清晰一点好。为了清晰有时候就难免啰嗦。而且,我发现用过于简练的语言,是写不成长篇小说的!鲁迅为什么没能写出一部长篇小说来呢?我觉得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的语言过于简练啊!
只有语言啰啰嗦嗦的人,才适合写长篇小说,例如现代文学史上的老舍,张恨水等人,像沈从文、张爱玲的语言,就不大适合长篇。当代作家中,王蒙、莫言、贾平凹、刘震云、王安忆等,这些写出多部长篇小说的人,没有一个是语言非常简练的啊!
冯唐在《活着活着就老了》这部杂文集中,有篇文章《中文小说:体会时间流逝中那些生命感动》,选了二十二本书予以评价,其中对阿城的《棋王》是这样说的:
“再看感觉有些做作,没有阿城现在的随笔精力内敛。文笔太内敛太老道也有问题,仿佛奶太稠,挤出的产量严重受限。最令人钦佩的还是他的态度,写不出来就不写,珍惜羽毛爱惜名声。”
“文笔太内敛太老道也有问题”,这句话就是我前面的思想啊!写长篇小说的人,不能太精炼啊!过于注重精炼的人只能写短篇小说,像契诃夫,欧亨利,博尔赫斯等人那样。这些人的很多短篇小说,实际上扩展起来,每一篇都可以变成一部长篇小说的!
巴尔扎克、雨果、狄更斯、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等人,语言并不简练,有时候甚至显得啰里啰嗦,其中尤以陀思妥耶夫斯基为最严重,但是他那冗长啰嗦的作品,居然是这些人的作品里最伟大的,这就说明,长篇小说并不需要太讲究语言的简练啊!
实际上,在我看来,就连《红楼梦》里面的那些大白话,有时候有的地方也是显得啰里啰嗦啊!例如那些丫头婆子们的对话。所以,我还是坚持我的啰嗦的文字风格好了。不管怎么说,我觉得我的文字,比王蒙、莫言两位长者的作品,还是要简练一些的。
连续两天晚上我都早早地睡觉了。前天是九点,昨天是八点,这几天的劳累(星期天监考一天,周一讲课六节,另外每天都是写作发表五六千字),算是休息过来了。要吸取猝死学生的教训,不能太累啊!毕竟,人只有活着,事业才有意义。如果书还没写完,人先累死了,我岂不成了个大笑话吗?
又有了一个好教训:在办公室里少说话,小心惹祸上身啊!
关于学生猝死事件,我也许是太关心了,说话太随便了,终于惹上祸啦!今天上午11点的时候,我正在家里写作,系主任老冯打来电话,问我在干什么。我尴尬地说:
“有点事儿,上完课十点多出来了。”
老冯阴笑道:
“这可是上班时间啊,你怎么不请假?”
我只能“嘿嘿”干笑。老冯冷冷说道:
“有个事啊,你赶紧到学校里来一趟,做一下说明,你怎么对人造谣说,那个猝死的学生是因为上了一夜网,累死的?”
我大吃一惊,反问道:
“啥?我说的?我什么时候和人说的啊?”
老冯语气更加冷峻了:
“是你班里的学生说的!”
我立刻矢口否认:
“这不可能!我从未对学生这么说过!”
老冯以命令的口气说道:
“废话少说,你立刻到学校里来一趟!”
听他口气这么强硬,我也无可奈何,只好答应了。赶紧换上衣服,开上汽车,往学校疾驰而去。
我开上汽车,风驰电掣,十分钟后就赶到了无州学院。
校门口附近的所有停车位都满满的,无处停车,我只好心一横,就在人行道的旁边停下了。心里祈祷着,反正一小会儿就出来了,不至于被交警贴上违章罚款吧!
走到校门口,与那几个保安大哥打了个招呼。我一向对他们是很谦逊有礼的,所以这些大哥对我也是很客气的,每次见了我必抬手问候,说一声:
“甘老师来啦!”
但是搞得我心情很不爽的是,就在此时我一抬头,正看见一位领导,一脸尊严,趾高气扬,迈着四方步,官气十足地从学校里往外走。迎面相对,我只好挤出一丝笑容,抬手和他打招呼。
结果人家也没理睬咱。他正一边走路,一边拿着个苹果8手机打着电话,摇头晃脑,连头也没跟我点一下,径自擦身走过去了!搞得我心里拔凉拔凉的。我心里不由地掂掇:
这别又是一个看了我的小说,得罪肿了的人吧!妈的,为了一本小说,老子几乎把无州学院大大小小的领导全得罪啦!名山事业,穷愁著书,可也不容易呢!呜呼哀哉!
想当年司马迁惨遭宫刑,写成发泄郁愤的《史记》,不还被后来杀掉董卓和蔡邕的王允,评价为——太史公是写了一部谤书吗?这部书当时藏之名山,要不是他的外甥杨恽,后来也成了著名的文人,帮他传播出去,还不知道这部被鲁迅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空前绝后的伟大著作,能不能面世流传呢!
不过文人命运之凄惨,也真够令人惊心动魄的!司马迁被割掉了生命之根,幸亏此前他还生过一个女儿,结果令人无法预料的是,这个外甥杨恽,后来也因为言论耿直而触犯了皇上,竟被处以腰斩之极刑!
腰斩有多么可怕呢?据说有一个人被拦腰砍为两段之后,过了十几分钟还未死,他蘸着自己的血,在地上写了七个大字:“惨惨惨惨惨惨惨!”真是一字成诗,千古绝唱啊!这个绝唱,呵呵,才是真正的绝唱,绝命的诗歌啊!
前面提到的那个蔡邕,就是著名的女诗人蔡文姬的老爹,东汉大学者大文豪蔡中郎啊!董卓固然是坏透了,可是他对蔡邕却有知遇之恩,后来蔡邕对董卓之死,不够谨慎,当众掉了几滴鳄鱼的眼泪,结果就被狠心的王允给杀了!当然,大兴文字狱的王允,也没好下场,不久就被打进长安的,董卓的部下郭汜李傕给处死了。
王允这一生,留在历史上的,值得后人感喟的就两件事:一件事是启用中国四大美人之一貂蝉,用美人计,让吕布杀死董卓;另一件就是心狠手辣,搞文字狱,杀掉蔡邕。唉,这两件事,前者是伟大高尚的,后者是渺小卑鄙的,竟然统一在了一个人身上,可见人性之复杂,出人之意表啊!
——我在浮想联翩之中,快步走到了中文系主任办公室。本来以为,去就能看见冯主任那张黄黄的小圆脸,那脸上是经常能用刀子割下二斤尊严来的!
结果我却大吃一惊,办公室里只有狄主任在那里,我坐那里等了二十分钟,也不见老冯出场。气得我心里暗骂:
“这不是被这个老冯给放了鸽子了!”
狄主任在一边,见我如坐针毡,微笑道:
“老冯被院长叫去谈话了,急于处理那个猝死学生的事儿啊!你耐心等一会儿,稍安勿躁。”
这个老狄,脾气很好,说话一向不多,但很风趣,特别擅长冷幽默。别人听了他的话,往往哈哈大笑,他自己则毫无笑容,静待笑场结束。但是,我内心里却觉得他是个笑面虎,恐怕比老冯更难对付。我忍不住反驳他道:
“不对啊,狄主任,我来学校的时候,正好碰到X院长出去啊!冯主任怎么可能和他在一块?”
老狄虽然被揭穿了谎言,并不着急上火,脸红耳热,依然不紧不慢地说道:
“奥,那是我想当然而已。刚才反正是一个领导把他叫去了,具体是谁我也没听清楚。不管怎么说,他是正主任,我是副主任,他也用不着向我汇报啊!”
看看人家老狄这涵养,就算被打脸了,也能这么斯文,真是令人羡慕佩服啊!
老狄忽然呵呵笑道:
“小甘,你的小说,发表了多少万字啦?”
我一时忘了谦虚,大概面有得色吧,说道:
“一百多万字了。”
老狄细声细气问道:
“奥,厉害!写得真不少了!挣钱没?”
我尴尬地笑道:
“呵呵!还没有。得等到签了约,成了VIP作家,人家才给稿酬呢!我现在只是普通作家,也就是图满足发表欲,挣点小名声罢了!”
老狄稍微一沉吟,字斟句酌道:
“小甘,你写的那些小说呀,以后要打个时间差,不要把咱学校里刚发生的事情,就立即写进小说里去!这样太敏感啊,会伤害很多人的!”
我先点头,又摇头:
“嗨,谁看呀!到现在快半年了,才三千来个读者追我的书!没事的,没有什么大的社会影响!大家该咋的还咋的,不用害怕我这本书。我现在天天发表,其实就和写个博客,发个微信公众号,也差不多,自娱自乐罢了!大家别放在心上,呵呵!”
老狄伸伸懒腰,在椅子上坐端正了,正色道:
“小甘,你是中文系现汉教研室的老师,写文章搞创作,倒也不算不务正业,可是你要在业余时间写啊!你不能不来上班啊!其实坐在办公室里,还不是一样能写作?怎么没课就老是不见你的人呢?老冯查到你好几回了,这段时间可盯上你了,对你意见挺大啊!”
我负隅顽抗,辩驳道:
“写作得保持高度安静啊!办公室里人来人往,这个不说话那个说话,太影响思考了!实际上,别说说话了,就算身后有个人走动,也严重影响文思啊!”
老狄皮笑肉不笑,冷冷道:
“那也不行啊!要是都和你似的,咱们这从今年开始的坐班制度,不就形同虚设啦?”
我据理力争道:
“咱这些老师容易吗?白天要辛辛苦苦讲课,动不动还要晚上值班看自习,要是上下午再严格摽着,那岂不就变成一天上班12个小时了?”
老狄呵呵笑道:
“好吧,小甘啊,等你成了名,你使劲呼吁呼吁,把咱这个坐班的事儿给改革一下,那可是功德无量啊!咱学院所有的老师,都会对你感恩戴德的呀!”
那天上午我没能见到冯主任。下午他有事没在学校,大概是忙着处理那个猝死学生的事情去了。
第二天上午课间操时间,冯主任提前下了通知,给我们中文系全体教师开了个会,从九点四十到十点十分,他官气十足,表情严肃,神态庄重,语气沉稳,一字一顿,实打实的,讲了半个小时。
我倒是觉得老冯讲得水平不低,这篇讲话挺弘扬正能量的,就录下音来了,这几天费了我好大事儿,才整理成电子稿,简直比我自己顺手写作麻烦多了。听一句写一句,速度也太慢了,真是吃力不讨好的活儿。下面就是冯主任的讲话内容:
——受学院领导的委托,今天咱们召开中文系全体教师这么个大会,我把近两天来发生的事情,向大家做一个通报,以防止谣言蔓延,谬种流传。
大家已经知道,在星期一的早晨6:25,中文系大二8班的张寒同学,在倒完垃圾回到教室后,突然呕吐,然后昏迷不醒,晕倒在地。幸亏咱们的监控探头开着,也算我们命好,不是正好星期天举行了事业单位编制的考试吗?监控还没有来得及关啊!要知道咱们的教室里,平时可是并不开监控的啊!
当时立刻有学生去找辅导员。就在10秒钟内,8班的辅导员小于老师就到了教室里。幸亏他在场啊!然后小于立刻打了120急救电话,并且让学生下去到系主任办公室里叫了我。我在事发一分钟之内,就赶到了教室。
然后我们给家属打了电话。同时找了六个男学生,把张寒同学抬到了办公楼前面的广场上。与此同时,120急救车到了,立刻抬上车去医院。可以说我们的整个处理过程,是妥当的,是尽了力的,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这整个过程都是有监控记录的。
因为急救车只允许两个人在车上,这样就由小于和一位同学坐在了急救车上,我开着车在后面,和另一位同学,紧随其后到了医院。
唵,张院长,马院长,还有乔书记,董主任,先后都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既有咱个人的关系,也有张院长单位的关系,和人家医院方面商量,一定尽全力抢救,同时张院长也向教育局做了汇报。
唉,通过抢救,虽然咱都尽了力了,但是最终也没能挽救这位同学的生命。那么后来在医院,家属去了之后,他的一个表哥,就报了警了。这样冯庄派出所在接警之后,就立即派警察到了医院,简单了解情况之后,要求我们回校进行一系列的协助调查。
这样,院长们,董主任,我和小于等人,就回到了学校,这个时间大概已经是九点钟了。这时候不光是冯庄派出所来了,还有刑警支队也来了,无论是咱教室这一块,还是宿舍这一块,还是班里的同学,都做了调查。甚至我昨天去野庄,看了看张寒的父母,他们说,警察也去调查了,包括前几天张寒感冒回家,到哪一家诊所就诊,买了什么药。
而且这段时间,学校也非常重视,周一上午10点,张院长,马院长,把我和小于叫到了校长办公室,开了个简单的会议,最后在这个会上,张院长把这个事情定性为意外疾病,突发疾病。同时表扬了我和小于,反应及时,处理得当,对我们的工作,给予了肯定。
虽然最终的结果,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但是老师也好,学生也好,学校也好,包括人家医院方面,大家都是尽了力了,我们可以说问心无愧。
其次是因为报了警了,我听说昨天也进行了尸检,我相信公安局会有一个最终的认定。这个一定要相信法医的鉴定。同时我们更要相信学校领导有能力,把这个事情处理好。
作为我们个人来讲,事情就发生在我们中文系,就发生在我们身边,我们对这个事情,之前之所以没有开这个会,就因为这些东西还没大落实清楚,我们也不敢乱说。
昨天早晨,张院长给我们几个系主任专门开了个会,但是昨天我有很多事情,这个会没有开。那么今天专门来说一说。
首先咱们老师们,要做到不信谣,不传谣。包括咱们学生。事情发生在我们身边,可能学生里面会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甚至在我们老师身边,也出现了一些不合适的声音。唵,就我说的那个,这个宿舍里有监控,教室里有监控,校园里的角角落落也都有监控,唵,所以我们一定要相信,公安局派出所会给我们一个准确的结论,所以我们不应该胡乱揣测,妄加议论,哪怕你是为了学校好,对不对?
咱们没有这个权利,咱们也没有这个能力,在公安局下定论之前,去下个定论。特别是手机,网络,这些渠道,更不能把这些信息散播上去。唵,这是维护学校的声誉。那么,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我们一定要坚定地站在学校的立场上。
那么对于我们来讲,干好我们分内的工作,就是最好的支持学校。上好咱的课,值好咱的班,在岗尽责,就是对学校做了贡献。唵,就是说,我们不能再给学校添任何麻烦。
大家应该能看到,从周一一直到昨天,咱们学校里出出进进,包括人家家属,来了很多人。我们也可以理解家属,十八九岁的孩子了,养了那么多年,突然一下就没了,叫谁谁也接受不了。
我们看到,最起码我们学校,到现在在处理这件事情上,应该说处理得很好,没有给我们的教学造成任何影响,没有出现像无州三中那样的,家属拿着花圈,挂着横幅,堵住大门,烧着火纸,就进了校园,进了教室。但是我们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
所以我们要相信学校能把这件事情处理好。那么据我了解,现在应该处理得已经接近尾声,快差不多了。学校要求,咱们辅导员老师,今天抽个时间,在班里把这个事情简短地通报一下。同时对咱们的学生,要进行一下安抚。特别是8班的学生,以及505宿舍的学生,刚才第二节课,我还让心理老师张琳进行了一节课的心理辅导。
咱们把这些善后的工作做好。这就是我讲的第一个事情,咱通报一下,让大家都能够理解知道。
说实在的,这个事情出了之后,我和小于一直陪着家属,特别是小于,在医院,一直陪到半夜里。但是从学校启动了应急程序之后,这些事情基本上就都交给学校领导了。包括学校领导到医院里陪同人家,包括和人家协商处理事情。
之所以有这样的结果,一个是学校肯定了咱们的工作,咱们没有什么失误,咱们人在这里,咱们处理得当,尽职尽责。其次,也显示了张院长敢于担当,为我们的老师把这样的事情担当下来。所以尤其是人家家属那边,对我们,对小于,没有出现一些不好的言行。
所以最最关键的,就是在岗尽责。10秒钟,小于就到了,唵,从出事到小于到场,监控显示,只用了10秒钟!不到一分钟,我就上去了!第一时间拨打120,所以就是说,我们人在那里了!其次,咱在最短的时间干了正确的事情。我觉得这是最最关键的。唵,说实在的,有时候想想也后怕,假如说咱要是没在那里呢?
这两天家属也一个劲地找,一个劲地强调,咱们给他送得慢了,没有及时抢救。这个咱几乎都可以用秒来计算了,咱一点步骤都没耽搁!你说抢救?咱是老师,咱不是医生,咱也不会呀!
所以,咱人只要在这里,在规定的时间,在规定的岗位上,咱只要办正确的事情,即便出现了这样大的事,我们也没有什么责任,没有什么愧疚的地方。即便是对待家属,对待这些学生,我们问心无愧。我们尽力了。
唵,所以,第二个事情,我要讲的,就是在岗尽责。唵,实际上我从上个星期,就想开一个全体教师会,也是因为时间不合适,事情太多,来不及。那么借着今天这个会,也是借着这个事情,咱们再强调一下在岗尽责的问题:
谁的班级谁负责,谁的课堂谁负责,谁的值班谁负责。
昨天晚上,一个学生家长来给学生请假,填完假条之后,孩子上楼去送假条。我出来上厕所,家长还在门厅里,人家家长也不是说想告状,正好又碰见我了,就顺便说了一句:
“唉,主任,俺孩子那个班里,我刚才找他去,怎么没看见有老师值班呢?刚才我上去叫孩子的时候,乱哄哄的。”
唵,我知道他是几班,我也知道那个老师是谁,我查的时候,他是在那里来着。我就和那家长说:
“老师们还能不上个厕所了吗?或者说不定到办公室里倒杯水,很快就会回去,等会儿我再上去看看。”
但是咱心里知道,有时候有些老师就是找不着,是吧?唵,你也知道,咱这伙学生,你在那里,他能保持安静就不错了!你不在那里,什么状态你也能想象出来,是吧?
所以这样,我按照这个时间的顺序,我从早到晚,咱再挨着罗列罗列,该谁到,该谁的岗,该谁尽的责,就是谁的!你人在那里,出了什么事情,只要你处理得正确,就没你的问题!前面有院长,这边有我,院长担当了,我也担当了!反过来说,如果你没在那里,或者在那里没有正确处理,那么该谁的责任谁负责,谁也替不了谁!
唵,早晨起来,是辅导员的,一个人看两个班,你必须赶在学生的前面来,看看学生迟到了吗,人全了吗?你不是在这个班,就是在那个班!你不能签上个名,来转一圈,就上操场了,自己锻炼身体去了!
今天早晨我查的男生宿舍,就有男生在那里睡懒觉啊!问他问,回答说是感冒了,发烧。
这种情况更应该让他到教室里来!要是在宿舍里出了问题,谁看见了?谁也没看见。那责任归谁?
然后是早操,早饭,早饭后检查卫生,宿舍,这时候所有辅导员就要到教室查人。唵,看看住校生,走读生,打扫卫生的,都来了吗?走读生没来的,赶紧给家长打电话,问明白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学生没来。
唵!辅导员们在餐厅吃完早饭后,就要立刻去看自己的班级,看看人到全了吗?你那一亩三分地,你必须管好,你就得赶到学生前头到班里!
咱晨读的老师,最晚七点半签到,你不能比这个点再晚了!是吧,有时候你都七点四十了还不来,你来了晨读都上了一多半了,那时候你来了,听力都听了一多半了!你来有什么意义啊?
有的老师到教室里转了一圈,就去吃饭去了!你应该不是在这个班里,就是在那个班里!一直到打下课铃才走!那么你七点半准时来,就和辅导员完成了一个交接,辅导员查完人,这就完成了一个无缝衔接。你来了,这个时候岗就是你的了,是吧?该谁的就谁的!这个晨读就是你的,你去吃饭去了,这段时间学生归谁管理啊?
上课一定提前候课,哪怕你提前一秒钟来,也是提前!唵,反过来,你拖后了一秒钟来,你这也是迟到!是吧?咱要求学生不能迟到,那咱呢?当然,咱为人师表,咱也不能迟到!有些老师打了铃以后才走,甚至打了铃了还不走,还得寻思寻思,喝杯水,这才慢腾腾地从办公室里往外走,那这段时间你的岗谁给你看着呢?
各位老师,无论是上课还是值班,请一定提前候课,从昨天开始,我们已经开始进行抽查了,下面通报一下。
昨天上午第一节抽查的三楼,只有7班任课教师王爽准点进入教室,其他老师都是上课后进入教室,最晚的迟到将近2分钟!
昨天上午第二节抽查二楼,4班杨原老师、6班张洁老师、8班祝云老师提前候课,5班郭桦老师准点上课,其余均迟到,最多的迟到近3分钟!
昨天上午第三节抽查一楼,3班李卉老师提前候课,1班张鹏老师准点上课,其余迟到!
今天上午第二节抽查四楼,周英老师、金富老师、贺文老师、赵鹏老师提前候课,卞丽准点上课,其余迟到!
再就是上课过程中不能离开教室。你的课堂,你不能说你布置好作业了,你安排看视频了,你要上厕所,你就可以离开教室了。还是那句话,没出事情无所谓;要是有了事呢?上哪里找老师去?这种事啊,有时候一辈子也碰不着一回。反过来讲,这种事你一辈子碰见一回,也就够了,就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这是咱的课,咱在教室里是理所当然的,是应该的事,不是我给你安排的额外任务!
其次,不能坐着讲课。唵,除非是女老师,怀孕了,特殊情况,当然你也不能光坐着,隔一段时间你也得站一站。是吧?你坐着讲课,你别说后面的学生,你眼皮底下的学生在那里睡觉,你也看不见!
我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也快干了二十年了,我还从来没坐着讲一回课来!我讲不出来,没那个气势!唵,有些老师年轻轻的,坐着讲课,唵,我很不理解!
不能提前下课。唵,特别是最后一节,上午下午晚上的最后一节课。你着急走,你走了,那学生呢?谁管理?这是一个很浅显的道理。你都沉不住气,那学生能沉住气了吗?唵,对不对啊?
再一个就是上午下午第二节课,你提前下了课,别的班怎么办?
这两天稍好点了。前两天上课间操,上午下午第二节,你一早下课,那学生就哗的一声出来了,不是说你那一分钟能学到多少东西,而是说你提前下了课,人家其他班就没法上课了!唵,这是对我们正常教学秩序的一种干扰!
再一个咱这个课,还是三分讲七分管。你得管才行,你得看着才行啊!你在顶上讲得满嘴唾沫,那学生在底下睡得呼呼地,有啥用啊?
特别是体育课,艺术课,信息技术课,更要查好人,落实好学生人数,你再组织上你的课!是吧,这个位子空着,你得问问同桌,问问班长,上一节课在这里,这一节课不见人了,你得立刻通知辅导员,问问啥情况,是迟到了,还是出去了?唵,特别是体育课,信息课,特别容易出现这种情况,所以你更应该耽搁两分钟,把人治全,咱首先得保证安全,你再授课啊!
课间,辅导员要进行抽查,看看你班里有什么违纪现象,违纪行为,唵,排除任何不安全因素。午饭午休,辅导员值班,轮着谁,谁就准时来值班!
然后,是白天正常上班时间,唵,有时候到各个办公室里看看,极个别情况下,办公室里稀稀拉拉就没有几个人!实在是不像话!咱现在领导要求咱坐班,咱就得来啊!令出必行啊,咱端人家的碗,就得服人家的管!
晚上值班,六点四十之前签到,签上名立刻到教室里去值班,不要再在办公室里拖拉了!包括辅导员在系主任办公室里值班,该你值班你就准时在这里,我和狄主任也不可能成天摽在这里啊!
对于晚上的值班,要求很明确,上课进,下课出,在教室,还是和上课一样。你别上了自习了,班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纪律维持安静下来了,你才去。你说你去干啥去?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那里,那里已经不需要你了,你还去有啥用?所以,打上课铃你就得进去,开始的这五分钟最关键;下了课你再走,尤其是最后一节,你提前五分钟走了,学生呢?学生也就提前五分钟放学了!这个很容易理解啊!
你别强调你的理由,唵,谁都有理由,对不对?奥,咱一晚上都坚持下来了,这五分钟就坚持不下来啊?你得在教室里,唵,咱前天也发了书了,一人一本书,《为了学生的命运》,多好的书啊,好好学习学习。
唵,你拿着备课本也行啊!你得像模像样地坐在那里啊!有的老师说,有学生坐在那里啊!叫学生滚下去!唵,这是你的战场,你的地盘,你的岗位,怎么能让学生代替了?学生如果能代替你,那还用你来值班干啥?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
咱在讲台上备备课,看看书,咱是老师,咱别光在那里玩手机啊!你别一个晚上光在那里摆弄手机,带着个耳机子,在那里看电视剧看电影,我觉得这不符合咱老师的形象。
这个班你教也好,不教也好,唵,你适当的时候,下去转转看看,学生干的啥,是和这节课的内容有关吧?哪怕你不教这个班呢,咱提醒提醒他!
那些说话的,睡觉的,看其他乱七八糟东西的,你把他叫起来,把他制止一下,这就是尽责啊!唵,你光人在那里了,那底下干啥的都有,你也不管,你算在那里干啥?说句不好听的,我觉得这和学生打你的脸一样!唵,学生啊,是有选择的,他知道谁好欺负,他知道谁不管啊!
“奥,今晚上是那个老师来啊,咱该干啥还干啥,没事,他又不敢管!等会儿咱下五子棋啊!”
唵,这和骂你又有什么区别?这不就是说你没料吗?该是这么个事吧?反过来讲,学生说:
“靠,今晚上那个谁来值班,别惹他,惹不起!咱都老实着点!”
这个实际上就是对你的高度赞扬啦!
再一个,晚自习期间辅导学生,这个学生可能是咱自己的学生,我看着也有外面的学生。外面的学生,你得管好他!我有好几回在门厅里看到一些学生,大摇大摆,叼着个烟,根本不理我,一看就不是咱这里的学生!有一回我问:
“你哪里的学生?在这里干啥?”
他张嘴就说:
“我找谁的啊!你管得着吗?你算哪根葱?”
这小子根本就不认得我!咱系里的学生,哪会有不认得我的呢?
既然是你辅导的学生,你就管好他,别让他拿着个手机,到处乱逛悠!你让校长看见了,不大吃一惊吗:
“哎哟,这中文系的学生,怎么大摇大摆,上课时间,还拿着个手机在校园里乱晃当?”
这不就显得咱没管好学生吗?
而且辅导学生,绝对不应该和你的值班相冲突!在教室里值着班,光打个逛,然后就到办公室里辅导学生,我觉得这个事,无论怎么讲都讲不过去!六十个学生在教室里等着你,你回来光管那几个学生,你想想这算怎么着?
再就是晚休值班,夜间值班,这个都是辅导员轮流,轮到谁谁就来,这个你不能迟到早退。再就是几个时间节点,开学,放假,周末,考试,集体活动,越这些特殊时期,越特别容易出现问题。
还是那句话,该谁在,谁就在,在岗尽责。现在有句话不是这么说嘛:
“信任不能代替监督。”
说这些不等于不相信大家,但是相信大家不等于放任大家。我既然在这个管理岗位上,如果我不管,那就是我没有尽责。唵,是吧,我在学校领导那里也没法解释。就算不在学校领导面前,在群众面前我也没法解释啊!这是我的岗,这是我的责,以后如果再出现类似的情况,你就别嫌我说你!我可能会当面说你,不给你留面子,所以希望大家都能理解。
当然,咱也不是说没有其他办法,咱把你的签名表,拍个照片发在咱的QQ群上行吧?让大家看看,替人家签名,把名字都签错了!咱把你坐在讲台上讲课的样子,拍下来发在QQ群上行吧?咱查人的时候把你的空位子,拍下来发在QQ群上行吧?把你上课值班的情况,拍下来发在QQ群上行吧?唵,咱都是知识分子,咱都是要脸面的人!我觉得真这样做了,大家都不好看,没意思!
唵,咱不额外要求你干什么,你就是干好自己的活,尽好自己的责就行!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咱们这份工资,对得起这个饭碗,就行了!
借着这个事儿,今天讲得比较多,有些地方可能讲得比较严肃,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有些讲得不对的地方,不恰当的地方,会后咱们可以交流。好了,散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