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四元之宝 (书号376001)

第5章 云天城

“筱钰,你喜欢这两位公子吗?”筱钰看着身旁的周正,再看看在自己哥哥身旁的钱易缕,转而再看向哥哥,半饷道,“还是哥哥相貌生的讨喜些。”
钱易缕咳嗽了一声,筱钰不过才二八年华,就已经以相貌来判断人了,这样可不行。他上前一步,“你哥哥是生的好看,但是我生的也好看。”
周正看了一眼钱易缕的眼睛,回过头再看着筱钰,认真道,“我钱大哥是真的好看!”
“我哥哥最好看!你钱大哥那么好看为什么易容?”
周正不甘心,“就是因为好看才易容的呀!”
但此时的钱易缕却看了一眼筱玉,没有人提到他易容了,可是筱玉却能看出来,到是易容术学的不错。
“我们不以容貌取胜,来一场比试吧!”一身白衣的译迟笑道。
“可以!”钱易缕欣然接受,这么多年没见,总得切磋切磋吧。
周正自然没有闲心去想,为什么面前的这二位会在短短的时间内混的那么熟络,就如同钱易缕和译迟没有想,周正和筱钰之间为什么会混的那么熟络。
四个人下了阁楼,楼下喝茶的客人甚多,看到几人这互不认输的气势,纷纷向这边看来。
此时的筱钰已经换上了一身男装,身着一身黑色,和译迟站在一起,倒是十分的相像,一白一黑,再加上两人都十分俊俏的脸,倒是真的像一幅山水画。
钱易缕和译迟相互作揖,相视一笑,避免受伤,二人都只是拿了树枝代替刀剑。
周正和筱钰退至安全区域,一人端了一个凳子坐在一旁欣赏着这次的战斗。在观战的同时,筱钰还手里托着一个托盘,里面装满了各种瓜果,周正感叹道,“哇!你这准备的好齐全啊!”
译迟先出招,拿着树枝直接冲着钱易缕的面门就过去了,钱易缕也不躲避,直接拿着树枝接了上去,力道掌握的刚好将译迟刺来的树枝推到一边,谁知译迟的反应也是极其快速,转换了方向,朝着钱易缕的脊背就上去了。
钱易缕一个三百六十度转身,就惊险的躲开了译迟的攻击。顺便移到了译迟的身后,用树枝戳向了译迟的背。译迟一个弯腰就躲闪了过去。
二人战的难舍难分的时候,旁边的人也屏住呼吸,睁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了某个精彩的瞬间。
周正和筱钰送到嘴边的桃子都忘了啃。
二人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战的飞到了阁楼二层,观众们能看见的目光都随之上到了阁楼二层,在凉亭里面看不见的人们也都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却都除了凉亭,众人看的不亦乐乎,并且十分的紧张。
结局难以断定到底谁能胜,看起来二人的功夫都不相上下,自然观众的心也是被揪起来的。
突然钱易缕在阁楼上滑了脚,译迟一看情形不对,便伸手去拉钱易缕,钱易缕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发力,树枝指到译迟的脖子,“兵不厌诈!”
“老狐狸!”译迟微微一笑。
下面的周正站起来开始鼓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筱钰现在的脸色非常的不好看,“你钱大哥耍赖!”
“你不知道,这叫兵不厌诈。这还是出自于《韩非子·难一》,这是有根据的胜了!”
“你强词夺理!”筱钰闷闷不乐。
二人飞身下了阁楼,译迟笑着看看她的妹妹筱钰,“看来咱们兄妹还是得学学什么叫做计谋了!”
“这种坏主意,我才不要学呢!”筱钰转身离开了。
几人面面相觑,倒也是爽朗的笑了,小女生还是小女生啊!
周围的观众见没有什么戏可看了,便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但是谈资却变成了方才的那番打斗,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其实二人的武功都不相上下,如果真的一直打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打完这场。
夜间,屋顶上坐着的译迟和钱易缕看着满天的繁星。
“译迟,你真的想好了,要是这样一去的话,路程中不仅有的是危险,还有很多未知的事情,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要是取得话,我必然是会和你一起保护你妹妹,但是也还是有很多不可避免的危险,你可想好了?”钱易缕将危险系数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译迟。
谁知译迟只是淡淡的一笑,“你也知道,我决定的事情,虽然说未必是完全的深思熟虑,但是只要是我决定的事情就不会改变我的主意,所以......”译迟抬头看着钱易缕,面上带着几分认真,“明天出发吧!多余的事情也不必多说了!你我心里都清楚的!”
“但是,这一趟,如果真的游玩的话,你们必定是会失望的!”钱易缕躺了下来,视线向着更远的天空望去。
“所以你已经知道了我的意图了?”译迟也躺了下来。
“当然,虽然人人都道四元是珍宝,但是这时间最珍贵的东西往往在路上吧!”钱易缕闭上了眼睛,二人不再说话,天空中的星星很亮,而每个人的命运就像这些星星一样,都有自己固定的轨道,谁又知道脱离了它自己的星轨的那颗星星的结果会怎样!
尽人事,安天命。
“译迟!我们多久没见了?”
“记得我们最早是12岁的时候相见的,那个时候我们还打了一架呢!后来谁都不愿意离谁,后来还是筱钰帮我们和好的,你还记得她说的话吗?”译迟的眼角扬起一丝笑容。
“她说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怎么像个女孩子一样斤斤计较,这样我们才握手言和的!”
“对啊,最后我们还携手一起整了筱钰呢!”
“但是最后你们在一年之后就搬走了!”钱易缕有些陷在回忆里,语气中尽是怀念。
“是啊,算起来我们有八年不见了!没想到再次见面的时候,尽管你易容了,但是我还是能一眼认出你!”译迟的话语在这夜空中飘荡,温和舒适。
“是啊,你说了,我的眼睛你能一眼认出,可是你倒是变化不小,没有小时候那么丑了!”钱易缕笑着。
“想说我现在长得帅又有气质就直接说,何必拐着弯夸我!”
“恩,你开心就好。”
二人在屋顶上待了一夜。
第二天,钱易缕租了一辆马车,然后让筱钰和周正骑马,另外找了一个马夫,在筱钰和周正的抗一下,他和译迟两个人睡在了马车里,理由也是十分的冠冕堂皇:“我们俩昨天抓蚊子一个晚上都没睡觉,现在也需要养好精神,好起来保护你们,你们就先委屈着点保护我们吧!”
在筱钰的一句“随你们,反正我是可以骑马的!”之下,板上钉钉的,阵容安排合理了。
躺在马车里的两个人一点都不担心,也真的是呼呼大睡起来了,刚好马车走在平坦的大路上,慢慢的摇晃,的确是舒服的紧,周正看着一旁十分精神的筱钰,又看看没有什么动静的马车,阵阵凉风吹过,他打了个哈欠,“这个天气怎么会有蚊子?”
困惑了一路,周正还是嘀咕出来了。
“他们只是想睡觉而已,也就你当真!”筱钰回头白了他一眼。
“是吗?可是我觉得他们是真的很困啊!”周正又看了一眼一点动静都没有的马车。
“你觉得两个在房顶吹了一夜风的人不会困吗?”筱钰又白了一眼周正。
“你怎么知道?”周正一脸茫然的表示不知道。
“当然了,昨天晚上有人投诉他们一夜不睡,在客人的屋顶上面聊了一整夜,让我把他们拉下来。”
“然后呢?”
“然后?”筱钰回忆着,“我好像把那个客人打了一顿。”
“啊?”周正有些接受不能。
“谁让他朝我睡觉的,他们又不是在我的屋顶上聊天,我才不管呢!”筱钰一脸的理所当然。
“但那毕竟是客人啊!”
“客人又怎么样,还不是一个想吃霸王餐的,想免费住店,你觉得呢?我该不该打他呢?”
“那是该打!”
“你也觉得是吧!我和你说啊!那人不知道有多嚣张,我睡得正香,还在做梦呢!......”
就这样,沿途该睡觉的睡觉,该聊天的聊天,只留下车夫听着二人无聊却又奇葩的聊天。
就这样摇摇晃晃走了大半日,刚好路过了一家茶棚,里面有些许的赶路的人在吃饭,筱钰叫上周正,“走,我们去吃饭去吧!”
然后又看着眼巴巴看着他们的车夫,“你也来吧!”
“那这车里的二位公子呢?”车夫看着刚停车还有点晃动的车帘。
“让他们睡着吧!反正他们没醒大概就是不饿,你知道睡觉是比吃饭还重要的事情,所以不要打扰他们,否则后果很严重的。”筱钰告诫着车夫。
“对啊!我们等会买些东西,等到他们醒了再给他们吃。”周正拉着车夫,三个人进了棚子。
等到三个人吃饱了出来的时候,车夫手里的食物差点没摔到地上。
马车周围捆绑着将近有十几个黑衣人,而且这些人全都晕了过去。
“我说吧!千万不要吵醒一个很困的人,哦不,吵醒了两个睡觉的人是更可怕的。不过还好,他们的起床气看来还没我的大!”筱钰的声音得意地从车夫的身后传来。
上一章第4章 蔺陇茶馆
下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