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白莲

三个人连夜离开了青州。
张君宝这话唠又开始管不住自己的嘴了。
我们这是去哪。
要干什么啊。
刘大哥你郑老师是干什么的。
太极我们也好好拜访一下,刘大哥这么厉害,他的老师肯定也厉害。
李太极苦笑一下,说道:刘兄,你别介意呀,君宝就是这个样子,没什么别的意思。
还不等刘基说话。
君宝接着道:我怎么了,只不过是随便问问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是不是刘兄,
刘兄还没有说什么,太极你怎么到说开我了。
刘基道:没事,我也正想跟你们说呢。看你们的样子,应该也是读书之人,明年的科举不知道两位?
我们自然是要参加的,这抢着回答的自然是君宝了。
刘基道:我想着你们也是进京科考的人,那你们怎么又来到这江南之地了,此刻不应该是去大都准备吗?
这回李太极道:一来嘛我们是想趁此机会游历一番,增加增加见识,这二来嘛,我们有两个朋友在浙江,正好有时间来找他们玩玩。
刘基诚恳道:原来是这样,因为在下的事耽误了你们两个,实在不好意思。
张君宝道:这没什么,游历江湖吗,就是什么事也要遇到的。刘大哥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李太极笑道:君宝,这回你怎么如此会说话。
君宝反击道:我一向如此,什么这回那回的。
刘基道:我这位郑老师博学多才,甚是有名。我正好给你们两个引见引见,指点指点你们,对你们此次科考会有帮助的。
李太极道:那就多谢刘兄了。
刘基叹道:此次出来避祸,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说这又一次的黯然神伤。
这时天色已晚,三个人不敢住店,只能在野外住上一晚。还是小心一点为好,他们都觉得。
凉爽的夜晚,微风徐徐。好像把他们的烦恼也吹走了些。三个少年围坐在火堆旁,畅聊着人生。
李太极道:刘兄有个问题在我心里好几天了,我也不知道该不该问。
刘基道: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不过我已经猜到你要问什么了。
你怎么知道李太极要问什么,他心里想什么,我都不知道,你能猜到他要问什么。
难道你比我还了解他啊。
不等李太极回答,君宝的嘴就又已经开始说了。
李太极赶紧拦住君宝道:你别来捣乱,我有正经事要问刘兄,难道刘兄已经猜出来我要问什么了。
刘基道:你且问吧,我看看我猜的对不对。
李太极沉吟了一会,才问道:刘兄,那一晚我们兄弟二人露宿野外,不小心看到你们很多人在哪里围着火在哪里虔诚的祷告,很是神圣。随后的事我们都知道了,你们到底在做什么事,竟然引来杀身之祸。
君宝又准备开口说话,被太极用眼神制止了。他也知道此事重要,就没有在开口说了。
看刘基的神情,已然是猜到李太极问得就是这个了。而他并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他这是眼神忧郁凝视着远方,好像已经神游物外,又好像陷入了无尽的回忆。
“你们可曾听说过白莲教”。
啊,的一声惊讶,确是出于李太极,张君宝听到这句话也是震惊不已。
刘基还是那样平静,已然能猜到两个人听到这三个字会有如此的表情了。
白莲教是唐、宋以来流传民间的一种秘密宗教结社。渊源与佛教的净土宗,相传是净土宗始祖东晋释慧远在庐山东林寺与刘遗民等结白莲社共同念佛,后世信徒以为楷模。
到了南宋绍兴年间,吴郡昆山僧人茅子元,法名慈照,在流行的净土结社的基础上创建新教门,称白莲宗,既白莲教。
刘基看了看他们两个,继续说道:早期白莲教崇奉阿弥陀佛,提倡念佛持戒,规定信徒不杀生、不偷盗、不奸淫、不妄语、不饮酒。号召信徒敬奉祖先,是一种半僧半俗的秘密团体。因为他的教义简单,经卷通俗易懂,下层人民容易接受,所以越来越壮大起来。
经过长期得流转,白莲教的组织和教义在本朝起了变化,戒律松懈,宗派林立,这是后话了。在大元年,朝廷忌惮白莲教势力过大,下令禁止。经庐山东林寺白莲老堂主普度法师奔走营救,,白莲教才在仁宗继位后恢复合法地位。没想到没有多久,其活动又被禁止。如此反反复复,形成了白莲教组织对官府的敌对态度。到了现在,竟然已经到了血腥镇压的地步,真是……,说到这里刘基已是感慨万千。
李太极,张君宝听了这么多,原来白莲教还有这么多故事,他们只知道现在白莲教已被朝廷明令禁止,视为异端邪教,平常人谈之色变,避之不及,畏之如虎。面对那些教众如同洪水猛兽,凡此种种,不可胜数。可是听刘基这样说,他对其是充满了感情的。
这样说来,那一晚的屠杀就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白莲教众,夜聚晓散,信奉明王。那夜虔诚的祭拜,不料却惨遭横祸,刘兄你有没有想过什么原因吗?李太极缓缓说道。
刘基沉默。
以刘兄的才智,肯定已经知道是什么原因了。白莲教组织严密,而一些教众都大部分是底层的人,都有共同的利益,那么晚聚会行动,又是在树林里。那样被袭击,说是衙门不是提前布置,鬼都不相信。
张君宝附和道:说的对,刘兄你是怎么想的。
刘基看着他们两个,沉吟道:实不相瞒,对于那一晚的事,我已经想了好几天了,仔细想了想那天的经过,又想了一遍那些人实在想不通,有谁会出卖我们,会出卖我们一起同生共死的教众。说到这刘基更是义愤填膺。
李太极劝道:这些事急不得,我们慢慢调查,既然我们兄弟两个遇上了,就不会袖手旁观的,那些朝廷鹰爪真是太可恨了。
刘基道:,本来没有你们两个的事,把两位兄弟牵扯其中真过意不去。
“这是哪里话,既然都是兄弟,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了,你说是不是太极”。这当然是张君宝在说了。
三个人相视而笑。
上一章第29章 青田
下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