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认识自我

有的欢笑,有的哭泣,有的痛苦,有的喜悦。无数的画面从易婉婷的脑海划过,她自己在万花筒中越来越疑惑,越来越认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战栗传遍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她抱着头大声喊叫。无数双手从万花筒中伸出来,“可怜可怜......”如同回声一般在耳畔响起,她害怕之际,闭上眼睛。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他睁眼一看,来到了地狱。里面的他和她在泥河里伸出头、手挣扎。在中央,他看到了极其熟悉的一幕。女人挂在悬崖上,下面是熊熊的烈焰,男人伸出手来想要抓住女人的人不让她坠落,但是凭男人怎么努力,还是没有抓住女人的手,女人掉下去的那一刻那种毫无牵挂的神色,挥之不去。那种心痛、那种绝望,呼天怆地。
易婉婷此时身体疲惫至极,虚弱地跪在地上。伤痛既然那么难忘,那么曾经唾手可得的幸福呢?
“浩然,浩然,过来!”银铃般的女孩爽朗笑容出现在泥河上空。
“婉婷,嫁给我!”男人深情地对女人说。
“嫁给我!嫁给我......”像魔咒一般在上空重复播放。易婉婷伸出手去,想去抚摸男人的脸。这一刻她心里明白,自己再怎么努力遗忘,她还是她,易婉婷。可是命运给他开了玩笑,金正宇的重托,责任与担当,她擦干眼泪毫不犹豫地冲向悬崖,和男人一起将女人救上来,而自己则慢慢坠入地狱。
她觉得这是她应该做的,和必须做的。
突然间,易婉婷回到了刚才的那个小院,他虚弱地跪在地上,眼里擒着泪水。
“要记起,就必定要遗忘,你可想好?”
易婉婷抬头看到巴丹在桃树下神情凝重,桃树仿佛跟巴丹大人的情绪有某种连接似的,花瓣纷纷飘落,巴丹伸手抓了一片,忧伤地看着,如视珍宝。
易婉婷站起来,坚定地说道,“我已想好,请大人成全。”
“唉!”巴丹大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我是说,是说,你还有其他的选择......”
易婉婷抬头望着巴丹大人。
“我是说,你可以做回你自己!”
人一生说长也长,说短也短,看似有很多选择的人生其实并没有选择,一条路走到底,好多都是冥冥注定的。可她不一样,摆在前面的有两条路,可以过不同的人生。说是有的可选,其实在易婉婷心里人生早已没有退路,而她心里非常清楚,那些单纯的美好再也回不去了。而她只有选择现在,选择金正宇,把他的人生过好。
“世上只有金正宇,再无易婉婷,我心意已决!”
沉默了好久。
“好吧!”巴丹大人缓缓地吐出两个字。
“谢大人成全!”虽然巴丹大人答应帮自己了,可易婉婷的心里一点都不开心,因为他知道从此以后易婉婷这个人将会在他的世界里彻底消失。
巴丹指着院子中间的那间房间,说道,“你进去吧,自然能让你如愿以偿!”
易婉婷毫不犹豫地走向屋子,其中,巴丹连问了两句“你可想好?”、“恢复了就不能后悔!”,当问第三句的时候,易婉婷已推开大门,一脚踏了进去。
“你就没有记起我是谁吗?”只剩下巴丹的这句话在空气中荡气回肠。巴丹摸了摸脖子上的样貌模拟器,恢复了本来的面貌。虚拟的院子也瞬间消失,只有偌大的数据处理器,还有躺在控制室中间的那个男人。
既然她那么想做他,那就成全她。他嘲笑着自己的不舍,是多么的可悲,有什么资格去不舍。她的世界里从来没有过他。他通过激发金正宇身体的潜在记忆,脑电波映射技术,东拼西凑了金正宇的九分灵魂,他抽取易婉婷人生的美好回忆,压缩成一分。在这一刻,他有了自私的想法,悄悄地把关于自己植入了她的内心,而那些苦难的回忆,他则全部帮她储存起来,注入一颗宝石之中,那是属于她的东西。
终于做完了,好累,他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不想再看这个男人一眼。他把眼前这个男人传送至电梯处,呼叫侍者前来接应。
相见不如不见,相见不如怀念,让一切都相忘于江湖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分割线)
发生了什么?金正宇最后的记忆停留在进方面的那一刻,一阵黑暗袭来,他很快就被淹没在黑暗之中,失去了知觉。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只有计辛、武青两人。
武青一看醒来的金正宇,眼泪花花地说,“主上,你终于醒了。你都走了三天了,昨晚被送回来的时候已经昏迷。那个巴丹太欺负我鬼狱无人,我要去找他算账去。”话刚说完,就准备冲出房门。
“你给我回来。”计辛揪着武青,狠狠地说道,“主上现在没事,你别胡闹。”
武青又回来,乖乖地站在金正宇身旁。
金正宇朝计辛点了点头,说道,“我们立即出发。”
武青呆头呆脑地问道,“你才刚刚醒来,我们去哪里呀?”
金正宇摇了摇头,计辛也摇了摇头。
说走就走,金正宇一行正准备离开,就碰到前来相送的侍者。
侍者朝几位客人鞠了躬,说道,“大人知道各位归心似箭,也不便久留大家。这里有宝石一颗,大人命我一定要亲自交给先生,大人说了,这是先生的东西就应该归还给先生,各位珍重,有缘再见。”
“替我谢谢大人!以后有用得着我鬼狱的地方,还请指教!”金正宇收好宝石,拱手作揖,说完就离开。
对于巴丹这个人,金正宇印象很模糊,只记得自己上了电梯,在一棵树下见了一个人,随后就进入了黑屋,其他的再也没有任何印象了。
自从金先生见了巴丹大人后,回来就感觉变了一个人,武青大线条的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察觉,但是计辛很敏感,明显地感觉到了,似乎那个独断、果敢的金先生又回来了。
已经出来多日了,感觉鬼狱那边的形势一刻也不能耽搁。几人快马加鞭地回到鬼狱。
下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