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年少时,我与妹妹在一起,不懂父母之间的情谊,这是觉得他们之间的相处是那么的温暖。如今,当我经历过许多事情之后,才觉得父母之间的情谊是那么的珍贵。没有山珍海味,没有锦衣玉食,没有仆婢如云,却是相濡以沫的平淡。
我想对于父亲来说,纵然是市面上那十两,百两,千两,甚至是万两的好酒都比不上,母亲在侧时饮酒的舒心痛快吧!当然了,我的父亲爱喝酒,却并不会品酒,纵然是万两的好酒,他也只会是一口闷。母亲常说父亲喝酒的样子像一个傻子似的。可是,这傻子却偏偏对她极好,让她有气都没处撒。”
楼青青说道这里时,嘴角含笑,显得极为的温柔动人。她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往事之中了,连原来对于淳于宣自称的妾身都在她不知觉的情况下改成了我了。
“后来,”楼青青的语气又从开心喜悦变回悲伤之中,而且比原来的更为悲伤,许是因为之前想到的回忆是在是太过美好了吧!淳于宣联想了一下如今楼青青的处境,也就可以猜到楼青青后来定然是家逢巨变,不然不会是流落青楼的。
不过淳于宣也没有阻止楼青青继续哭,因为淳于宣知道,有一些事情,楼青青哭出来之后,对于她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这一些惨痛的回忆若是一直压在楼青青的心中,反而会给楼青青造成更大的伤害。
楼青青看了一看手中的酒杯,拿起酒杯往自己口中猛地灌了一口酒,酒的火辣瞬间侵入了楼青青的喉咙口,楼青青咳了几下。咳声停止之后,楼青青再抬头,眼中已经充满了泪水,她哽咽着说:“后来,劫匪入村,那一座村庄都不复存在了,我与邻家的云姐姐因为在外面游玩而躲过一劫。可是当我们在外面玩得兴高采烈地回到村子中,入目的却只有漫天大火,还有哪刺鼻的血腥味,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后来,等火熄灭了之后,我和云姐姐在那里找了一夜,直到我们又饿又累,还有惊恐,却不见往日关心我们的爹娘,叔叔婶婶们,我们这才意识到我们已经没有了家。”
楼青青抬头望着房间上面的房梁,她想让自己眼中即将落出来的泪水重新回到自己的眼眶之中,却是没有任何用。眼眶中那无处存放的泪水依旧是顺着楼青青的眼眶流了下来,楼青青的肩头在不住地抖动着,明显是在哭泣着。
她说:“吴辉,你知道吗,那一刻我知道自己失去了爹娘之后是多么想要去死吗?这世间再也没有人可以是我的依靠了!可是云姐姐却在我提出要去寻死之后,一巴掌打向了我,她说,我还有她,以后她就是我的亲人了。吴辉,你知道吗?我虽然称呼云姐姐为姐姐,可是云姐姐她却只比我大了三个月,也只是一个小女孩。可是云姐姐却有着极为坚毅的性格。
之后,我与云姐姐两个小女孩为了活下去,四处行乞。很多时候,都是云姐姐一手带着我这个一无是处妹妹。可是云姐姐她也不是什么都可以的,后来她和我说,找到了一个好差事,每月都有月钱拿。后来,我就跟着云姐姐去了鸣翠柳。后来,云姐姐生了病,为了救云姐姐的性命。我接受了达官贵人的赏识,成为了鸣翠楼的花魁。
可是云姐姐还是离我而去了,可是我却再难脱身了。我不再盼望良人,可是上天垂怜,让我遇见了吴公子。我想,能够让我肆无忌惮地爱一场,我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吧!
不过我还是有一点小小的私心。结发为夫妻,黄泉共为友。我想与吴公子共赴黄泉。不知吴公子可愿答应?”
“你?”看着口吐鲜血的楼青青,淳于宣有一些无奈。突然,一把弩弓向淳于宣射了过来。
突然楼青青扑了上去,温柔地说:“吴郎,可是青青舍不得你与我共赴黄泉。所以吴郎放心,酒无毒。青青,把毒酒换了。”楼青青说完之后,就停止了呼吸。
淳于宣有一些感动,吩咐自己人把楼青青好生安葬了。
淳于宣没有在楼青青的遗体前许下什么重要的诺言,比如说一定要为她报仇之类的。因为淳于宣知道楼青青所求的从来就不是这个,楼青青的心很小,只放下了她所爱的和所在乎的人,所以淳于宣知道楼青青不在意那一些害她的人,说不定她还会感谢他们结束了她的性命,让她不用在独自一个人在这世上漂泊。
淳于宣吩咐把楼青青好生安葬的同时,把自己随身的一枚玉佩给楼青青做了随葬。之后就按照原来的计划启程回了京城。
淳于宣回京的同时,钦差大臣也随之来到了江南,开启了江南新一场的风暴。
下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