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子城(3)

黑漆漆的大洞一直向下延伸,仿佛已经到达了数百米的深度,但是下坠的感觉还是没有停止的迹象,天玄明雁从起先的震惊中渐渐变得恐惧,绝望,一个这么深的大洞,就算自己是铜皮铁骨这么摔下去也会变得粉身碎骨,想起自己的防护罩,他不禁冷笑,可能自己这一生就这样完了吧,一个孤儿降生在世界上,本就不该有过多的奢求,村里的村长收留了自己,之后又收留了赫兰,两个小孩还算是度过了一个不错的童年,之后分道扬镳,一个成了将军,一个成了自由主义者,或许我应该去寻找自己的父母,或许我应该问问他们为什么抛弃我,或许他们已经死了,一连串的问题在他的脑海中闪过,这二十几年过的太自由,太单纯,或许自己应该要出去走走,人生在世,不能总呆在一块地方,世界之大,应该出去看看。
只是几十秒的时间,天玄明雁就仿佛过了好长的时间,突然一股向上的气流打断了他的遐想。气流开始变得越来越强,一只沉重下坠的身体渐渐的有了一股缓冲力,下坠的速度也开始变缓。
“地面!”天玄明雁看着下方惊叫起来,久违的地面看起来那么熟悉,但是又是那么恐怖,紧闭双眼,已经做好了变成一滩肉酱的准备。但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说去,理想中的场面并没有发生,睁开眼睛,自己就漂浮在离地面不足一米的空中,将身体的中心沉在脚上,居然稳稳的站在地面上。
“太奇怪了,”口中惊叹,天玄明雁从身上拿出一根火折。
他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一个狭长的通道内,通道两侧各有一些精美的壁画还有雕刻的活灵活现的额塑像。看了看四周,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应该是这条通道的最前方,在他的后面一扇大门,透着丝丝的寒气紧紧的关闭着。
“我以前怎么从来没发现过这里?”天玄明雁看了一幅幅的壁画,上面讲述的貌似是一篇篇曾经发生过的故事。开篇,一个男人站在一座大殿之内,手中泛着光亮,一道道白光从他的手中出现。变成了十二个白色的光晕,这些光晕的形态各不相同,旁边还有一柄巨剑,在剑身之上,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其中,突然从远方出现了一个黑影,越来越大,黑影开始笼罩了整个世界,最后来到大殿之中,男人与黑影开始交织在一起,十二道光晕也围绕在男人的周围,那柄巨剑出现在空中,时不时的向着黑影攻去,最后,黑影消失在壁画上,而那个男人也一起消失了。
看完了整个通道中的壁画,这条通道也结束了,随即一扇大门出现在眼前,通体的白色,就像是能够透视进去一样,但是又看不进去。两个巨鼠被雕刻在门上,一左一右,巨鼠的眼睛处有两个圆形的把手。
双手握住把手,现在除了进去之外已经没有任何的出路,天玄明雁用力一转,一推,‘咔嚓’一声,就像是齿轮的转动一般,大门开始向内打开,一股霉味瞬间冲出,随即是一阵灰尘。
“这是什么地方?”大门里面是一处十分巨大的空间,但是除了惊讶于它的大之外,更多的是里面横七竖八被排列的密密麻麻的森森白骨,地上就像是铺了一条人骨地毯一样。“我终于知道这座古城里的人都去了哪里。”这些白骨已经揭示了他们的去处。
“他们都是被杀死的?”看了看脚底下的人骨,无一例外每一根骨头都是被折断的,不论是大人还是小孩,这座古城曾经在某一个晚上,里面的居民遭到了非人的恐怖。
万人坑,这个词瞬间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地上时不时发出骨骼相互摩擦的声音,一步步向前走着,天玄明雁现在想的只是快点走出这里,走出这个深深的恐惧之中,这让他想起了自己的村子,那个被血洗的晚上,自己躲在村长家的坑洞里,通过缝隙看着村长被山贼用刀在脖子上深深的划出一道鲜血喷涌的口子,红色的液体伴随着丝丝热气,在那个寒冷的冬天,向外流淌着。
他不想再去回忆那段过去,那段他用十年时间忘记的记忆,所以他能体会这些人的在临死之前的恐惧,渐渐的从走变为快走,从快走变为小跑,最后变为狂奔,逃离,是最好的办法,起码从他上次的经验中能够看出这是最好的。但是这些白骨就像是一道白色的大道一样,一只向着周围延伸,渐渐停下了脚步,他不再跑了,大口地喘着粗气。冷静,是这几年他学会的唯一一样东西,开始整理思绪,
火折的光亮所到之处,一个黑色的物体出现在眼前,那是个石台,上面还有一个石碗,“是油灯。”口中叫着,将火折的火引到碗中,油灯瞬间亮起,一根细细的火线从油灯中开始升腾而出,一只向上蔓延,到达一定高度之后,向着周围分出一道道火线,没多久,整个空间就大亮起来,一盏盏油灯似乎有规律的全部点亮。
之前天玄明雁判断的并没有错,这是一座万人坑,但是在光线照亮的那一刻,他还是被眼前的一幕所惊呆了,这空间远远比他想象到的还要大上几倍,而就在人骨地毯的周围,还有一圈人形石像,这些石像有些甚至已经被人骨埋没到了上腰的部位。而在这些石像的头顶还有一条条像是滑道的东西,上面还有黑褐色的痕迹。站立在地上的人形石像,全都张着大口,口中还有一根细长的石管,在人像的下面还有一根根木头已经腐烂,但是还保留着铁锈的箭头。
又是一幕恐怖的画面出现在天玄明雁的眼前,已经遭受过沉重打击的城民,被滑道从地面运送到这里,之后为了斩草除根,又用这些石人将他们全部射杀。
不忍再看,转过头,眼前一个石台出现在人骨地毯的尽头,就像是一个超大的观礼台一样,走到最上面,天玄明雁俯视着下方,就像是在看着一群待人宰割的羔羊一样,当时整件事情的主导者,在这里看着他们的生命消逝。
并没有过多停留,巨大石台后面的一扇巨门赫然出现在眼前,这扇石门跟之前的那扇一模一样,只是放大了几十倍。在门上还有很多被重物敲砸过的痕迹,巨大的石门中间部分已经整个凹陷了下去。
“精铁刚石,”看了看大门上的破碎之处,这种刚石是现今大陆上发现的最坚硬的,虽说是石头,但是在它的成分中含有纯铁,两者混合后的精铁刚石坚硬无比,就是再厉害的赋师,用自己的武器也无法撼动分毫。“弄出这样大动静,当时究竟是用什么东西造成的?如果是人的话,那他就是跟神一样的存在啊。”